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云中漫步太白山

  10月18日早上7:00,当我和夏夜清风、瘦子、小鱼每人身背一个大包,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我们的登山杖),在郑州走下火车时,身上的衣服和脚上的鞋袜似乎还带着太白山的冰雪和泥土的气息,四张红红的面孔,记录着太白山骄阳的恩赐。

让我们难忘的太白之行结束了,回想起这五天六夜的经历,我们感到有这样的一次探险,对我们四人是一份宝贵的回忆。对于太白山的了解,更多的是在我在快旅朋友中得到的。听去过的朋友们讲起太白山,使我对太白山有了一种仰慕的心情,而且觉得它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于是,我和几个朋友们也开始酝酿我们的登太白计划,10月12日晚上10:48,当我和老夏、瘦子、小鱼踏上开往西安的火车时,我们的登太白山行动开始了。我们虽然作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我们谁也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就开始一路伴随着大雨、浓雾、狂风、暴雪、骄阳,在与自我意志和自然条件的抗争中,登上了太白山顶峰——拔仙台。

  第一天:到都督门找张金科

  13日早上6:20,我们到达了西安,蒙蒙细雨中我们来不及欣赏古城西安的风景,就匆匆登上了开往周至的长途车。到周至后,又马不停蹄,坐上开往后畛子乡的班车,车子载着我们离开关中平原,沿着黑河朔源而上,进入了风光秀丽的秦岭山区。

  黑河是发源于太白山脚下的一条河流,河水清澈见底,河床中有许多黑色的鹅卵石,远远看去,河水表面泛着一层黛青色,我想这也许就是黑河名称的由来吧。听车上的老乡讲,黑河四季有水,从不断流,目前已经是西安城市用水的重要来源。坐在车中向河谷两边的山上望去,可以感觉到秦岭的巍峨气势。山体的肌肤在秋天的打扮下,满山都是红叶,已开始呈现出美丽的风光。

  由于到后畛子有一段正在修路,我们在离后畛子还有两公里的地方下了车,又经过一阵子蹦蹦车的左摇右摆,到下午1:15我们终于赶到了后畛子,这里是我们登太白的出发点。后畛子没有多少户人家,一条土路从中间穿过,连续几天的下雨,使这条路变得泥泞不堪。长途的颠簸,我们四人早已饥肠辘辘,下了车,一头钻入太白山招待所食堂。老夏又拿出了快旅吃柴鸡的看家本领,上来就点炒柴鸡。无奈因价格太贵,几番讨价还价,还是高于河南价位太高,只好作罢。看来,还是咱河南的柴鸡便宜,陕西老乡也开始学起温柔地“宰人”了。饭间向当地人打听,后畛子到都督门还有近30公里的山路,而且这几天下雨,路上有塌方车不好走。我们以150元的价格谈好一辆丰田客货两用车,把我们送到老县城。车主说能不能送到没有把握,我们说走吧,送不到我们不给钱。

  吃过饭,我们等了许久,车主才把车开过来。我们还以为他不想作这笔生意了。车主带了一个司机和另外一个人,他说人多一些,万一车陷住了,可以推一下。开车的小伙子叫海涛,看上去忠厚老实。在车上我们谈起老马给我们介绍的都督门的向导张金科,海涛说张今科是他的姑父,看来我们和张今科还真有缘分。路上果然有几处塌方,不过车子可以勉强经过。在几个上坡时,车子打滑开不上去,我们都下来帮助推车。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多,天上下着小雨,随着盘山路的升高,山中的雾气越来越大,车子小心谨慎地向上爬着。也许是因为紧张或者疲倦,我们都不再说话。车前不时跑过几只小动物,有一只漂亮的山鸡或者叫雉,一身五彩的羽毛,在我们车前不紧不慢地跑着,一会工夫就跑入路边的树丛中了。听海涛说,这里的人们都知道保护野生动物,大家都不去伤害它们,而且都上缴了猎枪。

