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太白山旅行参考--我的登山记

  久闻太白山大名:三千六百多米的海拔,茂密的原始森林,终年积雪的山峰,还有好多的野生动物……让我十分神往,以致今年(2002年)暑假前的最后一门考试尚未开考,我就迫不及待的寻找伙伴结伴前往,并讨论了一些关乎性命的问题:太白山上常有人迷路失踪死亡--迷路坠崖摔死,冻死,甚至被熊狼虎豹所食。

所以我们讨论了一些比如“打狼用长刀好还是用短刀好”,“宿舍里的晾衣绳是否能撑住一个人的重量”等细节问题,最后我们求同存异一致认同“遇到熊不必冒险装死,熊的前腿短,下山慢,所以我们应该往山下跑”。考完后,我们又从一些去过的同学那里问了些情况,得知到那里需要倒车,且需带足棉衣。我心里暗暗叫苦,我的棉衣捎回家了,就只剩一件稍厚一点的了……

  自此以下属于细节,默认从西安出发(其他地方的人请作相应变化),时间以24小时制表示。

  本文所述到“大爷海”等景点的路径,是从眉县的太白山森林公园起,不是从周至县的红河谷森林公园所上。

  7月10号一早8:00,我们一行五人便出发了,乘出租车到达城西客运站,8:30,一看牌子,好,眉县车在12车道,本想还得一阵好找,不想一出候车室眉县车便在眼前,天助我也,上!上车后细问如何到太白山,司机是个热情之人,怕我怀疑,拿出一个牌子,上书《太白正宗》,不,看错了,是《西安--汤峪》。我一急喊道:“我们要到眉县太白山去,不去汤峪!”司机一笑:“汤峪是眉县的一个镇,太白山就在那里……”我想这下出糗出大了,便听旁边同伴笑着:“你不是陕西人吗,连这也不知道。”我只好作苦恼状:“陕西地方太多了,况且陕西人就非得知道太白山在汤峪吗?”……

  ◎乘车状况:依威克,15座,有空调!票价15.00元(若是中巴,票价更少)。

  10:30左右,到了“桥口”站司机让我们下车,说在此处能等到去汤峪的车,我们下车刚问了一下方向,一个当地人走上前来:“去太白山?走,上我的车,就在那边!看,那辆红‘昌河’”我们一问价格,每人三块,一想坐中巴是两块,这儿又挺热,就坐了。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太白山森林公园的招牌,从这时候开始,那个昌河司机便不住的唠叨:“待会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宾馆吧,我还可以让他们给你便宜一下,你们今天太晚了,休息一下,明天一早上山刚好”我们几个相视一笑:才11:00不到就晚了,你骗谁啊。不过嘴上却说:“待会到了再说吧”,那人很鬼,又故作很老实:“待会价钱你们和老板谈,我不参与,我这人不喜欢参与生意上的事”这一下我差点呸出声来,你当我们是什么,三岁小孩?车一到地方,我们下了车扭头便走,尽管他在后面苦苦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从“桥口”站到太白山下,坐过往的中巴,票价1.50-2.00元,几个人包一辆面的,每人最多3.00元。

  到得这里四处一看,宾馆饭店林立,私人的有,国家的也有,像一个叫邮政宾馆的,也难怪,国家可以每年组织邮政系统的公务员来这“开会”嘛。先找一个地方吃了饭再说,就在进山的地方找了一中等大小的饭馆进去,有空调,终于凉快一下了,里面没有别的客人,几个服务员在看《天下粮仓》,见我们进来了,连忙招呼。现在是淡季,来得正是时候。点完菜,喝了口水,问到了上山坐绿色的中巴车,票价十五元,上山门票五十。话还没说完,一个胖子走进来,冲着我们问道:“上不上山?我的车就在下面”天哪,又一个!看来淡季就是淡季,这里的人见我们就像初春的狼见了羊一样,得长个心眼才是。问了一下,每人三十,kao!才问过十五的,真黑啊!“官价十五,你骗谁啊”,那人话锋一转:“你说外面的中巴呀,他们是单程十五,你不买往返程费,他们是不让你上的”见我们不搭声,便出去了,不一会,又进来了:“我在外面又找了两个,加上你们,每人二十,怎么样?”,我们说:“等我们吃完饭再说吧”他只好又出去了。

