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四姑娘山二峰(二姑娘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激情与荣耀的记忆—四姑娘山二峰攀登记录(二)

  10月4日 凌晨1点 大本营

  睡到一点就睡不着了,外面已经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在温暖的睡袋里,我尝试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入睡但却通通失败。午夜一点半左右,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很清脆的断裂声音,片刻几道头灯的灯光射了过来,接着听到有人骂骂咧咧的诅咒着天气,原来是他们的帐篷被大雪所压塌。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开始思考起登山的意义,山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想起了今年年初在骆驼峰遇难的三哥和王茁,想起了仁那,想起了乔治.马洛里的名言:因为山在那里。每一个登山者都不应该回避生死的问题,我们必须坦然的面对这些问题。

  10月4日 凌晨4点 大本营

  终于熬到凌晨四点,我急不可耐的钻出温暖的睡袋,将身体塞进冰冷的冲锋衣,这样睡觉比不睡觉还要累!在寒冷狭窄的帐篷里穿衣服是一件需要技巧和勇气的事情。穿冲锋衣,登山靴,雪套这些平时并不困难的事情今天却足足耗去了我接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站在帐篷外,呼吸着潮湿,寒冷,清新的空气的确是一件惬意的事情,整个营地依然是漆黑一片。我整理好炉具开始制作早饭,早饭很简单三个女孩和老朱队长一致要求喝咖啡牛奶加上饼干。很快热气腾腾的咖啡牛奶被迅速做好,可惜的是天依然没亮。如果可以在这个二峰大本营一面欣赏四姑娘山的日出,一面喝着香浓扑鼻的咖啡一定是人间最幸福的事情。

  10月4日 凌晨6点10分

  我整理好随身物品:国旗、刀具、指北针、水壶、急救药品。茫茫黑暗中冒着纷飞的雪花,我们开始整队出发。按照约定我们这支五人小队,由队长老朱负责前面引导和开路,三个女孩被夹在中间,而我提着冰镐负责在最后收尾。路上镜子似乎显的很激动。在猎猎寒风中,队长老朱的头灯在如海洋里如萤光一样若隐若现。前面的世界除了寒冷和未知以外一切都无法预料。考虑到恶劣的天气,此次远征的结局到现在都依然是一个大问号。开始的路很好走,我们沿着先行出发登山队留下的足迹前进。但是好运显然不可能一直伴随我们,天渐渐亮了,但是四周都是很浓厚的雾,冒着漫天纷飞的大雪小队艰难的前进着。我们将要面对的第一个难题是数座垂直高度接近100米乱石山,山的坡度接近50度且全由乱石构成,走在后面的人必须时刻提防被前面队友踩松的岩石。

  前进的路是曲折而险峻的,天气依然很糟糕,浓厚的大雾将我们紧密包裹着,天空中依然纷飞着雪花。不知走了多久我们开始停下休息,此时的海拔已经超过4700米,山风狂暴的呼啸着裹挟着雪花无情的砸在我们身上。我裹紧衣服但是却感到身体的热量正一点点的离开我,我只有不停的走动攀登,以保持身体的热量不被最后消失掉。

  10月4日 上午9点

  暴风雪中我们的小队终于艰难的登上二峰垭口,此处海拔已经超过5000米,此刻天气稍有好转,雾变淡了些,暴风雪也似乎暂时停了下来,但是太阳依然被云层所遮挡。但是幸运的是队友们的精神状况都很好,也没有人出现高反。我们停下休息,此处居然有手机信号,同伴们纷纷打电话。我曾经和一个朋友有一个约定,当我冲抵二峰垭口的时候我会给她打电话,我也拿出手机,遗憾的是我的电话却如沉睡一般无法拨通。悻悻然的我只好作罢收起了打电话的念头。