  车子开上秦岭梁后,一路下坡到了老县城。老县城位于山谷中的一块平地上。听车主介绍,这里原来是佛坪县的所在地,民国期间,该县的县长让土匪绑架到秦岭梁上杀死了。老县城现在还保留着城门和城墙,我们在城门口转了转,没有进去。老县城离都督门还有几里路,我们要求车主把我们送到都督门,我们再加些车费。离开老县城不远,车子到了一条十几米宽的小河边,河水流淌得很急,由于没有桥可让车过,我们下车又在河中垫了一些鹅卵石,车主和海涛也是忧郁再三,还是勇敢地开了上去。但是很遗憾,就在我们觉得车子能冲过去的时候,车在河中间熄火了。我们被困在水中,进退不得。瘦子仗着自己穿了一双GERO-TEX的登山鞋,勇敢地从车上向河中一块石头上跳去,鞋没事,把裤子弄湿了。这时,车主脱下鞋,趟过河到老县城去找车来把车从河中拽出来。我们看天色已晚,不想久留,我和老夏、小鱼也脱下鞋,跳入河中,河水真凉,一会工夫,脚就被水冰得难受。我们把背包转移到岸上,把车钱付给海涛,到了谢就背起包赶紧走了。我们想说不定车主回来后,还要埋怨海涛的。

  天已渐渐黑下来,我们向着都督门的方向快速走着。瘦子不停地向经过的人打听到都督门有多远,得知只需20多分钟,我们的步子加快了。6点45分,在天完全黑下的时候,我们赶到了都督门。暮色中穿出几声狗叫,几座房子的身影显现在我们的眼前。都督门是一个只有四五户人家的小山村。房子建得都很高大,四周有宽宽的房檐。我们向村中人打听张今科家的位置,原来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快到家门口时,迎面遇上一个女的,她听说我们要找张今科,把我们带入屋种,事后我们才知道她就是张今科的女儿。

  晚上,我们在张今科家的一间铁皮房内过夜,这是他新盖的房子,在这个小山村中和卫星电视一起,成为最具现代化色彩的东西,白墙蓝顶,非常醒目。吃过晚饭,我们和张今科聊起了明天上山路怎么走。老夏认真地把张今科说的记录在本子上,体现了一名老驴认真敬业的精神。我们还和张今科一家照了合影,并答应给他寄回。张今科在北京绿野中很有名气,我们对他说,以后在北京、郑州的背包族中你可是个大名人了,他非常朴实地笑了笑。谈话间,我们了解到他从84年开始干护林员工作,至今已有17年,工资也从最初的12元到今天的46元。多年的山中生活,使他不善言辞,但是对人非常热情。他的脸上有一道伤疤,他说那是一只羚牛在他脸上留下的记号。他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当兵,一个在北京打工,只有女儿陪在身边,家里种了不少地,日子过得很幸福。

  晚上的小山村,笼罩在黑暗之中,。安静得很,天上飘起了零星的小雨,偶尔传来几声狗叫。想着明天要爬很高的山,要走很远的路,我们四人早早睡下了,这也是我们在太白山睡的最好的觉。

  第二天:穿越美丽的原始森林

  由于天下着鱼,天似乎也亮得晚。早上6:30醒来,我们收拾好行装,告别了张金科一家人,我们向着我们的目标——拔仙台走去。

  老夏这次带了一部GPS,还有绿野的这条路线的详细数据,所以我们也没有请向导,而且张今科正在忙着秋收,也没时间离开。没有向导的穿越,给我们的行动带来了一定的危险性,而且花了一些时间去寻找道路和判断方位。所以,建议以后如果有朋友走这条线路,最好还是请向导。

  绕过村后的一个小山梁,我们沿着一条小河来到了一块草地上。这时候,没有向导的我们,让太白山和我们开了一个小玩笑。按照在张今科那里了解到的,我们在草地上的一条岔路向右拐,没多远,见到了一个用树枝搭建的窝棚,顶上覆盖着桦树皮。我们在窝棚里吃了早饭后,沿着窝棚边的小路向山上走去。走了近一个小时,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对,上面是一个小山梁,如果上去以后,很可能就是张金科家后边的山梁。老夏及时调整部署,他和小鱼留下研究路线,蜗牛和瘦子卸下背包,回村中找张金科问一下。我和瘦子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都督门,找到张金科。他听了我们的描述,说我们走错了。于是,我们请求他为我们指引一下,他穿上雨衣就和我们走了。

