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我的头一次背包之行--太白山

    序

  早就听说过背包一族的自在和潇洒:扛着睡袋,背着干粮,约上三五的好友,不受时间、地点的约束,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一路游玩,心情愉快,走到哪里都是那么的气定神闲,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呀!可是我一直无缘参与其中,所以总觉得有一点点的遗憾。

  春节前,旅游版的两位斑竹和灰骑士还有东吴四人去了太白山,本来当时我也想同去的,谁知有事,也就算了,可是后来看到他们在那里照的照片,还有游记中美丽的太白风景,加上以前保持下来的那一点点遗憾,让我不禁后悔了,一直后悔到看到了斑竹发的那个帖子:春节后又要再去太白了。

  正月初七来到学校,本来是给导师拜年的,可是接到了斑竹的通知,第二天就要出发。手中拿着刚刚在导师家接受的任务,再想想背包享受太白美景的舒适,几乎没有犹豫我就选择了后者,嘿嘿,幸好我导师不上 BBS。

  购买装备

  定下了出发的时间,就约好板斧 youni 陪我去买最基本的户外运动装备。头脑里根本没有什么概念,有些东西买了都不知道有什么用,不过既然说是最基本的,那就先买了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赶到 3513 厂,那条街道的东边有许多卖军用装备的商店,大部分是国产的,物美价廉,由于刚过春节,开门的店还不多。在一家军品店外,放了一个模拟真人大小的像,一身的迷彩,带着风镜,头上贝雷帽,让看惯了商店里摆着满目生活用品的我耳目一新。进得店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右手边墙上挂着的一个美军背包,做工看的出比较精致,上面有许多的兜兜和外挂点,可惜就是容量小了点,才 50 升,要是冬天外出的话,估计装不了多少东西,于是就向老板要了一个 91 式国产军用寒区背包,有 60 升和 70 升两种,60 升的我背着很合身,70 升的稍微有点大,不过我想这是空袋子,如果装了东西也许会好点,更何况价钱都是 135 元。店主人告诉我,60 升的就是负重 60 公斤,70 升的就是负重 70 公斤,于是我就选择了 70 升的,因为不想吃亏,呵呵,后来在实际使用中也证实了我的想法,装上东西后感觉正好,而且包大点,装起东西来很轻松,不用费劲的使劲塞了。

  到底是军品店,店里还有许多的小东西,比如肩章、帽徽什么的,还有子弹做成的模型,十分精致,不过看起来和我们这次的出行关系不大。Youni 让我买了一幅风镜,10 元,像戴口罩一样用一根带子绑在后脑上,镜片分为前两片、左右各一片,全是茶色的,可以用来抵挡在雪地上行走时,雪地反射的刺眼的阳光以及吹过来的夹杂着雪粒的风,实际中发现不但有这个用处,更重要的是,在野外自己做饭生火时带上可以做防烟镜。不知大家有没有生火的经验,刚点着的柴火会不断的往外冒烟,把人眼睛熏的直流泪,还要一直看着它,就和切洋葱的感觉一样,听说上回他们去太白就是因为生火烟大,熏的大家只好爬在地上吃饭,好难受呀,因为烟是往上走的。但是这次带上了风镜后可就大不一样了,轻轻松松,一切搞定。那里还有睡觉时带的脚套,看着就暖和,一双才 2 块钱,而材料有三双鞋垫的料,还是棉的,真值!想想睡觉时戴上这么个暖和的东西就感到温馨,虽然这次出去时气候比较暖和,没有用上。

  本来还想买顶线帽子,山上风大,可以饱暖,并且护住耳朵,可是没有卖的,只好回到交大商场,在街边买了一个,十元钱,蛮好使的。手套是在皇埔庄里买的,不防水,比较厚,这回去幸好没有碰上雨天,不然这样的手套淋了雨戴上就比较难受了。我们下山的那天早上有点零星的小雨,幸好后来停了,下回再去一定买一幅防水的。手套还有一个功用,就是用来抓那些路边上挡住路的刺人的树枝,因为山上的路走的人不多,所以经常有路边的树枝横在路上,有的上面有很多的小刺,有了一幅厚厚的手套,再加上一个风镜(不怕刮伤眼睛),我就可以在山路上横冲直撞了。

  3513 的店中只有一种军用的睡袋,没得挑,还比较薄,估计这种天气上山不能御寒,要不就要买两条,于是我和 youni 再去奥索卡户外运动用品西安专卖店看看,就在正对新财院的大门外,街道北边。

