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攻略 > 户外教室

野外自救宝典之首要 心平气和

  最好的自救,莫过于出发前的认真准备。

  当然,这好像是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在野外,一旦真到需要自救的时候,那就说什么都晚了。所以,还是要在本文开头再提一下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很多老生常谈的东西,其实很重要,比如“探险不是冒险”之类,这,谁都清楚。

不必啰嗦。问题在于,怎么样才算充足的准备,准备到什么程度才算充足?这实在是个说不清楚的东西。

  2006年7月31日,我们在青海曲麻莱县通天河畔送一支纪念“长漂”二十周年的美国漂流队下水,不由不对他们的装备叹为观止。我们的队长杨勇,正是二十年前那场被誉为“唤醒了当代中国人探险意识”的伟大漂流的“幸存者”。与二十年前相比,他老人家还是不得不承认:仍旧是老美整这些整得巴适(四川方言,大概是比较好的意思)……对比人家的装备,我们这支刚刚漂流了长江南源当曲的队伍,简直就是叫花子。就说救生衣吧,穿上人家那种,真翻船掉水里,那是确实管用,真能从浪子里浮起来。而我们仍是几十年一贯制七块钱一件那种,遇到惊涛骇浪,就只能听天由命了。问题也在这里,那为什么我们不也每人整一件?不可能。一千块美金一件啊,差不多就是我们全队半个月伙食费了……武装到牙齿谁都梦想,但你必须面对现实。不可能因为小米加步枪我们就不做事情。所以,所谓准备工作,只能是量力而行,按现有条件客观评估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能做到99%就做到99%,不抱幻想。当然,你也不可能按在家的标准去比照野外,把家随身带着,那你什么也干不了。还没出发,自己倒先把自己累趴下了。野外毕竟是野外,太过分实无必要,不存在100%的准备。事实上,这个问题上,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人的玩法不同,谁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即使准备工作做得再好,未知的情况在野外也随时可能发生,常常不可避免。而这,也正是野外生活的乐趣之一。什么都完全按照设计来,搞得跟钟表似的,也了无生趣。这时候,就需要所谓“自救”。此时,余以为自救宝典之首要:就是心平气和。也就是在内心里把这些“不可预见”视为“可预见”,自己先稳住阵脚,不慌,冷静一件件面对就是。

  这次漂流长江南源当曲,我们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漂到第三天,我们的炉子就出了问题。开始是炉头进沙,用细铁丝捅捅,再嘴巴使劲吹,勉勉强强还能用,多花点时间就是。就这么折腾到进入通天河,鸟炉子彻底罢工了。本来,我们这帮人群威群胆在野外活动时,一直使用的就是家用普通煤气灶,挺好。前些年漂流雅鲁藏布江的时候,二十多号人用这个,顶多一个小时就能吃上热饭喝上热水。这次,我们单船,只有五个人,为了减轻重量,老徐就搞了个进口的小炉子。也不能说这精致的进口小玩意不好。在别的地方,在雪山、在森林,大概都会挺好。可这当曲,沙子太多了。这玩意水土不服,这就有点要命。

  这次漂流,从下水开始,我就心里有点不爽。这个鸟炉子,火力太小了。正值七月,高原烈日加上水面反光,几天就搞得人手脸脱皮,每天最渴望的就是能有充足的饮水。可这次杨勇带的烧水壶,在我看来做酒壶还差不多,也就一斤的样子。呀说人少这小壶烧水快。

  每天早晚,眼巴巴等那小炉子烧开那一斤的壶水,起码要半个小时。头几天哪炉子正常的时候,在船上一整天每个人分配的饮水也就二两的样子。漂流整个当曲的前九天,天气出奇的好,每天蓝天白云,烈日当头,漂得很顺利,可口渴得实在难受,堪比上甘岭。源头的水流很浅,漂流船不时搁浅在清澈见底的河水中。然而,拖船的时候,再口渴,看着那清悠悠的江水,我们也不敢直接喝。不是我们娇气,实在是因为当曲源区的水,基本都来自沼泽,看起来诱人,其实里面啥玩艺都有。

