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5000米级别山峰 > 半脊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遥望雪山——我的半脊峰之旅(五)

  5月4日 星期四 多云有时有雪 C1——C2(海拔5050米)

  路只有一个尽头

  路线却有很多

  攀登只有一个顶峰

  方式却有很多

  人生只有一个目的

  过程却很美丽  

  我的太阳穴象是针刺一样疼痛,几次让我在睡梦中醒来;大雪不时地压满了帐篷,我不得不时而起来拍打帐篷让那些雪散落;我必须牵挂着六点起床,能够有足够的时间烧水、准备早餐、整理装备。

睡觉完全变成了一种任务,他只是为下一步的计划储备体力。

  但是在我们没有准备上行前,已经有队员因为身体的原因准备下撤,我们一起走来,却不能共同继续前进,好象结了婚却不能白头偕老一样,我不能没有遗憾。不过对于他主动做出的决定,我还是感到佩服,身为队长,也许我无法潇洒地做到象他那样能屈能伸。

  从C1到C2营地是45度以上的雪坡,有一段坡度甚至有70度,而且是连续的上坡,中间没有可以舒服休息的地方,并且海拔上升有六百米,在又是一个艰难的考验。依靠一包麦片、八块饼干填充的胃,几滴白花油刺激的太阳穴,一片芬必得对生理机能的调节,我开始了我的C2任务。

  说任务是因为路线考验着虚弱的身体。海拔4450米起,插冰镐——用鼻吸气——提左脚走德式步伐——呼气——右脚踩法式步伐,再一次继续,重复,原地喘粗气,喝水,于是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一会流汗,一会发抖,想多休息,却又不得不让行走来增加体温。换衣服吗?——他会让我的气喘得更大。不换吗?——着凉总让人联想到可怕的高山病。

  只有继续行走可以维持现状,不能维持的是对身体的摧残,和更多的感受。

  白色的C1营地上几顶彩色的帐篷,很象一个多彩的童话世界,一天的营地生活就犹如一段动人的童话故事。

  白茫茫的雪坡无限地向上延伸,虽然迈出的每一步不能让我看到路的尽头,但是这何尝不是人生的每一步,只要用心一定会踩出很深的一步。

  洁白的雪山保围着我,每前进的一步与其说是攀登,倒不如说是对雪山的亲近,感受着他的威严和纯洁。

  如果人生不是因为一个目的,如果攀登不是因为一个峰顶,那么你会发现过程其实很多、很多。

  C2营地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四周是一大片白色的雪坡,这里的雪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纯洁;半脊峰垂直的冰坡下有一片绿色的冰川,仿佛是镶嵌在山腰上的一块绿宝石;夕阳下的雪山变换着丰富的色彩,黄昏的淡淡云雾更有一种仙境般飘渺。在营地里的每一个人,不仅仅兴奋,还有激动,更多是惊讶。如果登顶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那么C2一定是恋人间的亲密。

  5月5日 星期五 雪 C2——顶峰(海拔5430米)——C2

  很多人问我登顶有什么感受

  这就象做爱后的感受一样

  觉得累、甚至后悔

  但是如果没有

  不久没有人不会怀念  

  这是一个无比兴奋的夜晚,我睡眠的时间肯定没有超过躺在帐篷里闭着眼睛听着雪不停下在外帐发出的簌簌声,然后还要花时间N次在想象中登顶,但是N次想象中的冲顶却被N+1次的糟糕天气中断,而对山峰技术难度和队员高反情况的担忧也一直占据了剩余的有限睡眠时间,而且即使是睡不着,我也必须小心地辗转反侧,以免惊醒帐篷里的同伴,虽然他们在睡梦中不停地喊着头痛。

  如果从大本营到C1和C1到C2是想证明我们团队的一个实力,那么从C2到顶峰,我希望向当天所用的攀登者表现我们的团队精神,所以在分组时,我们队愿意走在两组攀登队伍的后面,一是不想让队伍体能的不均衡影响整体的攀登速度,二是希望我们整个团队能够一起登上半脊峰。