  还没进门,就看到了店里横七竖八放了几个 91 式军用背包,进去一问,原来店主是刚刚穿越太白回来,听他的介绍,山上这几天风和日丽,没有下雪,也不知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因为我也不知道哪种天气能让我们玩的更尽兴,反正 youni 说好我就说好,呵呵。奥索卡是一个户外运动用品的著名品牌,一般质量都是非常的好,但是每件商品的价钱也同样的非常好,在那里我还想买双登山鞋,可是一问,最便宜的也要近 500,店主说给我打 8 折我也买不起,因为当时身上总共才带了500 元,所以只是羡慕的拿着看了半天。

  问起睡袋,店主从他的还没解开的背包里拿了一个出来,厚实,顶得上两条薄的,不过新的价钱要 260,说了半天才到了 230,于是沾沾自喜了半天,可是回宿舍后仔细一看,睡袋外面的塑料纸上贴了价钱:220,当时差点晕倒。

  雪套在奥索卡的店里还没有,只好买了一幅店主使用了一回的,价钱 60。据说这个东西新的在西安要卖 80 到 100,不过就是一件衣服的两个袖子那么多料,加上一个拉链,一点点用来将其固定在鞋上的皮子,居然这么个价,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后来实际中发现雪套的确有用,尤其是走在快没膝盖的太白的雪中,即使如此,还是觉得贵。我们这次同行的人中,有一个是在北京上学的,听他讲,西安的户外运动用品价格都比北京贵,所以大家如果能在北京买,还是去那买吧,能省不少的银子呢。

  所有的装备采购齐,我去借照相机,其他几个人就去买食品和所需的物品了,除了吃的如牛肉、饼干、香肠、方便面等等,还有酒精炉(9 元)、酒精(16.8元,一桶,太多了,只用了一半)、锅(9 元)。吃的、用的都搞定,就等出发了。

  坐车到达

  从交大出发,一辆面的到城西客运站,打表是 28 元左右,和车主谈价钱,25 元也就可以了。下午 4 点左右出发,到了客运站,直接上了一辆去眉县的长途中巴车,每人车费 18,比起上次来涨了 3 元,不知是不是春运期间的缘故。

  开出客运站,经过三桥,上了西宝高速公路。眉县在西安和宝鸡的正中间,西安到宝鸡 200 公里左右,我们在眉县的出口离西安将近 100 公里,一路无话。

  到了眉县的河底站下车后,时间已经是下午 5 点多了,几个当地人以为我们不懂行情,围上来给我们开价,说到好坪寺要50,价钱明显偏高,被我们严词拒绝(实际价格应该在 25 元左右)。其实如果坐车到了好坪寺的话,因为周围没有村庄,晚上就要住在寺里,那样很可能会碰上太白山保护站的人(简称“太保”),他们会让我们每人交十几块钱的进山费(买路钱),所以不去也罢。我们买了 1.5 元的车票,坐中巴车到达了营头镇,找了家还没开张的旅馆先安顿了下来,六个人的住宿费共 30 元。刚下车,四下张望,竟然发现了网吧,想着晚上竟然可以上 BBS 了,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激动。可是派了个人过去一看,里面居然都坐满了,现代世界网络的魅力可见一斑了。

  放好了行李,我们一行出去找吃的,下午饭到现在还没有吃呢。沿着黑黑的街道走,真的担心晚上要饿肚子了,好不容易看见有一家餐馆的门半开着,进去用小心翼翼的声音问有没有吃的,当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时,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营头的米皮我以前吃过,那记忆让我直流口水,于是赶紧叫了一碗,虽然数九寒天的,可是空空的肚皮却在那里召唤。营头的饭菜真是便宜,六个人吃了四碗凉皮,三个菜,六碗面,总共才收了 25 元。吃完饭,斑竹提议大家沿着刚才的黑街散步,边散步我还边在想,幸好刚才那家饭馆还开着,不然今晚可怎么过呀?但是也就是转过了那个街角,我们就看见了好几家灯火通明的餐厅,“柳暗花明又一村”是我们当时的感觉,可是我们都没有欣喜的样子,只有一种货物卖便宜了的一点点懊丧。人总是很难满足的,这也可以算是一个例证吧?

  走在街上,打了几个刚才在街上问的家里可能有车可以上山的电话,可是从电话那头总是传来一种恼羞成怒的大妈的声音,搞的打电话的斑竹很是惶恐,找车的事也就暂时不了了之了。

  买了 6 挂100 响的鞭炮,还有 20 个二踢脚,总共 8 元,我们回到了旅馆。这时才有时间和心情看看房间,居然有电热褥!我们欢呼了一阵,只有懊丧的麦子在那里摇头,因为他的床上既没有电热褥,也没有枕头。可怜的麦子,一个不怎么友好的开始。

  临睡前,大家又分配了一下行李,无忌和story身强体健,背的东西最多,我头一次参加这种活动,而且个头不大,所以背的行李就比较少,至于斑竹,为了能让他更好的指挥我们的行动,就还是让他背了那个最小的包,呵呵呵呵。