  ◎从山口到山腰的山门,坐绿色的中巴车,15.00元,沿途会带大家看两三个景点,不另收费,车主兼做导游,不停可投诉,切莫上关于返程车费的当。

  ◎注意,坐绿色中巴车就在山口,此处可以看到头顶有缆车在运行。这里风景并非太好,我们没有上去,不便叙说。

  12:40,出了餐馆径直往山里走,看到一个称距售票处100米的牌子,举目一望,百米外果然有个像门楼一角的东西,想必那就是大门了,没想到一个弯刚拐,却发现那不过是一个饭店楼房的一角,那大门更在百米开外,想必此处时空观较随便,两米才算一米。失望之余,竟发现身边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趟从西安火车站到此处的直达车的时刻表,大呼上当,早知有这趟车,还费劲倒个什么车呀,失败!

  ◎有从西安火车站到太白山的直达车,不必费劲倒车,车种不详,西安发车时间不详,太白山发车时间为:从11:30到17:30还是19:30来着,每两小时一趟,票价不详。

  这两百来米的路,处于烈日暴晒之下,走得我们十分难受,这时又一个面的开了上来:“上山?走吧,每人三十”“刚才有人二十我们还不坐,坐你三十?”“那二十,你们把我的门票付了”“你走吧”……。我们停了一下,发现连个绿中巴的影子都没有,这才意识到现在是淡季,又不是周末,谁知道下一趟什么时候,这时候那个鬼影一般的胖子开着车上来了,果然拉了两个人,我们又尝试了一下搞价,雷打不动,只好上了车。到了售票处,发现学生没有半价,只能五免一,即五个人买四张票。那胖子与此处挺熟,没有自己掏门票。

  ◎今年五一后,门票涨价了,每张50.00元,学生不半价,只能五免一。

  车行不久,到一处境地,那胖子停下车让我们下去玩一下,自己兼做导游,为我们讲解。原来此处叫铜墙铁壁,那铁壁是青石峭壁,铜墙是红岩山体。胖子说那铁壁上长有摇钱树,成熟时纷纷落入谷中河里,若是在此河中洗手,无论是打麻将还是“挖坑”手气极好,能赢好多钱。我和伙伴们笑道:“要是打牌的四个人都洗了会怎么样”笑归笑,我们还是洗了一下手,突然想到老爸爱打麻将,那就替他也洗一下吧。洗完发现河里有鱼,还有蝌蚪,鱼儿不大,寸余,可那蝌蚪却大如鸽卵。继续前行,到一拐弯处,又下车观览,河边一大石头上,有一李白卧像,说当年李诗仙游了太白山之后,感觉胸中有物却一时难以言表,杯酒下肚后睡于此石上,醒后诗如泉涌……我本想在此小憩一下,怎奈那胖子催的紧,只好在车上睡一觉了,谁料此后尽是急弯,昏昏欲睡的头总是磕在车窗上,可陈摶老祖硬是把我叫了去,梦中,那李白总是敲我脑袋……

  zzzZZZ……

  15:00,等我醒来时,已到了山腰的山门,下得车来,摸了摸被李白敲痛的头,上了几级台阶,来到一片院庭,不知道此时海拔多少,刚刚几级台阶,就腿酸痛,只好到不远处的石桌石椅处休息。半瓶水下肚之后,顿感舒畅,听到头顶树上有动静,抬头一望,几只小鸟,正要低头,一个小影子映入眼帘,仔细一看,是松鼠,一下子有了精神,这可是真正的松鼠啊,小小的,头上两支角一样的耳朵,蓬松的大尾巴,小学时,上了课文,就一直想养一只,可我们家乡除了老鼠就是黄鼠,哪有这种精灵,遗憾至今。此时要不逮一只回去怎么可以,但四分之一注香后,这个想法的主人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发现有生以来一个最大的真理--这精灵能在树梢间蹦来飞去,非我的身手所能擒获,那树上又多有松果,它并不希罕我用作诱饵的面包削和糖果,看来此次我童年的遗憾还是难以弥补。

