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太白山游记


  六、风雨老庙子

  9月29日清晨,天空飘起了小雨。老张提着铺盖卷从玉米地里回来,昨晚他照例睡在窝棚里,看护着庄稼,以防野猪糟蹋。听他讲山上的野猪非常多。

  老张极力劝我不要单独上山,尤其是下雨天,非常危险。山下下雨,山上必然下雪,道路湿滑,容易摔伤,另外碰见羚牛等野生动物也不好对付。劝我再住一晚,也许明天天气会好转,也可能能等到驴友。

  我执意上山,一路上冒着濛濛细雨,沿着泥泞的小路,不时地踩到积水里,不断地吹着口哨,吓着野生动物,也为自己装着胆。

  一路上都可看到羚牛、羚羊等动物的粪便,用手拨开侵入小道的荆棘枝蔓,随处可见倒下的树木横跨路中间,需要不断的翻越和爬钻,可以说是披荆斩棘,奋力向前。

  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只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太白庙。

  太白庙已经破败不堪,但轮廓完整,静静地坐落在竹林里,有一小块地方尚能遮挡风雨,几尊泥菩萨摆在屋里,有香火的痕迹。残留的房屋摇摇欲坠,只有庙宇门楼上淡淡的太白庙三个字诉说着曾经的沧桑。

  风雨越来越大,没敢多停留,继续前行。从太白庙到老庙子约17公里,海拔提升1200米左右。经过一段约60度左右的之字形大坡,来到大坪。穿过白桦林,穿过三块范围比较大的石海,前方到达一个垭口,通过石门,再切到主山梁上,前行就进入了高山草甸区。

  草甸正中间有一条象小水沟的小路,一直前行,连上两个小坡,看到一大块草甸正中央有一小木屋,木屋墙已经倒塌一些,屋顶还算比较全,但也到处漏雨,这就是老庙子,也叫老子庙。

  走近老庙子,屋里走出一人,是采药人王大哥。

  王大哥不高的个头,看上去憨厚实在,但思维敏捷、谈吐自如,是四川人。前几天他的老伴因为天气转凉提前下山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人再坚持一段时间,多采些药。

  我支起帐篷,换掉已经淋透的衣服,穿上羽绒服,烤着火,身体还是不停地哆嗦。背包里的衣服和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淋湿,还好羽绒服和一套衣服被我放在塑料袋里,没有被淋湿。

  感谢王大哥的面糊糊,我烤着火,吃着面糊糊泡饼,就着榨菜,心里、身体顿时热呼起来。

  王大哥的睡铺上面搭了一个顶蓬,上面盖着塑料布,被子上面也盖着塑料布,看来屋顶实在是破烂的不成样子,要知道这是这所破庙屋顶最严实的地方。

  这里已是海拔3068米,晚上气温急剧下降,非常寒冷,我们互相挤在一起。

  我听着王大哥讲他的采药故事......他们风餐露宿、栉风沐雨、跋山涉水、冒酷暑斗严寒,不辞辛劳地采撷着中草药。王大哥已踏遍了整个大西北和大西南的山山水水。

  太白山植物种类非常丰富。

  森林植物以华北系为主,兼有华中、华西、青藏高原系成份,具有明显的过渡性。有国家一二级保护植物独叶草、红豆杉、太白红杉、大果青杆、连香树、秦岭冷杉、水青树、水曲柳、野大豆等。药用植物800多种,其中太白米、手掌参、铁棒槌、太白贝母、桃儿七、凤尾七......等72种,"七"药最为名贵,太白山被誉为"药山"、"神山"。

  七、风雪跑马梁

  和王大哥分手,有些恋恋不舍,在这高海拔的恶劣山区,我一个浑身湿透、精疲力尽的爬山人能得到王大哥的帮助,我非常感谢。我烤着王大哥从很远处捡的柴生的火,心里很温暖。王大哥帮我烤着衣服,篝火映着他的脸庞,很是可爱!我吃着他的面糊糊,他吃着我的饼;他钻入我的帐篷,我钻入他的被窝,我们倾心交谈着。

  不知今生能否再见到这位可爱的大哥。想起了年轻时读过的一首小诗:

  在一方金色的林子里,

  有一条岔开的道路,

  我一个过路人,

  该走那条路呢?

