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山峰名录 > 8000米级别山峰 > 卓奥友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卓奥友的风雪--十一卓奥友攀登报告

  我紧跟着向导,踩着他留下的脚印走着,就这样雪还是没到了膝盖。抬头看看,周围是满天飞舞的雪花,分不清是天上落下的还是被风卷起的。按说天应早已大亮了,可四周仍是灰蒙蒙的,看不见几米以外的东西。

一场暴风雪彻底吞噬了四周的景物,而我们就在这天地一片的混沌中,一步一步地迈向峰顶。这就是2007年9月24日我们冲顶卓奥友峰时的情景。

  卓奥友是世界第六高峰,海拔8201米。登山简介中描述它是8000米山峰中最容易和最安全的。在一连两个“最”字的诱惑下,我于2007年9月参加了西藏登山学校组织的卓奥友登山队,并于9月10号到达了前进营地。经过几次拉练,我们作好了冲顶的准备。从前进营地登顶总共需要四天时间,要分别在三个高营地各过一夜,因此冲顶日要根据四天以后的天气来定。今年各方面的天气预报一致预测9月24号和25号是好天气,于是我们21号从前进营地出发,准备24号从C3冲顶。而与我们为邻的新疆队则晚一天出发, 准备25号冲顶。可今年的天气却完全出乎预料,结果说明现在的天气预报对于八千米山峰有多么的无能为力。

  从前进营地去C1是碎石路。前面一半顺着山谷走,一路上与漂亮的冰川为伴。后一半是个大陡坡,叫“麻辣烫”。麻辣烫到顶后,眼前豁然出现一个冰雪世界,狭长的C1就坐落在山脊下面的雪坡上。顺山脊往上是通往C2的线路,两侧都是陡峭的雪坡,右侧的地貌形成了雪崩易发区。这次在C1我们就目睹了两次雪崩。当崩塌的白雪象瀑布一样飞扬而下时,那雷霆万钧的气势很震撼人心。C1布满了各色帐篷,在雪地上非常耀眼。早上阳光从侧后照过来,使逆光之中的卓奥友变得更加美丽:阴影部分发出暗暗的幽蓝,明亮部分洁白得让人心醉;而明暗交界线又像是画笔勾勒出来的线条,信手随心,浑然天成。

  C1到C2无论远近景色都很美。在高海拔空气变得特别的透明,再远的山峰看上去都像是近在咫尺。这条线路有两个难点。第一个是个大约二十米高的冰壁。虽然冰壁几乎直立,但现在大家都是从冰壁左边的豁口绕上去,所以已经不那么难爬了。第二个难点是个陡雪坡,爬起来要比第一个冰壁费力些。上了这个陡坡后,沿着一条大回线绕上一个山坡,就到了开阔的C2营地。C2大概是卓奥友最漂亮的营地了,在那放眼望去,浩瀚的云海铺满了C2以下的世界。白云时而像海浪翻腾,时而似长袖飞舞;而希夏邦马几座高峰又像岛屿似的浮在云海之上,蔚为壮观。我们那天还看到了彩虹,虽然只出现了短短的几分钟,但那白云之上彩练当空的景象却让人终生难忘。太阳落山时,整个营地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烟波暮霭之中,天边又生出一道绚丽的晚霞。彩彻云衢,长天一色。这时站在帐外,真感到是遗世绝尘,超然物外,心旷神怡之情实非笔墨所能尽渲。不知不觉我一直站到了夜色降临,蓦然回首,一轮明月已悄然升起,朗朗地照耀着银色的雪山。

