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3000米级别山峰 > 太白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太白记

  恶人出行必有大风雪,破财又堵车。这句话的前一半是绿野上跟俺最熟的一位大姐在俺出行前送俺的一句话,后一半是俺自己加上的,因为实在太倒霉了。

  第一日 惊险火车站

  十一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本来想请半天年假早点回来的,结果老板出奇的爽快,居然不用俺请年假,直接放俺回来了,真是感激啊。

  出发前由于在理发店耽误了n久(而且还没排上号),结果走的很匆忙,差点连腰包都忘了带了。到小区门口急急忙忙的拦了一辆黑车,直奔西站。到西站的时候离开车还有将近20分钟,理论上是比较宽裕的,但是因为这是俺第一次在西站乘车,而且黑车还是停在西站后面,俺花了好久才找到上二楼候车室的地方,然后不知怎么找到俺这次车对应的候车室的。最后一溜小跑来到车门口,艰难的挤上了车,这时离开车只有五分多钟,不到十分钟了,差点误了火车,感觉就像在演大片,呵呵。

  上了车,傻眼了,硬座席中间的过道里站满了人,俺提个70升的大包步履艰难啊。出了一身汗,总算挤到座位前,碰到了北京方面的组织者——炮灰。大家都长出一口气:该上车的都上车了。

  一会,火车开动,俺们开始整理行李,好腾出座位来坐,车真是太挤了。坐定以后开始短信,短掉2格电以后,关机,开始聊天和瞌睡。没想到这竟然是俺最后一次用这个手机短信了,555555

  第二日 不祥的开端

  开往西安的火车据周游说是铁定晚点的,这次也不例外,晚点一个小时四分,于十月一日八时三十分抵达西安火车站。在火车上一路过来外面都是在阴天或者下雨,尤其时越到后面越下雨。下车前大家就都准备好了防雨罩,俺慢半拍,没准备好。背上背包随着大家走,在站外沿街走了好远,都出了停车场了,才看到接俺们的车。车是西安方面的组织者——V2俱乐部的王炼安排的,感谢感谢。上了车俺才把背包防雨罩套上,幸亏雨不大,背包没怎么湿。

  凑齐了北京和杭州过来的朋友,车就挤的不行了——包又大又多。先到V2附近吃了灌汤包,味道不错。然后去V2会合西安的朋友,顺便收拾一下背包,带上公用装备和食品。听说不需要涉水,俺就把一双凉鞋减负在V2了,后悔啊。加上西安的朋友车就更挤了,勉强能够坐,还得抱着背包。这时一共有28个人,或者30个人,具体怎么回事俺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别说俺数数不好,俺到活动结束的时候才能把脸认全,有两个郑州的俺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车把俺们送到了营头村。俺们去了西安朋友推荐的一个无名小店吃午饭,结果被推荐的肉夹馍、米皮和面皮都没有了,只有面条,于是分成两拨找饭馆吃面以加快速度。吃完就分拨包小面或者拖拉机上山。前面看到一队包中巴上去的,王炼就及其准确的预言了:他们那车不行,开到一半车就歇了,要上山一定得拖拉机,小面都有些勉强。俺跟着王炼所在的拖拉机上了山。

  果然在开出一阵以后看到中巴撤下来了,接着就看到了一队步行客背着大包在雨中行进。真是自虐啊,这段路没啥好风景,不值得走的,还是拖拉机好。拖拉机和小面勉强把俺们一行28人送到步行起点后,先到的已经淋了好一会雨了,俺是第二车到的,少淋了几分钟,呵呵。

