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四姑娘山大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四姑娘山大峰攀登纪实(六)

  古董在一个过结点等我们。他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有点累了。古董知道我不是有点累,而是非常累。他对我说,“把包给我”。尽管薛伟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毕竟我们是合作伙伴,我的包里还有他的东西,所以我会心安理得一些。

而古董身上已经有一个包了,如何还能再加一个。我问古董两个包他如何能带,古董不容置疑地告诉我,“给我就行了,其他不用管。”我有很多理由不应该把包给古董,但是体能状况使我无法拒绝。古董还帮我完成了过结的动作,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使是这样细小的动作都是莫大的恩惠。

  上山的时候,人是面向雪坡的,眼前看到的只有面前的一段路。而下山的时候,背向雪坡,视野比较开阔,面前是对面的山峰。视野开阔使人容易产生幻觉。在我的心里,一个声音在谴责我的无能,另一个声音在告诫我逞能只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面对着眼前的山峰,我只感到生命的脆弱。

  快到垭口的时候,最后的那段路绳已经收起来了。我问阿冰最后这一段是否没有路绳了。阿冰说有。他拿出一根绳子一端连接在自己身上,一端连接在我的身上,和我结组走过雪坡的最后一段。下到垭口的时候,我们的队伍都在休息。尽管从上午一直走到现在,感到非常饥饿,但是疲劳却使我吃不下什么东西。我从小寿那里喝了点水,现在队伍中只有小寿的水壶还有水,因为上山的时候被放在古董的背包中。我的水壶在登顶前就喝干了。

  下乱石坡的时候,薛伟一直帮我背着包,并且走在我后面,拽着我的安全带使我不至于摔倒。相反龙少的状态好多了,一下子就赶到队伍前面去了。登山中体能很难恢复,因此体能分配上很有值得学习的地方。翻下乱石坡以后,我们可以远远看到我们的营地。然而很快就看不到了,并且给人感觉永远也走不到。就在大家失望的时候,古董说了一句“等我们再一次看到营地的时候就离营地不远了。”这是事实,激励作用却不明显,还是陈宏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这真是废话。”

  接下去的路没有什么危险,一直走就可以了。我很累,但无数次打消了休息的念头,因为知道那样只能更累。吴博士不知问了我一句什么话,我轻轻应了,但吴博士没有听见。吴博士说我累得不愿意和他唠嗑了,一心只想快点走下去。这句话确实没错,支持我走下去的只有意志力了。在前面下乱石坡时候,薛伟曾对我说“人的潜力真是无穷,小寿居然都能够走下来。”我说因为这不是游戏,无法中途退出,所以必须玩到底。

  当我再一次看到营地的时候,距离营地只有30米了。但是就是这30米,我走了很长时间。反正营地就在眼前,回到那个有帐篷有热茶的地方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就慢慢走了。况且这段路是融雪形成的小溪中走,我怕打滑。我踏上宿营地的时候,纳尔端上了一杯热的沙棘饮料。这时候,对我而言没有其他的东西比这个更需要的了。

  大家陆续全部到达营地。太阳很大,晒得皮肤有灼痛的感觉。但是大家都在那里坐着,不愿意移动。王云龙对我下撤时的体能情况很失望,批评我冬训时候负重练习没做好。尽管这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我确实应该被批评。胡玲状态简直太好了,一个人去看(也可能是登)边上的白浪峰。白浪峰是营地边上的一个无名山峰,海拔4460米,古董攀上去给它命名的。我连理装备的想法都没有了,把装备堆在帐篷门口就进去睡觉了。我知道晚上一定会下雪,装备可能会被埋,所以打算睡一会出去理装备,然而理装备的念头最终一直停留在想法阶段。实际我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晚上队医吴博士特别来检查了我的状况,确认我除了疲劳没有其他的问题。晚饭吃的是古董做的水果羹,无比可口。

  登顶回来以后,我们从各个营地了解到,其他队伍下山的时候也都是借助了我们的路绳。尽管有些队伍穿着普通运动鞋,不用任何的装备也登顶成功了,但不能说我们使用全套的装备是小题大做。我们的目标并不仅仅是登上四姑娘大峰,还有更高的目标,在实际登山中熟悉和了解装备是完全有必要的。即使是看上去相对简单的大峰,仍然会有危险。深圳队的一位队员下山时跌倒导致头部受伤,有脑震荡的可能。无论如何,我们平安返回了。明天可以睡一个自然醒,然后下撤到日隆镇。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吴博士 | 薛伟 | 白浪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