  躺在暖洋洋的床上,我期待着一个同样暖洋洋的明天的来临。

  穿越太白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习性也都不同,就像早上几点起床这么个问题,6 个人还要争论,youni 和 story 要求晚起,说要睡够,我和 alarding 则赞同早上 6:30 就起床,无忌和麦子由于年龄偏小,没给他们发言权,他们俩倒也没有抱怨,可就是睡觉后在房间里不知嘀嘀咕咕什么,反正都好晚了还有声音传出,墙太薄了。

  早上不到 6:30,alarding 就头一个起来了,跑到别的房间喊人,story 拒绝起床,于是派了个人把他的被子给揪了出来,寒气逼人,不穿衣服也没有办法了。

  大家收拾好行装,脸没水不能洗,早饭也找不见地方吃,只好先去寻找上山的车辆了。本来听说镇子的北头和南头都有,可是我们一直等到了快 9 点才搭上车,6 个人又是 30 元的车费,一路颠簸,到达了爬山的开始点:好坪寺。由于这一带经常有太白山保护站的人出没,于是我们匆忙离开了此地。

  头一次背着30多斤重的东西走在山路上,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下来,可是看看同伴们都精神抖擞的样子,我也把背包往身上推了推,迈着坚定的步伐前进了。

  刚才在车上时就听两个斑竹说,上回来时这里都是雪,现在已经完全融化,不见了踪影,所以现在的太白和我去过的任何一座山都一样,没有什么二致,登太白也主要是为了看雪,上天保佑,希望我们能够在山上看到。

  这次跋涉头一个到达的落脚点是中山寺,等我喘着大口的粗气到达时,寺门紧闭。我们上山前水都没有装满,本来想着在这里补充的,于是就散乱的坐在寺外,故意的大声喧哗着,门还是没有开。不是买了鞭炮了吗?放一挂吧,看能把寺主吵醒不?效果还是不行,我们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那里。斑竹告诉我们,寺庙的后头有水龙头,我们可以去那里装水,这么个远离人迹的地方,竟然安了水龙头,让我很是吃惊。接水时,我们发现寺庙的后门是开着的,看来寺主今天有事,可能是不希望陌生人打搅吧。

  取了水,下面出现了此次穿越碰到的第一个岔道,在这里两位斑竹意见不一,后来经过探路,发现右边的路是对的,此时应该让山沟在我们的右手边而不是相反。

  两位斑竹意见相左时,麦子看到了一棵松树,他对植物经验丰富,于是就教我们怎样辨别,松树的松针五个一簇时,是华山松,三个一簇时,是蛇皮松,两个一簇时,是油松,听说校园里的蛇皮松比较多。感觉这次出来真的会很有收获,因为和这么多野外经验丰富的人同行。

  离开中山寺没多久,又听到那个方向传来的鞭炮声,是后来的登山者?还是上山进香的村民?希望他们能赶上我们,大家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共同前进,重要的是如果他们中能有mm就更好了,嘿嘿。

  走的很累,我们在一处地方坐着休息。抬头向对面张望,透过树木掩映的树丛,发现我们坐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山形成的弓的弓背的中央,而透过弓弦的开口,可以望见外面是一片平原样的地方,对面依然有山包围着。在平原的周围有层层的梯田,梯田上期间散布着绿油油的花、草、树木,煞是好看,正中央有一座木头房子,让我想起了世外桃源的仙境!大家都发表感想,如果能住在这个地方,而且盖上一座别墅,而且通上电,而且拉上网线,而且有餐馆,而且……,于是,就在我们的而且声中,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就在这样一个山清水秀但是人迹少见的地方拔地而起了。

  胡思乱想完,感到身上又有了劲,于是继续上路。山路的确不好走,总是要稍微弓腰前行,虽然不像华山那么险,可是这回身上背的重呀,每走一段我都气喘吁吁,以前从来没这样走过,好是痛苦。几个过来人在给我介绍经验,说一定要挺住,头一次是这样的,体力也许我没有,可是毅力我有。

  拐过一段斜坡,youni 从陡峭的地方直接上来,还给了我一根木棍当拐杖,感谢youni,感谢那根拐杖,陪我走完了剩下几天的路程,让我省了不少的劲,让我免摔了不少的跤,以至于后来我都对它产生了感情,想要留着做个纪念了。可是在出山后走向鹦鸽三岔口大桥的路上,我终于觉得它很普通,终于抛弃了它。没办法,这样的木棍很平常,而且走在大街上拿着它也太扎眼了,不是我不念旧,列位看官不要对我说三字真言。

