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徒步首页 > 户外消息树

漂流中国遇险幸存者萨沙完婚

  今年8月19日,6名俄罗斯漂流运动员在中国玉龙喀什河漂流探险,数天后发生意外,中俄双方展开了近一个月的联合搜救。6名漂流运动员中,萨沙-兹韦列夫和保托夫获救,切尔尼科父子、斯梅坦尼科夫遇难,季先科下落不明。

10月 20日,漂流幸存者萨沙与女友奥利娅-霍赫洛娃正式登记结婚。在人生大喜的日子里,萨沙对俄罗斯媒体讲述了自己在这次漂流中惊心动魄的经历,并说“无法用语言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感谢”。

  10月20日,俄罗斯喀山市婚姻登记处门口挤满了人,人群中还有众多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街对面停着的汽车也排着老长老长的队伍。这在喀山市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谁在这儿办结婚手续呢?

  随着闪光灯的一片狂闪,面容清瘦、西装笔挺的新郎牵着身着红色礼服的新娘走出了登记处的大门。“嗨,萨沙,祝你们幸福!”人群中有人高声送出祝福。名叫萨沙的新郎抬起头,脸上写满了幸福。

  这是一张让俄罗斯人印象深刻的脸。这张脸属于喀山小伙萨沙?兹韦列夫,正是那个在中国漂流遇险、仅靠喝水奇迹般生存了25天,并最终获救的年轻人。10月20日这天是星期六,一个月前刚刚获救的萨沙与女友奥利娅?霍赫洛娃正式登记结婚。

  “开始漂流中国玉龙喀什河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回去以后要娶奥利娅。”萨沙说,“这也是支撑我活下来的信念,它让我挨过了人生中那段最可怕的日子……”

  “萨沙,你应该抱起你的妻子。”“呵呵,这我暂时办不到。”萨沙微笑着说。这位仅靠饮水生存了25天的新郎,现在仍然很虚弱。不过人们相信,这个坚强的年轻人很快就会恢复。

  在婚姻登记处,和萨沙夫妇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身穿中国传统民族服装的俄罗斯中年人,他是这对新人的证婚人康斯坦丁,他希望用穿中国服装的方式,感谢中国人为救助俄罗斯漂流运动员付出的巨大努力。

  萨沙说:“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和家人对中国人民的感谢。”

  10月21日,萨沙飞往莫斯科,参加遇难同伴的葬礼。6名俄罗斯漂流运动员中,萨沙和保托夫获救,切尔尼科父子、斯梅坦尼科夫遇难,季先科下落不明。

  萨沙的自述:仅靠喝水生存二十五天

  1.玉龙喀什河第一漂

  “萨沙,生日快乐!”切尔尼科父子、保托夫举着杯子走到我跟前,还有季先科和斯梅坦尼科夫。“谢谢!在飞机上过生日,难得呀!”我也举起了杯子。这一天是8月10日,我的生日,我们正在从莫斯科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上。本来计划好8个人一起完成在中国玉龙喀什河的漂流,现在只来了6个人,另外两个家伙在出发前不小心受了伤。他们真是运气不好,不能成为第一批漂流玉龙喀什河的英雄了。

  我们计划用两只双体漂流筏进行漂流,现在缺了两个人,只能用一只双体漂流筏和一只乘坐两个人的单体漂流筏来完成任务了。会不会有些不妥?看老切尔尼科那神采奕奕的样子,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是我们这些人中最了不起的漂流运动员,经验丰富,几乎征服了俄罗斯所有的大河。玉龙喀什河,虽然从没见过你的真面貌,可我们还是来了。

  2.四天完成漂流计划的一半

  8月19日,经过数天的颠簸,我们进入了新疆腹地,接近了玉龙喀什河。按照地图上的标记,这里是玉龙喀什河上游的一条支流。和在山路上经受颠簸相比,我更愿意早点儿下水。不过,老切尔尼科沉稳得多。“这里的水量不错,不过我们还要观察一下晚上的水情。”老切尔尼科一边注视着奔流而下的河水,一边向我们发出指令。

  对漂流者来说,水情的稳定是非常重要的。晚上,这里的水情仍然正常,是处不错的出发地。8月20日,大家早早起床,安装漂流筏,分配物资。对于可能遭遇各种复杂情况的漂流来说,这是最重要的准备工作。

  “集合,出发!”一切准备停当之后,老切尔尼科发出了让人激动的指令,我们的漂流筏下水了。

  水流真的很急。不知为什么,面对湍急的河水,我突然想到,回去之后就娶女友奥利娅为妻。

  8月20日,我们前进了17公里。8月21日,我们仅前进了5公里。在这段河道中,净是大块的岩石,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8月22日一帆风顺,漂流筏前进了65公里,进入了玉龙喀什河的主河道。到8月23日,我们已经完成了漂流计划的一半。

