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小五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初探小五台

  (小五台山位于张家口市涿鹿、蔚县南部。太行山脉的主峰,其中东台是河北省第一高峰,海拔2880米,为华北屋脊。风景秀丽,气候多变。植被群落类型多,是华北植被的典型代表地区。五台被巨大山脊连接,是探险穿越者的理想乐园。

)

  五一长假,终于可以玩一次大的穿越,锻炼征服高海拔山脉和野外定向的能力。于是河北的小五台山成了我们穿行的目标。考虑到第一次穿越巨大高海拔的山系,难度高、迷路的可能性很大,不可预知性也很高,综合队伍的整体实力,最后时间定为3天。5月3日从东面的赤崖堡村出发穿越北台、东台,5月3日下午从西面的西金河口村出山返京。经过一系列准备,在5月2日冬梅、不眠夜、晓亮、我四人终于成行。

  2日下午三点登上发往蔚县的长途车,走上八达岭高速,没多久,视野变得开阔了,远远望去,连绵起伏的大山从平地突然拔起,稀疏的白杨散落在山脚的黄土地上,一缕缕燃烧草木而形成的青烟缓缓升入空中。我们仿佛身处大漠,真好似进入诗一般的境界。不经意向车窗右侧望去,又是一阵惊喜,与左侧的雄壮相返,右侧的官厅水库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种柔美,宽大的湖面波光粼粼,帆影点点,西下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泛出眩目的光晕使我们不敢直视太久。

  越过官厅水库,下午7点多车到桃花乡,天还不黑,我们已经远远的看见了还有积雪的山峰。下车后,正遇到三位穿越失败准备返京的山友,一身疲惫,凡能漏在空气中的肌肤,已都是刮痕累累。三位山友很热情,描述了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弄得我们也迷糊起来了。

  租了一辆面的到了赤崖堡村,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按计划我们准备在山脚下宿营,但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路线不熟悉,于是没有冒然摸黑进山。临时决定在老王家过夜,也顺便了解路线的情况。

  在老王家的土炕上,我们围拢在一起,七嘴八舌讨论着,老王持笔描绘着线路,真好似一个战略指挥部,几位将军运筹帷幄着这场即将打响的战役。晚饭后,大家都没有睡觉的意思,于是就想出去走走,为了壮胆,我还带上了丛林王,山村的夜晚格外的安静,微微的夜风抚面而过,湿湿的空气夹杂着着丝丝泥土的气息围绕着我们。皎洁的月光倾泻在村林之间,格外的明亮,我们无需头灯,地面的一草一木依旧可以分辩。在大嘉赞赏着着妩媚夜色的我们在村外象幽魂一样游离着,在返回村庄时,本来很清晰的路面,我们竟然走错了好几次,直大叫撞见鬼……。

  5月3日清晨8点我们整理好装备,辞别老王,我在前,冬梅、晓亮居中,不眠夜收尾,队伍从右侧的山谷进了山。沿着山谷左侧的碎石路,我们缓慢的爬升,心肺也随之调节着。冬梅是第一次负重登高海拔的山脉,而且经验少,登山的方法不太正确,不久就有点接不上气了,在做过深呼吸和"僵尸行走法"熏陶后,她逐渐适应了。三四十分钟后,我们逐渐度过了疲劳期,并登上了一个山岭,看到了老王曾经提到的铁岭寺遗址,面积很大,经过历史风雨的冲刷,寺庙已无处可寻,但地基的痕迹依然很清晰,遍地都是碎片瓦砾,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年这里烟雾缭绕、善男信女们朝拜神灵的辉煌。一阵叫嚷后,四人静了下来,坐在遗址的土地上远望着山林,异常寂静,只有各种的鸟鸣声在空气中交相呼应,我们仿佛置身于森林交响曲美妙旋律之中。

  "走吧"我嚷了一句,大家这才从沉醉中清醒。在感叹大自然的美妙声中,大家背上行囊,穿过松林,又钻进了一个山谷。刚一进谷口,顿时感到阵阵寒意迎面袭来,一抬头,哇…….晕了….简直是人间奇境,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美妙的画面,只见在山腰红色的山桃花、灰白色的桦树林的映衬下,一条洁白的冰河进入了视野。一阵激动后,携下包,端起相机,就是一阵咔嚓咔嚓声………..。踩在厚厚冰层上,熔化冰水从旁边流过,大家来回的踱着步,惊喜的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存在。