  斑竹在最后压阵,再往下走,累是依然的累,可是由于渐渐开始习惯, youni 带队也非常好,看我们累的不行了就停下来歇一歇,所以没有精疲力竭的感觉。

  刚开始上山时,我是全副武装,除了毛裤没有穿,其它的如毛衣、围巾、手套、线帽子、雪套都穿上了,可是走了没多久,就开始脱:围巾、手套、线帽子、雪套,最后在一次休息时,终于把毛衣也脱掉了,在寒冷的太白山上,我居然穿的比在西安时还少,可是依然浑身冒汗。

  我们的第二站:下白云,在不知不觉间到来了,我甚至有点吃惊,怎么会这么快?不是别的,因为我爬别的山时都是快累死了,才找到一个休息点,这里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吧。

  下白云没有人住,只有四间房子,两个面朝南的并列在一起,在上山路口的左手,房子里面还有炕,不过门窗都已经没了,屋里满是涂鸦,我也没心情看,太累了!向西走不远,另外还有一间朝东的庙,供了几个牌位,我去磕了几个头,却没看清供的是谁,好像是送子观音吧,虽然暂时用不上,不过就算为以后攒着了。走出庙门,向南的方向不远处有一口钟,反正也闲来无事,就拿个棍子敲呀敲的,听着悠扬的钟声在空旷的山中回荡,还是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觉得这种单调的声音也是那么的悦耳。

  他们已经开始吃午饭了,居然有牛肉、炸带鱼,我以前都没有注意到,匆忙拿了一块饼,就着鱼呀、肉呀的,吃的真香,好久都没有这么狼吞虎咽的吃饭了。这时alarding拿出一包火锅底料来,我们都奇怪他买这个干什么,后来听他嘟嘟囔囔的才知道,他买错了,他以为是咸菜,可是就是这样的火锅底料,在我们的嘴里也是那样的美味,我们喝着冰凉却感觉甘甜无比的自来水,吃着有点硬却很可口的饼,再就着买错了的火锅底料,居然是一顿丰盛的中午大餐,看来劳动人民有劳动人民的快乐,整日养尊处优的日子舒心,但是体会不到什么叫艰辛的喜悦。

  吃完饭,有了点精神,就开始四处游荡了。庙的后面是一个小坡,上面盖了一座两层的楼房,爬上去看看,感觉和底下是不一样。站的高,看的也就远了,想想如果到了最高峰,那不是无限美景都收眼底?这样想着,对于下午的艰苦历程居然有点盼望,真是开始不知死活了。

  下得坡来,敲了敲钟,我们一行又开始整装待发了。此时,有个让我稍微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alarding 和麦子开始捡拾刚才吃饭所扔下的杂物,并将它们装到了一个空的袋子里,说要带下山。此时我才知道,原来麦子是个环保人士,听说和绿色和平组织的人还有过接触,以后的一路更让我加深了印象,麦子对环境的爱护是发自内心的:在河边休息时,他能从冰冷的河里捞起一节电池,然后带下山,并且大声的诅咒那个扔电池的人。我以前看过相关的报到,知道一节电池对于河水的危害有多么大,影响多么深远,可是从来也不会像他这样的动了真气,看来我在有些事不关己的方面多少有点冷漠了。有了麦子的榜样,有了麦子的以身作则,我以后也会多多少少的注意一些这方面的事的,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下一站就是上白云,再开始走就感到很累了。走路就是这样,憋着一股劲还行,一旦歇一会儿,重新开始就有点难。前面的 youni 经常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后面的斑竹也在不慌不忙、慢悠悠的享受爬山的乐趣,只有我夹在中间,享受不到什么,还累得半死,我当时就在想,我是何苦来呢?这不是自虐是什么?呵呵。可是没有办法,这时打退堂鼓早就迟了。于是只好憋着一股劲的走,再不行就开始想点别的事来吸引自己对于劳累的注意。别说,这招还真管用,我就那么想着,时而嘴角带笑,时而皱紧眉头,脚下的步子依然,马上的,上白云已经在我的视线中了,而且一直到下山,我都在凭这个来使自己能够走下去,人有时还是需要被欺骗一下的好。

  上白云的老道初见很是冷漠,也许上山从这里经过的人多了的缘故,见我们一行在他那里的道观前休息,也不理睬,只顾做自己的饭,我们看那样,也没人敢上去搭腔,都坐在台阶上慢慢的喘气。我走到这,简直觉得体能达到了极限,把包放在院子中间的一个桌子旁边,就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再也不想起来了。过了一会儿,老道拿了两条长凳向桌子走去,我以为老道要吃饭了,赶紧过去把包挪开,终于,老道对我说了头一句话:“没事,放那吧”。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老道去坐,才明白原来他是拿来给我们坐的。趁着他做饭空的档,我和他聊了起来,他告诉我,这里上去还有一百多里到大爷海呢,那是太白之行的最终点(当然我们这次只是走到平安寺就掉头下山了)。老道来这里也没多久,呆了三年多一点,以前是在甘肃,后来云游至此。他看我们渴的样子,给我们拿了一壶热开水,好是感激呀,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能有开水喝应该是有点奢侈的事情了。