  后来几天慢慢好了,渐渐有支流汇入,敢喝生水了。然而,光每天期盼岸边能有清澈支流,根本不行。清澈的支流并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有时候一天好几条,有时候一天一条也没有。这时候,慢慢产生一个经验,看看岸边动物喝什么水,我们就大胆喝什么水。

  过一处漂亮的巨型泉花台时,本来我们觉得那白台子上蓝蓝的水,肯定含有不明矿物质。但看到野驴、藏原羚们都喝得痛快,便也放心去喝。味道有点咸,喝了肚子有点胀,但一切都还算不错,没人真闹肚子。我们叫那种水为“野驴水”。

  现在,喝水不算什么大问题了,那小破炉子却彻底瘫痪,吃东西又成问题了。本来,就是那玩意正常的时候,做好一顿饭,也要两三个小时。进了沙子以后,每天折腾来折腾去,最夸张的一次从6点多靠岸,到夜里12点多吃上饭,竟然用了将近7个小时。老徐说,我们都快赶上特种部队生存训练了。老徐又说,起码比美军特种部队还牛,特种部队哪有在这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连续体力透支还吃不饱饭喝不上水的?

  记得是在漂进通天河那天这鸟炉子彻底死翘翘的。当然,我们的船上还备有干粮,压缩饼干之类。但每天漂流划桨属强体力劳动,再吃不上一顿热的,那简直不可想象。情况真是糟透了,怎么办?这一带,基本没有什么什么人烟,虽然说成“无人区”有点过分,但野生动物绝对比人多。漂个一整天下来,动物总能见到几十成百,人却能难得见到几个。撤退吧,不可能。即使萌生退意,要走到青藏公路那也要几天。事实上,在我们之后不久的另一支漂流队,就在这一带制造了“失踪”遇险的新闻。害得我们的亲朋以为我们真怎样了,虚惊一场。有点烦人。

  那么,这时候我们到底如何应对?这,大约就算自救吧。很简单,天无绝人之路。炉子不能烧了,就找别的能烧的东西。每天一靠岸,捡牛粪、野驴粪就是,再往下游,灌木的根也能烧,很好的柴火。漂流船的打气筒,就是最好的吹火筒。这么一来,做饭的速度,竟比前些日子还快。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这里,我要说的就是我的心态。刚开漂喝不上水吃不好饭的那几天,我忍不住冲杨勇大发牢骚:你看你搞得什么鸟帐篷(我们的帐篷是在玉树买的80块钱一顶白布做成的藏胞一般只用来喝茶的那种,风大就很难搭起来。)……你看看你搞得什么这叫什么破炉子……还他娘的老探险家,开什么JB玩笑……后来回想,这有何用?何必,事已至此,除了影响团队情绪,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这时候,应该做的,就只是怎么解决困难,发牢骚实在是于事无补,还不如去多捡点牛粪。在野外,良好的团队气氛和愉快的精神生活对活动的成功至关重要。事实上,吃不上热饭喝不上热水,最难过的正是杨勇。多年的野外生涯使这这家伙拒食一切压缩饼干、快餐面之类的方便食品。认识他十多年了,也只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断粮的日子见他勉强吃过半块。想起这些,在此,我要自我批评一下,同时自我勉励一下:在困难面前,要永远平和乐观。

  说到自救,就在炉子瘫痪前,7月20日,我们到达当曲和沱沱河囊极巴陇的前一天,还真有点小惊险。我们这次漂流,为的是南水北调西线工程,重点是考察水情。为了看得更为真切详细,每隔一段,就要爬上周围的高山去看个究竟。

  这一天,爬过两座山后,为了节约时间,杨勇和摄像刘砚继续走前面的山,沿山顶前进拍摄。我和老徐、杨帆划船到下游接应。直观看来,走山顶是捷径,走水路要远很多。一般情况下,他们应该比我们快。