  出发前炼哥和晖哥先去前面探路,不久后回来说前面要过两条小溪。在拖拉机上俺已经见识过路边所谓的小溪了,车上有人用两个字形容山里的小溪:咆哮!据西安的朋友说从9月27日就开始下雨,看来下了好多天的雨对山里的水势有很大影响啊,呵呵。前行不久就到了第一条小溪处,大家脱鞋卷裤腿赤脚渡河。俺的脚一进水,那叫一个凉啊!!才走两步就受不了了,没办法,要过小溪,必须趟过去,跳是跳不过去的,俺中学的时候跳远最好成绩才4米半不到,三级跳也够戗能过去。而且水流湍急,登山杖要使劲握住才能插稳。水流冲在腿上窜起好高,把俺护膝和裤腿都打湿了,好多人也一样待遇。大漠长河更是一不小心把鞋掉进了小溪里,真是惨啊。西安的燕燕jj带了凉鞋过来,给不少人帮了忙。俺真是后悔把凉鞋放在了V2。过了小溪,大家穿鞋继续赶路,走不了两百米,第二条小溪就横在大家面前了,有人抱怨:早知这么近就不穿鞋了。于是继续脱鞋涉水。第二条小溪比第一条要宽一些,也要深一些,最深的地方水都没过俺的膝盖了,护膝和裤腿算是彻底湿了,上岸以后裤腿里还兜这溪水呢。过了第二条小溪,听队长说前面不用涉水了,俺们那叫一个欢呼啊。走出两百米傻了眼,太白上演三溪并流:在500米的路上横着三条小溪,申报世界遗产去吧。继续重复前面两场戏,只是这次有一条水浅一点的路,不过水流很急,有被冲下去的危险,走路必须十分小心。幸运的是大家都安全过了三条小溪,不过大部分的人双脚也都冻的快麻木了。俺带来的毛巾成了若干人的擦脚布,山里条件艰苦,就忍了吧。

  在队长拍胸脯保证前面不再需要涉水的情况下,俺和众人半信半疑的上了路。果然,接下来的2公里没碰上横在前面的溪流。再想往前,天黑了,宿中山寺,全天步行2.5公里,原计划是宿大殿的,差了好远啊。寺里的老和尚热心的给俺们安排睡觉的地方。人齐了以后,大伙分炉头腐败。俺跟虎子夫妇合用一个炉头开伙。俺没带啥腐败物资,只是背了些公用食品,自己的东东就只有压缩饼干和能量棒了。虎子夫妇真是好心,煮了面分给俺吃,感激的鼻涕都流出来了,也有一部分是冻的,呵呵。虽然吃的比较简单,但因为人多,大伙都吃的很畅快。

  吃完,有人继续在那里聊天、娱乐(也许是杀人吧),俺回去睡觉。一进屋,通铺被占了,只好地铺,里间屋地铺只睡了俺一个,还是挺爽的,呵呵。不过晚上睡的不是很死,外面发生的事都能感觉到,就是醒了以后不知道啥事。

  第三日 继续晚点

  尽管前一天耽误的行程,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休息。早上7点,大家才开始陆续起来,早饭。折腾到9点才出发,走的时候下着雨。

  走到中午,俺算比较靠前的,才走了不到5公里,也就是说一天半时间,俺们才走了7公里的路,简直就是腐败游啊。队长分队的策略也有点问题,按照西安、北京、杭州三个来源地分成三队,前队的不能落到后队去,只有收队的在岔路口等后队的领队,其实一路上也没什么岔路。可是走在最前面的西安队有上海来的mm走的比较慢,把大家的速度都压住了。后面的人顿时失去了节奏,走起来十分吃力。这一天午饭没动火,至少俺看见的都没动。俺中午就对付了一点压缩饼干,喝了很少一点水,毕竟背的水不多啊,路上还要消耗的。不过由于下雨再加上天气比较冷,水的消耗不大。

  在骆驼树(音)附近,也许上面一点,也许下面一点,降水中出现了硬降水,地上的积水也出现了硬积水。一开始液态水的比例还比较大,后来慢慢的固态水越来越多了,地上、树上也出现了白色覆盖物,怪不得叫“太白”啊,名不虚传。

