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户外频道 > 徒步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南地区
梦寐的燕子沟之行
时间:2005年12月30日18:46 我来说两句(0)  

 
作者:yuki

  D1

  2号早晨,我居然是最晚一个到达车站的人,哎,还没出门就掉队了!还没看清另2个队友的模样就上车了。

  因为不是什么节日,所以这趟到海螺沟的班车总共就只有11人,显得很空旷,我们也坐的很分散,一路隐约听到MUSA和胖子在唱歌。
沿途美丽的风景,大概用不着我再重复介绍了,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不用再细细观赏了。而且就算车窗外全是光秃秃的山更甚连光秃秃的山都没有,我看到的仍然会是美丽的风景,因为这是我的心境是那么美丽!

  过了天全,天开始飘起小雨,气温和成都相比明显低了很多,因为和大家都分开坐的,也没有和谁聊天,感觉除了兴奋,还有些许的寂寞。车缓缓开上了二郎山,海拔不断增高,气温更低了,过了午饭时间很久,车才在一家小饭馆前停下,印象最深的店里的罐罐鸡,汤特别鲜。可能是因为冷的原因,汤刚从蒸锅里端上桌,就迫不及待的喝起来,当然被烫了!大家都说这是近山前最后的腐败了,对未来的几天忽然充满恐惧!

  再上车才知道MUSA和球球没走过这条路,一种自豪感油然而起,我也不算很菜嘛!很得意地告诉球球尽管这边冷的快下雪了,过了二郎山隧道,依旧是艳阳天。在隧道里还特别先戴上了墨镜,果然在刚出隧道的那一刹那,听见很多声“哇!”不过,刚从比较昏暗的隧道驶出,遇到刺眼的阳光,前面又是一个弯道,很多自驾车的朋友就是这么一头扎进了深谷的。几乎每一个大假都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安全第一,在不熟悉路况的情况下,还是要小心驾驶的。

  下午3点左右,终于到了磨西镇,时间尚早,天气也依然晴好,我们决定当天就进沟。不时有人来要替我们联系海螺沟的住宿,在他们惊奇的眼神中,我们朝着和海螺沟相反方向的燕子沟走去。这时有位生意人模样的当地人很热情的上来和我们搭讪,为我们联系包车和向导,为的只是我们返回磨西镇时可以住他的旅店。暗想这人还真会做生意,看来山里的生意人,怎么着都还是要淳朴些。我是最菜的一个,当然不敢妄自发言,一切就交给领队MUSA决定好了。联系了一个面包车,120元把我们送进燕子沟,向导姓熊,向导费50元一天。他一周前刚得了一对双胞胎,可是大儿子都已经17岁了。才发现藏区人民的优越性,他们可以生三胎,合法的。

  不到半小时,就发现原来好心人不是到处都是。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前面在修路,汽车根本无法通过,想起上次从海螺沟包车到泸定1个多小时的车程也就不到100块。在讨价还价的时候,看见司机不停地和那个热心人耳语,明显感觉是被他摆了一道。最后还是付了100元。

  接下来的漫长的碎石路,无疑是给我的当头棒喝!从不到4点一直走到6点,全是极其坚硬的路面,布满了棱角分明的小碎石!新买的背包由于还没适应,感觉就向一个大石块把我的身体向后拽着,只有猫着腰走。不到半小时,已经感觉到很累很累了,掉在队伍的最后,看着大家走的都好轻松的样子,只有咬咬牙,把背包的腰带再调紧一些,小跑几步赶上去。和大家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几乎看不到向导的背影了,感觉双腿好象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开,肩也越来越痛了。心情逐渐沉下去,第一天就这样,明天和后天能坚持下来吗?那条公路就这么在山腰上蜿蜒着,不敢再看前方,因为怎么也看不到尽头,埋着头想走一步就近一步了。这样的心情,根本无法看得到路旁的风景,眼里除了碎石头,还是碎石头!

  终于走完了公路,来到估计是林场管理员住的大院,队友们早在路旁休息了,我也终于可以停一下了,听见他们说附近居然有个温泉,我眼泪都开始在眼眶打转了!刚把背包放下来,问路的MUSA就回来了,告诉我们温泉是当地矿泉水厂的泉眼,不能去泡了!天色还不算晚,大家再往里走些。含着泪背上背包,走吧,走就走呗,我当初决定的时候早知道了,可是,脚还是好疼!登山鞋也是新的!