  等我们重新回到草地,发现只要在我们右转的路口再往前走10米不到,就是那个正确的岔路。张金科给我们讲了讲如何走,和我们说了再见就回去了。

  我们的小分队又回到了正确的路上,这次短暂的迷路,不仅使我们损失了三个小时,而且让我们更加谨慎了,如果在深山密林中迷路,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我们逐渐走入了茫茫苍苍的原始森林。在这里海拔2600多米以下的地方,植物以落叶阔叶林为主,2600到3350米为针叶林带,3350米以上为灌木、草甸带。地上不时可以见到倒伏的树干,上面覆盖着青苔,许多已经腐烂。在这里,一切都是自生自灭,老的走了,新的又生长起来。大自然按照自己的规律去发展。只要人们不去打扰它,破坏它。在小路上,我们不时可以看到动物的脚印和粪便,这里有许多的动物,大型的有熊猫、羚牛、羚羊、金丝猴等。瘦子说他多想亲眼见到一只,不过从安全角度讲不遇上也是一件好事。

  在路上,我们发现了一堆动物的尸骨,周围散落着一些毛发。我们用木棍翻看了一下,通过牙齿和颅骨,我们初步断定是一只羚牛的尸骨。也不知它是自然死亡还是被人打死。一点多钟,我们在小溪边吃了午饭,清冽的溪水煮的面条吃起来很可口。吃过饭,又走了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到达了太白庙。这里也是老马他们曾经扎营过的地方。太白庙已经很残破,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不过,好歹还有一个庙们和围墙,这与我们以后遇到的几座破庙还是算做最好的。

  离开太白庙,我们继续前行。这时,雨还在不停的下,前面丛林越来越茂密,给我们寻找道路增添了许多的困难。有时我们可以发现石头上的红色箭头或者标语,成为我们前行的重要路标,每看到它们的存在,我们都感到非常的高兴,它们象灯塔指引着我们迷途的小船。

  山中的雾气越来越浓,空气中飘荡着细小的水滴。这一段路拔高很快,山中的云雾把我们四个人几乎给吞没了。我们就象在云中漫步。雨水打湿了我们的衣服,使我们感觉身上的分量更重了。17:30我们来到了一处平坦开阔的地方,四周被密林环绕。此时天色已暗下来,前面的路更加不确定。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这里扎营。由于我们里面的衣服都汗湿了,急需点起火烤一下。老夏和小鱼到前面去点火,我和瘦子扎帐篷。瘦子刚把地席铺上,就感觉到腿被底下的什么咯了一下,我们用木棍一挖,原来是一块砖头。从地图上我们判断这里就是大坪破庙,从地上隐约可以发现庙的建筑痕迹,周围散落着一些条石和砖块。

  木柴很湿,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火点着。黑暗中的一堆篝火,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温暖。我们坐在火的周围,烤着我们的衣服。我和小鱼不小心把登山鞋都烤焦了。事后,我们烤过的衣物闻起来竟然和我们带的熏肉的味道很象,看样子,我们以后可以改行去做熏肉了,而且是太白秘方。

  快旅的同志一向有保护环境的意识,这一点在我们身上又体现出来。我们把垃圾一直随身带着,点火的时候,我们把它们都烧掉了。小鱼同志还把以前在这里宿营的人丢下的垃圾都捡来烧掉。地上还扔着许多的气瓶,也不知是什么人丢下的,他们可没有我们快旅的环保意识。

  走了一天的路,大家都很累,除了老夏还在烤他的睡袋,我们三个早早睡下了。在帐篷中,不时可以听到风把树叶吹落到我们的帐篷上,还有雨滴的的清脆声音。

  第三天:狂风暴雪夜宿将军庙

  雄关漫道挡不住,轻骑已过万重山。经过一天的努力,我们从海拔1778米的都督门顺利到达海拔2500米的大坪破庙。成功的喜悦冲淡了身上的疲倦,早上醒来后,我们迅速整理装备,老夏为大家煮了黑芝麻糊、武陟油茶及雀巢咖啡的混合高级营养滋补汤。喝过之后,我们体力大增,都说这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准备回郑后申请专利名曰“太白三仙汤”。

  我们一路唱着歌,吹着哨,象一只乐队穿行在原始森林中。这样有两个好处:一个可以活跃气氛,消除疲劳;二者可以吓跑野兽,因为张金科告诉我们,野兽听见人声就回朵开。小鱼浓重的湖北大隅口音,听起来很好听,再加上老夏地道的河南话,真可谓南腔北调大合唱。

  从大坪破庙继续向上,我们就穿行在高山箭竹林中。这是熊猫最喜欢的一种食物。其实熊猫可不是光吃素的,你给它端一盘牛肉,它包准比你吃的香。箭竹的个体不大,杆细细的,只有认得小指头粗细。在遮天闭日的竹海中穿行了有半个小时,但是很遗憾,没有一只熊猫宝宝出来招呼接待我们这些远来的客人。

