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哀牢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穿行哀牢山(图)

靠近西双版纳勐腊县靠近老挝边境的傣族村寨_穿行哀牢山(图)_乐途旅游网

靠近西双版纳勐腊县靠近老挝边境的傣族村寨

  324国道连接着贵州兴义和云南罗平。2000年秋天我第二次走这条路时,兴义段刚开工重建。此时正是好走的时候。公路沿南盘江峡谷直下,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省界上横跨于公路之上的罗平旅游宣传广告。一切都那么熟悉,我不由得微笑了。

  唯一不同的是,G324在两省之间有110多公里的断档。贵州段结束时显示2262公里,云南段则从2375公里处开始。手里的地图册上清楚地写明了各条国道的里程,可实际的数字到底有谁知道呢。

  罗平漫山遍野的油菜田已经开始收获,不得不承认,此地油菜田的规模,远胜我走过的所有地方。收割后的田野露出大地的本来颜色,红色。这里是滇东南喀斯特地区和哀牢山的交界,红土带,是哀牢山的一大特征。

  罗平的路远没有两年半前好走,情况甚至比百色出来的一段更糟糕,超载太严重。花小派便雀跃着,速度降下来。从省界到师宗县,也有几段重新铺油的“超限修复”路段,收费,不长的距离10元一段。想想很不公平,对小车而言。因为公路杀手无一例外地是那些大货车,即使是云南这样多山的地区,12吨核定载重量的卡车,改装后轻易就可以拉到100吨!原本不收费的公路,现在也要小车来陪绑,郁闷!不仅为这几十块钱,更为饱经磨难的公路。从现在的流量看,新修的这些路段,寿命不会超过3年。

  我的目的地是建水或者元阳,从师宗县有路南下,连接326国道上的弥勒,叫做“弥师线”。此时正是滇东南哀牢山区的麦收季节,老乡们用拖拉机、马车、骡子车将收获的麦子运到公路上打场,过往车辆们想不帮忙都难。于是像花小派这样底盘底的轿车,不消两段“公路场院”,就都胡子拉碴并且挂上屁帘。

  弥勒客运站前,我请一位出租司机带路去他说的“高速公路”,由此从城西穿城而过到城东。弥勒作为烟草大县的繁荣一览无余。所谓的“高速公路”,就是326国道,不过有一段是汽车专用路,两车道的封闭路段。司机嘱咐我过了收费站千万别超速,那段常有查超速的。他还告诉我现在到元阳很方便了,个旧已经打通了一条隧道,新建二级路直通元阳。这么好?!就是说我不必从开远去建水再往元阳了。三年前走过建水-元阳-个旧一线,元阳到个旧的土路至今让我心有余悸。现在可以走新路了,唯一的一点遗憾,就是不能重温建水-元阳公路经过的红水河大峡谷了。

  2000年的春节,我从元阳开车到个旧,走了四五个小时,如今,只是55公路平坦宽阔的、黑色路面的二级路,40分钟车程,怎一个爽字了得。二级路修到元阳的新县城南沙镇。老县城在山顶,海拔升高近2000米,相当凉快。不过新县城的住宿条件好得多,因为过去几天都住在县城的交通要道处,被夜间往来的车辆扰得难以入睡,今天要给自己一些小奖励。经人指点,我住进刚刚开业的生态大酒店——一间私人经营的旅馆,旁边就是客运站。

  从前只是经过过元阳,并没有转过,特别是从元阳到绿春、江城的路况如何一点儿底也没有,只记得2000年年底在景洪客运站,没有一趟往这边走的班车。在酒店的厨房点了几样菜,便到客运站打探情况。此时天色已晚,客运站静悄悄的,只有一间接待散客的旅行社办公室还开着门。里面几个姑娘很热情,告诉我如果只有一天时间就早起去多依树看日出。到绿春的路吗,都是柏油路,到江城就不晓得了。一个姓戴的女孩子想了一下有了主意,给自己家在绿春的同学打电话,同学的妈妈曾走过绿春-江城一线,答复是很灰。

