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8000米级别山峰 > 珠穆朗玛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1988年珠峰·伟大的跨越(十一)

  登山活动宣布结束之后,珠峰南侧突然传来消息,南侧日本队的攀登队长要切腹自杀

  所有的故事可以在高潮时落幕,但惟有登山不同,登顶对于整个登山活动来说只是有了一个结果,登顶之后的故事往往才是最耐人寻味的。

  5月8日,中日尼三国联合登山队宣布:双跨行动圆满结束,全体下撤。北侧已经开始拆除帐篷,依次向大本营撤回。得到不让登顶的消息后,南侧一直在大本营待命的日本队队长汤浅要切腹自杀。

  关于1988年的双跨,这个节外生枝的故事让我难以忘怀。起初是因为好玩儿——北侧大本营向全球无线电爱好者发出求助信号,请求帮助联系上北京。如果是在今天,即使在顶峰上也可以通过海事卫星寻到一个在地铁里的人,这种方式多少有些可笑,毕竟是10年前的事情呀。但随着对整个珠峰攀登的回顾,这个故事是一种难言的酸楚。

  5月8日晚,北侧登顶队员刚回到大本营不久,电台收到了来自南坡的消息:日方队长汤浅要自杀,他无法忍受自己的队员望着一步之遥的顶峰向下走。

  5月4日,第二突击队的9名队员按照计划上升到海拔8050米的4号营地,但他们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氧气短缺。南侧总队长,来自尼泊尔的贡嘎队长说南坳有24瓶氧气,但实际上只有10瓶左右,有的氧气瓶背上来之后又被背运工用了不少。这让南侧首席攀登队队长矶野刚太怒火中烧,他咆哮着放声大哭。

  第二天早晨,除了日本的跨越队员北村贡背上两瓶氧气直接突击顶峰外,其余8名突击队员不得不中止突击。他们望着无云的碧空失声痛哭。谁在这个伟大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刻能让自己坦然放弃?边巴扎西哭着向王振华恳求:“让我们上吧,没有氧气我们也可以。”

  山上山下的哭声汇在一起,贡嘎队长说他要承担一切责任,可一个人一生的一次机会就这么失之交臂了,谁能为这负责任?

  5月8日,中日尼三国双跨活动成功结束后,北京发出指令:活动已圆满结束,各营地待命队员撤回大本营,本次登山活动结束。

  但南侧的登山活动并没有停止。对于来自北京的结束登山活动的指令,尼泊尔强烈反对。汤浅队长也认为“不能扔下尼泊尔队不管就下山”。他决定活动继续进行,并且宣布了第二次突击顶峰的名单,南侧,日本队还没有一个人登顶。汤浅强烈主张:“我要让年轻的朋友登上顶峰。”他说,北京如果不接受他的请求,他就要切腹自杀。

  北侧来自无线电中心的邹容祥收到电波。这个信息让大本营一下子紧张起来。和北京联系的时间已经过了,滴滴滴的电波声像敲在他们的心上,邹容祥采用了无线电爱好者的联系方式:向全世界的业余电台呼叫。他们不断发送着信息,世界各地的回音传送到世界屋脊。

  最后,他们选定了日本的一个无线电业余爱好者,是位女性。跟她说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北侧大本营问她:你愿意为我们传递这个信息吗?日本打到北京的长途电话是很贵的。对方很痛快:只要你们给我一套这次登山活动的纪念品就行。

  就这样,在北京的总指挥史占春从被窝里被日本长途叫了起来。中日尼三国联合登山队总指挥部及时进行了协商。

  中方认为:(一)活动已取得的成果是预想方案中的最佳目标,高山物资消耗已近极限,如再组织突击,须重新组织行军,进行突击前的准备,对筋疲力尽的二线队员来说,实难承担。(二)如勉强去做,在主观条件大大降低,天气情况难测,取得大胜之后心态也有所放松的情况下,是很难确保安全的。(三)三方12名队员中,尼方3人,中方4人,还都有双跨队员。日方虽然只有一人双跨,但有5人登顶。纵观全局,活动已经十分顺利和圆满了。

  三方经过充分的协商,达成统一,认为:再继续下去只是画蛇添足,搞不好还会留有遗憾,于是,三方作出了结束活动的决定。

  结束登山活动的决定斩断了日本队所有攀登的渴望,在他们下撤的身后,是流着泪的中国队队员。

  汤浅说:“若是我一个人倒好说,然而,像现在这样搞下去,很可能葬送掉队员的未来。给朋友们造成麻烦。那样……”报话机前的汤浅强忍着泪水:“在这个紧要关头,我要直率地跟队员们谈一下。”

  汤浅流着泪对山上的队员说:“大家想要登上顶峰。但既然北侧的队友们终止了第二次突击,下决心下山,我们也不得不终止登山活动。请你们挺直胸膛下山回来吧。”

  各高山营地传来了队员们的回答。3号营地的山本一说:“对先生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像这样继续搞下去,不仅对先生,而且对各方面的朋友都会造成麻烦。”

  前进营地的高野说:“结交了很多的朋友,只此一点,我就很满足了。”

  在行军中刚刚向大家透露了已经订婚的井本则说:“在这样近的地方看到了顶峰,真想再登它一次。”

  无论是北侧还是南侧,日本的很多队员是辞了职来参加这次登山活动的,汤浅本人也是在3月辞去了爱知学院大学法学部长的重要职务来参加三国登山活动的。在北侧,队员们下撤时也是经历了一番苦痛的。

  5月10日,汤浅计划登顶的那一天,天晴得让人心痛,甚至比5月5日那个伟大的日子还要晴朗。没有人能够描述这一天的汤浅是怎样的,没有人描述这一天下撤的中日队员是怎样的,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一天流了多少泪。但那一天的两个尼泊尔人肯定是汤浅心头永远的痛。

  那一天,尼泊尔队的两个队员登上了顶峰。其中有“酒神”——松·达瑞。

  “在珠峰漫天卷来的暴风雪中,他仰天举着一个冰做的大酒罐,边笑边喝向山上攀去。”这位登山英雄这样被人描述,1988年5月10日,他第五次登上珠峰,站在这个通达天庭的山峰之上。几年后,他自杀身亡。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邹容祥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