  在一个小溪边,老夏又拿出了一件秘密武器“净水器”,我们把水壶都装得满满的,前面可以补充水源的地方不多。此时,天空已不再下雨,但还是没有太阳。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们逐渐进入到针叶林地带。一棵棵高大的松树傲然挺立,钢筋铁骨般,给太白山增添了几许威严。

  在翻过一堆乱石后,我们到达了灵光台。原来这里可能也有一个寺庙,但是我们除了发现一个铁钟的上半部分外,什么也没有发现。老夏由于昨晚没有睡好,身体略感疲惫,我们互相鼓励着,说我们一定会成功。长时间高强度的攀登,使我们每个人都浑身是汗,大家及时减衣服,避免出现一旦停下来感冒。过了灵光台,我们进入大片的松林,深秋的风把松针染的金黄,和黑色的树干相映成趣,非常显眼。这一段,海拔上升较小,我们也得以有精力欣赏美丽的太白秋色。在松林旁的山脊上,我们看到了山下美丽的云海,浩浩荡荡,向上升腾着,给人一种腾云架雾的感觉。此时海拔已过3000米,我们从云中漫步变成了云上漫步。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我们也深刻体会到攀登带给我们的乐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山。这种享受,你不付出辛勤的努力,是无法体会到的。

  地上的草皮越来越厚,草皮下都是水,我们踩在上面,扑哧扑哧的响,空气中飘来高原清新的空气,伴着野草的香味,让我们感觉很舒服。草地上有许多象小棉花一样的植物,半人多高,枝头是洁白的毛絮。我不知道它叫什么,猜想这或许是开过花后形成的果实。中午1:00,我们到达老庙子,它位于海拔3059米的一块宽阔平坦的草原上。近一人高的草,把它环绕起来。老夏把防潮垫铺在草地上,美美地睡了一会儿。我们在这里吃过午饭后,少事休息,又踏上了前进的路。

  18:15分,我们到达海拔3300米的将军庙。此时,天气开始变坏,气温很底,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粒。将军庙是一座木结构的南北两开间的庙宇。年久失修,整座房子已向右倾斜有15度,旁边用一些柱子斜靠着支撑,才不至于倒塌。我们走进北边的房间,发现这里可以称的上一座博物馆:正面的佛龛上供奉着大大小小近20尊佛像,佛龛前的一个鼓架上是一面破鼓,侧边的墙上悬挂着“灵通帝座”的牌匾,地上还有两块已分别裂成两半的牌匾,其一是光绪年间的“威灵显应”,另一块是民国24年的“志同善果”。蜗牛给它们一一拍照。想必这里原来也是一座香火旺盛的寺庙,不知什么原因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

  我们在屋里扎帐篷,你别说条件还不错,还是木地板。瘦子的帐篷底下不平,干脆就把“威灵显应”铺在身下。庙的旁边是一个水坑,积存着一些雨水,旁边还有许多动物的足迹,我们就从这里取水,用净水器过滤后,烧开了下面条。在这里要说一下老夏的“厨柜“,品种丰富,有挂面,方便面,萝卜丝,花卷,海带丝,紫菜,香肠,黑芝麻糊,油茶,孜然芝麻,榨菜等等,真是包罗万象,让我们羡慕不矣。

  吃过饭,天更冷了,风也起来了。我围绕破庙转了一圈,看看它能否禁得住考验,我推了推柱子,还可以。我们的房间四处漏风,一面没墙,屋顶也是千创百孔,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比把帐篷扎在外边强。到了夜里,狂风的呼啸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只听见外边的大风如千军万马在撕杀,又如同鬼哭狼在嚎一般。从风声上判断,至少有七八级,好在吹的方向和房子倾斜的方向相反,我才略感放心。硕大的雪花从缝隙中涌入近来,把我们的帐篷给覆盖了,就象一座白雪堆砌的帽耳洞,我们放在外面的鞋中灌满了雪。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捱到了天亮。

  老夏针对天气情况,紧急召开了帐篷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继续走,这样的大风和大雪,很危险;但是如果原路退回,又不行,毕竟我们已上到3300米,而且路也走了大半,这时候退回,真不甘心。后来风小了,我们决定还是继续前进,大家的食品集中起来,实行定量供应。我们这次一个不足之处是只带了四罐气,到现在只剩下一罐半,这样的严寒天气,没有了火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水坑和净水器都冻住了,我们也没有来得及补充水。当我们背起背包,离开将军庙时,发现它已被一尺多厚的的雪包围。看过《水浒》林冲风雪山神庙的朋友可以想象到我们的景况,我们这里比书里的山神庙还要破败,还要危险。可能是庙里的神灵保佑了我们,如果我们不在庙内扎营,七八级的大风会把我们撕成碎片,多谢,多谢!

