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6000米级别山峰 > 麦金利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1992年 麦金利·危险的脚步(二)

  从春末开始,麦金利的太阳显示出它那缠绵可爱的特性。

  早上3点钟就向山上爬来,

  直到晚上11点才恋恋不舍的隐没在地平线下

  1992年5月10日上午,科地亚的小机场里,美方队长麦克·辛克莱招呼大家换上鸭绒衣裤、登山鞋,准备上飞机了。

他们要乘坐的是一架小型飞机,直接飞往麦金利雪山大本营。

  从文森峰回来之后,麦克和李致新、王勇峰成为生死至交。麦克邀请他们攀登麦金利山。素有中国登山协会五虎将之称的陈建军出任中方队长兼教练员。《中国体育报》记者刘文彪随队采访。

  此刻,天气晴朗,太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大家都只穿着薄毛衣;之所以要换上鸭绒衣裤,是因为飞机要在山峰中穿行半个小时才能到达麦金利大本营。这段飞行很危险,如果万一飞机坠毁或迫降,没被摔死也许会被冻死。

  换衣服时,麦克和查克为大家表演了坐飞机时惊心动魄的样子:往窗外一看,嘴巴立即张大了,惊叫一声,紧闭双眼不敢再看,一个劲儿在胸前画十字,过一会儿又偷偷睁开眼睛,又是一声惊叫,又开始画十字。

  大家被逗得笑出了眼泪,这情景让李致新和王勇峰想起了去文森峰坐的小飞机。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螺旋桨的山地飞机只能坐三个人,王勇峰、刘文彪和查克第一批出发。机舱的一侧是他们的登山包,一侧是两个小椅子,身高1米7多点的王勇峰、刘文彪坐在里面也觉得窝得慌。驾驶员一再叮嘱大家系好安全带,戴好安全帽,安全帽里有耳机,他飞快地说着嘱咐着,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飞机起飞后10分钟就进了山,完全是在雪峰中穿行。眼看着雪山就迎面撞了过来,一拐弯,就向另一座冲过去了,快撞上了又拐弯了。飞机的两个翅膀像是擦着两侧的山在飞行。但一看飞行员的表情,大家的精神又一下子松弛了,他竟然左顾右盼,嚼着口香糖和查克聊着天儿。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了。

  山地飞机在海拔2193米的山脚下平稳地降落了。天气出奇的好,没有一丝云,也没有一点儿风。大本营是个由东北向西南倾斜的雪坡,东北面高处搭着十几顶色彩鲜艳的帐篷,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南面是飞机起落的跑道,插着一溜黑色标志。在大本营已经有100多名分属不同国家的登山队员在这里安营扎寨,热闹得很。为了防止大风把帐篷吹跑,这里的帐篷都搭在深1米左右的雪坑里。

  从大本营算起,麦金利山峰的相对高差近4000米。她给人第一眼的印象是拔地而起,十分雄伟。天气实在是太好了,在大本营祥和的气氛笼罩之下,他们这支只有7人的中美联合登山队的所有成员似乎都感受到一种成功在即的冲动。一边眺望着麦峰,一边说起在麦峰的最快登顶纪录——10天。“我们也许只用一星期就够了吧。”王勇峰对李致新说。

  51岁的美国队长老麦克表示赞同。看起来,当医生的老麦克先生比他们信心还足。这让他们好像暂时忘记了自己要走的是西壁路线,在这条路线上曾经有23人成功地登上过顶峰,但是有8人却在下撤的途中消失了。

  因为麦金利临近北极圈,从春末开始,麦金利的太阳开始显示出她那缠绵可爱的特性。早上3点钟它就向山上爬来,晚上11点以后才恋恋不舍地隐没在西面的地平线下,但是天空却未因此黑下来。这个季节,最黑的夜晚,也能清晰地看到群山的轮廓。这个特殊的地理现象,为登山者大大提供了方便。

  李致新和其他三名队员随后到了。听王勇峰说大本营西面那座山是主峰,李致新脸上立刻现出嘲讽的笑:“你再说一遍,哪个是主峰?”

  王勇峰一愣,怀疑地看了李致新一眼,又指了一下那座山峰。

  “你小子怎么老是要犯方向性错误?”

