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2000米级别山峰 > 小五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生死小五台

  从丽泽桥的长途汽车站走出来良久,看着炙热的天空,看着路两旁的高楼大厦,我仍然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不相信自己真的坚强的走出了那个永远忘不到头的林区,还有那波涛汹涌、至今想起仍让人胆战心惊的河流,黑暗与困难的一幕幕象幻灯机放映的图片一样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前 奏

  对于一位生活在北京的热爱户外运动的“驴”来说,小五台从来都有着无法磨灭的强大吸引力,正是这种魅力加上无数驴友的精彩照片和美丽故事的诱惑,使我毅然决然在天气不理想的情况下仍然决定去小五台。

  联系了队友,思考一切可能需要的装备,带着高涨的热情与激动的心情,我们的队伍在清华东门开始了本次西——中——东的小五台之行。  

  出 发

  为了避免向上周末一样堵在路上一晚,我们选择了绕路,却没有料到司机不怎么认路,结果我们在高速上和国道上均走错了路,浪费了大量可以休息的时间,到达西金河时,已是凌晨四点,匆匆拉出睡袋进入梦乡。

  周六早六点多,被男生叫起,吃了简单的早餐后,出发。

  队伍很快进入西金河景区,路途还算好走,上升缓慢,途中跳过几次河,穿过几片奶牛成群的草甸,脚步虽然不轻松,心情却是愉悦的。

  慢慢上升至1700,卸包吃饭,整理装备,调整体力,准备向2600山脊进攻。经过半个小时的休整,再次出发,这次等待我们的将不再是平整而缓慢的路程,而是800米陡峭的上升。经过艰苦的爬升,终于看到了开满传说中的金莲花和其它野花的草甸,向远处望,却是更大一片金色的盛放,摇曳动人。横切过草甸,继续痛苦的上升、上升、再上升。终于,在一位水木GG和小K的帮助下,“爬”(最后几米的上升真的是手脚并用,硬爬上去的)上了2600山脊,虽然体力消耗巨大,天气也渐渐阴沉起来,但仍然佩服自己,无论如何,都上来了。  

  踏上不归路

  雨,我们担心的大雨终于不客气地来了,丝毫不因我们虚弱的身体和沉重的步伐而眷顾我们,而且还愈演愈烈,急速的雨加上惊人心魄的闪电让我们未能按照原计划的山脊路线走到东台。为了避免雷击,我们在倒数第二个山坡上选择了横切。瓢泼的大雨、湿漉漉的外衣、无比泥泞而光滑的草地,都给我们的横切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越走越慢,渐渐落到了队尾,看到我的状况,false决定留在最后带着我走,此时,我只能以无比感激的眼光看他,说话都变得艰难起来。但是,再艰难,我们也只能继续前进,因为我们没有退路,在大雨中后退与前行都同样有着危险。

  越过东台前最后一个山坡,我已经体力不支,每一步都迈得都无比艰难,此时,唯一的目标支撑着我,那就是东台。终于,一步步挪到了东台下面,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东台,我真想插上翅膀,快快地飞到上面,可惜,我没有翅膀,所以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的双腿和false的鼓励一步步登上了东台。站在台顶,看着印象中想象过无数次的玛尼堆和写着2820的石碑,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让我无数次魂牵梦绕台顶,究竟带给我的是什么??

  在东台上站了一分钟,雨丝毫不见小,false便催促我快点下山,于是,不曾仔细地分辩方向,我们便向东台下直下过去,几乎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因为false和我走的方向与我们想走的东沟方向几乎是背道而驰,偏离了正途的我们越走越远。

  下降的路坡度很大,淋了几个小时雨的草也湿滑无比,走几步路便会摔一跤,见此情况,我选择了坐着从草地上滑下去,下降的速度快了很多,只是屁股草地中的石头硌了无数次。下降到一半的时候,false开始发现我们走错了路,但上升回去已经不可能,仔细的分辨了方向,false认为从山腰下到谷底水源处再沿着水源走便可到达东沟。天色越来越黑,经历了不断的下降与横切后,我们下到了水源处,走了几步,false发现这是一条根本无法到达东沟的路。这时已经是近十点了,我们都已经被劳累和寒冷弄的体力全无,于是决定就地扎营。