  10月4日 上午10点

  经过四个小时的艰难攀登我们已经抵达二峰下的平台,此处海拔5200米左右,距离二峰峰顶已经不足100米的距离,平台面积大概接近15平方米,所有登山队都将此作为登顶前的最后休息点。但是天气状况进一步恶化,风也比早上更加猛烈。我们仰望山顶,此刻二峰已经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整个二峰攀登路途中,二峰的最后40米无疑是一个难点。距离峰顶的最后40米道路极其险峻,必须借助路绳攀岩而上,而且脚下岩石不稳定,加上狂暴的高空风,历史上曾经有几支登山队在此铩羽而归。此刻在我们前期出发的a队已经有部分队员登顶,而b队先行到达的队员也在绳子下面等着上顶。考虑到二峰峰顶狭窄的面积,为避免发生拥挤我们决定等先行到达的队在下撤之后我们再攀登。但是此刻暴风雪变的更加狂暴,有鉴于此留守平台的向导扎西下令所有队伍停止攀登,按顺序依次下撤。命令下达整个平台顿时一片哗然,我再一次仰望山顶,原来这就是咫尺天涯。牛妹妹和镜子两人此刻竟然抱头痛哭,我和老朱拼命劝解也无济于事,只好任由她们哭。此刻我们能做的就是举手向天,期盼天气的好转。

  10月4日 上午10点20

  我们在平台苦等了接近半小时但天气实在没有好转的迹象,且向导扎西通知峰顶的向导在下撤时撤收路绳。队长老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队形维持不变,依顺序下山。虽然无奈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五人开始整队下撤。但是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

  10月4日 上午10点50

  当我们下撤了接近100米的时候,下面的老朱突然通知我和镜子停止下撤,原地待命。原来他们在下面遇见了一位正在上山的另一支四人的登山队,这支登山队聘请了向导且携带了完整的路绳。老朱决定我们和这支登山队一起携手攀登。此刻我和镜子正被困在垭口和平台之间一块不足一平方米的突出岩石上,我们右方是一道雪槽,雪槽下面就是悬崖,倘若掉下去是断然不可能有活的可能。而我们右方是一块垂直高度接近3米的岩石,岩石可以依托的地方已经成为下撤的队伍的道路。此刻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靠在一起,让上顶的队伍下撤后我们开始冲顶。天气似乎更加恶劣起来,居然下起了冰雹!我和镜子坐在岩石上并肩坐在岩石上。八十年前登山家乔治.马洛里在珠峰吟诵着《哈姆雷特》的呓语被风暴吞没的时候就预示着登山古典英雄主义的终结。而八十年后的今天在这个海拔16500英尺的地方,面队狂暴的暴风雪我亦如疯子一般吟诵着《哈姆雷特》的呓语:live or destroy。当前期登顶的队伍都撤退之后,我们一行十人有重新进发继续攀登。此刻,时钟准确的指向上午十一点四十,此时我们已经到达了距顶峰接近四十米,向导已经成功登顶,路绳就在我们脚下。我们在这里做最后的休息,补充食物和水分。技术装备被统一放置在一起,准备徒手向二峰发起最后的冲刺。为了冲顶后可以摆一个更好poss照相,我将冰镐塞到雪套里整理好衣服开始出发………

  10月4日 上午12点

  无疑借助绳子攀登的最后四十米是一个真正的难点。脚下的岩石不稳定,高空风极其强烈,更糟糕的是暴风雪一直没有停歇,短短四十米我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段路上我不止一次的被狂暴的暴风雪吹的趴在岩石上。但是一切都可以克服……正午十二点我们一行十人在向导杨二哥的协助下经历重重困难终于登上四姑娘山二峰。全队人在山顶停留了大概一个小时开始下撤。

  10月4日 下午1点

  我们开始按照来时的队形整队下撤。几天来或许是缺氧,也或许是劳累,使我的大脑无暇思考。几天来一切都很平静,即使在登顶后,站在峰顶那一刻我也一直很平静。但是当我下撤至平台时,我再一次回望二峰的那一刻,眼眶却毫无征兆的湿润了,接着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身后是镜子,也不好意思用手擦眼泪,我就这样泪眼朦胧的望着二峰……我突然明白这些天来,我坐这么远的车,登上这个高度到底是为了什么。

  站在这茫茫的雪山,经历了高山缺氧、强烈的紫外线照射、肆虐的狂风、横飞的大雪之后,我再一次的感谢四姑娘山用宽阔的胸膛接纳了我。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乔治 | 哈姆雷特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