  3.遇险:漂流筏被急流打翻

  8月24日是我们漂流的第五天,河道的情况再次复杂起来,大块的岩石毫无规律地横在河道中,湍急的河水拍在岩石上,水花四溅。艰难前进了4公里后,我们遇到了急流。

  大约下午5点,我和斯梅坦尼科夫乘坐双桨小漂流筏,其余4人在双体漂流筏上。在与急流的搏斗中,小漂流筏被一股大浪打翻,斯梅坦尼科夫被抛出艇外,我则随着小艇翻转,大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下意识的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漂流筏里脱身,艰难地爬上岸。这时,我看见斯梅坦尼科夫在河中间的一块岩石上,其余4人乘坐的大漂流筏也被急流打翻了,季先科和保托夫挣扎着上了岸。保托夫他们告诉我,老切尔尼科在遭遇险情后,试图稳住漂流筏,但最终没能斗过急流,他的儿子也被水冲走了。

  中午时分,水流稍稍平缓了一些,河中间岩石上的斯梅坦尼科夫游了过来。此时,除了随身物品,我们的物资都被水冲走了,漂流筏也不知去向。大家商量着沿着岸边向下游走,也许能找到切尔尼科父子。

  8月25日到26日,我们艰难地沿着河岸前进,两边是笔直的山峰,想从这里出去,看来只有我们走的这一条路。

  8月26日中午前后,我们最不愿见到的一幕还是展现在眼前。在一处河湾,双体漂流筏的残骸被冲到岸边,老切尔尼科趴在漂流筏上,他的头扎在水中,一动不动。不远处就是他儿子的尸体。我和斯梅坦尼科夫乘坐的小漂流筏也被冲到了这里。

  没有人说话,我们默默收拾着残存的一切。按风俗在这里安葬切尔尼科父子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只能在他们的尸体上盖上漂流筏的残骸。我想,等我们出去,我们会找人来把他们的尸体运回去。我相信,除了我们,没有人会到这个地方来。

  4.漂流筏再次倾覆,我身陷绝境

  安顿好切尔尼科父子的尸体后,我们盘点着身边的一切。我们现在有一条还能使用的小漂流筏。虽然双体漂流筏已不能继续使用,但从那上面拆卸下来的物品,可以让我们改造这条原本只能乘坐两个人的小漂流筏。

  我们都算是行家,改造很快完成。8月27日上午,我们起程,虽然改造后的小艇看上去并不安全,但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开始继续漂流,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希望碰到边防军人或村民,好向他们求救。但是我们似乎不够走运,前进了 25公里后,我们的漂流筏再次被打翻,我被甩了出来。

  我挣扎着爬上了岸。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得走出去。

  我的计划很简单,找到人,然后求救。也许只需要走几公里,我就可以看见村子,或者军人的哨所了。

  我沿着河岸继续前进,很快,我看到了我们改造过的漂流筏,艇上有人在挣扎,小艇不停地旋转,随后被水冲走,我无能为力。

  “我要走出去,我要娶奥利娅。”我不断为自己打气。走出很远后,一道天然石壁挡住了去路,旁边就是奔腾的河水。没有工具,我没办法徒手翻越石壁。

  现在,我惟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也许会有人来找我们。

  我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可以睡觉的洞穴,大概有几平方米大小。在洞穴内侧有一处凸起,可以当枕头。“也许这就是我的石馆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不过很快,要活下来的信念再次控制了我的大脑。“我要回去娶奥利娅,我要回去!”

  我开始了洞穴生活。白天,我爬出洞穴去晒太阳,再喝些水,晚上,我就蜷缩在洞穴里。我身上只有一件风衣和一件衬衣,得尽量减少活动,因为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人不能坚持太久。我曾尝试捉些什么东西来吃,但附近只有毛毛虫,它们的滋味苦涩得难以形容,我打消了把它们当食物的念头。

  我想过自杀,但很快战胜了这种悲观情绪,相信上帝会救我,我必须坚持下去。

  5.这个时刻我幻想了很久

  9月11日,我像往常一样爬出洞穴,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暖,同时补充水分。当我在大石头上晒太阳时,我似乎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随后,我看到一架直升机从上空飞过,它飞得很低。我尽力向它挥动手臂,不过它没有发现我。此后几天,我发现直升机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起降。

  9月17日,我开始向直升机起降的地方走去。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必须游到河对岸去。我找了一处最窄的地方,大概有30米。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游过去。我躺在大石头上养精蓄锐,期待阳光让河水暖和一些。中午,我居然真的游到了对岸。

  我在一个小土坑里度过了漫长的一夜,期待明天直升机能发现我。

  老天又跟我开了个大玩笑。9月18日,天阴沉沉的,我不知道那是雾还是暴风雪,总之,直升机没有出现。此后的几天,几乎每个黎明都让我失望,一直云雾缭绕。但我仍然相信直升机会回来,我仍朝着直升机起降的方向前进,尽管速度非常缓慢。

  9月21日早上醒来,天空似乎晴朗了一些,我坐在大石头上休息,准备继续挪动身体。我又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很快,我看见直升机了。我尽力挥动胳膊,发出声音。第一架似乎没有看到我,但第二架发现我了!我看见它盘旋了一下,朝我这边飞来。

  两个中国人从直升机上跳下,朝我飞奔过来。这个时刻我幻想了很久,此时,我泪流满面……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奥利 | 尼科 | 列夫 | 斯梅坦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