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好文推荐

巴塔哥尼亚经典攀登之“Gone with the Wind”

  天空转晴,由于谁也不知道下场暴风雪会在什么时候不请自来,我们立刻就开始重新固定下半段路线。更高的地方,我们甚至直接借用了已经破损的旧路绳,边上升边放保护。有一次,我正抓着上升器挂在旧绳子上、距离最近放置的一个不够牢靠的岩塞有5米远。就在我要移动第二个上升器的时候,整个人突然开始急速坠落,当时的感觉就象是有人砍断了你正在乘坐的电梯的电缆。跌落10米后,我终于停了下来,慌乱中我紧紧抓住依旧咬在绳子上的上升器,但我发现旧路绳的外鞘已然完全剥离了。

图:Glowacz在攀登pitch14,7a
图:Glowacz在攀登pitch14,7a

  这样的“小”事故并没有吓倒我们,在经历了两天孤独攀登后,我们已经习惯了去面对潜在的危险。我们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当下次好天气窗口开启时,我们将在陡壁下的平台露营,然后于第二天全力上攀,直至登顶。必要的话,我们会使用头灯在夜间攀登:我们不想重犯去年过早下撤的错误。

  在我们位于陡壁底部的营地,能够看到Murallon投射在乌普萨拉冰川上的阴影。

Cerro Torre与Fitz Roy如同在聚光灯照射下散发出耀眼光芒。有那么一瞬间,就连凶险的唐•博斯科山南壁也看上去充满了暖意,让人向往;大陆冰盖闪闪发光,直到它那无尽的白色消失在远方灰暗的天空下。裂缝攀登以及严寒给我双手的手背留下了道道伤口。我们穿着Gore-Tex外套坐在露营袋里休息,拿着一根岩锥喝汤。那天我们连续攀登了17小时,由于压力巨大,我们之间为了绳索的使用问题爆发了剧烈争吵。我们谁都没有向对方道歉。

  热汤驱散了寒意。我们象孩子一样蜷缩在露营袋里,谈论着上帝与这个世界,还有我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最爱的那家酒吧以及圣诞节准备给爱人什么样的礼物。我们很自然提到了数小时前的争吵。“从没见过象你这么迟钝的,”我说。

  “是啊,你总是对的!”罗伯特回应说。“但是如果这就是我们在这座山峰上合作三年下来唯一的分歧,那表明我们处得还不算糟。”

  最后一抹余晖中,我们看见有两个渺小的黑点正穿过冰川朝雪洞走来。克劳斯和汉斯•马丁终于到了——就是晚了点,很遗憾,他们赶不上我们的冲顶了。而罗伯特和我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云层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开始聚拢。早上醒来后,我试着用双手敲打露营袋内侧,指望能起到点热身的作用,但效果不大。下段路线的仰角幅度非常大,如果不在这固定好路绳,那么下降的时候就会很麻烦。5点刚过,罗伯特开始借助器械上攀,此时气温很低,不适合徒手攀登。越来越多的云彩遮挡住了正在升起的太阳。11点之前,我们又站在了从没有人触及过的支点上。

  我承担了领攀的任务。每完成一段绳距,岩壁就更加陡峭一点,直至我们到达了一个巨大的冰冻裂缝与烟囱系统中,在这部分放岩塞与Friend的时候都得先把里面冰挖掉才行。一朵从潘帕斯草原方向过来的乌云快速向我们这儿移动,并且已经在吞噬Fitz Roy与Cerro Torre。罗伯特在距顶峰不远的位置接过了领攀任务;这里被冰雪覆盖的裂缝群阻挡了我以自由攀登方式的前进。气温越来越低,天也黑了下来。不经意间开始有雪花飘落。此时,我们最大的恐惧恰恰来自于内心中对再次失败的担忧。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陆佳晶)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