  歇息间,我们发现有两条路可供我们走,一条是上山,另一条还是上山,前者是沿陡坡爬上,后者可以乘‘懒’车。此时出现了较大分歧,我主张徒步,因为此行目的便是爬山,有两位伙伴主张乘缆车,因为此处坡势陡峭,又难以看到尽头,若是天黑尚未到达住宿处,小命难保。遂采取民主试验法,由两个人先行勘查,若尽头可见,步行,反之,按B计划行事。我充分相信两人,并未前去。稍顷,二人归来,曰:“只可智取,不可强攻”……

  ◎缆车乘车时间约17分钟,票价:成人单程30.00,往返50.00,学生往返六折,单程不打折,平时18:00停开,节假日延长至20:00。

  在缆车上,可以观察到植被的变化。到达终点后,径自穿行,林间小路由木板铺成,有扶手,这里气温凉爽,使我们不觉欢快起来,能在如此林海中漫步,何尝不是一件惬意之事。可是好景不长,木板路换成了水泥路,确切的说应该是台阶,,平地变斜坡,这里又是高原,抬脚登高不几步,便得停下歇歇,加上一路停停拍照,等到达拜仙台时,以时值16:30。我们坐在拜仙台那里一个尚未完工的庙宇的台阶上,边歇边讨论下一步该怎么走。这时有一对游人飘然而下,打探了一下下一个可供住宿处有多远,得知若是生得一双好脚力,两个半小时即可到达。正在犹豫之际,身旁又出现了一个当地人,再一打听,下站半小时可至,而天一般六点变黑。同一地点,两种大相径庭的说法,一时让人难以抉择,早就听说太白山上有健步如飞的妇女,看来此人也非等闲之辈。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我们已经讨论到了17:20,此时无论如何只能住在此处的板寺新村,其实就是一个八九间房模样的蓝色屋顶临时定居点,一问价格,上下铺混住类,每铺三十,两床一间带电视每间一百五。一番讲价之后,五人两间带电视的一共两百元,交完钱和压金之后,我率先冲进房间扔下背包奔向电视--这个时段有动画片的,好久没看了,咦,电视坏了?一问老板,七点多快八点给电。太没人性了吧,让我们在黑暗中待两个小时!“哪里呀,八点才黑”。“嗯(朗读时,请由二声逐渐变为三声,并注意拖长),俺们--被人--给--骗了(急速,大声)!”再看那当地人,原来是这里的员工,是个托儿,算了,钱已进了他们腰包,岂有再吐出来的道理,这个亏认了吧。

  ◎太白山上住宿的地方除了在天宫盆景没有以外,其他景点都有,但除了板寺新村外,之后山上各个地方都是帐篷,而且标价都是40.00元每人,加上板寺新村旁有一条岔路通往天宫盆景,所以建议如果是下午16:30后到达这里,最好住到这里,这里带电视的双人间可以讲价到100.00元。

  既然时间尚早,这里除了上山之外还有一条小路通往山的另一侧,今天可以去那里看看。说走就走,可这条路一直让我们很失望,翻过了几个拐角还没有特别的景致,直到快要放弃之际,眼前突然没了遮挡,一片开阔,旁边大石写作“天宫盆景”,远处青山尽显苍然,山顶云雾缭绕,好生神秘,远处的山坡上遍布土块,与苍山相得益彰,让人看了自觉心胸开阔,豪气万丈。我顿时诗性大发,若李白转世,一绝句自心底发出:“啊!苍山……”还没吟完,直感后背一阵剧痛--有人偷袭,回头一看,伙伴们都在忘我观山,若无事状,我怒道:“再不承认,我继续吟诗!”无人应声,这次我不等“啊”字说完,猛然回头,只见四只大小不一的拳头疾风而至,我惊到:“你们……”