  又坐在了凳子上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院子边上栽的树,就在我们上山的路口上,那是两棵树,可是竟然纠缠在了一起,一个就像叉子一样抱住了另一个,叉子过去后在上面又重合了,这样的树我可还没见过。太白山,山好,水好,人好,连树都这么好,可惜当时没有拍下来,现在想来有点后悔了。

  要从上白云出发了,我们把 story 在山下买的两个小红灯笼中的一个给了老道,希望用它点灯能在无人的夜里作个伴而不致于太孤单了。Story 可真是精力充沛,还在营头时,就非要买两个灯笼上山,那么远的山路,那么沉的包,他依然一点都不在意,下回背包走路我还找他,呵呵。

  上白云到骆驼树的路是最长最难走的了,在这条路上我都快绝望了,期间歇了好几回。每人带了一个梨,在休息时,当又香又甜的水流向口中时,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梨核吃完了可以随便的扔而不会污染环境,因为它是可降解的。

  到了骆驼树,这里居然又是几间没人住的空房子,只不过门窗都没有了,看那样子是让来这里过夜的人给卸了当柴烧了,这里的夜晚很寒冷。

  想想这一路上,大约每走 5 里路就有一处房子,而且都是一砖到底,有门有窗,这里的山民应该经常上山拜佛,所以会有这许多的歇脚之处,这样方便了他们,今天更是方便了我们,许多事看似没有关联,可是不经意间就能凑到了一起,有时考虑太多了根本没用,边走边看也许是更好的办法。

  听着斑竹讲上次他们在这里宿营的趣事,吃着巧克力补充营养,刚才的累死累活消失了,再往下就是我们今晚的宿营地:大殿,youni 提议大家尽早赶路,现在才是 3 点多,到了那里 4 点多大家可以打双扣的。想想在太白山顶打双扣的诱惑,大家稍事休息后,又强打精神上路了。

  再往下,雪开始多了起来,我们纷纷取出雪套戴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中踏行,说实在的,走在雪中比走在山路上好受多了,那松松软软的雪,踏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我专挑有雪的地方走。

  到大殿的路上再无话可说了,除了累还是累,我边走边吃大白兔奶糖,剥了的糖纸就放在路边的树杈上当作给后来人的路标了。听我家人说,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大白兔奶糖了,而且只吃上海出的,害的家人总是托到上海出差的人帮着买,呵呵,现在吃起来依然甜蜜无比。

  走在山上,最怕的就是迷路,所以登山的人一般总是留下许多的路标,这样一来方便了别人,二来也可以给自己留下标记,无论是原路返回还是下次再来都可以有所借鉴。路标用什么都可以,一根红头绳,一个塑料袋子,一件衣服,还有象我用的大白兔奶糖纸,总之只要看着不是野生的就行了。一般都是绑在树枝或树杈上,在人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方,岔道口通常都可以找见。一个人独自爬山,能够看到一个人造的东西,哪怕是一片废纸,也是很亲切的。这一路上,我们见到的路标太多了,而且经常是好好的衣服就撂在那里,数了数,竟然可以凑成一身,早知如此我就不带备用的衣服了,能省多少劲呀!

  到了大殿,在有字的那个牌子前全副武装的照了张照片,谁知道下回还来不来了,这么累的。Story 和麦子找了个以山为背景的地方,还站在一块石头上摆 pos,照片出来后效果都蛮好的。

  听上白云的老道讲,大殿的两位师傅年初三就下山了,所以五间房子除了一间门大开,其它都上了锁。从上山的路走去,正前方稍偏右面向我们的是两间并排的,其中右手那个是睡房兼灶房,路的两边还各有一间,在右边的房子前种了一棵松树,不知怎么搞的,让我想起了“道骨仙风”,能在这样秀丽、清静的山上住着,人也一定是超凡脱俗的了。那间开门的背对着我们,进去看了看,也可以睡人,可是没有厨房和灶,怎么生火呀?最后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下,就决定一定要把那间有灶和炕的门弄开,我们可是带了斧子的!赫赫。