  迅速扎好帐篷钻进去,吃了点东西准备睡觉,这时false才发现他的睡袋已经完全湿透,根本无法再用来盖着取暖,最后,我把睡袋打开,两个人再穿上厚外套,盖着睡袋入睡。夜里,被冻醒无数次,幸好睡前喝了板蓝根,否则真不知道早上会不会发起烧来。夜里,半梦半醒之间,雨声大作。  

  生死小五台

  周日早七点,false起来探路,希望可以找到较好的下山方式,可是未能找到。八点,回到帐篷里,他说原路回东台,然后下到2200传统营地,然后从东沟出山。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下,以为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我们的体力都已不足以从很长的陡坡上爬上去,就算是爬上去了,可能会连下降的力气都没有了。最终,我们选择了沿着水源下降,我们相信,沿着水源总会走出山的。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可前路的凶险却是始料未及的。

  经过一片美丽的草甸,穿过大片的金莲花群,沿着河谷下降,几个小时后,我们发现了一条明显的山路,很显然是很多人走过的。欣喜不免涌上心来,以为终于找到归途了。殊不知,由于林区内山路复杂,路走一段便会下到河边,要过了河在对岸继续走。刚开始我们还尚且可以踩着石头过河,可越下降水势变的越大,也越发湍急起来,前人踩着过河的石头早已不见踪影,唯一的办法,便是趟水过去。开始急速的水流我还可以控制,可以在其中站稳慢慢的过去。其间,遇到了由一条两棵一高一低大树架成的桥,光看着就颇觉得心惊肉跳,更不用说从上边过去了。可是,面对唯一的路,我只能走,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也要从树上面走过去。缓缓的,我踩着下面的树,腿顶着上边的树,哆哆嗦嗦的移了过去,快至尽头时,终于控制不了平衡调进了水里,万幸的是水不是很深,我赶快站起来登上了岸。冲锋衣里已然进水,裤子就更不用说了,趟了数次水后,已经从里到外的湿透,鞋更是沉重无比。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穿着湿重的鞋,放了衣服中的大量积水,继续。又走了一段,让我害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次的河上是一根光滑大树,皮已经被削掉,只剩下光滑的树干,看着树,我真恨不得跳进河里算了,可这是不现实的。再困难,我也必须过去。抬腿,上树,两腿跨在树上,身体前倾,两手扶树,慢慢地向前蹭。蹭到水中央时,我的两腿已经被湍急的水流冲得快要控制不了重心,身体也开始晃动起来,手也已经扶不住光滑的树干,前进变得更加缓慢也更加危险。见此情景,false从树那边过来接我,他退一步,我进一步,终于蹭到了岸上。回头望着我骑着过来的树,真想大哭。前路还在继续,更加危险的情况也在前面等待着我们。又到了一个过河处,河边一个大树倒在对岸的石头上,大树距河面约一米高。望着看起来并不湍急的水流和横跨河面的大树,我乐观的以为扶住大树便可以过河,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仍然是false先走,开始他还可以扶住大树慢慢前行,可到了河中间后,水深已过腰,且水流异常汹涌,在距离对岸还有两米的距离时,false也抓不住树,被大水冲倒,幸亏附近一大石头将他阻住,未能造成危险。我在河这边看的心惊肉跳,以我目前的体力,根本无法过去。最后,false卸了包回来接我,他背着我的包,然后两手扶树,开始过河。开始我尚可以支撑,但到了河中央后,我的腿已经无法支住地面,手也再也够不到树,只能紧紧地抓住false。又向前迈了一步,我抓住了false挂在树上的绳子,谢天谢地,如果我抓不住这根绳子,那我们俩都一定会被冲走的。