  到了上白云,由于行进实在太慢,怕到最后抢不到营地,炼哥提议让一伙体力最好的人带上若干帐篷前去抢营地。于是俺就贡献出了俺的帐篷。就在这个过程中俺做了一件让俺终身难忘的事啊。俺的绒衣本来事穿在身上的,但是行进过程中太热,就把它脱下来放在背包里,外面只穿冲锋衣,拿帐篷的时候俺先把放在最上面的绒衣拿出来,放在了背包的前面,然后取处别的一大堆东东,放在背包边上,再把帐篷拿出来给了不知哪位兄弟。俺在往回塞东西的时候,有位兵哥因为背帐篷,背包里不少东西都多出来了,俺的背包空,正好帮他背点,于是再把他的东东往俺的背包里塞。装包完毕后,背帐篷的先走了,然后俺也走了,但是走的时候俺忘了检查一下被俺背包挡住视线的区域是否有遗留的东东,结果俺的那件绒衣就在那里!衣服不贵,花100元能买到比它强n多的,但是衣服的口袋里装着俺的钱包、钥匙、手机,钱包里有现金若干,还有俺的身份证、工作证、银行卡若干,怎一个惨字了得。最要命的是,俺当时出了道观以后想起来是不是要回去看看是否落下东西,但是为了赶路就没折回去,也没想想包里缺没缺啥,直到晚上收拾包的时候才发现俺的衣服丢了,想回去找是不可能的了,为了晖哥是否有人捡到衣服,晖哥大吼n声,没人响应,俺心里的石头也算是彻底放下了,盘算怎么回家吧,呵呵,这是后话了。再说回来,三地分队走到后来,队形就被完全打破了,走的快的都走到了前面,除了晖哥在最后收队,辛苦辛苦;走的慢的走落到了后面,俺走在前队的尾巴上。

  一路走在雪和泥混在一起的小路上,俺在天黑前赶到了营地平安寺,比计划的明星寺差了10公里,全天行程27.5公里,跟计划一样,没能把第一天的损失补回来。在营地,大家已经烧起火堆,是拆了庙里的模板烧的,罪过罪过,不过天那么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地上都积了厚厚一层雪了。大漠拿着一个棍在给大家烤袜子,不知烤熟了谁吃,呵呵。吃过晚饭才发现,俺还没地方住呢,跟队长协商,决定在外面再加一顶帐篷。庙堂门口的一块地已经被占完了,俺要想搭帐篷只有去边上开垦荒地。看着一堆一堆的顶着雪的草,俺开始了艰难的开荒活动,又是蹦又是跳,累了就走两步,总算踩出了一块2米*1.5米左右的平地,冻的俺够戗,没穿绒衣啊(丢了,越说越心疼,想哭啊,5555),羽绒穿了又太热。抱着发抖的身躯回来想拿地布过去铺,得知庙堂里面的若干个帐篷可以匀出几个铺位,俺能睡在里面了,哈哈哈哈,差点口吐白沫逛荡在地,白辛苦了!不过看到后来炼哥在俺踩出的平地上搭起了帐篷,还是挺有成就感的,呵呵。

  第四日 艰难的30公里

  前一天晚上带着一丝遗失重要物品的遗憾,俺钻进了帐篷,三个人挤一顶,很热。晚上有人给热醒的,俺也一宿没睡好,早上起来有些头疼。当时怀疑是不是高山反应,后来否定了,海拔才2800多米(比前一天上升了1300多米),也就小五台那么高。估计是晚上帐篷里人太多,缺氧,早上起来吃了早饭活动活动就好多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在下雪,外面的帐篷上已经积了很多雪了。天亮的时候,好多人都拿出相机来拍雪景。可惜雾气或者雪气太大,远处的景物非常模糊,山就更看不见了。脚踩在地上已经可以咯吱咯吱的响了,这种感觉很好。