  C2到C3是个单调的大坡,线路清晰,坡度不陡。但有一阵我试着在前面开路,发现在没膝深的雪里走路远比我想象的吃力。开路了半小时后我气喘如牛,只好停下乖乖地等着向导,然后跟着他们上到了C3。在C3我和柏昆以及德庆欧珠和次仁旦达共住一顶帐篷。柏昆来自美国,已在中国学习工作了十几年。华仔和王石住在隔壁,两人都是极富经验和充满激情的山友。再远处是王静,是个整天嘻嘻哈哈但却内心非常坚强的小妹。虽然是入藏后才相识,但我很喜欢这四位队友,和他们相处感到非常的愉快, 从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在C3柏昆很早就睡下了,我则吃了一袋速食米饭,然后和两位向导聊了聊天。他俩都来自定日,上登山学校前就是同学。德庆这次是我的向导,才二十岁。他个子瘦高,长得很帅;可人却很腼腆,每次说话前还会不好意思地先笑一笑。这次在山上他对我非常关心,表现出一个高山向导的优秀素质。德庆比我们早一天上山修路,然后从C3返回C2和我们汇合,再随队伍爬回C3。冲顶时他和其他向导都是无氧攀登,而且走在大腿深的雪里在前面开路,这等体力比我强得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从德庆我又联想到我们的领队阿旺罗布。阿旺虽然不到三十岁,却是中国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6次)登山家。但阿旺为人低调,待人友善;所有和他接触过的人,无不为他诚恳朴实的作风所折服。这次在前进营地,我有机会探询了他这些年来作高山向导的甘苦。他向我讲述了在珠峰摄影时发生的冻伤和雪盲,在希夏邦马下撤时差点掉进冰缝的危险,以及为确保队员休息有时向导们如何挤在一起过夜的艰辛 ……。在说这些时,阿旺语气平和,没有一丝一毫的怨天尤人,仿佛是在述说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这次在拉萨出发前的聚餐会上,刚完成14座8000米山峰的次仁多吉发自肺腑地说:没有这些协作们的默默奉献,他们是不可能完成14座8000米山峰的。最近为爬卓奥友我在国内网站上也查了一些相关资料,可发现却鲜有关于这些向导们的报道。其实我觉得他们才代表了国内高海拔登山的最高水平,是中国山界真正的脊梁。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质朴纯真的人格,这次深深地打动了我。这次在前进营地煨桑时,登山学校赵一冰照的一组人物照是我最为喜爱的,觉得这些照片特别能反映出这些年轻向导们的精神面貌。

  夜里下起了大雪,落在帐篷上哗哗作响。24号凌晨12:30起床,到帐外一脚下去,雪一下就没到了膝盖。怎么回事?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是好天气吗?回帐篷吃了面包,喝了甜茶,然后就静静地等待着变天。结果等到3:00雪仍不见停,于是队里决定冒雪出发。犹豫了一阵后,我听从了德庆的建议,戴上了氧气面罩。也许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次我本来想尝试一下无氧攀登。华仔和王石也有此意,所以我们三人夜里都没吸氧,想等出发时看情况再定。可那天的天气,特别是地上厚厚的新雪,让我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最后我们之中只有王石尝试了无氧攀登。虽然他后来也被迫放弃,可我对他勇于尝试的精神还是感到深深的敬佩。

   几个向导在前面踩着大腿深的雪开路,我们虽然踩着他们的脚印但还是每步陷到了膝盖。上了一个雪坡后就到了卓奥友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难点:岩石带。这里是冰岩混合地段,爬时一定要确认每脚都踩实,不可大意。过了岩石带继续向上,又是无休止的爬坡,一直到早上八点我们才走到了固定绳的尽头。雪还是下个不停,而且开始起风。阿旺队长有点担心,怕在风雪天中有雪崩的危险。他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之前已发生过一次流雪(后来又发生了一次)。当时雪突然在我们周围流动起来,所幸规模不大,很快就停了。而那时走在我前面的德庆则立刻转过身来抓住我的手,他这种出于本能的对我的保护,让我心里非常感动。

  阿旺队长和其他向导讨论了半天,判断可以继续上。于是我们的队伍继续向山顶爬去。风雪越来越大,就像本文开始描述的那样,最后能见度只有几米。虽然以前滑雪时曾经历过whiteout天气,但这么大的风雪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看着周围漫天飞舞的雪花,我彻底丧失了方向感,只能紧跟着向导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就这样在风雪中不知走了多久,直到阿旺队长宣布登顶撤退。后来在山下听向导讲,从固定绳结束的地点起,虽然向导们凭着经验直奔峰顶,但在whiteout天气里他们其实也找不到峰顶标志点,唯一的依据是旺青手里的高度计读到了8200米的高度。

[1] [2] [下一页]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卓奥友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