  这一段水流呈大网状,我们的船只能顺主流走才不至于搁浅。走着走着,绕过一个大弯,再靠到他们所在的右岸,却看不见他们了。对讲机呼喊,全无声音。爬上岸找个高处瞭望,仍是踪迹全无。看山势,在此死等,早了点,方向不对。遂继续往下。又转过一个大弯,再上岸到高处看。看见他们了,证明还算默契。

  下水继续往下没多久,地貌大变。我们必须沿着主流先划到最左岸,才能再转回右岸。这一折腾,就是一两个小时。等到气喘吁吁终于可以到右岸了,上去一看,却再次怎么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

  蓝天白云,能见度极高。看起来很近,走着走着就会挺远。可能是他们不知不觉中又走出了对讲机的有效范围。话说回来,杨勇的作风,也不可能因为超出对讲机的通话距离,想看的东西就不看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再次失踪。我们究竟是应该在此死等,还是继续往下?成了难题。

  仔细看周围地形、对照地图,再次判断。我们还是应该继续前进,在下游的一处高地等待为佳。问题是,这时候一旦判断失误,我们走出了他们的活动范围,到天黑也接应不上,那就真的麻烦了。

  所有装备都在船上,他们没带什么吃的,这不大要紧。饿一两顿,在野地里蹲一晚上,对于他俩,并无大碍。关键在于之前我们听说这一带熊不少,当地人都被咬死过。后来,这也被证明情况属实,并非虚言。在这动物占统治地位的无边荒原,白天好说,晚上要真遇见那玩意怎么办?还有,万一他们两个渴昏了头,走错路,那该如何是好。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夕阳渐渐把左岸的天空染的红彤彤的,黑夜在一点一点逼近,现实不容我们犹豫。再次细看一遍地图,分析周围地形,我们决定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便加足马力冲向下游。

  在那块高地靠岸后,我们急忙爬到最高处,一边拿船桨撑起一块鲜艳的布以便指引方向,一边按事先的应急方案放鞭炮……真是有点急人,杨帆拿着望远镜向山边的更高处走去,希望看得更远。我和老徐一人烧水一人隔几分钟就放一个冲天炮,对讲机里不停呼喊。

  终于,在20点30分,对讲机里传来了他们的声音,杨帆也在望远镜里看到了两个黑点。天擦黑的时候,他们两个跌跌撞撞的走了回来。

  事后我们分析,就是在我们在河网里绕大圈的时候,他们正走向湖的方向,互相都看不见。之后,他们看地形,也分析出我们将会靠岸的大致方向,也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走着走着就看见了我们立的那块黄布,才找到营地。幸运啊。不过,我们事后总结,这天的事情有几点很关键:首先,船在水边,位置很低远处看不明显,先在高处竖立标志物非常及时;再则,失散以后,我们这边虽心慌但没意乱,没有心急火燎乱七八糟再去人找人。在这无边的荒原,天黑以后,找着找着再自己迷路走不回营地或者走散的可能性都有。那样,就更麻烦。杨帆非常着急,但也冷静地一直在互相的视线和对讲机的呼叫范围之内。还有一点就是,鞭炮在这大荒原上基本无用。这玩意,在家里听起来声音挺大。这时候就像蚊子叫,起不到什么作用。这天,我们放了有几十个,他们基本都没有听到声音。下次要带,就带烟花。在天黑以后,还能闪闪光,起点作用。

  五天后,在烟瘴挂峡谷口我们与接应队伍联系的时候,炮仗的无用再次得到了证实。都互相目视到对方了,两边都还继续放了很多,也是根本就听不见。之后,在我们去长江正源各拉丹东雪山姜谷迪如冰川和可可西里深处楚玛尔河源头的行程中,就省去了鞭炮这个无用的“危险品”。

