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小五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惊魂小五台--27日小五台遇险实录

  10月27日从小五台回来已有数日,仍惊魂未定,时常从梦中惊醒。我认为自己算不上老驴,那也不在菜驴之列。仅仅今年户外运动几乎占了我每个休息日,两次大海陀,一次东猴顶,四次小五台,七天六夜徒步走长城……过崎岖的山路,爬陡峭的斜坡,走急流的险滩,翻险峻的崖壁。

一次次的挑战极限,战胜自我,使我走上了这条不归的路。

  出行前奏

  2005年10月23日清晨临行之前老公对我说:“你真的还要去吗?不能换个地方?”我很干脆的回道:“去!”。老公无奈:“如果有危险一定要返回。”我轻轻的:“嗯”了一声。

  小五台北切东是我盼望已久的驴行,今年这是第四次攀登小五台,也是最有挑战的一次,我抑制不住的兴奋,尽管呼弟、行者、一杯酒、二英子等一再相劝,可还是无法动摇我的决心。

  我对此行充满了信心。同行旅人虽是小弟可算上是老驴了,我对他敬慕已久,他有过风雪大五台数日、雨困太白山四天、小五台迷路两天两夜没食品、以及多次攀登小五台的经历。并且我们今年“十一”长假一起徒步走长城七天六夜,无论他的户外经历还是户外知识都让我欣佩不已。另一位同行者小弟是他的天津朋友--小高,喜欢摄影,设备很专业,据说有过多次户外经历。

  风和日丽

  8点30分坐上张家口开往蔚县的公交车,11点到达桃花镇,此时向南举目远望,可以清楚地看到华北最高峰小五台逶迤数十里横亘眼前,皑皑的白雪已经覆盖了半山腰。我们在小饭馆里吃过午饭,坐上出租小面包车直接到达赤崖堡山下。

  心旷神怡

  12点42分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我们背上沉重背囊开始沿着西沟左侧向上攀登。一路小溪相伴,虽然没有夏秋时的绿色生机,心情仍然愉悦无比。每次走进大自然总有一种无法言状的冲动,我爱春/夏/秋/冬它的每一个季节。在这深秋的山里,枯黄的秋叶没有给我带来一丝的惆怅和哀伤,溪水潺潺,小鸟在轻轻的唱,天气好的无法让人相信:“谁说小五台冷?我真后悔没有穿短衬衫。”我心暗自与一杯酒侃白,昨晚他在电话里一再阻劝:“张姐别去了,会冻死人的。”

   随着爬升,溪水声越来越大,眼前出现了一个细细的小瀑布,经过了数次跨越小溪后,到了补水处,把身上的空瓶都灌满了水,再最后恋恋不舍的看水一眼,离沟左上继续攀升。穿过宽叶林、针叶林。小高开始喘着粗气用浓重的天津味喊着:“接不上气了!”,我们开始放慢脚步,16点52分上到了第一个平台,大草坪,海拔2300米左右,远远的望去有一个土屋,我过去一看里面已经塌陷,无法住人。旅人找到了一块平坦地,我们开始安营扎寨,支锅做饭,大家腐败完睡在温暖的帐篷里,闭目说着痴话“幸福啊!”

  24日8点26分拔营,和风旭日,未来的险情一点征兆都没有,旅人充满了自信的说:“北切东根本就不像他们说得那么险,等你走过就知道了。”我笑笑作为毫不怀疑的默认,以我的体力,耐力,经验应该没有问题。没有硬性指标,我们快乐悠闲的走着,小高为小五台的气势所感染,一路上不停的拍照,为了这次活动他带了两套照相机,都是很笨重很专业的那种。

  一路攀升

  9点21分到了北一垭口。北面有山头,爬到山顶可以看到赤崖堡、东沟和我们刚刚走过的沟,对面是白雪皑皑犬牙交错的峭壁。我们在这里卸包休息、照相。前面的路已经开始白雪覆盖,太阳照得有些泥泞打滑。

  11点20分我们到了北二垭口。左面向东走,山坡右绕山头,这里有一个分茬口,一条沿着山脊,另一条沿着半山横切,我们选择了第二条路。横切的路几乎不牺牲海拔。因为是向阳。雪开始融化,草丛中隐藏着石块,而且有一定的攀升,所以不敢走快。其实这里可以看到北台,由于我是第一次走北台,错过了机会。