  虽然前一天起的很晚导致有一部分人后来走了夜路,但是,这一天大家好像没有吸取教训,出发的时候也有8点多了,也许有9点,俺没有计时工具,全靠瞎猜。当天的路分三段:第一段是平安寺到明星寺,路不是最难走的,但积了雪也不可轻视;第二段是明星寺到放羊寺,路是一天里最好走的,需要加快速度;第三段是放羊寺到文公庙,路是全天最难走的,据说要三个半小时。每段路都是10公里,分的还挺平均的,呵呵。

  由于全天海拔上升大约在700米左右,总的来说路没有前一天陡,但比前一天长了一点。前两段路走起来不算太困难,唯一感觉不爽的就是路上的树枝太低,总是挂住背包或者直接横在腰前或腿前。对于低的树枝,俺就跨过去,高的树枝,一低头也就过去了(哈哈,个子矮也有矮的好处啊)。最讨厌的就是不高不低的树枝横在路上,细一点的可以拨开,粗的拨不动的就只好钻过去了,这可是真正的爬山了,有时候还是跪在地上钻过去的,幸好下了雪,不是很疼,而且冲锋裤不怕脏。

  下雪给俺们的行进带来了不小的困难,但同时也带来了优美的风景。路上的草、树、石头都被白雪给覆盖了。地上的草就像玉雕出来的一样,一条一条的伸展着。树上也挂满了雪,琼枝玉叶就是说这个的吧。有的雪在叶子上融化又冻结,形成了一片冰叶子,把叶片摘去,可以清晰的看见冰叶上的叶脉和叶子的轮廓,要是不怕它化掉,就可以用来铸造叶子了,呵呵。路边的岩石经常有靠近地面的部分向里面凹进去,这样在凹进去的洞口部位就会形成好多又细又长的冰馏子,晶莹剔透。俺有时候走的发闷就把这些冰馏子打掉,破坏了这么美的东东,真是罪过罪过啊。

  一路上队伍拉的很长,俺前面和后面的人都隔的很远,也有跟俺差不多速度的走在一起。可能是由于海拔高的原因,俺走起来喘的很厉害,几乎走10步就要停下来喘几口气才能走,坡缓的地方或者下坡稍好一些,上陡坡就更严重了。不过俺每次停下来喘完气马上就接着走,不习惯长时间的休息,要不就走不动,每次最多停半分钟。不过有时候拍照片会多耽搁一些时间,这个是没办法的啦,不过一般也不会超过3分钟,匆匆拍几张就走了。

  谁借了人家队伍的水桶去打了一桶水过来,20公分高的水桶,装了水居然看不见底。周游和燕燕,还有谁记不清了,吃完就走了。俺借了周游的炉和锅烧水,用完还要给他背回去,水桶只好让人帮忙背了,人家送的一把断锹只好放弃了,要不会P掉的。

  背水桶的(忘了是谁了)先走了,俺把锅里剩下的水给大家分了,收拾出一堆食物,跟锅、炉一起背了就上路了。由于事先背包已经加了气罐和馍若干,这个背包已经快到俺的极限了,背负调的也不是很好,压的肩膀酸疼。炼哥说了最晚14时45分要离开放羊寺,俺到放羊寺已经14:50了,走的时候是15:30。由于急着赶路,没有调整背负,估计调了效果也不会很明显。一路上边走边做深呼吸,每次深呼吸都引的肩膀疼痛。只好在停下来的时候,把上身向前顷,使背包压在腰部和背上,缓解肩膀的压力。一路又浪费了不少存储空间放照片,直到后来天慢慢暗了下来,俺才开始抓紧时间赶路。