  ……

  回到住处,心中充满怨气无处发泄,打开电视独自观看,只有两个频道,而天线不稳,图象时隐时现,正欲找人理论,一想此处乃山腰,有电视实属不易,又何必事事强求,罢了。四人打“双扣”,战成平手,看来那水果然有效。21:30,陕西三套的《笑敖江湖》准时开始了,哈哈,谁能料到在晚上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这太白山腰之处,我们竟然躺在床上看在《笑敖江湖》,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两边兄弟亦有同感。令狐冲好帅啊,咦,李白怎么来了,二人战的难分难舍,要我帮忙,帮谁呢?……zzzZZZ……

  第二天一早醒来,才6:00,一伸懒腰:“爽呀,睡得好爽啊!”“你当然爽了,你昨晚一躺下就鼾声如雷,怎么能不爽,我们可被你害惨了”回头一看,这位仁兄一脸疲惫,眼皮浮肿,看来此言非假,想到昨天我吟诗被阻顿觉舒畅:“谁让你们昨天不让我吟诗,我只好梦中一吐为快了,哈哈,报应啊!”再看另一位伙伴,坐在床边若痛苦状,“受害人数不少啊”“错,我昨晚头痛了一晚上,与你关系不大”对二人抚慰一番后,推门一看,天已大亮,心中不觉遗憾--不能看日出了。这时,隔壁两位伙伴也过来了,我们就在房中吃了带来的早餐,饭间,未眠的伙伴提及昨天夜里有东西挠门,我心中一惊:莫非这山中真的有狼,仰或是风声。饭后,换上厚衣,正欲离去,忽见一半大蜘蛛从昨晚所卧铺下钻出,出发在即,怎能坏了心情,枕巾盖之,铁拳砸下,便不再看,想必狼来也不会怎样,昂首绝门而出。

  出了板寺新村,就是拜仙台,此处风景一般,随便照了几张相之后,继续爬山,不知是吃的太饱穿的多了还是海拔太高,爬了不足百米就气喘吁吁,歇息之后接着爬,不几米就发现到了一个小木屋处,这里有帐篷可供暂居,看了看风景继续前行,没多久就到了一个分叉口,一条路通往山顶,另一条通往大爷海(这里地上有路标),我们此行最终目的便是大爷海,所以我们选择了去大爷海的这条,这条路较为平坦,并没有太多起伏,所以并不怎么累。走了几百多米路,看到了远处和另一座山交界处有几座白色房子,那一片山上光秃秃的尽是石块乔木,我们就将其称为长城站。这下就有了一个暂时目标,我们一路不做歇息,一口气到达,此间之路早已大变,以大块白石铺成却又不稳,常有晃动,以至我们一个伙伴的鞋底快要掉了,好在长城站有鞋可租,他就租了一双仅有的且内部潮湿的钉鞋。

  在长城站休息,此处挂牌为《治安管理处》,有两个民警和两个当地人,待同伴租完鞋之后,我们正欲离去,被那民警挡住要收费,原来我们在山下买的是太白山森林公园的门票,这里往后是太白山自然保护区,门票每人二十,学生也不打个折。正登山登的兴冲冲的,发现又有设卡收费,使我们非常不爽,好在接下来没有了。反正钱也交了,就好好看一看《自然保护区游览须知》。嗯,上面说遇到野生动物不得围追堵截恐吓,可要是野生动物围追堵截恐吓我们怎么办,请教了一下民警,他说:“这个,基本上,很难”……

  ◎长城站设有收费处,每人20.00元,学生不打折。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大爷海,都是乱石铺做的崎岖不平的山路,有11公里左右。

