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黄岗山 > 相关资料--简介、地理、气候、攀登时间、攀登历史等

黄岗山的境界

  我总在想一个好象很简单的问题,我们离自然到底有多远?和地球一切形态的生命一样,我们是自然的产儿,因而,我们似乎始终都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而事实上,在城市化日益严重的今天,连天空都沉重得几乎看不到蓝色的心情,而空气里也没有剩下多少充满自然的清新气息。

至少我们已经很少感受到自然的存在了,更懒得去思考她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在我们越来越“文化”的生命状态中。

  我们遥远的祖宗在森林里生息着,每一瞬间都在与森林交换着呼吸,这种依恋的快乐强度无异于初吻,但多么长时间的初吻都不可能持续一生吧?因而,以生命作为唯一的形式与自然零距离的对话,是我们祖宗让后来经过人文进化了的子孙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方。如果我也赞同祖宗崇拜的宗教理念,那就是这种纯粹的自然属性。因为人居环境城市化的结果使现代人的精神境界几乎被圈定在人造环境里,而把自然属性丧失殆尽。我们或许愿意、同时也有机会行役回归自然,但我们的心灵和自然之间的距离,已经远得无法用生命可以抵达的了。

  在地球陆地表面,没有人类留下痕迹的地方不足三分之一,但几乎都是人力无法企及的地方,如南极大陆的大部分。在人类的视野范围内,干净的地方已很少有。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算是一个吧?在56500公顷的土地上有29000公顷的植被绝无人类涉足的任何疑点。特别是她还没有成为保护区之前,在这片一绿千里的土地上,更是罕有人迹。当然也有为数极少的庄户星落在森林里,他们祖祖辈辈在大自然环抱式的关爱下,始终保留了较高程度的自然属性。

  黄岗山是这一片净土的制高点。她的高度与本区海拔仅300米左右的最低点的相对差近1800米。高峰深谷近距离升落,俯仰之间地极溟深。天候晴朗空气清明的时候,站在山颠之上看起伏的绿浪和偶尔被激荡的水流切割成若干参差的块状,自有一种莫名的超逸。也许这就是黄岗山的境界吧?

  所谓境界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很容易让人想到这样干净的地方。境者,界定之内特殊区域是也,而界,无疑就是围起这个区域的边界线。那么境界指的是完全有别于周围或者其他区域的无与类比的差异性地带。我很愿意把以黄岗山为主体的武夷山自然保护区圈定在境界的概念里。这不仅因为就自然地理而言她所具有的绝对特殊性,当然也包括生命对自然感受力的境界延伸效果。

  这是个独立因而独特的境界。在这里,山峰很无度地高耸,仅标高1800米以上的高峰就达34座之多,而峡谷死命地下切,形成了许多落差大小不一的瀑布急流水网。地形地势变化很是生动,以至于总是让你找不到似曾相识的地方。因为山势的垂直化,区域的实际地表面积当是总平面的倍数以上。因而同样拓展了密集的生命所需要的实际空间。

  在这里,就植物生存状态来看,其种类部落分布很是有序。在区域的西北部叫做大竹岚的地方,顾名思义就是竹子家族的聚居地,这里集中了数以百万计的毛竹形成的大面积竹海,而没有一棵其他种族的树杂居进来,气象蔚然大观,堪称世界之最了。而大多数植物部落却村落式小集中大分散,结合部呈错落混居状态,但极有规律,那就是沿着山峰四周等高线一样垂直分布。以黄岗山为例,自山麓到山顶分别为常绿阔叶林、针阔叶过渡林、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针叶林、中山矮曲林、中山草甸。在海拔1800米左右生长着大片的南方铁杉,山巅生长着一片罕见的黄杨树林,最顶峰2158米处还有数十平方公里的高山草甸,平旷舒缓,偶尔点缀一棵棵高不过人的矮松。除此之外,还不乏所独有的珍稀和濒危的植物种族,她们生命的独特性最有力量地体现了这个境界卓越的生存环境和所蕴涵的生命内涵。在这个境界里她们因地而宜,因时而殊,极其有序地呈现着丰富多彩的生命自由空间,并且互为生存环境,通过根须和枝叶不间断地交流着生命的信息。这些森林部落,从数量、密度和种类的集中生存形态来看,在我们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同一规模的区域都是无法类比的。这当然是一种境界。

  而森林部落的生生不息不仅仅在于汲取自然精华而呈现自己精彩的生命状态,她的重要性还在于尽全部可能的生命回馈自然,并且成为自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就把自己的生命同样上升到一个境界里。

  正是基于此,还有更多的叫作动物的生命诞生了,使我们的世界更为生动。正是基于此,黄岗山下这一片神秘的土地还成了“蛇的王国”、“鸟的天堂”、“昆虫的世界”。这里的动物和植物一样,不仅在品种和数量都是无与伦比的,它们密集居住在这里,使这里同样成了所独有的珍稀和濒危动物的栖息地和避难所。这里环环相扣的生物链使所有的生命都找到了自己最好的生存空间,并且她们共同形成的完整的生物圈,已经把这一片净土从自然境界延伸到了生命的境界。我没有理由相信这样的境界还需要些什么。

  后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这里圈定为为数极少的“人与生物圈”之一,这就不免令人感到尴尬了。如果人类的生命没有被这么彻底地异化,我相信我们会同样荣幸地成为这个完整生物链的重要环节,然而,事实是人类早就被友好地排除在外了,没有一种生命见了人类不敬而远之了。很显然,人与生物圈是处于一种怎样的关系。我们既不能融入,是否得一如既往地凌驾于自然(包括生物圈)之上而极尽利用并“改造”之能事呢?

  站在黄岗山巅峰,面对脚下这个完整的境界,我可能被暂时接纳,因为我在这个瞬间已经被自然重新布置过的心态。但我还是得离开的,我能在这个境界里停留多长的时间呢?诚然,卓越的人类总在努力创造宗教、艺术的境界,以期寻找尽量接近自然的途径,但似乎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并且沿着这条不归路越走越远。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人回头看看自己出发的地方。

  来源:问津家园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