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小五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行至小五台——东沟至西沟穿越

  窃得机会,终于有了小五台之行,但是回来之后,却马上又进入了更为紧张的工作状态,连回味都被杂事分解得支离破碎,破碎就破碎,那就一片片地来。

  一

  对于户外活动,我算不上狂热分子,只是觉得该出去走走了,所以就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走出去了。

出行就是这么简单,打起背包、揣上零钱,走人。想起以前没有用这种方式出行的时候,每每有计划,都要提前考虑可行性,计划的时间到了,也许就被一场小雨或是温暖舒适的床给轻易地抹杀掉。但是现在,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当安排好自己在某个周末出行的时候,周末前的几天就进入了户外神经兴奋期,一想到周末的好时光,就希望把手头上的工作全部处理妥当,轻轻松松地有个好心情上路。我不知道别人对于户外是如何的,我很珍惜自己的每次出行,因为我只希望我所走的线路都有值得回味的地方,无论是风景、危险、天气,还是同行的队员。

  CLUB每次出的周末线路,掂来捻去,缺少难度的总也调动不起出走的兴趣,难道我真是那种有自虐倾向的户外爱好者?每次经历,都成了挑战自己体能的极限,但是每次,我都有重新认识自己的感受。上学时我的八百米跑是不及格的,操场一圈儿,根本一气跑不下来。第一次泰山西东穿越,最后走到筋疲力尽,第二次走同样的线,最后竟可以小跑着下山。这次小五台,因为是东沟登东台下西沟,难度以及单天体力强度不及泰山,因此,除了大腿部前侧肌肉痛了两天,其他没什么感觉,嗯,回来的当天还逛了一晚上街!

  提及泰山西南傲来峰至东北方向天井湾的两次穿越,一次是今年四月末的阴雨天气,另一次是夏末秋初的晴空万里,植被、天气、气温的差异就是多走几次的理由。而这样的线路,就是我心目中所谓的经典。省内的其它线路,一次尝试已足够。

  小五台,还有冬季的雪山体验,还有夏季的金莲花海,还有我未曾踏步的密林深处,所以,她是永远的。

  二

  小五台,位于河北省,是太行山脉的主峰。因有东、西、南、北、中五座突出的山峰而得名。为区别于山西省的五台山,因此得名小五台山。其中东台海拔2882米,其余四座山峰海拔也都在2600米以上。五座山峰之间是连绵不断的巨大山脊。

  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所走到的最高的地方。

  我明白,风景不是我爬山的理由,因为我无法在视觉的震撼中停留。

  三

  赤崖堡的小赵家。

  这是在我每每看到小五台的相关资料中都必定要出现的一串字眼儿,他家连同小五台一起,在广大驴群中享有盛名。

  十三个小时,一路车行至这里,我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由于一路顺利,比预计时间提前了一些,在车上,绿野说可以在小赵家吃过早饭后补充两小时睡眠,为此,着实激动了一下。我以为小赵家只是个简单的农家小院,但是进去后才发现,其实他们是很专业的接待驴友的一户人家,几间新房,里面是大通铺,院子里有厨房和餐厅,还有摭掩系数并不高但男女分离的WC和洗涮用的两大缸水。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有N个户外运动俱乐部的旗子都挂在这里。

  没有想象当中的两小时睡眠。天气清冷到呼吸可见,俊男靓女们轮换着在屋子里捣腾了近一个小时衣服,又在那口大水缸前精神了一下,吃过早饭,两个小时早已没了踪影。

  这个村子很小,出发后没几步就没有了人家,我们碰上一票人,他们雇了辆三轮蹦蹦车,把人和装备一股脑地全扔在上面,颠簸着超到了我们前面。跟我们一样,他们到进山口下,徒步背负上山。我们同行的那头名叫网友的大帅驴说,这一趟雇车大概花十元钱。我说,像我们这样徒步进山,不就是赚了十块钱嘛~!我正为自己盘算的这个小账得意呢,手一摸,水瓶不在手边,想起是跟一些吃的落在车上没带下来,我跟领队绿野汇报了这个情况,绿野说山上有的是水源,够喝了。我说,带个水瓶,不就是为了取水方便嘛!见绿野无动于衷,我就落在队伍的最后作着思想斗争:现在刚出来不远,回去拿还来得及,要在山里呆三天两夜呢!可是如果不拿水瓶的话,装水喝有的是东西,回去?还是不回?刚想着这事,又一个念头从脑中闪过,我笑!绿野小样儿,这次你要不回去拿,我就头朝下上山!我在原地立正,憋足了劲儿向走在最前面的绿野喊:绿野~~~~~~~~你的防潮垫有没有带!一声声传过去后,我见绿野停下了,我赶上他,只见他绿着脸问,下车的时候你有没有拿下来?我说我下车就再没上去过,我只拿了我背包下来的。

  起先在车上时有个MM冷得不行了,绿野把睡袋拿出来给她盖,拿睡袋的时候把防潮垫给拖了出来,我只把睡袋压起来交给他,压根就没见他装过防潮垫。绿野卸下包,拔拉了一遍里面的东西,说,我回去一趟,你们在进山口等我。我说山上有的是干草,不就是个防潮垫嘛!其实我只在心里说说而已,我真怕他发狠咬我,我还指望他帮我带水瓶呢。