  说到迷路,想起多年前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一次难忘经历。那时候,我和我的藏族兄弟更桑刚从藏布巴东大瀑布出来,虽然一直在迷路找路,还摔了一大跤,颧骨和肩膀、腰、腿、胳膊都擦破了皮,但满腔的喜悦使我们高度自信。紧接着在去绒扎瀑布的路上,再一次的迷路使我们几乎陷入绝境。

  那是在离开门中村的第二天下午,我们终于踉踉跄跄爬上了最高的山口,再一直往下就能到达绒扎瀑布。记得那天一上到山口,前方谷底传来的轰鸣声就使我们兴奋起来,那是我们熟悉的雅鲁藏布江的鸣唱,这意味着,我们应该再不用向上爬山了,绒扎大瀑布应该就在我们脚下。

  一直阴沉沉的天空上,太阳走了出来,照在脸上暖洋洋地。我和更桑休息了十分钟后就继续前进。下山的路依然很陡,但已是阳坡,不很潮湿,好走多了。一路上蓝天白云,景致随脚步不断变化,可谓良辰美景,一切都又变得令人心旷神怡。

  好心情在二个小时后又变为惊恐和绝望。下午四点多,我们下到了“国家队”用过的一处营地。看得出,这个容纳过大队人马的营地建得很不容易,好几处能搭帐篷的地方都是砍用来树木搭成。四周寻找,却并未发现水源。并且,使人头疼的是,朝好几个方向都有新鲜脚印。我和更桑放下行李,沿着几个方向的脚印和草木倒伏的痕迹分别探路,半个小时后,均感失望,不能定夺。

  显而易见,绒扎瀑布就在我们脚下几百米处的山谷里,但是,到底顺哪条路而下?更桑说,他问过的人们包括丹巴都说是过了山口一直下就可以了,但眼前这到底是顺哪条路才是正确的“下”呀?并没有人告诉他,他也不可能先知先觉地问清楚。

  只好凭经验和感觉找最多脚印和最新鲜、最多的刀砍过的痕迹前进。最后我们决定,先顺着山腰间向左的一条走走看,这条路,从山势看,也像。

  走了没多远就是齐腰深的荒草,荒草中碗口粗的大树有新鲜的发着白光刀砍的痕迹。看起来,应该就是这条。但是要错了呢?只有听天由命了。不行了只有退回来再找了。

  这实在是一场赌博。这时候,我的底牌实在已经是输不起了。今天下山休息时吃糌粑,我仔细一看,糌粑要每顿都饱饱吃的话,只能够一天。限量供应,我们二个人也只能勉强吃二天。??不过,我觉得心里有数的是,这时候即使断粮我们也不会担心饿死。因为:我们有可能碰到四个已经去了绒扎瀑布的藏族人。根据我对藏族同胞的了解,他们不会见死不救。最糟的结果,即使我们路走错了,我们错过他们了,那么,我们还会那块藏在昨天那个营地的那块难以下咽的盐巴肉,虽然难以下咽,但那毕竟是肉。还有,我们还有几斤老玉米。??但是这种结果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那意味着,我们就得放弃寻找大瀑布计划。从我们的食物和体力看,我们都没有花一、二天时间寻找或者弥补走错路再返回的资本了。那将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胡思乱想中,天气又变得阴阳怪气,一切仿佛都阴沉沉地,我又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和绝望。我们发现脚下的这条路越走越险,走着走着我们发现其实是在一个荒草掩盖的悬崖上,稍有闪失,真不敢再想……——要是我们走错路又下雨呢?我们的那点食物还能坚持几天?如果走错路错过了那帮藏族人,几乎可以说是指望不上有可能有外援了。

  路越来越险,我们也走得越来越慢。半个小时后,到了一个可以站稳脚的地方,喘息到呼吸平定,坐下来抽了最后几根烟,我冷静下来,决定不能再贸然向前走了。老办法,放下行李,到前面探探清楚路再说。