  虽然再往前的路已经变成软软的泥路,踩上去软软的,可我还是一路拖后腿。天逐渐暗下来,只看得见最后一个队友的背影了。好想停下来休息一下,每次刚想,走在我前面一个的队友就转过头,凶巴巴地对我说“走快点!一停下来就更不想走了。”恨得牙痒痒,没有同情心的家伙!想起军训拉练时的教官来。不过,早知道不能指望有谁关心我,一赌气居然觉得又来劲了,大步追向前。天越来越黑,根本看不到向导和其他三个队友,自我安慰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人,走的快也正常。就在那个警察的吆吆喝喝中走走停停,心里想你不就是比我走得快点罢了,干嘛那么凶!干嘛不和MUSA他们比快去!

  终于远远的看到MUSA他们的背影,过了一座小木桥,是一片比较开阔的地,终于听到MUSA说就在这里扎营吧!以最快的速度甩掉背包,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胖子抽出刀去劈柴了,其他人也开始搭起帐篷,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和他们一起搭起帐篷,之前没露营过,根本不会搭帐篷,也就只能看着球球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沟里的雾气比较大,加之刚才又下起小雨,营火非常难搭,MUSA和胖子完全变成了两台鼓风机,又用蜡烛又用报纸,还是没让火燃起来。烟特别浓,一不小心被熏了,眼泪哗啦啦流出来,又感觉到脚底和肩膀的痛,还笑着说:糟了糟了,眼泪终于流出来了!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还是向导不知从那里捡来一块牛毛毡,篝火才燃起来,天已经完全黑了,简单的煮了些方便粉丝做晚餐。然后大家就这么淋着雨围着篝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感觉MUSA、球球和胖子比较熟络,那个记不住名字的警察比较沉默。大概是天气有点坏的原因,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不一会就决定睡了。和球球睡一顶帐篷,虽然好累,却睡不着,随意聊了两句,拿出耳机和她一起听歌,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梦乡……

  梦寐的燕子沟之行第一天就这么草草结束,还没来得及看清燕子沟的样子,还没来得及记住大家的名字。

  D2

  可能还不太习惯露营,凌晨3:00就醒了,大家似乎都睡得很香,听不到一点声音。感觉好冷,迷迷糊糊的却无法熟睡。终于熬到快8点,和球球决定起来了。

  钻出帐篷,才发现我们的营地是建在两山交接的地方,地势比较平坦,两山的中间有一条清冽的小溪,就是昨天取水做饭的那条了。清晨的燕子沟笼罩着厚厚的雾,感觉象在仙境。溪水清凉刺骨,但用它洗了脸后,皮肤觉得好清凉舒爽,特别舒服。正在享受的时候,抬头一瞥,山坳处的雾刚好散开,一座漂亮的山峰就这么矗立在眼前!太阳刚好照在山顶处,没有一点植被的山峰折射出美丽的光。怀疑自己是否看到的是海市蜃楼,跺着脚大呼小叫地喊球球,就这么几秒钟时间,山峰又被吞没在雾里了。直到得到球球肯定的答复后,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从没见过那样的山,不知道是什么岩石,被风化得象刀削出来一般,感觉表面是光滑的,折射出黛青色的阳光,衬着湛蓝的天空,每一种颜色都那么鲜明却又柔和地融在一起。

  经过一晚的休整,感觉自己恢复了很多,也开始逐渐适应了。一面收拾背包,一面调整自己的战术,今天就来个笨鸟先飞,不然按照自己的速度根本没有时间休息,而且总是掉在最后心理压力也特别大,反而越走越慢。想想今天要从早晨一直走到下午,真恐怖!没想到等到吃过饭收拾好营地,已经快12点了,暗自偷笑:哈哈,今天又偷懒半天了!

  MUSA他们还在收拾背包,我就抛下一句“今天我要笨鸟先飞了”,向前走出去。

  终于有机会看看燕子沟的样子,其实,所有的山大概都差不多吧,不同的只是身旁的人和自己的心境。当然特别爱山的人是可以区分出它们的不同,可惜我还不属于这种。重峦叠嶂,人就这么顺着山路一直向前走,时而身处低谷,四周都是山,就只能看见头顶一片狭小的天。一转眼,峰回路转,人就已经在半山腰了,眼前变的豁然开朗,刚才那几个小山峰就在脚下了,然而,路还是一直延伸下去,总也走不到尽头。是不是人生也是这样呢?

