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东灵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龙门涧--东灵山穿越

  这次野营被定为C级,也就是最轻松的。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周六清晨5点45分,我打好背包从宿舍出发。6点30分,坐车前往西龙门涧。沿途只见天色阴沉,有大片的铅云。10点左右,到达鬼谷,这里正在飘着小雪。

鬼谷是一条比较狭窄的峡谷,两侧山势陡峭。我们沿着谷底向深处走去。谷中虽有一些积雪,但并不算难走。渐渐地,雪越来越大。放眼望去,一片凌乱的雪花,能见度不足百米。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有些下坡的地方只能坐在地上滑,还有一个地方老队员挂起了路绳我们才得以顺利通过。此时的我还在欣赏雪景,完全没有想到这场大雪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1点左右,原地休息,吃午饭。我把手套摘下来晾在树枝上,不一会儿手套就被冻得硬梆梆,手指再也伸不进去。吃完面包,我把它揣在怀里继续前进。双手不时触到冰雪,一阵阵刺骨的冰冷。我开始忍受不住,就又勉强把手套戴上,靠手散发出的热力融化冰雪。经过一段漫长的跋涉,天色渐晚。这时虽不再下雪,但地上的积雪深度已超过15厘米。前方的路被冰雪覆盖,难以辨认。我们曾一度找不到路,只根据方向在树林中强穿。饥饿和疲劳隐隐袭来,更加觉得寒冷。终于,前方探路的老队员重新找到了路,我们又走上正道。很快,我们走到一片较为开阔的山坡上,强劲的寒风把地上的积雪扬起,形成沿着地面弥散的阵阵雪雾。我的耳朵几乎已经没有知觉,手摸上去感觉是脆的,仿佛一使劲就能掰下一块来。我这时才意识到没戴帽子是多么失败。天越来越黑,宿营地仍迟迟没有出现,大家不得不打开头灯。翻过山头,我们进入到山谷之中。可能因为走到了山的背面,这里积雪更深了,足有30厘米。一脚踩下去,雪直接没过鞋帮,灌进鞋里。被体温融化的雪在外界的酷寒之下重又结冰,渐渐的,脚和鞋已经被冻在一块儿。从寒冷到麻木,从麻木到失去知觉。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开始犯困了,因为头一天只睡了三个多小时。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妙。因为雪太厚,一脚下去根本不知道会踩到什么东西。可能是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头,也可能一脚踏空,特别是在狭窄的小路上横切的时候。经过一段懵懂的穿行,传说中的宿营地终于到了。忍住疲惫、饥饿和睡意,我和队友迅速搭好了帐篷,然后便一头钻了进去。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帐篷里简直是天堂。小气炉中升起的火焰看上去是那么亲切。我的鞋里进了太多雪,已经全部冻上,放到帐篷里暖了一会儿才把脚从里面拿了出来。吃着热腾腾的方便面,喝着美味的果珍,和同帐篷的挪威哥们儿聊着天,不适渐渐退去,我的双脚也恢复了知觉。吃饱喝足,把自己裹进睡袋,在呼啸的风声和被风扬起的积雪打在帐篷上的啪啪声中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口渴。拿起水杯,发现拧不开,原来里面的水都冻住了。放到睡袋里捂了半天,也没化出多少水来,只得作罢。后来我基本上没睡着,外面风很大,飞起的积雪不停地敲打着帐篷。帐篷里空气污浊,你吸进我呼出的气,然后呼出来,我再吸进去。睡袋表面和帐篷壁上都结了霜。

  次日6点,我的手机铃声响起。大家纷纷从睡袋中钻了出来,看来都没睡着啊。点火作早饭,能用的水只剩下挪威哥们儿藏在睡袋里的两瓶。喝完风味独特的果珍煮燕麦粥,开始拔营。我一摸我的鞋,心中一沉。在帐篷里放了一夜,鞋里的冰好像一点儿都没融化,根本没法穿。我只得抓紧时间又点上气炉,把鞋上的冰块烤化。由于时间紧迫,不可能都烤干,我只能强行穿上它,希望靠体温渐渐融化冰雪。本来还想在袜子外面套一个塑料袋,一阵乱哄哄的没顾上。拔营出发不久,我的鞋袜就又和脚冻在了一起。到了灵山脚下的管理处,队长决定把背包都放下,状态好的队员空身上山,状态不好的留下休息。虽然这时我的脚已经基本上没有知觉了,但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使我不甘放弃。一决定留下的mm问我还上吗?我坚决地回答上。然后她把帽子和围巾都借给了我,真是太感谢了。进到管理处里面,队伍修整10分钟。我想把鞋处理一下,却发现这次冻得更厉害,在火炉上烤了半天才把脚拿出来。脚趾硬的像铁一样,我想血液已经完全凝固了。把脚趾直接放在火炉壁上,竟然不觉得烫。这下我害怕了,下面的几个小时如果脚都是这个状态,肯定废了。经过一阵思想斗争,我克制住了冲动,决定放弃。鉴于大家的状态,队长决定向灵山上走两个小时,然后用一个小时下撤。这个决定意味着整支队伍放弃了冲顶灵山,因为两个小时是不可能走到顶峰的。

  一共有六、七个人留在房间里,其中包括我。我的脚在温暖的房间里渐渐恢复知觉,接踵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脚趾上有一块已经变成青紫色,我甚至怀疑组织已经坏死。看来我决定留下是正确的,冲动是魔鬼啊。

  大概11点半,队伍提前回来了。原来山上风很大,他们上到缆车站就下撤了。午饭过后,开始返回。5点半,全队到达雅克西,和每次的野营一样,用腐败的方式作为结束。我正处于缺水的状态,一口一杯啤酒真是太爽了。回到宿舍,我才发现耳朵和脚趾上已经起了巨大的水疱,至少是二级冻伤。之所以造成这个后果,是因为我低估了天气的恶劣程度,它就用冻伤惩罚了我的轻狂。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登山,打劫帽是必须的。如果地上积雪厚,要穿紧口的冲锋裤,或者戴上雪套,防止雪进入鞋内。由于存在不确定因素,一次C级的野营也可能变成一次自虐,切不可大意。准备过分总比准备不足好。回来之后听到老队员说这次野营遇到的天气的恶劣程度可能仅次于冬季小五台雪山模拟。人生难得几次铭心刻骨,这次应该能算一次,铭心刻骨的冷啊。

  东灵山,I'll be back.

  来源:Endless Space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管理处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