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终身难忘是太白

  包藏不住蠢蠢欲动的心,2001年国庆期间,我随一帮朋友去西安登秦岭的太白山。

  十月一日

  列车准点进站,抵达西安。本次登山活动正式开始了。

  西安火车站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拥挤不堪。为了换乘去山脚下眉县营头镇的汽车,我们一行13人步行来到离火车站不远的长途汽车站。

时属黄金周第一天,汽车站也不清净,简直是人山人海。班车还未进站便已挤满了乘客。哪还容得下我们这些背着大包的异乡人。票价倒是不贵,10元/人。可有车却上不去,九点的班车,快九点半了还无法开出。于是老T便携着小T及樊老师准备去西客站看看高速公路大巴的情况。半路上,遇见北京“绿野”的背包族。其领队地藏追着老T不住地喊:我们是绿野的,我们是绿野的。在地藏的穷追不舍中,小T终于听出了绿野二字。于是双方一拍既合,联手包了一辆旅游公司的中巴(二十二座的),费用在1000元左右。

  装车走人,10点25分左右,汽车出发了,朝着营头镇方向。

  12点05分时,来到叉路口,绿野据说有几个来过的,便指点着方向。汽车转向小路,由此开始进山。

  渐渐地,随着各种山里的风景不住的扑面而来,虽然不停地问路也有些担心,可我们一帮人还是很兴奋,突然,不知是谁“哇”地一声,大伙一齐探头朝窗外张望:多么雄伟的群山啊!如云里,似雾中,淡淡的,美极了。其中最高的那座便是我们将要去攀登的——秦岭主峰太白山了。此时此刻心情很复杂,但终究是喜悦、好奇多于畏惧、胆颤。和几天后的疲惫、恼怒相比,真是应了一句老话:距离产生美。

  12点53分,车来到红河谷森林公园。绿野的人再次问路,发现我们走错路了。回头。刚才老T和兔子小声嘀咕:我们先前路过的一条土路,中巴不能进的,才是正道。但考虑到人家绿野是经过充分准备的,又有人去过,因而他们很大度地没出声。事后证明老T是对的。

  13点02分到蒿坪。开始走一条三机开的小路。

  13点04分李家河电站(在路左)。经绿野的人确认此路正确。

  13点07分问一驾驶南京产金蛙农用车的中年男子,答复:离蒿坪寺还有三里路。

  13点10分绿野的地藏下车问路,答复:从村里走……。一路上问路不断。

  13点23分到大弯村。问路的结果是:到蒿坪寺还有4公里。

  13点27分中巴车无法前行了,全体人员下车,此时海拔905米。

  13点45分我们徒步出发了,此前10分钟,绿野已先出发。

  14点14分来到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门口。

  杨亮和他的伙伴李胖子走在最后,据胖子自己反映及兔子的了解、劝告,胖子当即决定跟三机返回去西安等候。坐进三机的驾驶室,胖子满脸甜甜的笑。哎!才开始,我们就损失了一位队友。但以后的事实证明,胖子的这一决定救了自己一命。

  16点45分到下白云寺。海拔1550米,休息

  17点32分我们的前队来到上白云寺,景色尚可,海拔1755米。和绿野的金丝猴商量决定:他们体能好,今晚赶到骆驼村(也是一道观)住宿,我们就在上白云寺安营扎寨。

  临睡前,兔子很热心地拿出咖啡来分发给大家,结果害得我彻夜难眠(同样的情况还有别人)。睡不着,左思右想,总结起这一天的行程来,结论是:一种情况是有各种各样的图,什么等高线图、指南针等等,但没有熟练运用的经验,同时缺乏必备的野外认路常识;另一种情况是熟读了前人写得准确、详细的游记,烂熟于心,几近自己的作品。加上必备的野外常识。两相比较,后者更实用。此行多亏了TCL,他认真准备了一年,熟读兵书(绿野一位叫野兔的游记),至少两次把我们带上了正确的路。

  十月二日

  一大早起来,就发生了一桩希奇的事,一位独自从银川赶来的女孩因火车误点,没能在西安追上事先约好的绿野的队伍,原以为今早赶到上白云寺(绿野原先计划好的宿营地)能遇到他们,不料却是一帮南京的朋友。兔子答应带上她,因为路上肯定能再遇到绿野的队伍。