  后面的过河基本都是false一个人过去,卸包,然后回来接我,实际上就是每次过河他都要过三次,看着发抖的false,此时我的心情已经是难以名状。

  天色渐黑下来,仍然在不断地穿树林、过河,此时的我们已经决定如果再看不到明显的出山标记就就地扎营。终于,在一个大树上看到一个公安局挂的护林牌子,心情为之一振。以前进了一段,看到了一堵墙,真是高兴呀,心想既然有了墙,就该离人烟不远了,他们总不至于到深山老林里去修一堵墙吧。仔细看,墙上赫然写着保护林区的大字,下面还有公安机关的署名。应该不远了,鼓励一下自己。

  又走了十米,一条公路赫然摆在眼前。此时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们有救了,无论如何,公路都会带我们出山的。

  漆黑的夜里,公路一眼望不到头,拐过了一个又一个弯,过了一座又一座桥。说实话,过桥的时候,看着桥下飞流而过的水,我走在桥上,有一种非常不真实地感觉充斥着我的头脑,我真的是在踩着一座桥过河嘛,而不是在趟水,或是骑着大树??简直难以相信,就在不久以前,我还在和汹涌的河水进行搏斗,现在……

  我们在公路上继续“狂奔”,用这个词我觉得并不夸张,因为我们只早上吃了一点东西,全天再未吃饭,只喝了点水,从早上十点持续不停地走到晚上九点多,以我们现在的体力和速度,已经可以说是在奔了。  

  活过来了

  近十点,远方一根发亮的杆状物体迅速吸引了我的眼球,仔细辨认,发现竟然是一根电线杆,真是惊喜异常,村子应该不远了。路过一片玉米地,村庄赫然出现在眼前,走进一户开门的人家,遇到了好心的老乡,招呼我们喝了热糖水,吃了热面条,可知道,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过喝过热东西了。吃过饭一问,离山下小镇还有四五十里,走下去是不可能了,只能让老乡送我们下山。感谢他,那么晚还送我们下山。开机,手机仍然没有信号,想着山外的同志们一定急死了。

  车开出十里地后,遇当地派出所,下车登记。警察叔叔对我们进行了相关询问,并对姓名、出生日期、家庭住址、身份证号进行了详细的登记。登记结束,又让我们把包中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检查是否有照相器材,因为我们下山经过的林区是禁区。其实他也没有认真检查,因为我确实带了相机,但我根本没有把顶包中的东西掏出来,所以他也没有看见,检查完毕,又对我们进行了教育,让我们以后不要再来这里,因为这里是禁区,如果来的话,也不要让他们看见,否则要罚款。这次看我们是学生就不处罚了,教育教育就算了,其实我是觉得他看我们两个的样子已经很可怜了,所以也就说说算了。

  拜访完派出所,坐上老乡的三轮摩托,继续向山下走。我坐前边还好,车上的false一定颠死了。

  车行驶一段后,终于再也抵抗不了睡魔的召唤,耷拉着头昏昏睡去。十二点,终于到了下边的小镇,老乡帮我们登记好离开,再次感谢。

  赶紧开机,终于有信号了,短信刚发出一条,电话便接二连三的涌来,丸子、老牛、小K、高山……,报了平安,赶紧睡下。

  周一早八点,乘坐开往北京的长途车回京,中午12点到丽泽桥,终于又活过来了。

  忘不了东台滑草的经历,忘不了找不到我false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喊我的名字,忘不了几次差点将我和false卷走的汹涌河水,忘不了那漆黑没有尽头的山林……

  感谢false,感谢一切关心我们、支持我们、寻找我们的朋友们,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真地走不出那漆黑的森林,也无法再坐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再次真诚的感谢!  

  后 记

  从来都以为户外运动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让我结识新朋友,带给我快乐,也让我变得坚强和勇敢。但经过了此次小五台危险的旅程,我开始重新清醒地认识户外运动,仔细审视他的魅力,还有他的巨大风险。在这里,我也想劝告所有热爱户外的朋友们,出行一定要慎重,生命才是最重要!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