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大雪塘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驰援·一言难尽大雪塘(二)

  5月1日,成都→大雪塘。

  5:40,天阴沉沉的,我们借的面包车和报社的两部汽车由招待所启程。计划闲人随小车,快车去日隆找向导;其他人先去卧龙管理区会同地方政府,安排民工等事宜;最后在邓生会合。路上仔细看了本营发表于《山野》杂志的年初大雪塘攀登文章。

《华西都市报》的报导也出来了,头版,得知这支队伍叫“飞亚队”。

  车过漩口,匆匆吃了早餐。发手机信息给王队长,汇报我对我们任务的理解:①会同各方建立好运输、通讯、医疗三大系统;②尽早到达现场,充分了解情况;③在队员能力许可的前提下,尽快展开救援和接应工作。

  致电热线,要求:①查询大雪塘当地的天气情况;②尽量从有关部门找到当地的等高线地图,交由王队长带进山;③尽早落实大功率对讲机。同时了解到,王队长即将到达成都、军方已为此事安排直升飞机。

  路上与管理区联系后,略做调整,三部车直接去卧龙——向导可以就地解决。期间,通知我们预约的三姑娘峰向导取消行程。也许是太心急缺乏经验,车没有彼此跟上,反而是后面小车的先到达管理区,两部面包车分别都开过头了。

  10:30左右本营打来的卫星电话,急忙叫司机掉头向手机信号好的方向开,得知:刘建还没找到,其他人则已于凌晨回到C1、C1营地缺帐篷。然后将此消息回报热线电话。

  在卧龙管理区,当地政府的头面人物基本到齐。向管理区C主任、公安局C局长、Z副局长等,介绍了目前了解到的山里最新情况和救援行动的安排计划。同时说明,我们由业余登山爱好者组成——昨晚归人曾特别提醒我注意不要给人过高的期待。根据我们的提议,三方商议的结果是:①由管理区安排民工和向导随我们进山,同时在邓生安排人员接应下午可能到达的王队长一行;②大功率对讲机由报社负责从成都解决;③管理区派一名医生在邓生待命,若有伤员先由我们实施简单处理,然后运出山进一步治疗;④邓生留报社人员和一部汽车24小时待命。

  地方政府及我们共7、8辆车,离开卧龙管理区时甚为壮观。在去邓生路边的一个村子里,管理区负责人临时召集了15个村民(都是藏族)。

  到达邓生约11:50,阳光灿烂。卸下我们的物资装备,调整了紧急状态下各人的随身装备(我自己的是:随身衣物、路食、饮水、技术器材)。C主任指定民工老萧作为民工的负责人。Z局长指派当地派出所Z所长、L指导员和S干警随同我们进山。

  在邓生停车场,见到另一支提前我们到达正准备进山的一支登山队。上前略述山里的事情和我们的来意,希望彼此在各方面有所协调。对方自称是“雪X队”的,回了一句话让我一愣:“我们登我们的山,你们救你们的人。王勇峰?我们一个地方出来的。他来了再说吧。”

  12:45,深圳山友9人、报社记者2人、派出所干警3人、当地民工15人由邓生出发进山。临行前,C主任、Z副局长跟山友们握手告别,很是郑重。

  走了半个多小时,后面追来1名护林员,气喘吁吁地告诉我们:失踪者找到了,但好象受了伤——至少没出人命,心里一块大石落地。

  看着散坐在路边的民工们,我们担心以这样的速度不知何时才能到达。大家商量之后决定队伍分为两部分:归人、冰儿、山疯、九鲤、行云、我各带基本装备及L指导员和S干警,尽量快速前进;大雄、小木、闲人、Z所长、2位记者和所有民工以正常节奏进山。我们自带的两部5W对讲机分别由我和大雄掌握,以便随时保持联系。

  一路埋头疾走,没有心思欣赏沿途的风景,很快超越了提前我们半小时出发的那支队伍。到达牛棚子,下了十分钟小雨。这时遇到一位从山上下来的何姓民工,告诉我们:失踪者可以自己行走、已回C1。其他人的情况则欠奉。

  简单商量了一下,虽然警报基本解除,但出于稳妥考虑,还是决定按部就班进山,因为:①不知其他登山者是否需要帮忙;②经过这番折腾、我们又不了解上面的线路情况,不知C1下撤BC会否出现麻烦——如果我们在此回头,万一再有什么事故,可就追悔莫及了。不久,大雄传话上来,有一名记者出状态、要求回邓生。通知他可截住民工何带下。

  快到BC,后面的对讲机没电。我留下等待后队。16:40左右,先头部队到达BC,归人、冰儿、两位干警去“飞亚队”的大本营了解情况。17:20,后续辎重部队抵达。

  大雪塘BC位于山谷尽端一片杜鹃林中,海拔约3600米。经过观察,我们的营地只能设在“飞亚队”后面的一小片坡地上。民工们卸下行李,山友们整理物资,记者和干警去“飞亚队”班用帐。

  归人回来告诉大家,由于山上来了刘建的“女眷”,对方BC负责人要求我们不要说是来救刘建的、担心该女士过分激动导致意外。

  “飞亚队”BC由一顶班用帐和一个简易编织布帐组成,除民工外留守1男2女。我上前请出徐姓男子到简易帐(后来得知他是该队赞助商负责人)。首先说明我们的来意;并告诉他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担心,但这样做不少事情没法开展;然后得知山上人员没有伤患;仔细问询上C1的路途情况,得到的有效信息不多;最后向他借用闲置的编织布——我们的民工缺乏宿营装备。

  “飞亚队”计划:C1人员今天休整,明天下撤到BC;他们BC的民工明天向上接应。

  回到我们的营地,冒着冰雹,山友们用冰镐平整地块、着手扎营。当晚住宿安排:记者和干警3人住“飞亚队”,随我们上来的民工们住简易编织布帐和我们的一顶4人帐,我们住自带帐篷。9名队友商量后续安排:九鲤、行云有继续去雪宝顶的打算,但明天中午之前不走;其他7人则决定等飞亚队下来后看情况再说;要求全体注意调整适应、今夜争取充足睡眠。会后通知老萧,民工明天应该可以回家,具体时间必须听从安排。

  我们原来携带的营餐基本是方便食品,加上民工们上山仓促、没有人给他们准备食物,所以一顿晚饭消耗了不少公共食品。

  最后巡视了一遍营地整体的情况,晚22:00入睡。

  估计山外的紧张情况已经缓解,王队长、glacier、8000m、大刘他们不知怎样了。

  今天我们有两名队员上山后出现不适。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卧龙 | 邓生 | 刘建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