  在邀她共进早餐时,我把她从头打量到脚:一个人去追一支队伍,着实让我佩服了好一会儿。8点10分我们出发了。此前又发生了一桩不幸的事,伟哥伟嫂由于(1)事先体能训练不充分,(2)不必要的物资带得太多,昨天俩人的体力就拖疲了,故刚才决定他俩原路撤回,在西安等候我们。哎!我们的队伍又少了2人。

  8点55我们已从骆驼村出发了。

  9点45分赶到大殿,在这儿,我们追上了绿野的队伍,总算将银川来的女孩安全送到。这里的景色真美啊!颜色多,层次丰富,满眼秋天的迷人。我们一行房前屋后拍了一大堆照片。很是兴奋。

  10点55分从大殿出发

  14点15分到达斗姆宫。这里的景色也不错,只可惜相机没广角,拍不下来。

  绿野他们一直走在我们前面的(他们平均年龄小,体能训练充分),这会儿却从我们后面上来了。一打听,原来他们带着几个体能较差的女孩走在队伍后面,迷了路,被迫攀岩,而中途银川赶来的女孩掉了下去,一说被树枝挂住,一说被地藏接住,总之没有受伤,却把地藏吓坏了。金丝猴和无花等被喊回去接应他们。

  14点28分从斗姆宫出发,沿着老T指引的路。(地面上有箭头)

  16点15分后队三人(我、老吴、樊老师)也赶到了平安寺。

  傍晚,又来了7位西安的朋友,由于他们不太搭理我们,因此领队(兔子)就没有邀请他们进屋休息。而他们也就在屋门口支起了两顶帐篷,又点了篝火,因风向缘故,烟全往屋里贯,还是樊老师夜里起来冲他们喊叫,才制止了他们,灭了火。

  睡前大伙都喝了我发的大补茶,这下全睡着了。可夜里冷极了,半夜还是有许多人冻醒数次。只有杨亮夜里11点大喊大叫:道长的稻草热死了!还出去起夜,又是一阵喊叫:下雪了!搞得我们以为起床的时间(5点30分)到了呢!

  十月三日

  一大清早,我们就出发了。队形还是老样,老T他们在前面,我、杨亮、金少年、兔子走在后面。

  9点45分后队(我和兔子)也赶到了地藏他们昨晚住宿的地方——明星寺,而他们刚出发。在寺旁不到50米的地方有一片空地,能看到右侧的山上头天晚上我们住宿的平安寺——一个小亮点。在我们的前面,远远的象宽银幕一样,满眼是一座接一座的山,连绵不断,而且不止一层,是两层、三层……,也许,这就叫山脉吧!

  10点05我们从明星寺出发了。

  11点25分 路上,我跟兔子说:你们先走,我想单独走一会儿。其实,没有别的,这会儿,我想体会一种:

  被抛弃的感觉,

  孤独的感觉,

  和大自然单独交流的感觉,

  和自己的心灵沟通的感觉,

  他走开了,我于是独自走在这林间小路上。阳光透过树林照在雪地上,白色的雪、深色的树干阴影,两色相间,煞是美丽!在快要走出树林阴影之时,大自然总算和我交流了——一只小鸟在头顶上对我唱歌,清脆婉转、动听,我屏住呼吸……。这种感觉,我缍体会到了,真好!

  12点20分

  后队(我、杨亮、兔子)也赶到了放羊寺,前队已出发。这里景色不错,雪山在太阳的照耀下,发出一种刺眼的美,野性的美。如果你有一架广角的相机,就能拍出大山深深的峡谷和她不同的垂直植被分布。

  离开放羊寺的途中,我们的一位队友开始有麻烦了。樊老师有较强的高原反映,头痛欲裂,而我们这一路的海拔又始终在2800~3000米左右,在穿越最大的一片乱石坡之前,我、兔子、杨亮总算哄他吃下了半片止痛片,他的头痛也许有了缓解,但事后他坚持认定,正是这片药使他难以保持身体平衡。可当时也没有别的招了。

  17点15分后队(我、樊老师、兔子)也赶到了文公庙。但前队已于16点左右出发去了大爷海(据山上人讲)。兔子拿着对讲机喊了半天,音信全无,无奈只得把对讲机始终开着,也烦不了耗尽电池。

  17点30分兔子一句话,今晚无论几点,也要赶到大爷海!此时我已穿上了冲锋衣裤(里面还有一套较厚的运动服)。当时我多想就此安营扎寨啊1实在走不动了。可我们还是出发了。出门在外,团队精神、服从第一嘛!