  最后这10公里路要经过不少第四纪冰川遗迹,所谓的冰川遗迹就是乱石岗,大块小块的石头堆叠在一起从山上铺到山下,俺们就要从这乱石岗中穿过去。石头上有的有积雪,有的被踩掉了,有的非常潮湿,硬橡胶底的鞋踩上去非常滑。这一段路走起来必须非常小心,俺滑倒了好几次,由于刻意保持重心向山上方向靠,所以没有滑下乱石坡。路宽一点的地方在内侧滑倒没什么大问题,最多疼一下;路窄的地方,旁边20厘米就是向下的陡坡,这种地方是要绝对小心不能滑倒的。所以有的地方俺走的很快,有的地方几乎是乌龟的速度。

  不知走了多久,俺说过没有计时工具了(其实数码相机上有时间,可是每次看时间十分麻烦,而且那个时候也没有意识到),天暗下来,虽然过了最难走的地方,但速度还是没提起来,要看清路挺费劲。这时候朱漠,也就是加尔的麦芒,人称阿漠,从后面赶了上来,告诉俺还有900米。前一天也是快到营地的时候,阿漠看过gps告诉俺离营地直线距离400米,海拔高差50米,兴奋的俺一鼓作气走到最后。没想到这一天有是阿漠来报喜,900米虽然比前一天多点,但已经很近了。看看前面的路上,没见到营地的灯光,觉得有些奇怪,也许要绕过山后面去吧,于是就加油走。包背的很不舒服,又很重,俺走的比较慢,阿漠超过去了。俺学校的苹果mm也超过去了,俺学校的另两个dd烤苹果和树被俺超过去了。树由于高山反应白天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鼻子,掉了一小块皮,现在海拔更高,他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烤苹果在后面照顾他。俺一开始跟他们两个走在一起,走着走着回头就看不见他们两个了,也许他们坐哪儿休息了吧。这次俺学校出来三个师弟师妹都是风信子户外俱乐部的长老级人物,应该说实力不错,尤其是那个苹果mm,负重走山路不比俺差。有烤苹果在树身边,而且后面还有别人,俺也就不但心他们了,关心俺自己怎么走完这最后的“900米”就可以了。

  这最后的所谓“900米”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走走不见灯光,再走走还不见灯光。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几个900米,估计直线距离也远远超过了900米,俺还是没有看见营地的灯光。天黑了下来,俺赶紧卸包取出头灯戴上,这个头灯自从买来还没正式用过呢,呵呵,以前没走过夜路啊,这次第一回走还是负重走雪地。就在俺取头灯的时候听见头顶上有人,两个头灯在晃动,哈哈,原来俺前面这么近就有人啊,顿时信心鼓舞,他们也告诉俺不远了(天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不远的)。戴上头灯继续走,这时突然发现刚才头顶上的人突然没了影,走的真快啊。刚戴上头灯也许太兴奋,居然走错一段路,后来披荆斩棘强行杀回原路,继续往前走。这时候已经是前后都看不见人了,俺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只是能隐隐约约看见身边的山头和脚底的路。怕走错路,向前大吼几声,前面传来轻微的回应,很远处两个离的很远的头灯闪了闪,总算知道自己前面还有人在走,也不知道走的路对不对,反正一路上没看见岔路,也没看见营地,往前走就是了。往前走的时候不时的回头向后晃晃自己的头灯,好让后面的人知道前面的路在哪里。

  这个时候每走一步都感觉特别疲惫,也许是听说900米的时候就给自己留了900米的能量吧,别的体力都兴奋光了。每落下一步,俺就告诉自己:这一步坚持住,下一步再P。再落下一步的时候继续告诉自己同样的童话。就这样一步一个童话的走下去,最后走出了一个神话:俺看到营地的灯光了!后来得知这个所谓的“900米”是阿漠gps上文公庙的数据错误造成的,又差点口吐白沫逛荡倒地,这不是提前浪费俺的体力吗。