  出了长城站,这种石头路变的更加崎岖,且时隐时现,我们发现昨天所看见的土块乃是一块块大石,我们在山上行走,前面是一望无际的石海,就好象被石头雨下过一样,看起来仿佛处处都是路,又处处都不是,只好走到跟前,看到不是棱角向上而是一个平面向上的的石头才知道是路。这样的路我们走了好久,走走停停的,突然转过一个山头看见远处有两个女的一个年轻人和一个拄木棍的老人,我们又以他们为赶超目标急速前进,当距离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冲在最前方的我猛的听到头顶好象有石头在响,抬头一看,两只巨大的羚牛正拾坡而下,赶忙招呼同伴观看,它们体形虽大但很灵活,乱石堆中蹦跳而下如履平地,转眼间一只已经窜下坡去,这时我回过神来:此时不围追堵截更待何时,刚跑了十米就发现形势不对,剩下的那牛并不仓皇逃走,冲着前面那队人去了,那老人赶忙扬起木棍恐吓,那牛停在了他们上方距离仅一米的大石上,前腿弓起,后腿蹬地,以角相向,巍然欲犄人,那老人边恐吓边后退,有个女的更是呆住了,这时,那牛看准时机奋力一跃,从两人中间几乎是擦着窜了下去,追赶前面那头牛去了,我心中一惊:刚才要是撞到谁,不给撞死也得摔死。

  ◎在自然保护区,清晨一般是羚牛上山觅食的时间,此时过往要是遇到请远避,特别是只遇到单独一只的羚牛,独牛特别凶(6月7月是羚牛繁殖季节,独牛多是决斗之败者,故而)。

  目送羚牛下到山底,害怕之余又有些兴奋,赶上前面那队人边走边聊,皆谓此行不虚。不知又走过了多少路,转过一道弯后看到远处又有几座石头垒成的房子,我们将其称为中山站,想必大爷海就在那里,我们赶紧加快步伐前进,可是再转过几个弯后发现还有那么远,就放慢了步伐。到了之后才知道这里距大爷海还有4公里,刚才长城站到这里标称是7公里,我们都走过来了,剩下4公里算什么,想着想着心中不觉有些得意。中山站这里有好多的小花,一片一片的,很好看,坐在花丛中喝水,一阵微风吹来,从心里凉到头顶,感觉灵魂正在净化一样,真想让这一时刻定格。

  该出发了,此时以近正午,一路过来并没有感觉到冷,伙伴们的厚衣棉衣早已换成了T恤,传说中的山顶积雪更是不见踪影,看来古人真是做事严谨,“六月飞雪”就是六月,一过六月你什么也别想见到。剩下的4公里真是让人欲哭无泪,前两公里还有点两公里的样子,让人有一股成功在即的喜悦,可等到又走了一公里左右时,第三公里的路标迟迟不肯出现,约么半公里后终于出现了,冲在最前面的我向伙伴们报告了这一好消息,大家顿时全无疲惫,准备一口气走到大爷海。可是我们的喜悦马上变成了痛苦,这剩下的一公里比前面三公里加起来还要长,等我们转过一个弯看到远处出现的大爷海时,好象触手可及,又似乎远在天边。伙伴们早已体力不支,五六十米就要歇半天,我体能尚可,就是心中有一种想放弃的念头,但另一种想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念头使我脱离了队伍,一个人独自不停的前进,脑子里晕晕的又清醒的,身体近乎机械的向前走着,灵魂好象脱离了身体,看着脚下的路,清楚的看着正在走的脚步,但却忘了上一步是怎么走的。当我的眼前出现了这个足球场大小的水潭时,我扔下背包:“I come,I see,I win! Hahahaha……”

  ◎7,8月份山上不冷,中午还有点热,不用带棉衣(夜里住帐篷除外),几件稍厚的衣裤足矣。

  ◎中山站到大爷海的这段路和从长城站到中山站差不多,心里要有准备,不要被路标所迷惑。

  11:10,坐在“海”边大石上休息,旁边有一队学生模样的人在水边嬉戏,得知我是早晨七点才出发的,都惊奇我们的上山速度快,称他们昨天十二点开始上山,下午五点半才到这里,在这里住了一夜,待同伴从拔仙台下来后就起程下山。11:30,后面的伙伴逐个到达,一起坐在大石上休息,这里风景尚可,“海水”冰凉,一片深蓝,和蔚蓝的天空白色的石山一起构成了一幅很美的风景画。传说往这海中扔石头就会下雨,想起暑期西安闷热难耐,罕有降雨,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投了进去,希望能天降甘露造福黎民百姓,正要扔第二块的时候,景点的工作人员制止了我,并笑言罚款,我趁其不备用手中的石块打了个水漂。问到他们的情况时,他说他们每年五一前上山,十一后下山,靠定期运来的粮食生活,一听他们在此常住,赶忙问及山上野兽来了怎么办,他听了大笑,曰自己在山上几年未曾见到狼的影子,更别说熊了,我心中一阵失落,此行的乐趣尽无,萌生退意,连旁边的拔仙台都不想上了。

