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小五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小五台五台连穿琐记

  期盼以久的又一个十一“长”假终于到了。早在暑期策划太白之行的时候就有驴友不时的问道:“十一有什么打算”?我当时均不置可否的笑一笑:“还没定呢”。说实话,说是十一长假,但掐头去尾除去值班的时间,最多只剩四、五天时间了,长线肯定去不成,短线又太浪费了,能去什么地方呢?想来想去,还是觉的走小五台合适一些。

  说起小五台,不由的想起了五一,当时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搜集了大量的游记,筛选了各种资料,又是查寻天气预报,又是整理各种交通信息,又是忽悠人员,又是托人打印地图,待真正成行后却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实现连穿的初衷,相反还损失了三顶帐篷,真让人不甘心啊。

  一、好事多磨独上路

  9月21日确定十一就是小五台了,于是发贴子忽悠人员,一尘等驴纷纷响应,经协商出发时间定在30日晚。由于有了五一之行,此次的准备工作省了不少事,不想随着假期的临近一只只驴却因各种原因纷纷退出,最后只剩下巴顿、醉清风两人铁定参加。人少,意味着出行成本增高,对穷驴来说可不是好事,幸好网上得知北京有驴十一欲自发去小五台连穿却无人牵头,于是将召集贴转了过去,当天就有电话打了过来,也是三人,人数恰好在计划数内,经咨询都有小五台自虐经历,于是一拍即合。26日晚,召开碰头会,确定购票人数,老社员也意外的赶来了,阿笑则让先买上票,到时实在去不了他自己再退票,眼看着队伍兴旺起来还真让人高兴。然而第二天一早网上查询天气却传来令人沮丧的坏消息:2日河北西北部有7、8级大风。虽说是“与天斗、其乐无穷”,我可不想再步五一的后尘,于是紧急通知出发时间迟至2日晚,不料想这一推众人全没了时间,竞只剩下我一个光杆司令。好在北京方面人数不但没少还有增加,行动还不至于泡汤,双方约定下花园见。

  2日18时30分,我独自踏上了征程。安检顺利通过,就连查身份证的民警也许是这几天驴子见的多了的缘故对我也是法外施恩,瞄了一眼摆摆手:“过去吧,你不用验了”。虽说是小事一桩,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出行前好事多磨,看来此后会一切顺利的。

  下花园到了,出站就看见几个背包族。“龙哥”,一声亲切的呼唤,这是此行唯一的熟人‘嘻嘻哈哈,另几个不用说一定是‘蝎子等人了,“这是‘随心、这是‘爬虫,还有‘依云因没买上这趟车票,已坐另一趟车先到了赤崖堡”,‘蝎子介绍道。不多时小赵安排的车到了,众人上车向小五台开去。

  车过桃花拐上土路,蹦蹦跳跳的向前开着,小五台越来越近,不知为什么我却感到越来越冷。突然“扑腾、扑腾“两声,‘蝎子喊了一声“包好象掉了”,大家回头一看,车后门高高的开着,后座上的包果然少了,大家急忙下车,原来这车的后门锁坏了,不知不觉中车门早已颠开了,怪不的我老感到冷呢。重新装好包,再次上车,用手拽着点包,车再次向前开去,行了二、三百米,‘爬虫突然说“看看包上我的手台还在不”!这下提醒了我,对了,我的防潮垫在包上边放着来,刚才重新装包时没看见,停车一阵拾翻,手台在,防潮垫却没有,嘻嘻与我沿来路一路找回去,本以为不会掉多远,谁知一直走了足有二里多地,直走的快回到桃花了才找回了丢失的防潮垫。

  小赵家到了,“早饭”小赵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吃罢早饭,我们与另一群同路的驴一起上路了。

  二、历尽艰辛走北东

  时间刚过5点,周围的一切都还笼罩在夜色中,就连高大的小五台也只是一个黑黝黝的黑影,我们恁着感觉向村西南的那条沟走去,一行人深重的脚步声传出很远很远,晃动着的头灯的微光在夜空里闪耀。刚走到沟口,右侧百米开外传来几个人的喊声:“你们是哪的?上哪去”?伴随着手电筒的光柱,几个黑影像豹子一样向我们窜过来。

  “坏了,让收费的逮住了”,“我们上北台,请问这条路对吗”?“上北台,错了,这条路是上东台的,北台得走那边”,收费员向更西边指去,我们与收费员搭讪着,想套点近乎,却被人家一眼视破,最后乖乖一人交了18块银子才得以通过。

  翻过山梁、穿过刚收完庄稼的梯田,一行人向北沟插过去,天渐渐亮起来时我们终于走进那条有点熟悉的大沟,见到了那座看林人的小铁皮屋。此后的路再不会担心走错了。

  五一时走过的冰河早已变成了潺潺的小溪,满眼的青翠也被赤橙黄绿取替,不变的是山还是那样伟岸,路还是那样弯延。

  由于我们是要五台连穿,今后三天的水都要靠自己背,‘蝎子等背的少的也有5升,‘爬虫、‘随心和我更是多达7升,因此每个人的负重都达到极限,大家行走的很艰难,尤其是6人中唯一的MM‘随心出行前刚扭伤了脚,此刻更是如上刀山。

  渐渐的,一块出发的另外几位走北东的驴友远远的离我们而去,不久又一队轻装登北台的人马在向导的带领下也超过了我们,当我们攀登至1800米的补水处时又一队安阳的驴友也在向导的协助下追上了我们。也难怪,相比我们的负重,他们只能算是轻装了。

  坡越来越陡,路越行越难,‘随心终于坚持不住了,将包“卖”给了河南驴友请的向导。那小伙子一人背着两个大包还行走如飞,真让我们佩服。为了减少以后的耗水量,我在火车上、小赵家都饮了不少水,进山后又一路不时的饮水,1800补水时又猛饮了近1升水,所以一路上不时的唱歌,为了方便此后一段时间我一直走在最后边,而我的队友们走的也并不快,当到达2200营地时,河南的驴友也把我们甩在了后边。

  穿出密林,翻上第二垭口,我们站到了通向北台的山脊上,看着疲惫的队友,我决定不管时间早晚,我们今天就在北台营地扎营而不往东台赶了,一来走在我们前边的那两队驴友都要扎营东台,我们去的晚连营地也不好找,二来我担心疲惫不堪的队员穿北东时会出危险。

  终于上到山脊了,队员们再一次坐下来休息。‘爬虫边大声的呼喊边空身向前追赶着,因为‘随心的装备还在前边向导身上,如果装备被向导背到东台了,我们就只能也往东台赶了,而按目前的速度,要赶到东台肯定会走夜路的。好在两队离的还不太远,隐约听到喊声返回的向导答应把包放在北台营地。由于担心北台营地也会被人“占领”,大家建议体力好的人先赶到北台,我知道这山脊上只有一条路,即使没人带路也绝对没有迷路的可能,于是放心大胆的甩下队员向前赶去。走了半天多,终于可以依着自己的节奏走了,我‘轻车熟路、小步‘流星的向前赶着,14点01分我到达北台营地,此时安阳的驴友正要离开此地向北台冲击。

  北台营地虽早有人平整出几块平地但却是很不理想,说实话小的帐篷都支不开,我拔出刀来将场地重新平整扩大,支好自己的帐篷,一个小时以后,后边那几位队员才不急不慌的到了“家”。大家互相帮助、依次的平整着自己的场地,搭着自己的小屋,吃完饭时间已是5点多。“早点休息吧,昨晚都一晚上没睡,明天还要赶路呢”。大家迅速钻进帐篷,不一会就响起了鼾声。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