  一直都比较控制自己的节奏,走得很累了,也会停下来歇一歇,待到后面的人都到了歇的时候,我又背着包继续走。于是一路几乎都是一个人走,没有人与人之间语言的交流,大自然的声音就显得特别清晰了。潺潺的水声,远处的鸟鸣,树枝婆娑的沙沙声,混着自己规律的脚步声,山谷是那么静谧。间或有些不知名的鸟儿从容的从我面前穿过,还有几只色彩斑斓的野鸡就站在路旁的树庄上这么看着我,仿佛在审视我这个不速的闯入者。是的,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我们都是闯入者,路人而已。

  一路上都没有人烟,道路两旁堆着很多已经朽掉的原木,大概这条路是以前伐木时的车道吧。那些原木就这么静静地躺着,有些粗到一个人都合抱不来,若干年前它应该好骄傲的矗立在山的某处,而现在就只剩下一段树干躺在那里,树心都空洞了,似乎在无声地控诉当初的那些伐木人的罪行。

  脚步还是渐渐慢了下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右膝盖一弯曲就痛得厉害。山谷里的气候也变化的好快,在山这边的时候艳阳高照,汗水不停的流,帽子和抓绒衣什么的能脱下的都脱下了,可一走到山的那边,就变得阴森森冷飕飕的了。哎,才三点过,想想昨天7点多才搭营,今天就算早点休息大概也要到5点吧,还有两个小时,必须咬牙坚持走下去。

  不想才过了一会儿,前面就有好大一片开阔的空地,还有不少烧过的木炭,MUSA说就在这里扎营吧,我和球球简直不敢相信!还以为他和大家开玩笑!还真有点失落的感觉了,哎,浪费我的决心,刚刚还雄心勃勃的要走到5点呢!

  开始七手八脚地搭帐篷,晒睡袋了,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天的路程这么快就结束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一路上适合扎营的地方很少,MUSA大概是怕再走下去未必能找到另一处合适的地方了,而且明天4点还必须返回公路口,送我们来的车会再来接我们,继续走的话,明天时间就比较紧张了。

  扎好营,向导留在营地帮我们照看东西,我们轻装上阵又向前走了一阵。前面的路明显散乱了许多,在一个岔路我们还走错了方向,大家决定顺这河床走。现在是枯水期,大大小小的石头全露在外面,从没看见过石头上会长红色的青苔,远远看去河床一片红色。因为膝盖很痛,在这些大石头上不停的上上下下几乎都快受不了了,一个人又掉在了后面,还好不一会他们就返回来了,前面的路已经无法通过了。

  回到营地太阳都还没落山,MUSA、胖子、球球和我兴致勃勃的打起了双扣,李志红背着相机很专业的样子要去拍照(不过回来后冲出来效果都不是很好,为这事我们笑了他好久)。和大家才开始熟络起来,打牌一直打到太阳下山,风吹得大家都好冷,才开始生篝火做饭。附近的木炭和柴火都很多,哎,可惜MUSA一早特意带的木炭了。升了一对大得奢侈的篝火,晚餐则有咖喱牛肉汤、蘑菇汤、烤香肠、烤小馒头、方便面、粉丝,比起前几顿丰盛多了。吃完晚餐,大家就围着篝火聊天,唱歌,篝火很大,我们不时要退后一些。燕子沟的星星好多,多的大家数不过来,可惜天文知识不够,也就只认得北斗星,天南地北的聊,居然就从看星座聊到了圣斗士,真是佩服我们的联想力了。正在想怎么没有月亮呢,唱歌都唱了老半天,月亮才羞羞答答的从树丛里跃了出来。呵,原来是太早了。真的有点羡慕山里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了。才发现MUSA和胖子完全是两台不用投硬币的点唱机,还好我基本上都听过那些歌,可怜80年代的球球了,好多歌都没听过,被大家狂洗脑壳!

  一直唱到月亮也快下山了,大家才回帐篷里睡觉。心里好依依不舍,这么快的一天就过去了,明天,明天该是踏上回程的时候了。心里开始有莫名的留恋,希望时间慢点,再慢点,想起了田丰临行前对我说的那句话了。

  3 最后的腐败

  3: 15醒来。或许是今天的时间比较紧,大家都起的比昨天早了。我们起来时向导已经都生好火了。不敢多耽搁,早餐是熬的热豆奶,加了好多巧克力。昨晚没雨,今天的太阳也出来的比昨天早了,早餐后我们站在河床边一块大石头上留了合影,收拾好营地就出发了。

  剩下了好多食物,都留给向导,向导热情的邀我们去他家吃晚餐,我们吵闹着点菜要吃白菜萝卜,然后晚上在他家院子扎营,嘻嘻,住宿费也省了!

  一路上笑笑闹闹,觉得回去的路仿佛短了好多。还是坚持“笨鸟先飞”的战略,尽量走在最前面,减少心理压力。因为我没带相机,所以大家照相的时间也补充了我的休息时间,后来长长的一段路,我居然可以遥遥领先。一个人走在阳光明媚的山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也特别宽阔,忍不住对着大山叫起来。没想到自己贪图一时的快意,却害苦了在后面不明就里的队友们,以为我出了什么意外。胖子急急地追上来,看到我没事,气喘吁吁地就开始严厉地批评我,而我,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当然只有老老实实接受教育。看来自己的团队意识还是太弱了,不过下次一定不会了!