  反正已经到了营地了,赶紧卸下周游的炉、锅,奔向“厨房”,燕燕早已在厨房准备吃的了,据说她早早的到了以后就一直在厨房没闲过,真让俺感动啊,典型的贤妻良母,不知哪位大哥有那么好的福气。很快俺就喝上了热腾腾的奶茶泡馍,俺一共搞掉了一个半馍,真是惊叹自己在高山上还能有那么好的胃口,不过这一个半馍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直到中午一直都没有食欲。不一会,俺路上能看见的几个都陆续到达营地了,烤苹果和树一直在很后面才上来,把苹果急得就差上窜下跳了。吃完泡馍本来打算再喝点水的,结果挡不住睡觉的诱惑进了大帐篷。找了个角落钻进睡袋,听外面有人说要找若干猛驴下山接人。天哪,这么黑的路还有人要往山上走吗?收队到达放羊寺就应该决定后队扎在放羊寺了,走夜路本来就十分危险,况且又是那么难走的冰川遗迹,还盖着雪。当时,就有好多人决多队长在这件事上处理的不好,俺也这么觉得,当然对事不对人,北京、西安两边的队长都是非常好的小伙子。不过既然人都在路上了,只有想办法保证安全了,去几个人帮忙负重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不过俺的体力已经被900米假信号折磨的够戗了,还是让更强的人们去吧。为了全力支持这次“抢险救援”行动,俺把俺的头灯贡献了出来,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原来一到营地,头灯就没电了,阿漠不得不另外借了一个头灯,虽然俺带了备用电池,但是在黑漆漆的山路上换头灯电池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最终在俺要睡着的时候,大队人马都安全的抵达营地,这才是真正的神话啊。俺趁热闹,赶紧出去上了趟厕所,其实也就是黑灯瞎火就地解决,然后回来睡觉。虽然是靠帐篷边的角落,晚上睡的还是很热,一宿没睡好,但没有前一天的头疼了。

  第五日 轻装登顶 一路狂奔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下着那么一点雪,不过不影响行军。出发前大家盘算了一下时间,估计在中午12点之前能撤回文公庙,于是简单的吃了一点馍以后出发。

  时间隔的比较久了,好多细节都忘了,路上好像走过不少第四纪冰川遗迹,不过由于是轻装,走起来没什么困难。尽管这样,俺在路上还是滑倒了若干次,都是在没有危险的地方滑的,呵呵,危险的地方,俺走起来绝对的慢,没那么容易滑倒的。最壮观的冰川遗迹是一条不太宽的大石头坡,从头顶上一路铺到山下一眼望不到头,也许俺眼神不好,呵呵。

  没一会,也许2小时吧,到了大爷海。大爷海是一个圆形的湖,天不是很冷,湖面没有结冰,但是湖周围的山都是白的,看上去十分不错,留影!俺没走到湖边上去,远远的就从边上的山坡横切过去,赶往拔仙台。剩下的路不多了,而且海拔爬升也不大,就上一个不是很陡的小坡,估计高度有200米左右。这一路上都是冰川遗迹,一块一块的大石头,说好走也好走,说不好走它容易打滑。俺的原则是平整的斜面尽量不去踩,落脚点选两块石头交界的地方或者水平石面,表面粗糙的石头是最好的了,能用手帮忙就用手帮忙,反正这个时候也不顾上好看不好看了。15分钟左右到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平台,没那么陡的爬升了,还有一个供着神像的小屋。开始还以为这就是拔仙台了,小屋外面有很大的玛尼堆。结果后来被告知,还要往上走,不过只走了大概5分钟就到了真正的拔仙台大门。那是一个石头围墙的缺口,里面一条小路通向峰顶的小庙。不管是围墙还是小庙的墙,都被冰雪给封了起来,外面一层晶莹剔透的硬壳。小庙的屋檐上还挂下一串串冰挂。

  绕到庙后面,地上有块石头,上面有红字,没看清,估计是标记顶峰的吧。大家拍照留念。向远处望去,云就在俺们的脚底下慢慢的涌动,远处的山被包在云雾重,看上去模糊不清。偶尔有一小会,风把一小块云给吹走了,露出了一块清晰的山头,大家就赶紧抢拍,机不可失啊。不一会,又有云过来把刚才露脸的山给挡住了,大家又开始等下一个机会。

