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好文推荐

加舒布鲁姆Ⅳ:令人神往的“闪亮的墙”

     来源:马桶的搜狐BLOG

  二十世纪60年代与70年代早期,喀喇昆仑再次对西方人关闭,直到1974年攀登者才获准重返这片山脉。

K2及其余八千米级别山峰当然还是聚焦了最多关注,但新近成长起来的一代阿尔卑斯攀登者已经开始有意识在喜马拉雅各个角落寻找高大的岩壁。尽管加舒布鲁姆Ⅳ峰的东侧与南侧也已记录了数次攀登尝试,但它俯视巴尔托洛冰川、高差2500米的西壁——“闪亮的墙”,依然是其中最令人神往的目标。

  1978年,由Mo Anthoine、Bill Barker、Martin Boysen、Pete Minks组成的实力强大的英国队尝试了西壁中央突起的岩脊。因为一颗固定路绳用的岩锥意外拔起,导致Minks脚踝骨折,稍后Anthoine也在拉拽一根被落石砸断的绳索时滑坠。不过他们还是成功建立两个营地,最高攀登到“黑塔”底部、海拔6900米的位置,只是由于路线上方岩崩不断才被迫下撤。

  美国人史蒂夫•斯文森(Steve Swenson)称得上时GⅣ最执着的追求者,他与这座山最初的相爱可以追溯到1980年,那年他与Todd Bibler、Don Fredrickson、Matt Kerns、Craig McKibben、Jim Nelson、Charles Scherz在西南山脊、东北山脊、西壁完成了多次严谨的尝试。1981年,一支日本登山队再次试图挑战上年英国队路线,攀登时一座倒塌的冰塔砸伤了两位队员,更加不幸的是,另外三位队员——Koichi Takebe、Hiroyuki Shirasawa、Hirokazu Nishioka——当场滑坠遇难。1982年,又一支日本队尝试攀登西壁,但也只到达6700米的高度。


  斯文森在1983年回到加舒布鲁姆峰群,计划同队友Tom Bauman、Carlos Buhler、Matt Kern、Gary Lee与Jack Lewis一道攀登西北山脊路线;玛格斯·斯坦普(Mugs Stump)与我紧随其后,目标是以阿尔卑斯方式尝试西壁。我们共同承担许可证费用,以团队的名义聘请官方联络员及厨师,大本营里就像是老友聚会,欢声笑语不断;然后我们协力完成费劲的开路工作,运输物资至C1营地。从这里开始,两支队伍将完全独立,去实现各自的梦想。[图:Mugs Stump(1992年麦金利遇难),拍摄于GⅣ西壁约6900米的位置,1983年 photo/Michael Kennedy]

  从5月21日到6月9日,我们共同完成了海拔5600米的C1建营,再往上沿各自的路线攀登。斯文森及他的团队开始顺着西壁最左边(北侧)那道显眼的冰雪沟架设路绳,计划直至标识西北山脊起点的海拔6650米山口,并在那里建立C2营地。玛格斯与我则直接踏上了西壁的陡峭冰坡,在海拔6100米、靠近昔日英国队及日本队C2营地的地方存放了一些物资。我们还多次进驻西北山脊路线上的C2营地,6月8日在那里过夜以完成海拔适应,接着我们撤回大本营,为即将到来的阿尔卑斯方式冲顶做最后准备。随后的一周里,Buhler、Kern、Lewis与斯文森继续沿西北山脊架设路绳,在大约6900米的一个雪洞建立了C3营地。6月15日,Buhler与斯文森发起了第一轮冲顶,但因天气恶劣在7200米时放弃。第二天,他俩同Kern及Lewis顶着大风雪撤向BC,而Bauman与Lee继续呆在C2营地以期天气好转。

  与此同时,玛格斯与我在6月12日从C1营地开始攀登西壁。当晚在物资存放处露营,然后经过一整天在坡度越发险峻的混合地形及冰瀑上的漫长攀登,终于到达海拔6400米一个只能坐着过夜的营地。6月14日中午前,我们来到“黑塔”底部,这是1978年英国队与1982年日本队攀登的最高点。我们平整山脊顶端的积雪,清理出一块能够放下帐篷的平台,下午晚些时候,我们通过一段陡峭的短烟囱打通了“黑塔”低处的路线。6月15日,天气开始恶化,我们又爬了3段短绳距后(其中一段包含“双摆荡”的惊心动魄的pitch由Mugs先锋完成)进入了相对简单的混合地形。我们固定了两条路绳攀登到6900米的高点,往后几天却只能蜷缩在Bibler高山帐里,眼看着食物与燃料一点点消耗殆尽。不时有流雪从离营地不远的地方呼啸而下,恐吓我们,也仿佛是在嘲讽我们表现出的无能为力。6月19日,我们拆掉路绳下撤。经过在大本营几天的详细讨论,以及顺道拜访道格•斯科特带领的“布洛阿特-K2”登山队后,我们决定回家,因为我们都认为这个攀登季里天气与雪质将不会出现足够的好转,以提供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阻挡我们前进脚步的那场暴风雪同样也围困了留守西北山脊C2营地的Bauman与Lee;6月21日,他们开始往大本营撤退;当天还遇见了正在上攀进行第二次冲顶的Buhler、Kern与斯文森,但后三人也因为遭遇危险的高空飓风而在6月25日止步于7000米。斯文森与队友们觉得环境状况即使在回国前也很难稳定,只好放弃。

  一年后,另一支由Werner Landry率领,队员包括Chris Blatter、Dan Curley、Michael Clifford、James Jennings、Peter Keleman、Andy Lapkass、Josh Lieberman、Geoff Radford及Ronald Wemple的美国队再次尝试了西北山脊路线。为期6周的时间里,他们建立了4个营地,并且最高推进至7350米,最后之所以下撤,Landry在1985年的AAJ中是这样解释的:“……缺乏补给与器材、迅速恶化的天气还有长时间停留在高海拔造成的疲劳乏力。”

  

[1] [2] [下一页]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阿尔 | 斯文森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