  出发前,听几个西安附近的学生讲,照我们三人的速度,赶到大爷海需要一个半小时。故我们计划三小时走完。又打听了去大爷海的路线:先翻过前面的山脊,然后沿另一座山的西侧走山腰上唯一的一条路。当时太阳快要落山了,根据出发前看的一本摄影书知道,日落前后有40分钟时间。因此我心里计划着一定要在18点30分之前翻过山脊,并找到下山的那条路。否则天一黑下来不易辩别路就惨了。

  实际情况很好,18:20我们就翻过山脊,并顺利找到了山西侧的那条路。

  从文公庙开始翻越山脊的那段路上升得很快,我们走得很辛苦。风出奇的大,我冻得要死,催兔子快点。我担心我们在这段路上因寒冷散失的能量太多。

  当时我们三人商量,尽量在太阳落山前多赶点路——安全。由于山上积雪的缘故,我们一直走到19点天色才全黑下来。樊老师为此作出了极大的牺牲,他早就很难过了,但一直坚持着,不怎么吭声。途中大约18点30的时候,我走在前面,来到一块路标前,上面用红笔写着“大爷海→两公里”。此时从我们身后上来两个太白山森林公园管理处的人,我跟他们商量:我们是南京的,三个人,其中一位身体不适,速度较慢。现在是18点30,在大爷海有我们南京的同伴,请二位带个话给他们。事实证明,这很管用,他们很朴实,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赶到大爷海,并找到了老T他们转述了我们的情况。老T当即决定:雇两个民工去接应我们三人。把其中最重的两个包带回来,并让我队的铁人三项全能——金少年在半路上接应我们。

  天全黑之后,我们不得不停下来稍事休息,并戴上头灯。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亮得有些刺眼,天上的星星也分外明朗,可不知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美,只觉得有些瘮人。

  山腰的这段路,没有叉道,如果不下雨,不下雪,白天,其实应很好走。但昨天的雪,经太阳一晒,化成了水,再一冻,所以特滑。右边是峭壁,左边是悬崖。我走在前面,樊老师中间,兔子断后。天黑之前,我跟樊老师讲:天黑之后,注意几点:(1)走路的里(右)侧;(2)亮得地方是水,降温后就结冰,尽量不要走;(3)尽量走露出石头的地方。这段路,我们走得极端艰苦,可以用刻骨铭心四字形容。樊老师因为高原反应,每走一段路,须停下来稍事休息。事后他详,可能是吃了半片药,因而头晕,难以保持平衡。

  此时,我想起昨天和老吴在路上讲的一个故事:有一问日本电影,片名大概就是“少女的呼唤”,讲一个女孩,她的男友和一帮密友是登山爱好者,有一咨,她的男友不慎坠崖了,从此,他的密友们再也没有去登山。当时,老吴讲:如果这次绿野的那个女孩(银川来的)出了事,包括我们南京队的大部分人以后还会继续的。但如果是南京的队友出了事,那我们以后就不会再登山了。当时我就强烈地、清楚地想起了这段对话。我想:我们三人一定不能出事,不管走到几点钟,今晚也一定要赶到目的地。路上,我跟樊老师说:你放心,我们俩今天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宿营地的。

  今生,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也第一次感到——我不甘心放弃。途中,我和兔子悄悄地交流,我说我两腿发抖,他说他也不行了。听了他这话,我顿时意识到:我有责任照顾樊老师,他的老伴对他很关心,我作为对友有义务把他带到宿营地。说实在的,我在这个队里体能是最差的,但我知道,在照顾别人的时候,潜能就发挥出来了。我这次的最佳状态就是从文公庙到大爷海的这段路。

  大约20点左右,兔子作了个决定:“仁者(指我),我脚力比你好,我先走,然后叫人来接应你们。你和樊老师注意安全,在后面慢慢走”。很快,他就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事后,他跟我说:他一路狂奔,碰上接应我们的两个民工,不肯把自己的背包交给他们(他的最重),坚持叫他俩来接应我们,而他自己一路跑回宿营地(因饥饿之极)。因为是在海拔3400米以上,故到达宿营地后嘴唇发紫,到第二天都没有缓过来。