  元阳可以使用GPRS,唯一不足是没有大城市快。在贵州两天没有上网,今天恶补。收发了信件并看过所有最新的非典报道,午夜已过。这夜注定睡不了多久,不时被经过的大车闹醒,想着凌晨四点四十就得起床,心里沉沉的。睡眠不足是旅行的大敌,又是非典的朋友。

  往绿春方向行40公里,便是去多依树的岔路。此时不到七点,似乎可以感到晨曦将至。抬头看时,一块喷绘广告告知多依树观日出时间是早八点。时间足够,可天空没有一丝星光,让人对日出不抱希望。

  天色渐明,公路左侧的梯田开始显露容颜。那些图画上见到的美景次第展开。几乎整个上午,我驾车穿行于多依树到爱村之间几公里的乡间公路,看云海和阳光交替下梯田,听哈尼人吆喝水牛奋力耕田的吼声在云间回荡。

  通往绿春的小柏油路应该是新近重铺过的,除了十几处塌方路段外都极平坦,沿途景色更是美不胜收,只在妩媚上稍逊于多依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注意到踩刹车时右前轮的地方发出噪音,而且越来越大。到绿春时仔细一看,原来刹车盘已经磨了1/3还多。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联系南亚在昆明的4S店农力公司,请求救援。

  救援人员23小时后到达,是刹车蹄片磨完了。两个前轮换刹车盘、刹车片,四十多分钟后,我可以上路了!

  通往江城的路的确“很灰”,尘土飞扬,超车或者会车后有一小会儿看不到对面来车的情况。老天似乎听到了我的抱怨,哀牢山的暴风雨不期而至。从季节上讲,现在正是滇南旱季和雨季交替的时候。以前从没在山区遭遇过这么猛烈的狂风,狂风卷起红褐色的沙尘劈头盖脸打过来。当在一处山弯看到风暴中公路右侧一棵大树怦然跌进山谷时,我真的有些胆怯了,担心狂风将车子卷起来。此时是断不能下车的,也不可能停下来。探头探脑拐过那个山弯,还好,公路上没有障碍,快跑。灰是没有了,代替的是冰雹。

  在冰雹阵中狂奔五六分钟,一切恢复了常态。天黑前,我赶到了江城。从这儿到勐仑还有四小时的路程,今晚,只有住在这里。

  江城比绿春规模大些,街上很安静,看不到和车流争道的猪仔。我就住最好的两个饭店之一,新大新饭店,标间60,很干净。问题是七点半才会来电。问其原由,原来此地的电都西电东输卖到广东去了。

  4月17日,一早出发的计划泡了汤。院子里两辆北京牌照的车——停在花小派边上的是一辆京E牌照的切诺基,都有一个瘪胎。很明显,这是认为破坏。饭店的领班看到这个情况,马上找来修车的小师父,胎卸下来,要拿到加油站去补,费用由饭店出。不久京E的车主也来了,他们是在此地建水电站的,就是绿春到江城的礼勤河,装机15万千瓦,也要并网卖到广东。

  如此耽搁,出发时已经快九点。江城到勐醒的160公里弹石路路况好于绿春来的路,特别到了勐醒,一条画着白边的黑色柏油路纵贯南北。哈,太美了。

  因为连日耽搁加上计划4月19号从昆明飞去上海参加车展,我失去了在勐仑热带植物园住一晚的机会。这天傍晚,在通往允景洪的路上,再次遭遇风暴。公路穿越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的原始森林,折断地树枝不可避免地被抛到公路上,那些无法通过的“路障”,只能下车拖开。

  橄榄坝是距允景洪27公里的傣族村寨,西双版纳旅游的一个金牌景点。当晚,饭店的行李听说我只是在暴风雨中仓惶奔过橄榄坝的时候,啧啧摇头,似乎比我还遗憾。

  遗憾总是有的。然而能够走元阳-绿春-江城-允景洪一线,也算是完成了一个三年的宿愿。无论如何,我走的只是哀牢山的东部,还有西部,我还会来的。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罗平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