  第四天:拨开云雾,快旅分队登上拔仙台

  下面的道路异常难行,平均三四十公分后的及雪,使我们每迈出一不都是十分的困难。天空还在飘着雪,风几乎停了,但是周围一片白茫茫,能见度很小。关键时刻,我们在几棵松树上发现了前人系在树枝上的绿丝带,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我们都说这是绿野的朋友干的,回去要在网上好好感谢别人。

  我们进入了冰川遗迹地区,满山梁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布成了一个巨大的乱石阵。本来晴天这里就不好找路,现在被大雪覆盖,更不好找了。许多石头还是松动的,有时踩在上面会让人摔倒。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原上跋涉着,不知道那里是路,那里是尽头。老夏的GPS掌握着大方向,乱石滩上有许多的 嘛尼堆,我们就沿着这些嘛尼堆前进。我们四人轮流带队,后面的人就踩着前人的脚印走。我们的水没有了,大家就抓起一把把的雪塞入口中,冰凉的雪块保证了我们的用水需要,我们亲切的称其为冰激凌。我们在高原草甸和乱石阵中拼搏了四个多小时,在中午12:50赶到雷公庙,我们在那里化雪为水吃了简易的午饭。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在天黑前能赶到哪里,但是我们的斗志很高,大家目标一致,非常的团结,这成了我们战胜风雪的关键因素。

  到了16:05分,我们走完了号称“四十里跑马梁“的地区,到了海拔3700米的地方。我们已是非常疲倦。但是这时突然天放晴了,我们可以看请周围的地貌了。我们登上一座山峰,发现了远处美丽可爱的蓝天,我们的劲头一下子上来了。我们已可以发现前方的太白山最高峰——拔仙台。原来我们已经离她这么近。

  晚霞把白雪覆盖的群山装扮得分外妖娆,晚霞光芒下的雪原呈现出一种淡兰色的画面,真是美极了。大家欢呼着,拥抱着,庆祝这得来不易的胜利。在晚霞的映衬下,我们鼓足勇气,一口气爬上了海拔3767.2米的拔仙台,时间定格在10月16日下午18:20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看着原弛蜡象般的群山,和在我们脚下温顺的大爷、二爷、三爷海,我们心中充满的喜悦和自豪,我们战胜了狂风暴雪,战胜了自我,终于实现了登太白的梦想!快旅的一往无前精神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快旅万岁!

  山顶有一座小庙,我们当晚就住在里面。我们敲响了外面的铁钟,给寂静的太白山增添了生机。晚上。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度,我来到庙外,看到天空中明亮的群星和宽阔的银河,夜幕下的太白山祥和美丽,真是一座神山。我们的鞋袜已完全冻硬,以至于很难脱下。我在搬香炉挡庙门时,感觉到手上的皮肤一下子被粘住了,好冷的天。

  第五天:下山的路是那样的漫长

  早上起来,欣赏了壮观的日出,8:00我们离开魂牵梦绕的拔仙台。本来以为到了大爷海,就能找到下山的索道,但是我们失望了。我们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一直走了近7个小时,才看到人烟的存在。虽说是下山,但是我们一直是在3400米左右的高度上翻越。我们谁也没有吃早饭,路上饿了就干吃方便面和压缩饼干,就着雪咽下去。在拔仙台我们用最后的两只火柴点燃了气炉,现在已经是弹尽粮决了。

  14:30分,我们终于见到了近四天以来的第一个人,我们真高兴。到索道站附近,又见到了一些游人,他们看到我们,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们,仿佛我们是天外来客。

  15:20分,我们下到太白山森林公园。包了一辆北京吉普,下到山 下。又经过辗转,最后到达蔡家坡火车站,20:17登上了回郑州的火车。在车上,我们睡得很香很甜,我们回来了,我们平安凯旋了,温暖的家啊,你可知道我们多么想你吗?

  2001/10/19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张今科 | 张金科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