  12点24分我到了北三垭口。这是北台下面的一个垭口,当时我并不知道直上就是北台。我在这里等旅人和小高,面向南可以看到中、西、南台,旅人过来告诉我继续往东走。这时北台的险才真正的显现出来,北台往东台的刀脊,(刀脊,就是被悬崖横刀切断,必须下降再上升)。这段刀脊就是小五台最惊险的路。没有冰雪的季节已经很险了,现在这里天寒地冻更是险中之险。好不容易走过一个崖口,旅人突然指的西面说:“那就是北台,我们走过了。”哎!无奈,不上北台不狂我此行?上!一定要上!我匆匆喝了一碗麦片,沿着山脊又爬到北台。

  13点36分我登上北台,在这海拔2838米的台顶上可以将小五台尽收眼底。望着远处的南台,我心潮起伏,2005年将实现我的宿愿--连登小五台。自从8月6日第一次登上东台,我对小五台就魂牵梦绕,这次终于可以踏遍它的每一个台。13点52分下了北台,继续东穿。

  危机四起

  16点23分我们还在北切东的山路上困扰着。阳坡有草还可以,阴坡冰雪覆盖在草上非常危险,脚底下不时的打滑,尽管我一直很小心谨慎,可还是出现了几次险情,一次我的双手只抓住了雪草,全身趴在雪坡上往下溜,旅人急忙拉住我,我才脱险。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 ,我用登山鞋坷着雪,用登山杖顶着脚。经常要用膝盖跪着走。过峰,路转到山脊的南面,这时的速度要快些。过峰,路转到山脊的北面,险情随时存在。

  大难当头

  17点到达北东刀脊的最后鬼门关。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温度在迅速下降,雪更硬 。由于我们低估了小五台的情况,没带冰爪和绳索。阴坡是一个大斜雪坡和悬崖,在这里我们必须贴着峭壁跳过去,负重我肯定过不去,旅人接过我的背包,鼓励我说:“大姐,就这一关了,过去就没有危险了。”他带着我的包一步步的挪动,突然向下滑行了5米多,仰面躺在陡峭的雪坡上,成大字形,头靠着我的包,我正准备帮他,后面的小高说我来吧,他拿着登山杖去勾包,还没等我反映过来,瞬时间连人带包已经滑落下去,旅人对我说了一声:“大姐,你一定要小心,自己过吧,我去救他。”一刹那人影无踪。天哪!我就要崩溃了!在这最危险的峭壁上,瞬间只剩我孤身一人,回头看看走过的路不寒而栗,向下白茫茫的大陡坡已淹没了生死未卜的他们俩人,我没有退路,抠住岩石,脚尖顶着峭壁边,一步步挪动,最后使出全身力气一跃抱住了岩石。

  生死未卜

  我疯了似的沿着东台的路狂跑,跑到山头顺着山脊向北跑,脚底下不断的打滑,我声嘶力竭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包我不要了,只要你们活着!”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寒冷、绝望、惊恐、沮丧向我袭来。孤独无助的我,欲哭无泪。跑了很长的山脊,我开始沿着斜坡往沟里侧切。我拼命的喊呀喊,只有大山回应我凄惨无助的声音,我爱你小五台,你却丝毫不怜悯我。我继续往沟里的方向连滚带爬:“求求你们答应我!”只要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才能有希望,我知道如果他们有不测,我也不能活着出去。此时想起了在太白山遇难的上海驴友华峥嵘。