  我先往前走了十多分钟,路一直很险但总是有,很难下肯定的判断。新鲜的刀砍的痕迹和脚印仍然也是有,但看起来不象大队人马走过的样子¼¼更桑说他再去看看,便持刀走了¼¼我独自坐了半个小时,心里七上八下到麻木得快要睡着了,仍不见更桑回来¼¼忽然间我想大声喊叫,大约是想更桑回来吧,也大约是想喊别的吧,不知道,反正我想大叫。我叫了。大声大声地嗷嗷叫。

  竟然很快就有人答应了,令我喜出望外的是,声音听起来并非更桑,并且并非是一个人的声音。

  我继续大叫¼¼噢噢噢¼¼嗷嗷嗷¼¼

  回声也此起彼伏¼¼噢噢噢¼¼嗷嗷嗷¼¼

  我侧耳细听,声音来自我们那个营地方向的下面的山脊的另一侧。

  更桑的回应也来了,我和更桑都欢叫着。

  我和更桑赶快原路返回。

  回到刚才的营地,首先出来的是一群当地猎人。更桑与他们相聊的结果令我们心惊:我们刚才走的那条路原来是门巴猎人打猎的小道。新鲜痕迹是几天前刚有猎人从那里追过猎物。这条路也很长,但越走越错,实在和到大瀑布背道而驰且危险异常。要不是遇见他们,我们继续错下去,后果真不堪设想。

  老天保佑我和可怜的更桑。

  事后回想那天,除了老天安排的奇迹,我们在不能确定正确路径之前,没有乱走是非常正确的选择。那天,我们幸运地喊来了猎人,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会怎么办?

  我想也只能是就地扎营,在自己能把握的范围内,找到肯定答案再说。实在不行,大约只有撤退。很多时候,勇敢的撤退,比勇敢的前进,更需要勇气。这时候,安慰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山,就在那里,千万年不变。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也就几十上百年。

  分析很多不幸事件,遇险后,惊恐中慌乱行动,以为自救就是自己不要停下脚步,徒劳耗费体力是一个致命的原因。遇到艰险,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自己被自己打倒了,要相信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权衡后,一旦作出决定,就坚持到底。在很多时候,冷静的静,比胡乱的动,要重要得多。这是相辅相成的。这这个过程中,一次次的冷静面对也会不断给自己增加了自信。一次次的自信,也有助于下次的冷静面对。

  在野外,我永远期待上天的恩赐。最后说一个自己的小教训:前年夏天,去爬秦岭最高峰太白山,在山下的老县城翻一个木栅栏门,一不小心,小腿擦破了一道皮,一直自以为皮燥肉厚,根本没当回事。经都督门一路前行,过了“大熊猫活动区”,觉得小腿开始隐隐作痛,掀起裤腿一看,那个小伤口竟然已经开始化脓了。这时候,心里一惊,仿佛就在一瞬间,竟开始感觉疼得有点钻心了。那次出来,真有点大意,以为这个景色优美气候优良相对来说并不偏远的地方,没什么大不了的。药倒是带了一些,就是没带处理大伤口的。忍一忍,还是走吧,越走越疼。到后来竟是有点受不了了,走不了几十米,就得休息。正在思量要不要回撤的时候,后面竟有人来了。来者西安老刘和宁磊后来成为好朋友。原来,他们昨天晚上10点多从厚畛子赶到老县城,一早听说前面有人上路,就顾不得吃早饭来追赶。这两位不但有纱布绷带还有碘酒红药水,其中一位还学过医。这下子,什么也解决了。到下午,我就觉得一切正常了。就这样,素不相识的我们结伴而行,一段愉快的旅程。

  这件事情,让我认识到,在野外,永远不要过高估计自己。当然,也没有必要每次出来都搬个医院。一分为二的看吧.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你会觉得这里面其实有艺术性,很诱惑人。再一个,平时多留心一些书本上的雕虫小技,比如识别一些花花草草,什么救命植物之类,虽然大都不切实际,但也很具有娱乐性。

    来源:二郎山杀手税晓洁  搜狐户外登山博客群

(责任编辑:迟雪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杨勇 | 杨帆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