  趁着拍照的间隙,俺腐败了几口从山下带到三千七百米的橙汁,冰凉可口啊。还有别人带了啤酒上来的,这个高度腐败可不容易啊。俺想起了灵山和小五台顶上的西瓜,可是这次没有了,呵呵。

  加尔、V2都带了自己的旗帜上来。师弟师妹也带了风信子的T恤,上面还有BIT几个大字,哈哈哈哈,这应该算他们社团跑的最高的一次了吧。希望下次他们走的更高。

  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走到大爷海附近,俺冲的太考前,结果走到了大爷海的湖边,白白的多走了一段路。折回去的时候燕燕给俺指了路,她自己留在大爷海边的山梁上不知在干什么,也许等后面的人,防止他们再走错吧,真是大好人啊。

  再往下的路就没有岔路了,基本上俺是一路狂奔加狂喘回到文公庙的,一问时间,差5分12点,出发的时间大概是8:15。按计划完成任务,不过后面的人可能要等一会了,俺下撤的时候还看见有往上走的呢,估计后队跟前队差了能有半小时吧。

  简单吃点东西以后,俺们就从文公庙开始向下板寺撤了,之前已经有一队人撤走了,俺们是第二批下撤的,估计拔仙台后队回来以后第三批就该都撤回来了。背上大包上路,据说没有岔路,俺就放心的飞奔起来。路比较好走,有石头形成的台阶,不知道是人堆的还是天然的。走了一段,路上有若干个住宿点,碰到不少队友在那里休息,可是俺是休息不得的,到了那里就跟他们一起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了水泥路,哈哈哈哈哈,听当地人说走3.5公里的水泥路再走3公里的土路就能到坐车的地方,也就是下板寺。正要高兴呢,发现所谓的水泥路就是下台阶,3.5公里,不知道下了多少台阶,每下一个台阶对膝盖就是一次冲撞,俺那个心疼啊。护膝一直都是湿的,俺没有带,干着急没办法。好不容易挨过了水泥路,前面有若干百米的木板路,都湿了,很滑,差点滑倒,幸好伸手抓住栏杆。木板路的尽头是索道,一打听要走路的话得往回折一段从木板边上走出去。回头一看,一个小爬升,天哪,都几个小时没爬升过了,走这么一小段喘的俺要命。周游先从下山路走了,俺在路口等了一会后面的人,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喝了点水,看见陈志刚下来了。招呼他过来,他有膝伤,从索道下,俺左等右等不见后面的人过来,有点冷了,于是不管了,大不了他们也折这么一段吧。开始追赶周游,没想到这段所谓3公里的土路是这么的难走。一路上都是不规则的大小石头,中间夹杂折一些土路,还有倒了的大树,估计是雨下的太多,土给泡松了。路上有少量积雪,又是下坡路,还有好多光滑的石头,俺不知滑倒多少次了,虽然每次滑倒都没有危险,但是俺下意识的用手去撑自己的身体,搞的俺左手现在还在疼,估计是有内伤了。途中看到一只松树上了一颗树,有下来,可惜的是没来得及抓拍。不知走了多久,头顶的缆车一会能看见一会看不见,号码从十几长到六十几,一路上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正在俺感到寂寞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动静,走的好快啊,一看是不认识的背包客,冲到前面停下,上面的缆车里探出一个脑袋跟他们打招呼,顺便也夸了俺一句:“你们好厉害啊!”,受之有愧啊,俺冲的没那两位那么猛,呵呵。他们照相留念,俺继续慢慢往前走,不多时追上周游。他摔了一次以后就走得非常慢,俺也跟着他一起慢慢走,后面两个兄弟在快到底的时候追上了俺们。