  我和樊老师走啊,走啊!……路好象永远也走不完,但我俩丝毫没有放弃。只要樊老师说一声,我俩就停下来休息。在一个下坡的起点,我第一步差点滑下山坡,这一滑,把我吓坏了。在走到一块大石头旁的时候,迎面遇到两个穿军大衣的当地人,说是来接我们的。经我盘问请他们来的人的性别、高矮、胖瘦,其中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胖子,走路歪歪倒倒的(当时我猜可能是老T),加之我想天这么黑了,他俩能把我们的背包骗到哪儿去呢?再说和生命相比,再贵重的东西也是次要的。故同意将背包交给了他们。他们问我俩有无多余的手电,答复:NO!于是,他俩在几秒钟之内就消失了。我们又开始了默默地赶路。没有了背包,人是轻松了,但身上奇冷,没办法,只好硬挺了。

  不知什么时候,前面影影约约地出现一个人影,问:你们是南京的吗?我反问到:你是谁?他说:你看我是谁?我当时的情绪已不太稳定,很生气,就说:你自报家门吧!走近一看,却原来是金少年。顿时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我可以把樊老师交给他了。我都没来得及说一声:“我把樊老师交给你了,”就撒开腿往前跑,急得金少年在后面直喊:慢点儿!说实在的,当时真冷啊!我想,可不能冻死在这条路上,都已经看到希望了,太不值。

  最后的一段路,很难走,极滑!在一个下坡处差点儿滑下山坡。这一滑又把我吓了一跳。我想起了白天杨亮教我的一招:学狗熊,屁股往下坐,直接往下滑。从山顶到大爷海边的这段路,我就是这么下去的。一进屋,我就浑身瑟瑟发抖,牙齿打颤,想吐(大概也属于高原反应吧),只想喝一口热水。在心情极坏的情况下,还和兔子为一点儿芝麻大的小事吵嘴。事后想想真不值。足见当时我已经有点儿冻糊涂了。

  据同伴们讲,我是21点到的大爷海,樊老师是22点到的。而前队则于19点左右就到了。

  十月四日

  昨晚,我们7个人和太白山森林管理处的2位先生(在路上遇见过的)挤在了一铺炕上。几天来,从未睡得这么热过,口干舌燥。忍无可忍,老T、小T、小高和我半夜同时爬起来找水喝,一口凉水喝下去,那个爽啊!兔子、金少年、杨亮三个人,因屋内实在没有地方,不得不在大爷海边的雪地里搭起了帐篷。我们内心很是不安,但别无他招。唯恐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他们已变成三支硕大无比的人肉雪糕了。

  9点05分

  队伍出发了,朝着我们此行的最高目标——太白主峰拔仙台挺进。离翻过山口还有一半路程的时候,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子:仁者!原来是欢乐英雄他们遇到了队尾的兔子,正打听我呢。(原是打算跟他们一起走的,因他们队的人太多,临时改变了计划)。我没有默默地回头,向他们挥挥手,算是招呼过了吧。

  大约10点20分

  我作为前队已登上了拔仙台,这里地势确实很高,但景公一般,没特色。一座破旧的道观也是灰灰的,了无生气。倒是各处用大小石块垒起的一堆堆石柱,给人以无限的暇想:它们承载着无数登顶英雄们的美好心愿。简单地转了一圈,象是尽义务一样,拍了些照片,我便原路返回了。登顶了,心情却格外平静。哎!成功的喜悦于我从来就是这么短暂!

  11点

  我们开始下山,朝南天门进军了。我和樊老师始终走在队伍的前头。我是这样想的,早点走,不要停,再别象昨天那样,让兔子再为我们俩担心了。沿途经过二爷海、三爷海、玉皇池、药王庙。在玉皇池,我们遇上了从南天门上来的几个杭州人、南京人还有绿野三队的人。一路上又遇到了湖北的、湖南的几个人。在药王庙樊老师还和大连的一帮驴们交换了各自家门的“钥匙”,准备以后互换场地旅游呢!真没想到,感情全国人民都来登太白了。说不定去了西藏一看,又会发现,全世界人民都去拉萨了呢!

  从玉皇池开始,往后的路都很好走,都是平路,可我不喜欢,一点儿也不刺激,当然啦,上山太辛苦,不好;下山太危险,也不好。还是“横切”最好,我以为这是连接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既不太辛苦,又比较富于冒险,还需要一点技巧。在这几天中,尤其是三号,我们走过了太多的横切,想来大家此番对“横切”二字都有了深刻的理解了吧!