  从C2到顶峰其实只有海拔400米的上升高度,在平原地区,这可能只是一个我完全不晓一顾的上升高度,但是在高原地区,没有人该轻视他的难度,尤其是在接近顶峰的四百米,他的每一米都在考验攀登者的综合素质。

  从C2开始的一百五十米左右的雪坡好象是C1到C2路线的一个翻版,其难度应该不是很大,但是在一个新的高度,会看到一种更新的美丽的风光,当然能够呼吸到的空气也更少。

  从冰川下的一个陡坡开始,难度就明显上升,我们必须依靠路绳来确保安全,而且六十度以上的雪坡让迈出的每一步都很沉重、每一次呼吸都愈发困难,我根本没有去幻想上升一米的快感,因为能够走上一步已是一种庆幸。

  相对于整个攀登过程,雪坡还算是比较容易的,在上升二百米左右的一个喇叭口,一段七十度以上的冰坡是我第一次在冰坡上攀登。虽然攀冰是登山过程中最大的一种刺激,没有什么能够更真切地让我感受登山的乐趣。恰恰因为这样,说明攀冰是那么的艰难和痛苦。用手把冰镐狠狠地插在冰面上,再把冰爪的前爪用摆腿的动作抓进冰里,上升一步,沿路绳推上抓结,喘一口气,继续着艰难的另一步,有时幸福与痛苦就这么反复。

  在接近顶峰的最后一百米冰坡,是摧毁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把你最爱的或最狠的人放在这个冰坡上,祝贺你爱的人让他凭着顽强的意志冲顶,或者给你狠的人一脚,让他永远滑下去吧。

  在我接受着最后一段冰坡的快感后,在我终于站在顶峰时,我的思想象雪一样白,只要当自己回忆这过程时,我才会热血沸腾。当然顶峰给我最大的快乐是我们一帮共同走过的山友们能够一起在顶峰呐喊,有多少幸福能强过一帮人共同团结一致、顽强拼搏后的胜利所产生的兴奋。

  生命里有很多东西我们不能选择,但是登山是我们可以选择的健康活动,而他给了我快乐——最纯真的快乐。  

  5月6日 星期六 晴 C2——大本营——成都

  没有痛苦

  可能永远不知道幸福的滋味

  没有分别

  可能永远不知道相聚的甜蜜  

  今天本来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没有人不想早点下撤快点回到成都。六天没有洗脸,更不用说洗澡,如果谁跟我提洗澡我就跟谁急;六次没有在大便后洗手,更不要提因为疯狂喝水后的无数次小便,能够拿雪擦擦手已经是五星级的享受;六天没有刷牙,开始时还可以用口香糖滋润,渐渐地也只能漠视细菌对牙齿的侵害;防晒霜越来越厚,皮肤却越来越黑。本来可以彻底放松地睡个好觉,但是谁愿意在精神上的满足以后让身体继续受摧残,就好象我们做爱后都希望早点洗个澡一样。

  从C2下撤到C1的感觉是最棒的,沿着雪坡一直向下滑,凭着学过的制动技术掌握速度,没有比这更让人爽快的。不过从C1下到大本营就没有这么好了,完全是对膝盖的考验,并且花的时间比上山还多。

  终于可以回成都了,一路上的雷雨就象是回家前激动的泪水,从来没有担心过在成都遭遇雷雨的尴尬。

  终于可以回成都了,从海拔5050米突然回到490米的成都,有关醉氧的担忧早已经被热切的心情抛得没有踪影。

  终于可以回成都了,那意味着洗脚、泡澡、掏耳朵、刷牙,洗去一身的疲惫。

  终于可以回成都了,那表明龙抄手、担担面、串串香,让川菜填满我早已愤怒的胃。

  终于可以回成都了——,那意味着就要回家了,看看老婆孩子、看看父母家人,看看所有让我怀念的人,使他们让我站在峰顶。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