  ◎从板寺新村爬到八仙台一般需要5个小时左右,下去时会快一点。

  12:30,伙伴们拉着我向拔仙台爬去,本来不想去的,可一上路又把伙伴们远远的抛在后面,上得山来发现山顶虽然平坦,但还是遍布乱石,远处一座小的道观耸在乱石的尽头。仔细的在乱石堆中寻得去路来到观门前,回头看了看伙伴,才爬上山来,这时,一个声音从观里传出:“来啦?”,“来啦”我赶忙答道,却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个老道拿着几注香正在往香炉里插,“我可以去后面看看吗?”我想随便转转等等伙伴们到了一块进去,“施主请便”那老道也不介意。我从旁边的小道转到后面,发现后面就是悬崖,原来我们在未到大爷海之前的路上看到的就是这里,从这里向下望去,有一股小天下的感觉。

  站在崖边吹了吹风,肚子着了点凉,有一点微痛,赶快离开,回到道观门口,伙伴们已经到了,那老道正在要他们参拜神像,伙伴们都拒绝了,只是观光,那老道甚是恼怒却也无可奈何,见我来了,厉声问道:“见到神明为何不拜!”我也借故推脱:“吾肚中现有小恙,容片刻再拜不迟”那老道却不依不饶,声音又大了几分:“既有小恙,此时不拜更待何时!”说着便将我推到垫子前边,我本也是向佛之人,也不再推辞,作了三个揖之后,跪在垫子上磕了三个头,正欲起身,那老道一把将我按住,拿了几个符在蜡烛上点着,在我旁边转了几圈,又拿符在我头上绕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扔掉符后他问:“哪里痛?”“肚子痛”我回答,我的话音刚落,那老道一掌冲我小腹打了过去,我没有防备,被打得很疼,“还疼不疼?”那老道喝道,我赶紧回答:“好一点了,好一点了!”岂料那老道又一掌打来,平生的又添了几分力,那老道本就掌力深厚,这下又狠狠打来,我捂在肚子上的双手都十分的痛,那掌力更是震到肚子里,要不是我有双手护着,此次我竖着上来就得横着下去了,“到底好了没有!”那老道用掌横在我面前再次喝道,我用最快的速度回答道:“完全好了,完全好了!”并急忙站起来想跳几下显示我真的完全好了,我想此时我至可以跳芭蕾舞给他看如果他不信的话,可他却又把我按在垫子上,我心想他若是再动手就武力抵抗,这次那老道识趣,拿出了一个红绸带系在我脖子上,口中念道:“岁岁平安,百病不侵!”然后敲了一下桌上的铜盂:“功德十元!”我暗暗叫苦,本不想给,一想我乃向佛之人,不捐不敬,再者,这老道给我系了一条平安带,若不给钱他不把我勒死才怪,掏了五块钱放进铜盂:“我本一介穷书生,并不宽裕,功德无论多少皆是心意”,那老道头一扭,扔下手中的笔:“既是心意,也不用留名了”……

  ◎在拔仙台上,可以看到另一边有两片比大爷海小的水潭,那就是二爷海,三爷海,我个人觉得我不去也罢。

  在大爷海休息吃饭,问及伙伴们能不能加快行走速度,一伙伴怒称受昨夜难寐之苦,又身负饮水饭食,是以慢于我,并提议下山辎重皆由我负,四票赞成一票反对通过。饭后,伙伴们尽将包中重物塞往我的背包,此时发现饮水耗尽,只剩空瓶,只能在大爷海中打水备用,竟意外的发现大爷海的水十分甘甜,更是冰凉,乃名副其实之冰镇矿泉水,尽情喝了一番后将空瓶全部灌满。13:10,准时出发下山。

