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7000米级别山峰 > 章子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王石 讲述章子峰和玉珠峰的故事

  来源:深圳尚报 记者张蕾

  如果要把一个成功的商人和一个登山家联系在一起,我们会首先想到王石的名字。因为他,我们突然发现,驾驭一个庞大的上市公司和征服一座皑皑雪山之间,竟然有了一种默契。有机遇,有科学的精神,有坚韧不拔的毅力,任何顶峰都可望可及。

  王石4月16日离开深圳,5月5日,海拔7543米的章子峰,被这个精瘦而结实的汉子踩在了脚下。5月26日,回到深圳的王石,向我们讲述了他和另一位深圳青年彭学运还有他们的山友们,攀登章子峰和参加玉珠峰山难事故拯救行动的故事。这里面,有成功的喜悦,有民俗奇闻,有意想不到的遭遇,还有生离死别。

  藏狗的“礼物”

  从拉萨到定日,王石遇到了攀登章子峰前的第一个敌人———狗。

  回忆起这次遭遇,王石似乎没有一点余悸,倒像是在讲一个好玩的故事。“说好了晚上8点吃饭,可我上网入了迷,到9点才穿过招待所的院子去餐厅。这时我听到了院里的狗不友好的叫声。”

  王石后来终于领教了它们的厉害。一只狗上来纠住了他的小腿,使劲踢开后,几只狗一起从后面扑上来咬住了他的大腿。他脱下身上的“冲锋衣”抡起来,仍无法阻挡这些好斗的畜牲。“幸亏招待所的工作人员出来喝退了它们,否则我的腿上肯定不只被咬两口。”

  衣衫“褴褛”的王石镇定地告诉队长王勇峰:“我需要打狂犬疫苗。”于是需要一个月内连续打5针的狂犬疫苗,为王石的章子峰之行又增添了许多趣事。

  在拉萨注射了一针后,王石遇到了新的麻烦———疫苗要在摄氏2度至10度的温度下保存。登山队买了一只保温筒,白天要为保温筒加上冰,到了高原寒冷的夜晚,又必须给保温筒里加热水。难伺候的保温筒,被山友们戏称为小宠物。有了疫苗,谁来当护士又成了难题。“幸好队里有个医生,可惜是个兽医。”此后王石每打一针换一个“护士”,其中有来自瑞士的医生也有山友。

  “当时有记者问我:‘你会不会因此撤下来?’我说;‘怎么可能?!”对王石来说,眼前没有任何东西比章子峰更重要。一位藏民的话给了他鼓舞:“恭喜你,这预示着你肯定能登顶成功。”

  在队员中流传的笑话

  王石被狗咬伤的故事,不久后便被大家演绎成几个版本,像“段子”一样的流传起来。

  彭学运的任务之一,是每天为本报“章子峰追踪报道”通报情况。海事卫星电话声音的滞后和不太理想的清晰度,再加上小彭浓重的湖南腔,成了我们交流的严重障碍。“只身攀登珠峰的阎庚华也到我们的大本营来了。什么?阎庚华?就是年(阎)王的年(阎),不是过年的年。”小彭不厌其烦地解释,就像是在说绕口令:“华罗庚的华,华罗庚的庚。”身边的队员们早被他逗得笑弯了腰。王石说,海事卫星每分钟2 8美金,小彭只说了一个名字,就用了5分钟。

  说起小彭的口音,王石正色道:“小彭的普通话讲得越来越好了。原来他说话总是嘴张得老大,把‘对”念‘dei’。下山的时候,他的嘴肿得张不开,终于可以把‘对’念准了。”

  王石说:“登山的时候讲段子,是大家最兴奋的事,兴奋得眼睛都发绿。但时间一长,能讲的段子都讲过了,于是足球便成了大家最热衷的话题。只要一提起足球,说起一个球员的名字,便会引来一片高谈阔论,涛涛不绝。”

  送战友踏征程

  按照登顶计划,登山队被分成3个梯队一次登顶。由于第一梯队优秀的藏族高山向导平措被冻伤了脚,不得不下撤,出于全队安全的考虑,王勇峰决定让第三梯队的彭学运和于德芳放弃登顶。小彭不干了:“我们已经签了生死状,是死是活我们自己负责,不让上也要上。”队长和王石都不同意,登山虽然是一种极限运动,但绝不是玩命。尽管小彭他们公开表示不满意,但回到大本营,听说了玉珠峰惊人的山难事故后,他们由衷地说:“队长的决定太英明了!”