  这又让人想起了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那一次就是王勇峰带错了路,他们本来是要登Ⅰ峰的,却上了Ⅱ峰,当然,他们也因此创造了由一峰到二峰用时最短的世界纪录。

  “你说哪个是主峰?”王勇峰也心虚了。

  李致新只是笑,不说话。

  “快说,快说,求求你了。”这是他们俩一贯的方式。

  李致新这才一指正北面两山之间望出去的一座很不显眼的山峰。这座山峰距离他们很远,看上去比大本营周围的山矮多了 。刘文彪说:“看着可不雄伟呀。”

  “看着不险,一登就知道了。” 李致新说。

  中午阳光充足,气温接近10度。挖雪坑时大家把鸭绒衣裤都脱了,只穿着秋衣还冒汗。等把一切弄好,太阳已经慢慢落到西边山后,气温急剧下降。把鸭绒衣裤都穿上仍冻得不行。风吹到脸上如同刀割,手也不敢伸出来。大家便钻进了帐篷。

  刚一出发就传来了坏消息:十年来最大的暴风雪即将来临

  5月10日下午1时30分,中美联合登山队6人起程开始向1号营地进发,记者刘文彪一人独守大本营。

  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雪杖和冰镐;腰上系着安全带,上面挂着铁锁、雪锥、冰锥、上升器、下降器;脚上穿着4斤左右又重又大的登山鞋,鞋上还绑着1米长20厘米宽的踏雪板,这是为了不至于在雪里踏得太深。人经过这样的武装已经笨得跟熊一样了,背上还背着个人装备,重40斤左右,装着睡袋、睡垫、鸭绒衣裤、袜子等防寒装备;身后拖着一个塑料小雪橇,上面放着六七十斤重的大包,里面装着帐篷、20天左右的食品、燃料和炊具。小雪橇设计得非常巧妙,雪橇和拖雪橇的绳子之间有一个绳结,它有很大作用,如果前面拖雪橇的人掉进冰裂缝了,后面的雪橇不会跟下来砸在人身上,雪橇会停在冰裂缝边上,不知道是在多少人被砸了之后,人们发明了这个雪橇。虽然很科学,但李致新、王勇峰他们都是第一次用,走起来不是很熟练,雪橇总是会翻倒。

  三名美方队员和三名中方队员各自结组出发。

  通往1号营地的路是一段十分漫长的缓坡。一开始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他们带的东西太多,越走越吃力,又都穿着鸭绒衣裤,内衣都湿透了。

  一个小时之后,陈建军越走越慢。他本来心脏就不好,又加上出发前照顾重病的老父亲,根本没有时间训练,他的体力显然不行。从大本营到1号营地都是缓坡。4个小时的路才上升60米。这样的坡度对登山队员来说本来是小意思,可路上积雪到膝,他们拖的雪撬又太重,体力消耗非常大,幸亏王勇峰的雪撬老翻倒,使陈建军多了些喘息之机。

  前面的美方队员走了两个小时一直没看到中方队员跟上来,队长麦克很着急,以为出了什么事,一个人下来找。往下走了很远,才看到中方队员正慢慢腾腾地往上挪。

  看到麦克下来找,王勇峰非常不好意思,下来一次要额外消耗很多体力,王勇峰心里不落忍,连说没什么事,让麦克先走。

  美方队员看到中方队员落得太远,没再往前走,一直等着。中方队员上来后。查克问王勇峰是继续走到1号营地,还是就地扎营?这里距1号营地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看陈建军实在走不动了,王勇峰说扎营吧。

  美方三名队员的体力不如李致新和王勇峰,陈建军很清楚。从1号营地开始,坡度要比今天的路陡得多,他自己也更跟不上了,考虑到会拖累大家,他决定撤回大本营并且一再嘱咐要注意安全,约定每天定时联系一次,汇报山上的情况。

  可是就在当天晚上,一个更坏的消息传来了:“请在麦金利峰的所有登山者注意,11日晚将有一场10年来最大的暴风雪袭击麦峰!”

  5月12日陈建军下山后不久,李致新和王勇峰和两名美方队员也出发了。他们计划当天赶到2号营地。

  他们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看到路旁有几个人在挖雪坑准备扎营。这是一支法国登山队,见李致新和王勇峰还要继续上,就拦住他们。说刚从巡逻的直升机上收到预报,一个小时之后,暴风雪就要来了,建议他们赶紧扎营。李致新、王勇峰对麦金利的暴风雪心里没底,不敢再走,停下等美方队员上来。

  美方队员上来后,麦克和查克又向法国人详细询问了一番,决定登上前面一个大坡再扎营。麦克觉得今天走的路太少。

  爬上那个大坡后,开始有细小的雪花飘起来。这里距1号营地还有一段距离,但不能再走。必须赶紧扎营。

  天气预报说这场雪将是麦金利雪山10年来最大的。大家心里都有些发怵,马上七手八脚忙乎着扎营。他们找到一个别人住过的雪坑,李致新、王勇峰把它挖深、扩大,并在雪坑周围筑起了一堵一米高的雪墙。

  来源:《危险的脚步》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