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6000米级别山峰 > 唐古拉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唐古拉山:云端的穿越

    人们早已习惯把青藏铁路称为一条“天路”,然而当火车遇上海拔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才真正到了离天最近的地方。

  作为青海和西藏的分界岭,唐古拉山自古以来就是从西北入藏、出藏几乎不可逾越的屏障。


  
  入住沱沱河沿,头痛难眠

  翻越唐古拉山之前,由于天色已晚,我们选择了在沱沱河沿过夜稍作休整。沱沱河沿海拔4533米,距离唐古拉山垭口190公里,是青藏公路昆仑山垭口至唐古拉山垭口中海拔最低的地方,青藏铁路在此设立了一个车站。由于沱沱河沿气候相对较好,往来格尔木和拉萨之间的旅客多在此歇息。

  沱沱河兵站的士兵小陈拿着手电筒将我们带入当地唯一的一幢四层楼建筑。上了二楼,房间里只安放着四个架子床,有点像部队的宿舍,没想当地人介绍的住宿条件最好的地方竟是这样。房间不仅天黑就停电,还根本没有厕所,更没有洗漱的地方。

  翻遍西藏和平解放前的历史,试图翻越唐古拉山的“西进”部队无一例外的在山脚下成了沉没之旅。即使在盛极一时的元代,所向披靡的蒙古骑兵一路打到了中亚,但面对西藏,蒙古骑兵也只是绕过唐古拉山,取道新疆才进入了藏北草原。清朝时期,准噶尔部发生骚乱,清朝大将额伦特带兵一路打到唐古拉山,却最终陷入唐古拉山的风雪中,导致全军覆灭。民国时期,在青海猖獗一时的军阀马步芳曾两度派兵,试图翻越唐古拉山,但都被困死在大雪冰封的山谷中。

  西藏和平解放后,“西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曾带着他的修路大军来到那里。虽然最终青藏公路穿过了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垭口,但这支修路大军还是折损大半。即使现在,经常开车从那里经过的士兵也时有因缺氧晕倒的现象发生。

  躺在散发着阵阵寒意的房间里,我们久久无法入睡,不仅仅是因为对第二天攀登唐古拉山的担心,更重要的是严重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痛。
  
  云端看“天路”,感悟奇迹

  天亮后,一夜没睡的我们头疼好像减轻了不少,于是整装再次出发。离开了公路,沿着铁路旁边的便道,一路追随铁路上山。此时,可以明显地感到路在慢慢抬升,这是向山顶的最后冲刺。虽然道路并没有想象中的崎岖,四处的山峰也没有想象中的险峻,但我们丝毫不敢小觑。唐古拉,高原上的高山,藏语的表述很写实--“鹰飞不过去的地方”。

  急促的呼吸在时刻提醒我们,这是生命的禁区。我们尽量调匀呼吸,放松四肢。夏季的唐古拉山,阳光分外耀眼,蓝天衬着白云,白云连着雪山。我们最真实的感受就是静谧,时空到了这里仿佛已经静止。在我们行路的两侧,雪山冰冷的“眼泪”汇集成溪,滋润着脚下这片土地。羸弱的草皮间间或冒出几朵小花,让人难以名状地顿感生命的奇迹。

  当我们一路跟随青藏铁路爬上唐古拉山铁路垭口时,眼前异常平坦的铁路垭口让我们根本产生不了站在高山之巅的感觉,但这里的海拔确实已达5072米。往前1公里,便到了唐古拉山车站,这是青藏铁路全线海拔最高的车站,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火车站。

  唐古拉山车站兀自矗立。这是一个无人车站,一条铁路就是它与外界的牵连。这个不大的车站用大理石等建筑材料建成,白色、朱红色等颜料,使其藏式风格十足,远看就像一顶牧民们居住的帐篷。车站装上了太阳能蓄电池,以便给站上的摄像头供电,让拉萨或格尔木的铁路工作人员可以通过摄像头传回的图像,时刻监控着唐古拉山车站旁的三条铁轨。

  这里空气稀薄,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一半,最低气温可以达到零下45℃。一年四季,这里大多风雪蔽日。即使炎炎夏季,这里的气温最高也只是上升到10℃,仍需棉衣加身。

  这里除了铁路外,没有一丝人工的痕迹。即使是修路的工人,也在工程结束之后匆匆撤离,留下这个世界上最高的车站在此孤守。站在站台上,可以眺望到远处海拔6621米的格拉丹冬雪峰。长江正是从那里出发,开始了长达6300多公里的征途。在此意义上,唐古拉山在我们民族文化史上也就具有不可替代的象征意义,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处根系所在。
  
  偶遇热情藏民,顿生笑意

  就在高原反应折磨得我们没有任何脾气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距离唐古拉山火车站直线距离50多公里、海拔还高出159米处,竟然出现了一顶藏民的毡房。

  从唐古拉山兵站开始,一路上可谓人迹罕至,没想到却在海拔最高处遇上了藏民。忍着头疼,我们前往毡房一探究竟。男主人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手里拿着一把冬虫夏草和一些我们不知道名字的藏药。热情的藏民能讲一点点普通话,但我们始终没有听懂他叫什么名字。原来他是看到青藏铁路商机才带领全家来到这里的。对于在青藏高原上生活惯了的他们,这里同样可以居住,只是到了冬天,冰雪封路,他们得再搬下山去。他不仅向路人出售藏药,而且还开设了“茶馆”。毡房前立了个牌子,上面用汉字歪歪扭扭地写着“绿茶、酥油茶”。

  见我们没有购买藏药或者喝茶的意思,他却不生气。指着不远处的山坡,那里大群牦牛正在啃食雪山旁边的青草。他拍拍胸脯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都是,我的!”自豪的笑容,把我们都感染了,被高原反应搞得相当紧张的神经也放松了许多。看来,做生意只是他的副业。

  虽然有了公路,有了铁路,但我们还是决定要翻越唐古拉山,这本身就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十几年前,著名的探险家余纯顺徒步走到这里时,泪流满面。他早已预想唐古拉山很可能是他无法逾越的一个险关,甚至做好了倒下去的打算。事后他说,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他的头要对着东方,手要指向东方,因为他的故乡上海就在中国的东方。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垭口 | 夏季 | 生命的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