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好文推荐

“闪亮的墙”是遥远的幻象 一个完美的陷阱

    来源:马桶的搜狐BLOG


(图:Voytek Kurtyka,拍摄于D2 photo/Robert Schauer)

  “闪亮的墙”是遥远的幻象。

  别把我的话当真。你怎么能在关于幻境的叙述中得出真实的结论,你能吗?

  攀登的主要细节依旧清晰留存在记忆里。毫无疑问,它让我们经历了阿尔卑斯风格所能提供的最好与最坏的状况。我记得那是一次愉悦的创作;一场完美的沦陷;一个虚假的幻觉;一段生命中的荆棘。

  我们没有登顶。

攀登结束后,我依然无法释怀。但很快我就想,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闪亮的墙”已融入我的生命。面对眼前更神秘,更有魅力的目标,为何还要纠缠于往事呢?

  意想不到的是,攀登圈子却认可这条路线是一项完成的工作。这明显指明了阿尔卑斯更象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竞技运动。因为只有在艺术中,残缺才会被认为是美。我从不怀疑阿尔卑斯是近似于疯狂的创造性艺术。它在个人表演的基础上,展示着运动、美或者信仰。但最重要的一点,它是在探索恐惧与伤痛的极限过程中,释放人类的自由天性。因此,阿尔卑斯最深层的含义,是关乎自由的;它让你与山之间结成创造性的关系:

  每次移动是创造,

  维持精准的平衡是创造,

  路线是创造,

  生存是创造,

  自由是创造。

  阿尔卑斯风格(或者,按我个人的意愿,称其是自由的风格),承载着攀登者与山峰间这种创造性的关系。而所有在自由风格中可能导向危险的事情,统统在“闪亮的墙”攀登中发生了。

  我记得仿佛是同上天的诅咒搏斗。顺着绳子凝视脚下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落差时,我也曾有被囚禁野兽般的绝望。我无助地寻找保护点,胆怯于继续攀向未知的更高处,我想过放弃,但这念头深深羞辱我了的灵魂。我奋力抗争只为了挽回尊严,我无视一切,只想着攀得更高,更高。我依然记得当克服内心的恐惧,冲向下个障碍时,感到的巨大喜悦与满足。难道攀登不是疯狂的行为吗?

[1] [2] [下一页]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阿尔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