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登山新闻

灵山事件乐与怒和罪与罚的交点

  4月,蛰伏了一冬的人们终于开始蠢蠢欲动了,然而二十几天前的一次山难,让很多准备出游的人摘下已经收拾好的背囊。在灵山,一位网名“夏子”的女大学生连累带冻地死在了灵山无名二的顶峰,身边只有10个结伴出游的网友,而身后却留下了众多关于乐与怒和罪与罚的争论。

  得知女儿的死讯后,夏子的父母连夜坐火车赶到北京,在门头沟殡仪馆见到了在睡袋中静静躺着的夏子。据夏子的同学徐松说,夏子的妈妈很瘦弱,从始至终她都是摊着手,仰着头,一直在重复着:“女儿啊,你死得好造孽。我不相信你是活活冻死的啊!女儿啊,你是不是会回来的啊……”对于这个湖南醴陵的普通三口之家来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的女儿是家里唯一的骄傲。由于家境一般,2006年毕业的夏子没有考虑考研。2005年底,夏子被中央电视台选中,成为央视五套某新栏目的实习生。

出事前,她正等待着和央视签订工作合同,几个月后将被派往美国参与赛事转播,但这一切随着一次率性的户外运动,戛然而止。

  死者永远地沉默了,事件发生的细节,只能靠劫后余生的人去回忆、拼凑。

  夏子参加的“深蓝三队3月10日下马威—灵山—灵山古道—洪水口一日活动”,是她自己在绿野info网站报名的。山难发生后,按照惯例,夏子的一部分队友和救援队员必须在绿野网站以帖子的形式做情况说明,资深的“老驴”则会根据这些陈述进行调查分析,以明确责任。在帖子里,夏子的队友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救援的不力。“敲开了村委书记的家门,他说村中只有20多人,都是老弱妇孺,无法救援。第二天早晨,只有村长跟我们上去了。”作为参与救援网友之一的“帆布帐篷”到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苇子村寻求支援,但事后证实,村子里的青壮年的确大都出外打工去了,留下的不但是老弱妇孺,而且很多人没有厚的帽子和手套。对于警察和医生,救援队员们也颇有微词:“当时那个医生至少3次跟我说这么一句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上山一点儿用也没有!’”对此,清水派出所的李政委颇有些委屈,“从夜里零点接到110出警,我们7个民警和斋堂医院的医生,带着担架驱车赶到现场,当时零下20多摄氏度,刮着六七级风,在山顶站都站不住。山上迷路的人又说不清具体的位置,找起来非常困难。他们中一个参与救援的名叫‘风中云语’的人主动带我们上山,结果也找不到路,只能返回。”

  深蓝三队的11人自己乐意雪夜上灵山,出了事,却又迁怒于村民、医生、警察救援不利,一次看似的“天灾”就这样演变成了一场“人祸”,可问题是谁才是“人祸”的主角?

  在“绿野org”就此事件整理的专题中,网名为“原上草”的对这个活动领队组责任的分析被认为是“客观而中肯”的。他指出,“从深蓝三队领队‘海’在‘绿野info’的户外履历上看到,他只是在2006年8月走过这次活动的实际路线,而另一个领队‘玛瑞亚’的履历上未见其曾有此路线的徒步经历。那么这两人究竟有多少冬季雪山的攀登、穿越经验?队伍中又有多少是资深山友?对去年‘绿野org’发生在灵山的冻伤事件又知道多少?谁该为类似事件负责?”

  女儿死了,到底该怪罪谁?事情出了,究竟可以惩罚谁?夏子的父母说不清楚,绿野org的网友说不清楚,律师说不清楚,或许就连夏子都说不清楚——我报名了,我参加了,我知道过程是有风险的,但我不知道把我的性命交给了谁?我出事了,我闭眼了,我知道与我同行的10名队友为延续我的生命尽力了,但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名字,我只知道在网上你叫这个、他叫那个。

  网络的力量,网络的悲哀,网络的失职,抑或是别的什么失职。

  死于网络号召,自助出游的人,远远不止夏子一个。近的就在去年7月,南宁时空网的“驴行驿站”里,一个网名叫“色狼回心转意”的人,发帖组织“驴友”们7月9日去赵江泡水,“费用AA,应该每人60左右”。13个最后参加活动的“驴友”中,有的两两相识,有的与其中几人有过“出驴”经验,多数互不认识。到达目的地赵江峡谷,烧烤玩乐后,13人分3处扎营过夜。第二天早上7点暴发的山洪,冲向了这群睡在石头上的人,网名“手手”的女孩身亡。

  在处理完火化事宜后,“手手”的母亲对12个同去游玩的人说:“我保留自己追究责任的权利。”2006年11月16日,南宁市青秀区法院一审判决,判定12名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共计21万余元,其中发帖人梁华东(网名“色狼”回心转意)赔偿16万余元。判决一出,旋即引发轩然大波。类似的自发户外游案件,鲜有判例;即使法院判决同行者有一定责任,在赔偿金额上也没有超过万元先例。于是一场更大范围的讨论开始延续:“7·9”事件中的责任,到底是一个伦理概念,还是一个法律概念?法律在这里,是否被情绪利用了,变成了解决道德问题的一个手段?法律毕竟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口水在继续,上诉在继续,二审在继续,然而就在由于“手手”的意外死亡而引发的责任诉讼尚未尘埃落定时,夏子便又随她去了。又一桩悬案。法律失位,行业失责,道德失语。现在的问题是,还需要多少生命,能让答案失而复得?

(责任编辑:迟雪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