  补充够水源后,大家继续前行,伴着迷人的风景,我们有说有笑快速的前进着,一会儿在山谷左侧,一会儿又越过冰河跑到了山谷右侧。大家兴致很高,不时的给未知名的地方起着名字,什么"四指杨"、"三指杨""上钓杨"……..我们越走越深,路况也越来越野,想起了老王说过一小时就应该走到山脊,可能错误的理解了老王描述,我们一直认为应走右侧的山脊,但我们一直都在谷底,并没有发现到山脊的路线。快12点了,按计划我们应该在北台了,但现在我们仍在谷底,我们开始怀疑道路的正确性。我接连的探路都被茂密的灌木林堵了回来,终于看见一片林子比较稀的山坡,我们商量后决定直切升到山谷右侧的山脊在找宿营地。于是,四人开始顺着山坡快速的爬升。因为体力消耗很快,队伍时停时行,老天爷也好像根我们开玩笑,我们一走,他就阴云密布,我们一停,他就拨云见日,有一阵,天竟然下起了雪,要知道我们当时穿的可都是短袖。两三个小时,气候会有这么多的变化,大家齐声感叹小五台的变幻无穷。眼看就要到山顶了,但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时预想的山路,而是厚厚的积雪和依然浓密的山林。于是冬梅、晓亮留下来休息,我和不眠夜出去探路,浓密的林子,阻碍我们的视线,频繁的救生哨声保持着我们之间的联系,我俩在山脊上转了半天,没有看到任何路的痕迹,只有陡峭的悬崖。下午4点左右浑身疲惫的我俩无功而返,我们迷路了。

  这时已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没有时间了。于是当机立断,在附近扎营,好在找到两块比较平坦的山坡,拿出铁锹,于是去年十一节历山之行的一幕又重现了,我们轮流挥舞着铁锹,一会儿两块楼上楼下的平地形成了。冬梅四处收集着枯木,准备晚上的篝火。支好帐篷后,四人围坐在一起,点起气炉,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天渐渐黑了下来,气温也急速的下降,我们点起了篝火,谈着各自的感受,聊累了,大家一首接一首的唱起了歌,会心的大笑不时的回荡在黝黑的山林里。这一晚大家都很开心,但是,计划已被打乱。继续穿行,我们心里没底,原路撤回,这次穿越就以彻底失败而告终,我们不甘心。究竟该如何,明天我们将面临着选择………

  夜里很冷,大约零下四五度,在后半夜我实在抵挡不了刺骨的寒气,于是我穿上所有的衣服,并把登雪山用的冲锋衣裤也套在了身上,这样我才安安稳稳到了天亮。

  5月4日清晨,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唤醒了我们,我钻出帐篷,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天已大亮,阳光穿过树木的之间空隙射入林中,光斑洒落四周,反射着眩目的光晕。

  在我们享受了香气四溢的麦片粥后,大家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决定不冒然前行,先与西金河口村管理处取得联系,确定路线后在定夺。好在不眠夜的手机有微弱信号,在时通时断中不眠夜终于与管理处取得了联系,在证实我们的方位后,对方一阵交待,确定我们应该走山谷左侧,在山脊上会有一条通往北台的小路。

  确定路线后,重新振奋的我们拔营启程按原路以最快的速度下撤到了谷底,稍作休息,抽空把所有的容器都盛满了水,涂上防晒霜,我们开始向左侧的山坡攀爬。山坡的倾斜度很大,约有60度左右,坡上到处都是矮小茂密的灌木,身背大包的我们时常被伸出的枝条勾住,动弹不的,没爬几步大家就已气喘吁吁了,汗滴敲打着地面的枯叶,大家都不做声,因为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寂静的山林里只能听见沙沙的脚步声和枝条噼啪的断裂声……这时冬梅的腿有些吃不消了,不时的用膝盖支撑着身体向前移动,并始终面带微笑默默承受着。不简单….一个女孩能有如此毅力,实在让人钦佩。队伍像蛇一样在丛林里钻来钻去,缓慢的爬升着……这时一直在前探路的不眠夜叫嚷了起来"有路了",我们真好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手舞足蹈的奔上前,果然,只见一条半米宽的小路出现在脚下,这可能就是通往北台的路。我们没敢耽搁,继续前行,由于没有了丛林阻挡我们的速度加快了。这时正是中午,炽热的阳光再加上长时间的爬升使我们体力消耗的很大,冬梅都快到了极限,走不了几步,就开始大口喘气,于是我就用绳子拴住冬梅,牵引着她向前移动……我们终于到了山顶,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只见脚下一条清晰的山脊线串联着每座山峰,远处连绵起伏的巨大山体向我们展示着高山独有的豪迈,一片似烟似云的雾气在山隙之间缓缓的飘浮、游荡。

  冬梅已奋不顾身的扑向不远处的一片高山草甸,一动不动的享受着与大山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和不眠夜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最近的一个山头,由于能见度很好,远处的村庄和来时的峡谷尽收眼底。一阵感叹过后,就是一阵起立咔嚓的乱拍……