  快到南天门的路上,樊老师、老吴的水都快喝光了。突然间,大伙儿同时听到了泉水声,低头一找,发现路边草地上有个洞,老吴很有经验地伸手一掏,果然有水,由他动手打水,大家顿时都解了喝,又装满水壶上路了。

  15点

  终于赶到了南天门,我发现自己又彻底完蛋啦。除了樊老师和老吴尚未到达,其他人都已或坐或躺在草地上享受起日光浴了。啊!脱了鞋袜,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感觉真好哎!不多久,樊老师和老吴也到了。樊老师一躺在干草上就很幸福,都打起滚来了,被老吴一个抓拍。老吴又给大伙儿这副懒散的样子拍了集体照,只可惜没有他自己。以后拿着照片端详时,我一定会很想念他的。

  十月五日

  8点钟

  我们排队从南天门出发了。向导小刘在前,接着是我、樊老师、金少年(拿着对讲机)……最后是兔子和另一位向导(也姓刘)。因事先打听好,万亩枇杷园一段特容易迷路,故出发前领队就召集大家开会:盯住你前面的人,留神你后面的距离。

  一路上,向导小刘就介绍:前两天英雄带着17人,2个向导也走这条路线,中间是4个体能较差的女孩,由于缺乏团队精神,体能好的,走在前面拉得太远,结果就在南天门到万亩枇杷园之间,4个女孩走失了。无奈,向导又返回去找,万幸,找到了。他一个劲地夸我们这个队很团结。当然啦,我自己也总结出,本次我队之所以能安全、较顺利地完成任务,归功于三条:(1)我们的队员个个都具备团队精神;(2)有一个踏实的好向导TCL;(3)有一个极负责任的好领队。就拿万亩枇杷园来说吧,队伍每时每刻都象一串完整的珍珠,始终串在一起,怎么可能出现走失的现象呢?

  出了万亩枇杷园,就是熊猫栖息地,这两段路都挺长,所幸还算平坦。我们一路赶到凉水井,才稍微休息了一下。向导说。下面就很艰巨了,一路陡坡,中间不能停。当时听这话,虽然也在精神上提醒自己注意,可是和随后的长途泥地速降比起来,思想上的准备仍是远远不够的。

  走了很久,队伍中开始不断有人问:“下到山脚还有多远?”“离下一个目的地还有多远?”足见已有部分队员信心受到了打击。很多人在速降过程中一次或多次摔跤。我的两条腿早就发软无力,不象是自己的了。一路上多亏向导搀扶,想着这次受到如此的礼遇,估猜后面的MM们说不定要妒忌了。

  过了羊台,来到神仙洞,又集体休息。我实在是背不动自己的小包了,这时樊老师高原反应已消失,他坚持要帮我背(他的包一直由向导背着)。充分体现了我们之间的生死之交。就这样,速降、速降、再速降,好象永远也没个完。

  就在大家已快要丧失信心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的植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绿绿的、宽阔的树叶了,这表明我们已经下到海拔较低的位置了。但是另一个困难又开始摆在了我的面前,频繁地过小河、小溪。我怕水,每次过河都滑倒水中,心理上已经有了障碍。向导不住地鼓励我,说:“大胆点,你没事的!”渐渐地,我又由前队变成了后队,搀扶我的人,也由前面的小刘变成了后面的小刘。

  15点30分我终于下到了山下——铁甲树,一马平川的道路展现在眼前,但我的腿已不会走平路了,只好甩开膀子一路小跑起来(只能跑,不能走)。不经意间,不知谁喊了一声,我们一齐回头:太美了!群山似美人半裹着飘拂的青纱,正凝神注视着我们呢……!

  大约17点30分我们到达了厚珍子乡。据说此乡在网上挺有名气的,可到现场一看,小得让你大失所望,不用一眼就能从头看到尾,就那么点长。

  之后便是联系车,等待。就在我们将要离开之时,山野的小邱领着一帮去关山牧场的人赶来了。一阵热烈的拥抱,我没有加入。但我的收获也不小,啃了一个这辈子最好吃的苹果,没洗过的。

  18点35分队伍坐上中巴车往周至方向赶。一路欢歌笑语,我们重回人间。

  23点30分抵西安市区。

  伙伴们,我跟你们一样,一下山就痛骂:以后再也不爬山了。傻瓜、神经才来呢!但是,当我深夜伏案写这篇游记的时候,往事沥沥在目,越是当时辛苦、痛苦的片段,回忆起来就越是美好。才写完十月三日,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下次我还要爬山!!!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