  很快就走出来,又上了修建中的公路。所有的山都是绿色的,而公路所至之处,植被就全被破坏掉了,远远看去象一条白色的线,白的刺眼。然而,修了路,山里人就可以更多的接触和了解外界,他们会更富裕,更文明,更现代,更……更市侩?更现实?更拜金?一时间说不清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这条公路修建下去。

  碎石路走起来依然那么长那么累,途中有好几辆转运沙石的货车,好想搭便车啊,可是看看队友们虽然辛苦却还是都在坚持,也只有放弃这个念头。胖子和MUSA说起要买一只山羊会成都,大家商量着要怎么分羊,气氛活跃了一些,不似刚才那么沉闷,走起来似乎又轻松了一些。

  下午3点过我们就到达车来接的地方,离约定的时间还早,我们又继续沿着公路向前行。谈论着时间这么早,干脆决定赶到泸定去。碰到来接我们的车,一番坚决的砍价后100元把我们送到泸定,半路还等着我们买好羊。在泸定的路上又谈论起康定来,胖子和李志红出差去过康定几次,我在春节时候也去过,球球和MUSA还没到过康定。康定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河边长长的一条街全是烧烤,而且几乎都是通宵营业。其次便是毛纺厂的温泉,可以一人一个单间,到那里自己放水,卫生又便宜。越谈大家兴致越高,顾不得到泸定后天色都黑了,兴致勃勃地再包了车继续往康定赶,为了康定的温泉和烧烤!

  到了康定已经快十点了,风很大,康定的天气似乎总是很大的风。顾不得饿,我们先找住宿的地方,决定住在跑马山宾馆。把背包放好拿了毛巾什么的,才出去吃晚餐,找了家炒菜馆!在燕子沟吃的都是速食食品,现在光是看着菜谱都可以流口水了。大快朵颐之后,打的去美美的泡够了温泉,返回康定城继续吃烧烤。

  记不得是凌晨几点才回宾馆的了。也是因为睡的太晚,第二天一早康定直达成都的旅游班车也没发赶上,坐的是中午康定到雅安的长途客车,一辆锈迹斑斑连车窗都无法关闭的大客车。到了下午四五点,又冷又饿,午饭是和早饭并在一块吃的,干粮都给向导了,随身带的巧克力也早吃光了,只有望梅止渴,大肆讨论彼此在哪里上班,公司附近哪些餐馆味道最好。好不容易捱到雅安,马不停蹄坐上回成都的大巴,回了俱乐部放了背包就直奔大石西路去吃念叨了一下午的辣螃蟹。

  大家都对这次燕子沟之行的腐败尾声感到好笑。出发前、在二郎山上的小饭馆里、在长长的山路上,谁设想过还会有这样腐败的余兴节目?!

  (4) 尾声

  整个燕子沟之行,一直到最后一天回到成都石羊场汽车客运站才感觉是真的结束了,大山被高楼代替了,软软的泥土变成了冰冷坚硬的公路,满天繁星也被各色的霓红代替。

  心情愉快的回到家,迎着家人诧异的眼神,想起出发前还以为自己会哭着回来,忍不住偷笑出声来。终于证明了自己也可以!可以有这样的勇气,可以这样吃苦,可以这么独立……虽然这些在很多路友看来很小儿科,但它却是我迈出的第一步,成功的第一步。它向一扇门,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想我是爱上这种运动了,不仅因为它让人亲近大自然,可以享受大自然的宁静和平,抛却平日里的诸多烦恼,更因为它可以不断的激发你的潜能,让你更有信心无惧去面对未来的挑战和困难。

  而更大的收获,是从此多了四位志趣相投的好朋友,谢谢你们一路给我的鼓励和帮助,谢谢你们包容了我的缺点和坏脾气,谢谢你们让我拥有这么难忘的经历。

  

(责任编辑:陆佳晶)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0条) 精华区(0条) 辩论区(0条)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新闻

攀岩

冰河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相关链接







户外图吧

攀岩

·野人与苗族青年们的对战
·菜驴的十大搞笑注意事项
·真实的拉萨在冬天(组图)


频道精彩推荐

·禽流感疫情 伊朗核问题
·中国工程师巴基斯坦遇害
·都灵冬奥会 德国世界杯
·奥斯卡金像奖 购车指南
·激光照排之父王选病逝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第48届格莱美颁奖典礼
·NBA F1 国足
·两会:三农、新农村建设
·人民币升值压力增大


劲爆论坛


·罕见的峡谷图片
·游走黔江河畔(图文)
·最后香格里拉-稻城亚丁
·6月反穿大明山胜利归来
·那一顿美味的"赤兔"草鸡
·U-34野战游戏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