  这时我们所处的海拔已是2750米以上,山脊上风很大,虽然烈日当头,我们还冷的哆嗦,赶紧套上冲锋衣。稍作休整后,我们沿着山脊继续向西前行,绕过一个山头,前面都是大片的高山草甸,由于海拔高、气温底,草还是枯黄的,远远望去好像是一片斜垂下来的黄褐色长毛地毯,与北京灵山的草甸很像,但坡度要比灵山要大的多、长的多。

  下午5点多,四个人爬上了一条南北走向的大型山脊,刚一露头,迎面的山风呼啸而来,我们站在上面直打晃,我的帽子也被卷起抛到了山腰。在南边有一座高耸积雪的山峰,我们断定可能是东台,北边就应该是北台了,而脚下的山谷就是通往西金河口村了,但与印象中的好象又不太一样,却有极为相似。后来我们才明白那不是北台,而是那座高耸积雪的山峰才是真正的北台,我们也没多想,卸下包,满心欢喜的轻装向"北台"冲刺,几分钟后,我们已站在了台顶,合影留念后我们快速回撤,这时太阳也渐渐落了下去,望着黑漆漆的山谷,为了保险我们没有冒然下山决定在山顶宿营。忽然,远处传来不眠夜兴奋的喊声"这里有宿营地,支两顶帐篷没问题"我们过去一看,果然,山脊的东面有一块恰好可以支两顶帐篷的平地,很显然是人为地,一块奇大的山石立于山脊上,成了我们天然的屏风,阻挡了山脊另一侧的狂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支好帐篷、找来取暖的树枝,晚餐后,我们围在一起聊天,由于是第一次在高海拔的山顶过夜,我们显得格外激动,胃部不适的不眠夜不愿放弃欣赏美丽的夜景的机会也钻出了帐篷。夜已经很深了,月光格外的明亮,就像女孩美丽动人的眼睛,我试着与她对视,都被她咄咄逼人目光逼了回来。远远的看见黝黑寂静的山谷里有点点灵光闪动,我们互相猜测着是什么…积雪、山火、电光、狼眼、鬼火还是…….。嗨!越说越离谱,越想越恐怖,干脆钻睡袋……睡觉。

  和寒冷、潮湿斗争了一夜,5月5日清晨,在骄阳火急火燎催促下,我们拔营出发,从山脊的另一侧下降入谷,一路滑着草到了谷底,谷底很窄,没有像前辈描述的那样平坦,两侧的山峰异常陡峭,并出现了断崖,而且落差越来越大,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这种地形极容易出现"走投无路"的情况。可以断定,这不是通往西金河口村的山谷,昨天登的山峰也不是北台,其实就差一步,越过那座积雪的山峰才是正确的路线。沿着未知的谷底行进着,一个断崖又拦住了去路,往下一看,"我的天"足有五十来米高,于是我和不眠夜分头探路,不眠夜向右,我冲向左侧的山梁,由于太急,踩到一块活动石头,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左腿结结实实撞在石头上,石头滚落一旁,我也倒地抱着左腿一阵龇牙咧嘴。当我一瘸一拐失望而返时,不眠夜发现右侧的山梁好走一些,于是我们钻进密林继续下降,地形很陡,有时候近乎垂直,地表松软湿滑,我们的速度很慢,在四个人互相协作下,用了很长时间我们才恢复了直立行走。就这样,我们遇到无数的断崖,也无数次爬上山梁又下到谷底,周而复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直保持着无路的原始状态,面对未知的前方,我的心情也起了波动,沉沉的,好在有美丽的冰河相伴…….终于,我们发现了猎人的痕迹----生锈的铁丝,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的信心,队伍也加快了速度……忽然,前方又出现了断崖,但四周却是垂直的峭壁,根本无法逾越,"不会走到绝路了吧",一丝不祥之兆袭上心头。我怀着试试看的心理踩着冰河向左侧的峭壁靠近。脚下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我贴着峭壁慢慢转过一块突起的岩石,一侧头,我差点没蹦起来….一条只能容纳双脚的小道出现在在峭壁上,虽然很窄,但一看就是人的足迹。顿时大家紧绷的心轻松了许多,但仍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时间已不多了,必须在天黑之前出山,不然的话,在晚上走这种山路是很危险的。在山花的簇拥下我们在山壁上快速的穿行,山谷的景色也更加迷人了,几十米的冰瀑直落谷底,反射着晶莹的光泽,淡淡的花香弥漫四周,让人心醉,然而我们却不能驻足欣赏,只能用心默默的去体会、去感受……

  峡谷突然变得开阔了,当四个人刚刚走出山口,原本晴朗的天空转眼变得阴云弥布,雷声轰鸣,蚕豆大小的冰雹倾泻而下……….回望征程,有种经历征服的感动。面对苍山,有种俯首朝圣的冲动。想要流泪,却没有,因为泪水已变成了汗水,融入了大山………….

  2001.6.10 绿石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