  本来想撬锁,可是没有趁手的家伙,斧子太笨了,不灵便。这时有人发现门转轴很松,于是大家抬呀抬的,居然就那么把门轴给卸了,门原来可以是这样开的。

  进得门来,大家放包的,铺防潮垫的,接水的,生火的,弄柴的,都忙开了,今晚的晚饭是大饼和方便面。水是从缸里砸出来的,因为都冻成了冰,用斧子砸开一块放一块到锅里。火生起来了,烟很大,我戴上了风镜,现在暂时可以叫做烟镜了,真的效果很好,眼睛一点也不难受。大致忙完,大家坐在两位僧人的炕上,开始了双扣,底下 alarding 任劳任怨的在煮面。听说这里的晚景很美,可是双扣的感觉似乎更加吸引我们,于是一直到了四个人每人拿了手电筒在照,双扣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吃完面,简单收拾了一下,还挺早的,alarding 提议谈人生,可是我们都有默契似的接着上炕打牌,剩下无忌和斑竹只好在那里偷吃带来的小食品,我们也装作没看见,总要给人家一点补偿嘛。

  经过一天的劳累,我们用手电打双扣搞的眼睛也很累,所以早早的就铺开睡袋躺下。我的睡袋比较厚,所以我离锅灶最远(锅灶的火同时也通到炕底下,这样晚上也起到保暖的作用)。听他们上次说,睡了一晚上居然留鼻血这么恐怖,我可没管,依然穿的厚厚的,不过睡了一会确实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就开始减,减到不知什么时候,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7 点我就醒了,穿好衣服去生火,这是我昨天主动要求的,反正早上也习惯早起,他们都还在床上打打闹闹的不知干些什么。头一次没生着,又去院子里找了些粗点的劈柴放在小柴上,又一次点燃,终于火生着了,烧了满满一锅的水,这下可以喝够而且把每个人的水壶都装满了,早餐每人还有一个鸡蛋。

  大清早的山里起雾,出去看看风景吧。凉飕飕的山风吹着,看到远处的山都笼罩在薄薄的雾中,若隐若现,正对着我的山上背阴处还有些雪覆盖,可惜不是过年前来,否则满山覆盖上皑皑的白雪该多好看。扯着绿野游狼的会旗,大家照了合影,然后就又匆匆的开始了今天的路程。

  从这里到斗姆宫,是我们此行最后一点还需要上坡的地方,斗姆宫是此行的最高点,海拔 3100 米左右,从它往下就几乎全是平路或下坡了。这一路比起昨天的路来真是轻松了许多,不是很累,只是在一处比较险的地方往下滑时把我背包的一个下面扣带给崩坏了,真是遗憾,才用了一次。

  到达斗姆宫时,我一点都不累,放下包就四处乱转。它是一个用石头围起来的方形院子,里面有三间房,南边一间,西边两间,就在西边一间的房门两边贴着斑竹贴出来的那个对联:天下事法无定法有道是非法法也 人间情了犹未了然后以不了了之,横披是:道法自然。大家边念边点头称是,很有哲理的两句话。

  斗姆宫看景色的地方有好几处,一处胜过一处。从石头院的东门出去,左边有两个高达 20 多米的陡峭的山崖,其中一个山崖的顶上居然还有房子,真是佩服呀,能在那么险的地方盖,砖料都是怎么运上去的?右边可以看见远处的山峰,横在我的面前,笼罩在一层朦朦胧胧之中,不过不是春天的季节,所以看着一片淡淡的绿色,还有点发黑。

  进了东门出西门,一片开阔地呈现在眼前,前面没有阻挡,远处的山脉一目了然。从西往南,层层的山呈包围状屹立在那里,有一道主脉,期间交错着穿插了几个小山头,此时太阳高照,山上的雪还清晰可见,几乎覆盖住了整个的山头,白皑皑的雪在阳光下亮亮的。在大太阳底下看雪,觉得虽然滑稽,可是这就是太白山的一大景观:太白积雪六月天。站在西门的地方往南看,可以看见一棵很显眼的树立在一片山头之上,其它地方的树都明显的比它矮,那里就是今晚的宿营地――平安寺了。

  西门出来左手,有一块很高的大石头可以爬上去,上去的风景就更美了,远处的山峦层层叠叠,一个躲在一个后面,像是娇羞的新娘,又像是含苞预放的花朵,雪在山顶更加的明显,山顶的下面可能因为太阳晒雪的缘故,有薄薄的雾气笼罩,这样朦朦胧胧的,更透露出一种诗意的美,所有的树木在大太阳的映照下,更加的翠绿,有山、有雪、有绿色,冬日的阳光,再加上若隐若现,我陶醉在其中了。

  下了这块石头,另有一块很低的,平坦、开阔,面积有 6、7 个平方,我仰面朝天的躺着,让温暖的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每一处,闭上眼睛,安详的享受着这一切,恬静、舒爽。把我美的,走的时候差点把相机忘在了那里,那可是借的,还蛮贵的呢。