  二十分钟后,绿野拎回了他的防潮垫,我拿到了我的水瓶。

  进山了呢,我就是不长记性,每次进山的那一段在脑子里总会是空白,进哪座山都是如此。就知道走路了,看脚下,抬头了,看前面。因为是山沟,一路有水,水流清澈见底,九曲十八弯,踩着石头跳来跳去,到了第一个休息的地方,不经意侧抬头望了一下侧面的山,我就觉得心脏在胸腔里面翻了个跟头,一声惊叫冲口而出,那些山上的纷杂繁多的好颜色早已不知默默注视了我们多久,直到现在才发现她们。我不知道那种明亮干净的黄是怎么造就出来的,平时我喜欢涂鸦几笔,但是我在调色板上就没有调出过那么透明干净彻底的黄色。那是桦树林,间插在里面的是一些绿色的常青松,和黄色更浅一些的落叶松,有枫叶的深红和淡红,有灌木及松树的深绿和淡绿,有桦树林和落叶松的明黄和淡黄,有碧蓝的天空和大朵的云,有清澈的溪流与冲刷圆润的碎石河床,有掺杂了植物和泥土味道的清凉到透明的空气。就此升仙了吧,或是伏在布满金色落叶的路上做只东沟里的小虫虫也是幸福的。这才仅仅是开始。

  带相机的驴们噼哩啪啦一通乱拍,绿野说,越往里走景色越美,秋季是小五台最美的季节。

  也是幸运,出发前的几天一直是阴雨连绵,临行前还做了许多防雨防潮的准备,可是一到这里,天气出奇得好,朝起的阳光纤尘不染,通通透透地泻下来,山是层峦叠障的,将阳光半映半掩,映得到阳光的山头在湛蓝天空的背景下灿灿发出金光。我兴奋地冲着他们大喊大叫,我对她们喊,我来了。我对她喊,你长得真是太美了。站在我前面看风景的帅驴蓝山回过头来,认真地对着我说了声:谢谢!

  我!白眼珠子翻给这头驴一身。再帅的哥,再美的妞也及不过如此山景吸引力的万分之零点零一。所以,想上山的驴们,千万不要在山里臭美跟摆酷,还是缩缩起来,不妨碍视线才是真理呀!

  四

  看到同行的色驴们拍的那些照片了,每一个镜头都是曾在眼前掠过的,我把它们全部DOWN了下来存放在硬盘上,并拣出来一部分拿去扩印,主要是想给我的家人看看,让老爸老妈分享一下我找到的快乐。

  我很怕山风吹得头痛,整个行程我的脑袋就跟帽子没分开过,太阳大的时候遮阳帽,风大的时候就把冲锋衣的帽子拉严,只露着两只眼睛还要用太阳镜捂着,什么风啊,紫外线啊,统统挡在外面,真是安全。迎面巧遇一群驴,他们停下问:“哥们,下山是不是走这条路?”我跟他们说,上了这个坡,再下去,再拐过这座山头顺路走云云。我问绿野和网友,“我像哥们吗?”他们说,你捂那么严,不说话,分不出是什么“们”。

  人家都是走路走到脚痛,我经常是走路走到头痛,第一天的营地终于在绿野的第无数个“还有五分钟距离”中抵达。对面的山头还看得见夕照的阳光,但是沟里面的营地已是夜幕降临时的昏暗,温度极低,是冬季的味道。这个时候的寒冷应该是最痛苦的,暴走一身汗后停下来,浑身湿透,然后又被冷风吹透,所以,赶到营地的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而是搭帐篷,换衣服。我有幸跟着领队在第一组中到达营地,所以在其他队员还没有到达的时候可以躺在帐篷里休息,恢复一下体力,暖和过来。领队绿野跑来跑去帮队员选地方搭帐篷,到了准备做饭的时候才发现他老人家正在发烧,脸部红红,头痛欲裂,右腿膝部旧伤复发。为了保证第二天的行程,我承担了照顾病号和做饭的重任。所幸,网友居然及时雨似地带了退烧药片。

  这是我第一次在山里亲手做东西吃,炉头、气罐、套锅,可以做汤煮面。对于驴友而言,能在山里吃到热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只要是热的,那直接就是一种享受。

  与我们一路同行的水,我不知道是叫小溪还是叫小河,水流很大,叫小溪它又过于壮观了点,水流清澈,由于是高山流下来的水,人烟稀少,领队强调过这里的水可以直接饮用。但是!直到现在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水的清冽,而是冰冷到刺骨的水温,冰冷到刺骨是种什么感觉呢?就是浸在水中的手,那个痛啊!是剧痛!比被什么野兽类的东西咬住了还要痛!我强忍剧痛把锅洗好,打水回去的时候,绿野已经吃过药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我们的晚餐是酸辣粉丝、鸡蛋、火褪、面条、黑芝麻糊、乌江榨菜。蓝山带了二锅头,其实我也带了,二锅头有运动装的,知道吗?(大概就是给我们这号人准备的,寒冷的山里可以有烈酒喝,那是种什么气氛!)不过我带的忘在了车上,给司机师傅了。蓝山的酒量应该可以,后来我才发现他居然用军用水壶装的酒啊。因为不喜欢吃方便面,这次出来买的是方便粉丝,竟是出乎意料地好吃到过瘾。蓝山是和乞力马扎罗过来凑热闹的,乞力马扎罗我们简称他为“马扎”,过来的时候他被冻得瑟瑟发抖,他们就是过来喝酒的,蓝山问我喝不喝,我一门心思在吃上呢,刚要回绝,马扎说了一句话让我轰然倒塌,他说:“小姑娘家的喝得了这个嘛!”。

  所有东西做熟到可以吃的时候,天已经完全彻底地黑了下来,我把绿野的头灯挂在树杈上,四人围座,分享了这一刻的好时光。

  吃饱喝足后各自休息,钻入睡袋后的温暖与外面透骨寒冷的强烈反差让我产生了深深的幸福感,可以听得到风声,但感觉不到风吹到帐篷上,可以听到溪流哗哗的水声,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声响。离我们不远有一处传统的大营地,听绿野说那个营地其实很糟糕,我问怎么糟糕了,他说明天我们路过,看了就知道了。

  (未完待续)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