  险象环生

  夜幕毫不吝惜的拉了下来,借着雪光看见一个黑影在山谷里挪动,我继续下滑,在谷底下看到了旅人和离他50来米的小高,这时旅人对我喊着“大姐,不要过来,危险!”我不顾一切的向他靠近,他急了喊着:“你在过来,我就给你死。”我停了下来。他对我喊着:“大姐,这时一定要冷静,不要动,你的侧下方很危险,我已经告诉小高不要动了,一会儿我去救他,我现在就过你那里。”我离他只有100来米,他却走得非常艰难和漫长。等他过来,我才知道他的胳膊脱臼了,尾骨也摔坏了。看到他我一直不停的打哆嗦,我已经快冻僵了,由于下午热,我只穿了一件冲锋衣和一条健美裤。他把羽绒服给我穿上,雪坡太陡无法站立,我们一起向前侧行,走到了两块大石头中间,缝隙有60公分左右的空间可以站立。他对我说:“大姐,今晚你只能在这过夜了”他把睡袋和帐篷都给我留了下来。安顿好我以后,他准备去救小高,想把他接过来,没走几步只听哎幼一声,差点滑落下去。这时的天更黑了,下面不时有断壁出现,随时都有摔下去的危险。绝对不能再下滑了。

  漫漫长夜

  这时我们开始向小高喊话,“头有事吗?胳膊有事吗?腿有事吗?包在吗?”他说头上出了血,腿也伤了,包还在,得到答复没有大事,我们的心稍安。旅人对小高喊到:“我们这里很好,你一定要挺住!”小高回道:“快叫人来救我们。”这时我已逐渐的冷静,我对旅人说:“我知道你好心,你怕他担心,可是现在不是安慰他的时候,一定要将实情告诉他,让他有自救的信心和力量。”我对小高喊道:“小高,现在只有自己救自己,他为救你,已经摔伤,天黑我们已无法下去,只能等到天亮。你把所有御寒的衣服都穿上,一定要坚持住!”漫长的夜让我们体会了度日如年,每隔半小时对小高喊一次话。他回话稍慢,我们的心就悬了起来,担心他流血过多,担心他冻坏了,担心他熬不到天亮……。

  旅人只穿着单衣单裤不住的打颤,防潮垫已经滑落,只能坐在冰冷的石尖上。我也顾不了许多了,从他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用睡袋将我们裹住,在披上帐篷,用微弱的体温御寒彼此的身躯。这时饥渴难耐,他不时吃着雪,哆嗦着,并且痛疼难忍。时间好像凝固,我们在分分秒秒中煎熬。此时我想起我们那个温暖的集体,想起上次小五台西台被困,呼弟一再叮咛安全第一,遇事一定要冷静;想起一杯酒、刘弟、行者、阳光每次出行总是精心呵护在我身边,抢着背我的东西;想起上次徒步走长城,也是在这种山沟,郭弟在后面保护着我,却对我说:“亲爱的姐姐,我佩服死你了!”;想起和畅游、铁石、阿汤、乐着快乐的出行……我不禁澘然泪下。

  旅人不停的自责和忏悔,他说:“大姐,我在想,我这个人是不是很自私?我以为我行,别人就都行,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也从没有想过这里有危险,更没有想过会摔死人……”可我在想:“有这么自私的人吗?危难当头,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毫不犹豫,舍己救人;在冰天雪地恶劣的坏境中,把自己唯一御寒的衣服让给别人;每次出行都背很多公共物质,任劳任怨;当大家都很疲劳的时候烧火做饭……。”此刻,我无言以对,只有紧紧的,更加紧紧的抱住他,抱住他嗦嗦发抖的身躯,想用我已僵冷的身体为他驱散彻骨的寒风。在这个特殊的夜晚,灵魂絮语,人性升华。

  险情依旧

  随着黎明狍的叫声,漫长的夜终于熬了过去。天亮之后我们侧切下沟,看到脚下的路惊出一身冷汗,为我们又躲过一劫而庆幸,下前方就是断壁。我们慢慢挪向了小高,看到小高惨不忍睹,满脸满身全是血,眼睛肿的一条缝,裤子前后都已挂烂。尽管他们伤势很重,我们还是很庆幸,毕竟大家都活过来了。在小高的前方,一棵小树卡住了我的包,我迅速穿上羽绒服。这时我们商量怎么走出去,以旅人的经验不能走陌生的沟,应该翻过山走东沟(实践证明他是对的),可这时候的小高伤疼、惊吓、饥渴、寒冷、疲劳已经举步维艰,尽管我们分担了他的背负,但他根本无法爬山,我们只好顺沟走。

