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阿尔金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阿尔金荒原七日, 阿尔金山登山记(三)

  三、迷失戈壁

  先遣队一行十人到达阿克塞宾馆,带着所有的辍重物质---相当丰富的食品,蔬菜,饮用水,饮料,可乐,发电机,汽油,各大小帐篷数十顶,各种器材,装备,无线电等等,总之袁队自豪的说他提倡快乐登山,绝不让兄弟们在山上受苦!同时我们配有专业厨师、专业电工、专业无线电发报员、专业医生、专业登山队员和教练,四个字,绝对的“保障有力”!我这样的菜鸟跟着这样专业的登山队,怕啥,高喊“快乐登山“跟着上呗。

突然想到一件事,但怯生生的问袁队:大本营提供冰镇啤酒吗?袁队大怒:当然有,但你们下山前喝不到!绝对不用让你们在山上做诸如饮酒等与登山原则违背的事情,那是对你们负责知道吗?下山后白酒管够,到时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南方小子有多少酒量...呵呵,袁队当过兵,原则性很强,说一不二,是个豪爽仗义的西北汉子。

  5月1号清晨,我们正在做最后的装车,先遣队三辆车进山找到营地扎营,两辆皮卡运物质,一车丰田4500拉人,袁队和一些工作人员刚在阿克塞等待大队人员汇集后,于2号一早进山。队员中只有我和河南小梅随工作人员第一批次进山,同时还有甘肃卫视一个栏目的知名主持人唐豆和摄像师小马哥跟随队伍拍摄,真没想到我还要出头了,于是越发意气风发。

  袁队发出指令,所有先遣队员给家人打最后一次电话,之后的十天内将是信号盲区。打完集中上车出发!袁队拍拍我的肩,要大家小心,嘱咐工作人员照顾好我和小梅,在摄影机摆好角度后,三辆车缓缓驶出住地,开向巍峨延绵的当金山口,开向茫茫戈壁深处!

  在戈壁上的公路笔直贯穿天际!车速很快,但缺少参照物,总感觉走了半天还在原地,骄阳,尘土,毫无生机的大地,还有那永远没有尽头的戈壁公路。我的心里一种感觉油然而生----这就是西部!

  当金山口,此处是阿尔金山山脉与祁连山山脉的分界处。

  车行两小时,到达当金口,海拨3648米,大家纷纷下车拍照。

  主人公小潘,是大本营的专业电工和值班人员,极其幽默,精力过人,常常两点钟入睡,四点钟又开始干活,大事小事都往身上揽,口头蝉是:明白我的意思吧?

  车队开始离开公路,进入阿尔金荒原无人区了,进入戈壁将没有公路,我们的车队将凭经验和大致的方向向前行进。

  看似平坦的戈壁暗藏杀机,谁又知道又会有什么事情在等待我们呢?我的心揪了起来

  我坐在丰田4500的车上,跟着车身剧烈摇晃着,一眼看过去一马平川的戈壁真实的面容是沟壑丛生,陷井沙坑不断。幸好是越野车,而且是个在戈壁上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司机,副座上还坐着一位甘肃西野越野车队的领队--曾哥,可畏阵容强大。4500开足马力在戈壁里左冲右突,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发现迷失了方向,后面的两辆皮卡跟本无法在这样的路面上行驶,被我们拉开好远。在对讲机里,我们要求他们停下,先由越野车前去探路。

  远处的两辆物资车,看着很近,却根本无法向我们靠近

  西野车队的曾哥浑身上下流淌着冒险的血液和挑战的欲念,指挥着越野车奋力开进,我不得不在车门边做出各种攀岩动作,以使自己不被抛出车外。但我们还是低估了茫茫戈壁。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迷路了。更可怕的是,另外两辆车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而向导在他们车上。对讲机里微弱的声音传来他们断断续续的信息:你们走到河滩里了...往左,靠着山边走。之后,对方的对讲机再也没有了反应。然他们在我们身后,看得到我们的车,我们一群人却怎么也看不到他们。他们象被戈壁滩吞掉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办,大家开始着急了,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意见,关于线路和方向,激烈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电视台的小马哥并不赞同司机的线路和方向,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团结一致才是唯一出路,于是他扛起机器,对着戈壁远山一通猛拍。我们脚下的戈壁滩现在是干涸期,一到雨季,这里将是水草丰美的草原,洪水将带着大量的流沙冲刷着地表,将松垮的地表土壤弄得沟壑丛生,烂摊遍地,每年都有不少不知深浅的车被陷到滩里。我们今天会重蹈覆辙吗?

