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6000米级别山峰 > 阿玛达布拉姆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2006年11月13-14日阿玛达布拉姆峰事故报告

  看到Ama Dablam雪崩的报导,才想起早就计划要翻译的山难及登山事故报告仍未动笔。最近一段时间似乎一直在重复着寻找资料、阅读、整理、归类,但就是不翻的循环,汗颜......希望从这篇开始把这个工作进行下去,回头把旧歪酷博客上的《安峰救援报告》和《无限的伤痛》整理一下,一并加到山难•事故专栏中。


  阿玛达布拉姆峰 photo/Andrzej Gibasiewicz

  (一)基本信息

  时间:2006年11月13日-14日

  山峰:阿玛达布拉姆峰(Ama Dablam),6828米,昆布喜玛拉雅(Khumbu Himal),尼泊尔

  路线:西南山脊(传统路线)

  伤亡:6人失踪

  关键词:悬冰川、雪崩、营地位置

  (二)事故过程

  当地时间周一至周二,即11月13日-14日夜间,阿玛达布拉姆峰西南山脊路线C3营地左上方的悬冰川(“Dablam”冰川)发生崩塌,冲毁了C3营地。

当晚(13日)共有6名原计划于第二天冲顶的攀登者在C3宿营,事发后全部失踪。经直升机搜索,只发现部分衣物残骸。

  失踪人员分属于两支攀登队:瑞典人Mikael Forsberg(41岁)和Daniel Carlsson(27岁)以及协作Danurbu Sherpa(37岁)和Tashi Dorje Sherpa(36岁)来自由Mikael担任领队的瑞典独立攀登队,其中部分队员于几天前登顶了岛峰;英国人Duncan Williams(32岁)和协作Mingma Nuru Sherpa则来自英国户外装备制造商“探险山峰”(Adventure Peaks)组织的商业队。

  (三)陈述

  1)Tim Mosedale(译注:以下内容为Tim以第一人称叙述,后同)

  “当地时间凌晨4:15(11月14日),我被雪崩引发的巨大响声惊醒。”

  “从帐篷里往外看了一眼,山脚弥漫着雪块砸中地面后形成的巨大尘雾。很明显这是一次大型雪崩。随后大约二十分钟时间里,又有两次新雪崩发生,但很难定位它们究竟起自何处。”

  “早上7点起床后,我和队友们交流了一下。他们也都同意我的判断(指大型雪崩)。当时光线很暗,能见度差,无法借助望远镜获得更多的信息。直到阳光逐渐照亮岩壁,通过仔细检查,我可以确认C3营地的边缘有明显的流雪冲刷后的痕迹。(站在大本营无法直接看到C3营地的位置,所以当时我们还不能确定上面的帐篷是否还在)”

  “据说昨晚有两个团队驻扎在C3,但当天早上我们用无线电呼叫他们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攀登者通常会在9点以前离开C3继续上攀或者下撤,但我们看不到任何人员活动的迹象。大本营的气氛愈发紧张,所有人都禁不住往最坏的方面想。”

  “很遗憾这时我必须带领队伍返回卢克拉,我们就这样怀着对结果的种种猜测上路了。事实上,我手下的第4冲顶队在事发前夜(11月12日)就住在C3营地。我们还知道有几位来自Pangboche的夏尔巴人就在上面,他们的朋友正为他们的生死忧心。”

  图:英国队在Kyanjuma拍摄的照片,反映了雪崩对C3营地平台造成的影响 photo/Tim Mosedale

  “11月15日早上我们路经Kyanjuma(离南切巴扎很近),当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仅用肉眼就能看清原本属于C3营地的一大块面积已经凭空消失。我同事,探险队的另一名领队在从珠峰大本营返回的路上给加德满都的总公司打了电话,被告知攀登者失踪的消息已被确认,并且很可能无一生还。官方的直升机也已紧急出动执行搜索任务。”

  11月19日Tim的三点补充说明:

  “首先,听说有些人指责失踪者在C3营地的帐篷位置过于偏左。据我所知有份所谓的报告出自某位今年根本就没到过C3的仁兄之口——他甚至连尼迫尔都没来!我上到过C3,我敢肯定它所在的位置和往年一样安全。事实上搭建帐篷的平台是之前攀登者们费力整理出来的,不可能有谁会轻易决定往左或往右挪一下。”

  “其次,不管帐篷究竟扎在哪,我恐怕得说换作谁都不可能从这场悬冰川崩塌引发的大型雪崩中逃生。几乎整个C3都在其覆盖范围内,有部分C3营地在灾难中完全与山体脱离。”

  “最后一点,有报道说山峰上过于拥挤是悲剧的诱因之一。这说法并不可信。的确,最近几年阿玛达布拉姆峰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攀登者的目的地,但这并不意味我们会在C3营地的安放位置上做出妥协,这只是一次自然灾害。”

  附:Tim Mosedale,英国探险队高山向导、教练。11月13日位于大本营。Tim队伍中有六人在雪崩发生前两天登顶——其中三人在事发前夜就睡在C3。

  2)Artur Hajzer

  “当我们在C3的时候,队伍中就曾讨论过上方的悬冰川是否足够稳定。我个人的意见是非常危险,帐篷的选址是错误的——但之前确实也有很多人在那个地方睡过,并且没有出事,其中还包括了很多常年在喜玛拉雅攀登的行家——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说服自己根本没必要担心。”

  图:10月27日的照片,Artur Hajzer用红点标示出了C3的位置,可以看到悬冰川上方有三名攀登者 photo/Artur Hajzer

  “但我确实看到冰塔底部有融水流出,冲顶过程中我的全付心思都集中在巨大的冰川上,一刻也放松不了。”

  “帐篷的位置如果能再向右及上方移动一点或许会更合适。可能有个50-100米就行了。当然,我们不应该在事后轻易下结论,认为攀登者的营地位置的选择是错误的,但至少从照片上看,那个位置实在是太暴露了。过去OK,不代表今年就不会出问题。”

  附:Artur Hajzer,波兰登山家,四次8000米记录,他曾是库库其卡冬季首登马纳斯鲁和安娜普尔娜的搭档。他所在的波兰队由Wielicki(第五位完成14座)领军,于11月2-6日间登顶了阿玛达布拉姆峰,部分主力队员(Hajzer和Wielicki均在其中)随后出发冬季攀登南迦•帕尔巴特。

  来源:马桶的博客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拉姆 | 达布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商 机 创 业 投 资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