  有登山经验的人都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的道理,所以成功登上章子峰的王石并没有过早的兴奋,直到他们回到前进营地。那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队员们唱啊,笑啊,只身攀登珠峰的阎庚华也来了。

  王石为这位来自哈尔滨的壮士送上了自己的忠告,他希望阎庚华放弃只身攀登珠峰的计划,或加入章子峰登山队,或加入中国大学生珠峰登山队,因为他的行为实在是太危险了。但此时阎庚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王石的歌声似有预感。当他把这一切讲给我们听时,阎庚华已经长眠在白雪之下。

  我们到了香格里拉

  回到拉孜,王石和登山队的全体队员们,有了一次终生难忘的奇遇。

  “听说当地有一处温泉,我们驱车8公里赶了过去。”王石说,眼前的一切让他们大惊失色,以为去错了地方,因为里面的男女裸身同浴,并且极为自然地开着玩笑。逃进单人浴室,王石他们发现,那里的水烫得足可以煺去*毛。

  无奈中几个人抱着衣服跑回大约60平方米的大浴池,到了水里,偷偷脱了内衣不敢出来。可让他们自己也感到惊异的是,大家越来越放松,越来越融入其中。这时来了一位推销啤酒的人,一边喝啤酒,一边享受大自然的赐予,大家乐不可支,一个月的疲劳一扫而光。几个“躲”在单间浴室里的队员后来听了王石他们的感受,后悔不已。

  月光将池旁婆娑的树影投到水中,王石说:“那才是香格里拉,真正的返璞归真。”

  苍天为王涛哭泣

  玉珠峰山难5死1伤,事故发生10天多天以后,作为当时中国登协惟一能派出的拯救队伍,刚刚完成章子峰登顶的王石、王勇峰、马欣祥博士和刘福永一行,从拉萨、从成都赶赴格尔木。作为拯救队中的一员,王石向我们讲述了他看到和听到的故事。

  包括3名主动加入拯救队伍的山友在内共9人,分两条线路寻找失踪者的拯救行动很快便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拯救队员们发现了所有失踪者的遗体。

  邝君咏,25岁的广州姑娘,摄相机里留下了她成功登上玉珠峰顶的音容笑貌:“王涛,你说,你下一个要攀登的是哪一坐山?王涛,你说!”从表情上看,她丝毫没有登顶以后的疲劳。而举着摄相机的王涛却说:“我实在是太累了。”在下山的时候,小邝迷路后发生了致命的滑坠。她厚厚的羽绒服被扯破,登山鞋也掉了一只。

  王涛的遗体是被后来也发生山难事故的北京队队员发现的。他并没有迷路,只比队友们晚到营地一天,但营地的帐篷和所有设施已荡然无存。王涛是在极度绝望中离开人世的,王石说:“他死得真冤!”

  另一位深圳小伙子周虹骏也迷了路,但他始终保持着清醒,并且曾艰难地绕过冰缝寻找求生之路。最后他罩上眼罩准备休息一下再继续行动,但寒冷的雪山让他一睡不醒。

  邝君咏和周虹骏永远留在了玉珠峰的怀抱里,王涛的遗体被拯救队员从海拔5200米的地方抬了下来。赶到格尔木的遇难者家属,在山下向自己的亲人行注目礼。

  5月22日天空豁然晴朗,身穿鲜艳羽绒服的拯救队员,抬着王涛遗体缓缓向下,王石从海拔4900米的地方看着拯救队的行动,他说那情景庄严、肃穆,就像是苍天在为王涛举行国葬。这时乌云突然翻滚而来,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连苍天都忍不住为王涛哭泣。随后,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天空就像拉开了幕布,云雪随之而去。葬礼在蓝天白云下继续。王涛的老父亲瘫坐在地上,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此情此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泪如雨下。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