  靠着山边走,这是向导最后传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

  讨论过后,我们决定转向,向左边的山靠过去,然后再沿着山边走,这样有了参照物,更容易向队员描述我们所在的位置,而刚在在戈壁滩中,任何关于位置的描述都对,也都不对。车又开足了马力,走了几个很大的Z型线路去避开河滩故道。4500要经常做出大角度的攀爬,使车内晕晕欲睡的我们在梦境与现实中反复换位,痛苦异常。戈壁里久不久会发现一此老旧的车轮印子,往往顺着印子走,就会通向绝路。证明那车是去年来的了,它当时走的路已经被去年的洪水冲断。如此反复,又三个小时过去了。

  我们在靠近山边后,司机看到了一辆正沿着山边走的车,大家兴奋坏了,终于找到方向!而且可以肯定山边肯定有路!于是我们用了各种努力,两个小时后跟上了那辆车,是辆依维柯。车上的人看到我们,一起欢呼将我们拦下,我发现他们也是一身的户外装备,都很年轻。曾哥下车问话,原来他们是某大学的登山队,也是来登阿尔金山的,也迷路了。我们担心了,他们如此不熟悉阿尔金山.而且看得出他们并没有带更多的装备,阿尔金不同于四川的雪山在海拨4000米时还植被丰富,含氧量高,这里四千米的高度相当于四川5000米高度的山,难度和恶劣的环境要大得多。而且他们没有对外联系的工具,这又是登山大忌。他们的车走了,约好七天后进山接他们。一旦他们中有人需要急救,他们将会处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境况。唉,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们没有办法,只好让他们小心些,便又自己找路去了。原上帝保佑他们。

  又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精疲力竭的我们依靠着后方的小苏干湖和前方的阿尔金主峰做为一前一后的参照物,终于行驶在正确的路线上,但辍重物资车没有消息,我们也无法确定大本营的地址,必须在天黑前找到他们,否则茫茫戈壁,呼啸狂风,近四千米的海拨,零下5度以下的温度,这一夜就凶多吉少了。

  曾哥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找了一个背风的山坡地停车,卸下车上所有物资和人员,由司机一个人轻车后撤,并搜索失去联系的另两辆车,不得已则返回阿克塞求救。

  我们在一个不知东西南北的地方下车了,目送4500远去,我心生一股寒意,但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种兴奋,渴望冒险的欲望战胜了理智。

  周围是戈壁上的群山,看了看海拨表,3874米!

  我们靠着一个不高的小土坡,一整天都括着西风,这样的位置使我们至少不被狂风直吹。现在的时间是5月1日17:36分。五个人分别是越野车队的曾哥、大本营总管老张、甘肃卫视的摄影师和制片人小马哥、河南的队友小梅、还有一个不远万里由南至北花钱找罪受还自认很值的我。我们号称戈壁五壮士。

  长长的车轮印将我们留在了原始荒芜的戈壁无人区里,我们将在这呆多久?两小时?四小时?真的不得而知,对外界的任何联系中断,而且只有司机一个人知道我们所在的位置,这回该我们祈祷上帝保佑司机王师付平安了,愿他尽快找到另两辆车,尽快回到阿克塞找到袁队,袁队会疯一样的调动资源来找我们的,但愿如此!

  太阳开始西撤,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我们随车的背包都不是自己的,于是大家开始挨个检查,找出能穿上御寒的衣物,帽子,手套等等,幸好我们这辆车拉了部份的食品,食品和水是充足的,有两纸箱馒头,一箱火腿肠,一箱黄瓜,还有一箱鲜鸡蛋和娃哈哈。

  我在包里找到了一件羽绒衣和一件抓绒裤,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队友们都趁着空闲做起了当日记录。我是个特懒的人,要我在这个时候写东西不如直接把我埋了。我向山坡走去,找个相对平缓的地方躺了下来,睡他一觉再说。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的,风太大,荒无人烟的四野尽是呼啸的山风,戈壁在向我们展示它的力量和不可一世的傲慢。我虽然一身防寒装备,还被冷醒了。看到队员们也都七倒八歪的睡在周围,老张还不知从哪拿了一张条纹布,把自己和小梅包了起来,大大减少了山风对他们的危害,够实用!

  此时5月1日19:20分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