  25日8点离开出事地点,我们又开始了艰难的路程。上午11点左右遇到了大冰瀑,我们爬到左侧山想绕过去,悬崖挡住了去路,大家都已精疲力尽,我真想从冰瀑滑下去,旅人说绝对不行。我们把包从冰瀑上扔了下去,然后从右山绕行,险情依旧,侧面是大深沟,我们继续与冰雪抗争着。旅人扶树哎幼一声,钻心刺骨,胳膊再度脱臼,等他慢慢的过去之后,小高随后拖着严重的伤腿艰难的绕过峭壁。我们下到沟里才发现离冰瀑已经很远,我去拿包让他们等我,我沿沟上了很久才看到大冰瀑,又一次庆幸没有粉身碎骨。我顺着沟把3个包逐一往下滚。他们在石堆上已经架起石炉,我们捡碎枝开始烧雪水,这时已下午2点,经过生与死、饥渴、寒冷、惊吓、疲劳,体力已严重透支,大家决定开始休整。检查包发现头灯全部坏了,食品除了一包麦片全部摔丢,气罐没了(在最艰难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扔任何东西,把所有的垃圾带出了大山)。天冷雪水很难烧开,也许是因为小高失血太多,雪水稍热,他就喝了很多。大家喝着稀稀的带着烟熏火燎味的麦片粥,顿时觉得暖呼了许多。晚6点入帐开始睡,除了他们翻身痛疼的哎幼声,一夜安然。

  26日早还是狍子叫醒了我们,精神倍增。我发现我的相机居然没有摔坏,开心,咔咔咔。旅人过于乐观,说马上就能出沟。残酷的现实破灭了我们的幻想,路还是那么艰难。这是一个无人区,由于沟壑纵横,没有任何人的踪迹,原始的让我们无从下脚,总有绕不完的沟,爬不完的山。渴了吃雪和冰,身体越来越弱,体力越来越差,到了下午2点再度绝望。这时突然发现我们已到了东沟,欣喜若狂,补水休整。

  下午4点多我们才到1700,以这样的速度怕是天黑之前走不出沟了。如果再困一夜,不堪设想。我们开始加快步伐,这时我接到了第一个电话,呼弟的,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只有心息相通的亲人才有那种感觉。此时,我们还在松软的树林里穿梭,走不到乱石滩就走不出东沟。小高的腿越来越拐,旅人不时的“哎幼”,我知道他们每走一步痛疼难忍,已经在挑战极限,可我还是很残忍,使劲的往前赶。天黑得好快,夜就像拉幕一样。路已经模糊不清,这时旅人隐约看到了石坝,我们终于走出了东沟。小高感慨的说:“九死一生”我对到:“三仙永存”旅人不解?我说:“我们都死过一回还不成仙?”

  终于活着出来了,感谢与我同生死共患难的两位弟弟,你们坚强勇敢,无私无畏,我以你们为荣。到了老赵家我才知道他们能自己走出大山,真是奇迹!小高摘去帽我不忍心看下去,他的血已经浸透全身,腿伤由于错过缝合期,将留下终生的印记。旅人安慰我:“这回儿我可以谦虚做人了”,我强忍着笑笑,没有让泪水流下。我衷心的盼望两位亲爱的弟弟早日康复!

  痛定思痛

  户外运动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朋友,大家你帮我,我扶你,患难与共,在享受大自然给我们带来无比快乐的同时,也在经受着艰难困苦的磨练,是体力和意志的考验。我想告诉和我一样热爱户外运动的朋友,这次小五台之行让我清醒的意识到,户外运动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在出事的一瞬间我深刻体会,生命是最宝贵的。有些风险是可以避免的,希望大家能快乐的出行,安全的返回,我给朋友们的出行一些警示:

  1,胆大要科学,一定要有安全意识,天冷时,必须带冰爪和绳索。

  2,食品和生活必须品一定要个人背,已备急用。

  3,勇敢而不鲁莽,出现了危险,冷静! 冷静! 再冷静!试想,不能保全自己,怎么去救人?

  4,在山路不明的情况下,不能走沟,即危险有费体力。

  5,不能有侥幸心理,避免一切可以预知的危险因素。

  雪姨

  05.11.03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白雪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