  从这里出发往平安寺,一路下行,几乎没有上坡,而且由于过了中午,地上有点点的冰也都化了,搞的泥泥的,很难走。正在走着,突然看见前面一只雉鸡从我们要走过的路上穿过,然后又是一只,我们也不敢动,就呆在原地看着它们过“马路”,前前后后一共有十几只了,终于在这里看到了野生动物,也算不枉此行了吧。走到这里,路上经常可以看见羚牛的粪了,一堆一堆的,就像现在经常卖的那种椭圆形的巧克力一样,嘿嘿。听说太白山的动物中只有羚牛会对人主动攻击,像狗熊之类的只要你不惹它,它也不会惹你的,而且羚牛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碰上它除了跑,敢过分动手吗?所以我们既想看见羚牛,又害怕看见它,就这样在忐忑不安中继续了我们的路程。

  沟在我们的左边,山在我们的右边,挡住了阳光,这时天空中飞过几只乌鸦,呱、呱的叫着,我们精力也实在无处用,都学着呱、呱的叫,居然比乌鸦叫的还乌鸦,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那几个“乌鸦”,向前去赶 youni 了。

  问问 youni 还有多远,他说要是沟在我们的右手时就不远了,正说着,穿过了山梁,前面就到了平安寺寺主李道人的墓了。Youni 把鞭炮取出,挂在树上点燃,正在这时 alarding 赶上来了,径直就向鞭炮走去,我们都憋着笑,可是炮居然没响,太 faint 了。又点了一次,响了几个又不响了,如是者几回100 挂才放完,我们都说是不是李道人显灵了?往前走,除了道两边的荆棘挂衣服,路比较泥泞,走起来倒是不累,我和 youni 最先抵达了平安寺。

  平安寺有两间房,门对门,一间门窗齐全,门朝西南,一间破露不堪,门朝东北。在那个破露不堪的房子后面是一个斜坡,斜坡上有一大片的芦苇,都倒伏在地上,我们都脱了鞋躺在上头,像是睡在软软的床上,有太阳当暖气,一会儿就能让人进入梦乡。这时斑竹已经开始做饭了,youni 又来叫大家打双扣。今天的太阳很好,照在我们身上暖烘烘的,我们坐在寺前的屋檐下,每个人垫个平平的石头,中间铺上报纸,刚才走平路没有消耗掉的力气,都在这里用上了。

  吃完了晚饭,开始考虑晚上取暖的事,每个人分配的都要砍木柴。房子的粱上有许多的厚木板,每块三米多长,40多厘米宽,5厘米多厚,一架梯子直通粱上。于是每个人拿了一块下来,然后就用斧子开始当、当的跺,跺成大小合适烧的。那些木板可真是不错,硬硬的,轮斧子的手都有点隐隐作痛,烧了的确有点可惜,不过在这地方打家具也用不上呀!跺完了木板,我们围着火堆烤火,这时房子里没见了 story 和 麦子,我走出房门,看见他俩在月光的映射下看风景,于是也凑了上去。

  平安寺的海拔比斗姆宫低一点,不过也有两千七、八吧,而且这里人迹罕至,根本没有污染,在这里看月亮很清楚,甚至亮的似乎它的周围都围着光晕了。我和麦子、story 讨论了一会儿环保之类的话题,就回屋去取来望远镜看看这里的月亮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刚才用肉眼看的月亮、星星和用望远镜看的可是截然不同,在望远镜的天空里,许多比较暗的星星都显露了原形,星空中那么多亮亮的星星夹杂在其间,还有黑黑的夜空做衬托,好像很多颗钻石在天空中发光,望远镜的世界好美。用望远镜看,月亮上的环行山居然也清清楚楚,我看到在月亮的下方偏左的地方,环行山一个挨着一个,每个的环中央都黑黑的,此时有嫦娥在那里翩翩起舞吗?还是吴刚在砍他的桂花树?就和我们刚才砍木头一样的手疼?听说月球的背面有一架二战时的战斗机,也不知是真是假,多半是人编造出来制造轰动效应的吧?对于这些我不相信,不过对于宇宙中存在和我们人类一样的智慧生命我可是深信不疑,银河系里就有成千上万的太阳系,宇宙中的银河系又是以千万计,这么大的范围,怎么可能只有地球是适合生物生存的呢?更何况我想,人类的生存环境要求有氧气、阳光、水,可是别的星球上的生物也许需要的是二氧化碳、紫外线、土呢?而且如果存在正负空间,那么也许地外生命就存在于地球上,只不过他们和我们处在不同的空间,我们谁也看不见谁,谁也听不到谁。在负的世界里,也许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我,我在这个世界干什么,他在那个世界也干什么,然后到了一定的日子,我们两个相遇,接下来就是我们个体的毁灭――死亡。人类的认识总是有局限的,不能说没见过就是不存在,就像知了都是在夏天才出现,秋天的风刚起,它就寿终正寝了,在它看来世界总是炎热不堪的,冰天雪地怎么可能是现实的生活?人类也同样如此,我们上太白山的路有好几条,每一条也许可以到达顶峰,也许有一条就通向了不知名的地方,人类可能是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一个山路上蹒跚,也可能是在一条通往另类世界的小路上攀登,总之,只有人类自己可以保佑自己平安、幸福。