  ◎上山时矿泉水瓶尽量不要扔,留着灌水供下山用,大爷海的水十分甘甜,不过灌的时候要在逆着风向的那一边灌,这样水面没有浮物。另外,长城站到中山站之间有唯一一处细泉,也可供补给,留意一下。

  尽管我身负重物,可是没多久我就把他们甩远了,我发现此时体能极好,一点也不累,也就没停下来歇几次,想必是我小时候较野,常在家附近的山上窜上窜下的缘故吧。为了显示我仍能健步如飞,一口气走到了中山站,坐在那里的帐篷里和老板闲聊,过了很一段时间,第一个伙伴到了,我正要得意一番,不料他却怒目相视:“你小子!跑那么快干嘛,我们捉摸着你是要携带粮草潜逃,想把我们整死在这山上……”可怜我有口难辩,走的快了是我背的东西少,东西都我背了是携粮草潜逃,左不是右不是。不和他解释了,出了帐篷,剩下的几个伙伴到了,见到我,十分诚恳的说:“接下来的路,走慢一点,大家一起走吧,好有个照应……”

  我也感到有些内疚,自己为了逞一时之快让伙伴们担心了,接下来的路,我不敢离队远过五米,下山比上山轻松很多,伙伴们也加快了步伐,等到达中山站时,才16:30,本来打算赶天黑走到板寺新村,然后歇一晚上,第二天下山,可我们现在完全有时间赶上缆车,伙伴们欣喜异常。稍作歇息后,继续赶路,马上就到了水泥台阶路,这时候我们发现下坡的路才是最难走的,我们的脚早就麻木了,一下台阶,跺着痛的要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到了山下就到了天堂了呀。17:30,我们终于赶上了缆车,在缆车上,本想就打一个盹,可一醒来就已经到站了,差点又被送回去了。下了山门,两辆绿色中巴停在那里,正要上车,听到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在大爷海见到的那队学生中的几个,原来他们的几个伙伴在后面还没下来向我打听,他们比我们先走一个多小时,可我们路上却从没见到,我具实相告并安慰了一番。上到车上,我心想:难道人就是这么失踪的,不管了,我太困了,先睡一觉再说。下山路上,司机按规定在“世外桃源”停了一段时间,我也懒的多逛,一路睡到了山下。

  来到山下,走在街道上,发现人们都奇怪的看着我们,我们相互一看,天哪,人人满脸通红,脖子也是,穿T恤的胳膊也一样,都是太阳暴晒的,奇怪,来得时候只有说要带棉衣的,没有人告诉要带防晒霜呀,吃一堑长一智,经验不就是靠教训得来的吗。找了一个宾馆住下,五个人三个标准间讲到了170块,淡季就是好啊!随便吃了一顿饭后,就去洗漱,晒伤的脸一见水就疼,轻轻的洗了个澡后一躺下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刷牙洗脸,不经意间看了一下镜子,立刻惊叫了起来:“啊-,熊猫!”……

  ◎上太白山一定要带防晒霜,我们回去后,晒过的地方都褪了一层皮。

  ◎从汤峪回去,除了坐直达车,还可以从汤峪坐小巴到眉县,司机一般建议在桥口等去西安的车,可为了能有座位,最好去眉县,那里是是发车点。从汤峪到桥口2.00元,到眉县2.50元,你会发现前两块钱的路和后五毛钱的路是一样长的。

  要走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太白山,心中一阵酸楚:上山,上山,唉!

  后记:我们此次上山时,发现这里的好多事情与我们来之前所听来的相去甚远,能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共享出来供大家参考,这是我的初衷,但是既是这样也难免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来的时间是七月中旬,沿途也没有遇到下雨,并且行走速度大家都各不相同,所以这里只供大家作作参考。这篇文章我写写停停拖了二十多天,各部分风格也不太一样,还有一些夸张的部分,最后的部分更是写的很仓促,为写完而写。整个篇幅也拖的有些长,有个同学看完后说太长了,我听取了这个意见,所以就有了现在的三个部分。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李白 | 敖江湖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