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攻略 > 西南地区

游记:碧罗雪山未化的残雪


  才一听说“碧罗雪山”的名字就十分向往了!感觉那里就是青青翠翠的一座碧玉之山,不然名字中怎会带上个“碧”字呢?从地图上看她并不是十分的起眼或许你也就从没有听过她的名字。就如同行的MM非常认真地说:“普洱茶是产自普洱,那么碧螺春自然是产自碧罗雪山喽!”

  这次一位致力于成为专业高山向导的GG给了我们个“宏伟”的计划,所谓“宏伟”只不过是对于我们这些“菜驴”来说的。

就是要带我们翻越碧罗雪山、跨越两大水系。从澜沧江徒步至怒江。也许对“骨灰级”的驴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真正算是第一次户外的我也是不小的挑战了。

  出发的当天,我见到了随行的“老同志”。他一身“专业”的装备让我看的眼睛都直了。一个不大于20L的背包里装着金银细软外,其余的睡袋、水壶、气垫、帐篷等等全都挂在包外。远远望去是何其的壮观呀!“师傅!您这是钓鱼呀?“F-16战斗机,外挂这么多!”同行的老驴门不停的调侃着他。唯独只有脚上那双COLEMAN的GORE-TEX的鞋子还算是专业装备。

  卧铺车颠簸在楚大公路上,可怜我睡在一扇关不严的窗户前,路上灰尘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汽车经楚雄、大理、洱源、剑川到达第一个中转站兰坪县。一下车所有人简直不敢认自己的背包,厚厚的灰尘把我们的包围了个严严实实!一位好心的GG为我们的“老同志”寻来了个装尿素的编织袋,这样就可以把他的外挂收集起来的。吃过早餐我们坐上了开往第二个中转站的中巴车。

  一路上湛蓝湛蓝的澜沧江水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江里不时的造型各异的怪石出现,真是美不胜收。一路上当地的乡民用背篓装满矿石去买,每个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就连同车的大婶也禁不住问:“你们是探矿队的吗?”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品的台词:“农村人开始吃菜了,城里人就开始吃肉了,农村人开始吃肉了,城里人就开始减肥了……”

  才一听说“碧罗雪山”的名字就十分向往了!感觉那里就是青青翠翠的一座碧玉之山,不然名字中怎会带上个“碧”字呢?从地图上看她并不是十分的起眼或许你也就从没有听过她的名字。就如同行的MM非常认真地说:“普洱茶是产自普洱,那么碧螺春自然是产自碧罗雪山喽!”

  这次一位致力于成为专业高山向导的GG给了我们个“宏伟”的计划,所谓“宏伟”只不过是对于我们这些“菜驴”来说的。就是要带我们翻越碧罗雪山、跨越两大水系。从澜沧江徒步至怒江。也许对“骨灰级”的驴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真正算是第一次户外的我也是不小的挑战了。

  出发的当天,我见到了随行的“老同志”。他一身“专业”的装备让我看的眼睛都直了。一个不大于20L的背包里装着金银细软外,其余的睡袋、水壶、气垫、帐篷等等全都挂在包外。远远望去是何其的壮观呀!“师傅!您这是钓鱼呀?“F-16战斗机,外挂这么多!”同行的老驴门不停的调侃着他。唯独只有脚上那双COLEMAN的GORE-TEX的鞋子还算是专业装备。

  卧铺车颠簸在楚大公路上,可怜我睡在一扇关不严的窗户前,路上灰尘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汽车经楚雄、大理、洱源、剑川到达第一个中转站兰坪县。一下车所有人简直不敢认自己的背包,厚厚的灰尘把我们的包围了个严严实实!一位好心的GG为我们的“老同志”寻来了个装尿素的编织袋,这样就可以把他的外挂收集起来的。吃过早餐我们坐上了开往第二个中转站的中巴车。

  一路上湛蓝湛蓝的澜沧江水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江里不时的造型各异的怪石出现,真是美不胜收。一路上当地的乡民用背篓装满矿石去买,每个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就连同车的大婶也禁不住问:“你们是探矿队的吗?”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品的台词:“农村人开始吃菜了,城里人就开始吃肉了,农村人开始吃肉了,城里人就开始减肥了……”

  原本计划今天在这里的学校借宿,当我们见到他们教室是简直不敢相信的。全木结构的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即使是白天室内的光线也是相当昏暗。十多平方米,两张简易的课桌椅,一块几乎没有黑色的黑板,这就是他们的教学条件。村里一位教师,教着这里所有的孩子,各年级的都有,这就是电影里我们经常看到的情节,而今天却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展现!当时我心里只有两个字“震惊”。这情节让城里的孩子看到了,不知作何感想?

  致力于成为专业高山向导的GG在这次行动之前就已经从一些“骨灰级”的老驴中了解到了这里的情况,所以我们带着150本写字本、橡皮和铅笔在各种汽车上颠簸了20多个小时,又爬高下低的走了7、8个小时的山路把它们送到了这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手里。我们不是在做秀,也不是想让他们记住我们,这只是我们仅能做的。无论这次活动的终点在哪里,山间的风景是否美丽都不重要了,只送书这件事情,也能让我欣慰好一阵子了!

  看来,在学校借宿的计划泡汤了。经过向导多方联系我们住到了一位老乡的家里,这是一栋典型的傈僳族人的家,上下两层,上边住人下边养牲畜。他们家有个7、8岁漂亮的小姑娘,帮着我们打水、捉鸡、做饭,可能她从来没见过家里有这么多的人。当大家忙完准备开饭的时候,发现出了大麻烦。“老同志”不见了!大家四下寻找,没想到体力透支的他已经在主人的床上抖开了睡袋梦周公了。肯定是太累,连打鼾的力气也没有了,睡的是如此的恬静,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当他在大家的声声呼唤中醒来时,伸出无力的双手将汗水沁透湿漉漉的衣服让我们烤干,并时断时续的说道:“同志这是我我上个月的党费!”说完头一歪,又睡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迟雪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