  下到索道出口处,看见一个很有个性的雪人mm,合影,哈哈,进山以后第一次跟mm单独合影哦,尽管这个mm是没有生命的。索道出口附近的一段台阶居然是水磨大理石的,真是奢侈啊,打湿了走上去还很滑,要命啊!到了前面一个小餐馆,大家都在那里集合,忘了餐馆的名字叫啥了。找了个包间换衣服,呵呵,穿上干的抓绒裤真是舒服啊,就是有点冷,让风给吹的。上身没法换了,俺心中永远的痛。俺躲在里面就不想出来了,鞋也不想穿了,就光着脚。不过最后还是向服务员要了塑料袋套在脚上穿鞋走人。

  恶人出行连下山坐车都不顺,炼哥的朋友给联系的车,因为山里的垄断经营没法上山,找了两辆当地的车,勉强坐下,又有三位北京来的驴友要同路下山,大家只好挤了再挤,把包都堆在过道上腾出几个座位。外面开始下雪(雨?)了,车还在等,据说俺们还有一名队员没下来呢,真是着急啊,俺都快冻死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山,出了山门为了接炼哥那位联系车的朋友又耽误了好长时间,那个冷啊。回到市区为了找住宿的朱雀酒店,两辆大车又转悠了半天。到了酒店,预先定好的房间由于联系人不在没法马上进去,就愣在那里,那个饿呀,胃都快被消化掉了,那时该有22点多了吧,也许有23点,没表,没时间概念。分钥匙的时候陈志刚拿了一把钥匙就把俺抓住了,艰难的入住以后,志刚兄主动的借给俺人命币(这可是真正的人命啊)若干,好让俺接下来两天能活下去,俺感激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过都没流出来,姓陈的都是好人啊,俺导师就姓陈,唐僧也姓陈,雷锋,这个扯远了。简单收拾以后,就奔赴腐败地。本来打算小肥羊的,结果太晚人家打烊,只好就近解决。席间北京的坐一桌,阿漠为了跟他的生意伙伴在一起叛逃到杭州那桌去了。可怜俺们这桌北京的兄弟姐妹啊,11个人,个个都是精壮战斗力,后来都不得不到别的桌去抢菜了。虎子哥要喝白酒,倒酒的时候顺带连俺的杯子一块给倒了,惨哪,这可是俺平生第二次大规模喝白酒啊,虽然只有两盅不到,但俺还是非常头晕了,比在山上还晕,回去的时候勉强能走直线。到了酒店,洗了就睡,5天以来第一个好觉啊。

  第六日第七日第八日 西安市内 昼夜火车

  酒店的标准间虽然不豪华,但是俺还是睡到10点多(也许11点多)自然醒,哈哈,幸福加奢侈啊。吃了早饭兼午饭,回来清算帐务外加续房,折腾到下午14点多俺才出去游玩。陕西历史博物馆耗了若干小时,然后顺便到大雁塔门口看了看唐僧像,就回来了。第二天本来打算上午碑林下午兵马俑的,结果由于自然醒,上午时间泡汤了。中午退房以后,把包背到火车站寄存,然后俺就放弃了兵马俑,去了钟楼鼓楼,然后碑林、城墙。看看时间不早就匆匆回到车站候车。

  恶人出行连回程都是不顺的,俺坐的L166次临时加车据说都是卧铺没有硬座,可是当车开到不知哪个站的时候,停了n久不开,据说是当地卖出了好多硬座票,多方交涉许久,火车开动的时候晚点将近2小时。在火车上呆了24小时以后总算到了西站,俺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出去,西站的结构好复杂啊,真是佩服死设计师了,简单一点不好吗,这是火车站,不是艺术品!好不容易打了个黑车到了同学家,得知跟他合住的同学还没回来,真是喜出望外啊,几天以来第一个利好消息,总算可以安心的安全的睡觉了。

  来源:绿野户外俱乐部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王炼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