  我虽然知道天下的路,

  一条接着一条,

  但将来能否重回起点,

  这就难言......

  王大哥劝我多留一宿,等天气好转再走。我还是走了,挥手向王大哥告别。

  天空依然阴云密布、细雨霏霏,随着海拔的升高,风越来越大,小雨已经变成小冰粒(新华字典里称小冰粒为:霰),仗着狂风劈头盖脑地向我袭来,顿时我的脸象被刀割一样,钻心地疼痛。没有办法,稍微躲避一下,还是要迎着风走,还好冰粒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漫天飞舞的大雪。大雪毕竟比冰粒更让人不那么讨厌。就是这短短的一阵冰粒,损坏了我的一层并不薄的厚脸皮及双手背面,下山后我照镜子,发现自己的整个脸已经在发黑起皮,就象女同志做面膜揭下的一层膜。

  一个小时后到达将军庙,将军庙比老庙子破败多了,屋里有残破的佛像,残梁上可见一串串的冰挂。

  从将军庙向左手方向望去,可看见对面的西太白,即螯山。向前就到了将军山,从山的山腰左边切过去,经过石海进入一片小树林,先下后上,前行一段看到有一堆堆起来的石头,上写"莲花石",莲花石是跑马梁的起点。

  到达莲花石风骤然加大,想绕到莲花石的背风处,风大、地滑、背包沉,我不幸摔到了,磕破了双脚的脚踝骨。顿时鲜血和着雪水一起流了下来,我没法清理伤口,也没法包扎,索性不理它。

  上了跑马梁,首先是各具形态的万仙阵,顾名思义就是有好多的象人一样的站立的石头,也有一些驴友堆的玛尼堆。

  跑马梁海拔比较高,这里有大片大片的高山草甸,有低矮的小灌木丛,有不足20公分的高山杜鹃和高山柳树,有白色的太白茶。

  在跑马梁上摔了无数次,幸好都没有再摔伤,我最怕摔到头,那是致命的。大雪盖住了小路,有几次迷路,差点找不到路,为找路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翻过一个高坡后,开始下坡,看到已经十分破败的雷公庙。我再也没有力气和勇气向前走了,虽然现在才12点多一点,今天刚走了3个小时,但这极为恶劣的天气和伤口的疼痛,使我丧失信心。我不知道前边的路有多远,有多凶险,风会加大多少,雪会有多大,会否迷路,面对这一切的未知数,我选择了止步,就地宿营。

  雷公庙是这一路上最破败的庙,没有一点屋顶和墙壁,我选择了稍微靠近石头墙的一块平坦雪地上支撑起帐篷,迅速钻了进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法生火,也点不着。破庙的木头到有的是。

  狂风越来越大,掀掉了帐篷外帐的一角,我再次用石头固定了帐篷。

  入夜,大风几乎把帐篷两侧刮到了一起,我真担心狂风会把帐篷刮倒,连同我一起吹走。

  我快要被冻僵了,大风呼呼地透过外帐和内帐的结合部刮了进来,帐篷没有起到挡风的作用。无奈,我掏出刀子从内帐底帐和上面帐布的连接处把内帐割开,再把内帐底帐和外帐缝了起来。这样,果然钻到帐篷里的风小多了。只是可惜了我的新买的帐篷,这是第一次用它,这是它的初夜啊!我也管不了这许多,保命要紧。

  我穿着羽绒服,把帐篷套套在右脚上,把唯一的一个干衣服裹在另一只脚上,再在双脚上套了两个黑色大垃圾袋,一直裹到大腿下边,好歹起点作用。

  所有的湿衣服、白天穿着的解放鞋、矿泉水,全都冻的嘣嘣硬,第二天我只能穿着皮鞋登山。

  我要保持体温,我要进食,只有牛肉和饼,由于没有水,我艰难地啃着冻牛肉。我还是冻得要命,浑身直哆嗦,狂风不停地呼呼地刮着,我不能躺下,只能坐着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

  我不停地看表,希望时间过的快一些,天快些亮。我默默地计算着时间,一点一点地熬着,熬过一分钟就多一份希望。

  我不能睡着,那样就会冻死过去的,也睡不着,每次刚睡着就被冻醒,大概也就睡了不到一分钟。

  到了2点多钟,风好象小了一些,其实也很大,只不过好象大风的频率略缓一些,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