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四姑娘山大峰(大姑娘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四姑娘山大峰攀登纪实(四)

  本来我和薛伟需要各带一捆绳子,早晨古董来拿走了一捆绳子,这样我们就只需要带一捆绳子。谢天谢地谢古董,不然后来我可能登顶都有问题。出发的时候,薛伟背绳子,我背包。我的包里有2个人的登山装备,包括:2套冰爪和铁锁,2件羽绒衣,2根雪杖,路餐,还有我的抓绒裤。

现在觉得抓绒裤是不应该带的,上面没有C1,除非直接穿在身上,否则是不可能脱了冲锋裤穿上抓绒裤的。

  一开始古董给我们的建议是一手拿冰镐一手拿雪杖,后来王云龙看到了说两样东西拿一样就可以了,我们就又把雪杖插到背包上。作为新手,教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如果古董再过来一次,我们还会把雪杖从背包上取下来。

  大约7:30的时候,我们出发了。同时一起出发的还有另外一支队伍。他们原先计划比我们晚出发的,不知什么原因提前了。王云龙走在最前面,我紧跟其后。雪地走起来感觉还不错,前队走得比较快,队伍很快又拉得比较长。我们不时会停下来,等后面的队伍。走了一会儿,王云龙看着GPS告诉我们已经上升了20米了,今天一共要登700米。我一听才20米,就建议每100米休息一次,王云龙说“不急,我们慢点走,等等后面的。”

  路上我发现陈宏把雪镜摘了,原来她的雪镜一直在起雾,我提醒她这样会雪盲的。后面的吴博士上来马上给她换了一幅雪镜。在雪山上一幅好的雪镜很重要,我当时就在考虑下次如果买雪镜一定买好的。胡玲看上去状态不错,她说走了一段头就不痛了。当时古董就在念叨,难道又是一个刘晓莉?(刘晓莉是古董登姜桑拉姆时候的队员,在BC不愿意继续上,结果最后状态奇好,第一个登顶。)

  一路上不时遇到其他队伍的队员,只有我们是背登山包上的,其他队伍几乎全是轻装。其他人看到我背的鼓鼓囊囊的70L背包都很惊讶,纷纷问我装了什么东西。王云龙对我们前面的几个队员体能状态比较满意,赞我们适应能力不错。我说如果不是等后面的队伍,一路走我可能也跟不上。

  前面一段路基本来讲坡度还是不算大的,这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乱石坡。爬上这个乱石坡,就能够登上垭口,这是我们的一个里程碑。陈勇要到前面去架路绳,于是拿走了薛伟背着的路绳。正好我也累了,就把背包交给薛伟,让薛伟带到垭口。吴博士这里有一张很有震撼力的乱石坡的照片。

  沿乱石坡上到垭口以后,因为我们计划架路绳,所以决定等后面的队伍到齐再走。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我们面前是一个雪坡,这个雪坡如果滑下去,估计就会下滑1500米,一直滑到日隆镇了。所以在这里架路绳,无论是否有用,至少在心理上是一种激励。

  几名教练到前面架路绳需要冰镐固定路绳,于是走在前面的薛伟和我的冰镐就先贡献出来了。在这里我们开始换装备,绑上冰爪,拿出一会儿要用的牛尾,铁锁,扁带等挂到身上。全副武装以后,我的感觉又好起来了,只觉得充满了力量。在垭口这里还有其他登山队的队员在休息,和我们相比他们什么装备也没有,他们正在考虑是否要继续上。

  架完了路绳以后,我们开始用上升器保护攀登。古董就坐在路绳的起点上,一个一个检查队员是否正确安装了上升器及其副保护。这里的雪很深,一脚踩下去会一直埋到大腿根,所以不能走新路,要踩在前面的人脚印走。在这里几支登山队交错起来,其他的队伍也拉着我们的路绳上。我们有时候会提醒他们不要狠命拽绳子,但是也不好多说,否则别人会认为我们不愿意共享路绳。我们在BC就曾讨论,如果路绳不给别人使用,存在道义上的问题,但路绳使用不当也会带来危险,毕竟我们用上升器就完全固定在路绳上了。

  一根绳子是不够的,所以需要过结。过结技术我们冬训过的人都没有问题,只是拆来拆去有些累。阿冰就坐在过结的地方鼓励我们。阿冰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坐式保护。先在雪地里挖一个大台阶,人可以稳稳地踩在那里并且能够有着力点,然后把背包垫在下面坐在背包上,这样就形成了坐式保护。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使阿冰什么也不做,光坐在那里对我们都是一种精神上的鼓舞。这时候,雾有些散了,阿冰指给我们看四姑娘山的四峰。从这里看,四峰果然呈现一个姑娘的脸。有人说这是一张非常美丽的脸,我觉得就和蒙娜丽莎一样,看你从什么角度如何欣赏了。我站在雪坡上,回头望见后面蜿蜒的队伍,感觉好极了。

  上到雪坡顶部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另外一根绳子。这是其他队伍架的绳子,这个绳子只有一端是固定的。后来我们在日隆镇吃饭的时候,王云龙告诉我们他曾经和他们协商借他们的绳子架路绳,然后一起用,因为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绳子在后面没有送上去。结果那个作为向导的老乡不屑地对王云龙说,“你的技术不行,架路绳不安全。”然后他看到王云龙埋冰镐时候还跟王云龙说,“冰镐不能横着放,要镐尖朝下竖着埋下去。”我们说王云龙当时一定想找一堵雪墙一头撞死算了。

  沿路绳上到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距离峰顶大约是70-80米。在这里稍作休息,我们就要开始冲顶了。接下去是一段冰岩混合路,所以我们要脱掉冰爪。这时候我听到有人尖叫,抬头看到前面的雪坡上有人正在滑下来。这并不是滑坠,而是下山的路不好走,有些人就干脆从雪坡往下滑。我觉得那样是比较危险的,不会这么做。因为我的冰镐还在路绳上,所以我从背包上拿下雪杖。

  没有背包的几个队员先出发了,我们几个背包的还在整理背包,我们一边理包,一边谴责那几个不背包的家伙。这次我动作慢了一点,但古董一直在等我,还叫我不用着急。这次背上包以后,我明显感到很累,不象前几次休息完以后那样充满力量。

  尽管我又赶上了大部分队员,走到前面,但是实在太累了,在登顶前一段,又把背包交给了薛伟。薛伟状态很好,准备到上面去拍背包登顶的照片了。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陈勇带着胡玲开始下撤了。果然,胡玲成为我们队伍第一个登顶的队员。这再一次证实女性突破极限以后耐力的强大。古董为了给大家拍登顶的照片和录像,赶到前面去。我看到古董在喘气,想必应该也是很累的,但是作为向导要承担比别人更多的责任。而我当时已经全凭意念在往上移步,所谓移步是因为这里没有台阶,你每一步可以爱跨多小就可以多小。登顶前一段,我突然对为什么要来登山产生了动摇,疲惫恍惚使我思考未果。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