  东边的山不知为何,背对着我们的那面好像有什么光源在照射着,也许是雪反射的月光的缘故吧。那里就是跑马粱,太白山的最高峰――海拔3767米的拔仙台也在其上。不愧它的名字――跑马粱,远远看去那么长的一条山脉几乎就是平平的伸展向远方,在上面骑马跑起来应该是很开阔的吧?白天就可以看见上面覆盖满了积雪,夜深时依然依稀可见,就好像在我面前躺了一个巨人,身上盖了条白色的毛巾被,微微的亮光是他注视我的眼睛,可是他看我干什么呢?是想告诉我太白的美景,还是警告我没事不要再来打搅他了?

  又一次走到西边去看,房子的后头有个坡,看着不高,走可要走半天呢,上去登高望远,跑马粱的美丽能看的更加清楚。这时夜已深了,山风吹动坡上的树,在那里轻轻摇摆,沉沉的夜色中看起来好像有人在那里似的,尽管我知道这时的岭上除了我们不会有别人,可是由于看过 BBS 上旅游版的“闪灵在线”,此时让我总是感到有点不自在,这时要是有个地外生命带我走,我去还是不去呢?地外文明能走到这里,说明他们比我们的科技发达,可是人生活除了科技、现代带来的东西,是不是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东西能够让我们感到更加快乐?靠堆砌出一堆高档的东西来愉悦自己,不如让自己在平淡的生活中得到心灵的安详,人所以有痛苦都是源于过分的贪念,就算达到自己的目的所得到的快乐也总是短暂的,之后又是另一个达到目的地过程带给自己的折磨,有一首歌唱的好: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会对外星人说不。

  第二天一早,斑竹就催大家起床了,分完了剩下的干粮,在平安寺留下一张合影,就开始了回家的里程。下山的路因为背阴,前半段几乎全是被雪覆盖着,走在松软的雪上,又是下山,比起上山的劳累来,真是轻松多了。不过也是由于雪多的缘故,地上很滑,走的稍微快一点,就很容易摔跤。我的鞋是出发时新买的,但是鞋底不防滑,所以我摔了好几跤,看来登山时鞋也是很重要的。出发前,youni 告诉我要买高帮、防滑的鞋,那时还没什么体会,现在可是真正了解了,因为屁股疼呀!不过这里的雪都快没膝了,摔在上面除了感到有点潮湿外,实际上还是蛮舒服的。

  在有些下山的路上,厚厚的雪,两边突起,中间一道槽,我们都为了省劲,干脆玩起了高山速降,往槽里一坐,顺着坡就呲遛、呲遛的滑了下去,又快又省事,还不费力。

  还在上山时,就看到了红桦树,树干挺拔,树皮是红色的,被阳光一照,好像满树的金光,煞是好看。听说用它的树皮可以写信,尤其可以用来写情书,我想也许是因为红色代表心的意思吧?在下山的路上,路两边不时能碰上这种树,story 听了这个说法,看见一棵红桦树就去剥皮,为了爱情真的是不顾一切了,谁这么幸福呀?

  快到山下时,路的右边开始出现了一条小河,河里的水潺潺的流动,我们走在山路上,听着这叮咚的声音,感觉真是心情舒畅,因为出山的路不长了,家还会远吗?

  路上还碰到一个搞笑的事,我们坐在一处休息,story、无忌去一个陡峭的山崖上看那里的庙,我们几个坐在那里,正在这时,有两个老乡拉了两匹马上山,我冲老乡笑了笑,然后友好的问候:“上山拉木头呀?”,哪知两位老乡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们,然后回答我:“上山拉柴”。过去了,我才想到,也许人家以为我们是太白山保护站的人,上山拉木头当然是不允许的了,看来碰到生人不要随便问这问那的,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戒心,不过我们经过这几天的劳累,真的很像“太保”吗?

  终于到了山底下,看着路边一栋栋的民房,看着在田地里辛勤耕作的老乡,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这几天在山上除了我们几个,几乎再没见一个人,除了山路就是树木,鸟都见的很少,现在再次走在往昔觉得吵闹的环境中,而感觉却完全不同了,在接下来的三岔口大桥,将会有回家的车门向我打开,我又要回到以前的生活中了,我渴望着我所熟悉的那一切能够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