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7000米级别山峰 > 章子峰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攀登珠峰子峰—章子峰第一人

  今年是人类珠峰登顶50周年,林雄坚是攀登珠峰子峰—章子峰(海拔7453米)的第一人,在与队友王石、梁群等一起挺进位于海拔5150米的珠峰大本营后,他登向了章子峰—。

  大风的日子

  时间:5月2日晚上十点钟

  地点:章子峰海拔6900米的前进营地

  草草地吃了几口糌粑,我钻进羽绒睡袋躺下,准备凌晨1点钟出发攻顶。

我们的帐篷搭在一面坡度40度左右的冰坡上,用冰镐、冰锥和登山绳固定。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攀登,我们已经没有个更多的力气去平整营地。我小心翼翼地翻了一下身子,营地的面积小得使我们三个人只能侧卧在睡袋里,如果你想伸直双腿,那么膝盖以下的部位就只得悬空了。风势逐渐在增强,帐篷被吹得哗哗作响,尽管我努力地让自己入睡,但此刻却毫无睡意,思绪似乎随着喜玛拉雅的风在飘荡……

  这是一支由我组织的小型喜玛拉雅登山队,成员包括我和两名西藏登山家,计划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做好。期间,国家登山队王勇峰队长得知我的计划后,曾经力劝我加入珠峰登山队,他认为章子峰是一座技术型的山峰,难度很大。我曾经一度很动摇,攀登地球之巅的珠峰是每一个登山爱好者的梦想,但是攀登珠峰前后需要将近4个月的时间。而目前全行上下在团结一心、二次创业的时候,我实在是没有理由向行领导请这个假呀。于是我们这支经过注册的最小规模登山队-章子峰登山队就这样形成了。虽然没有足够的时间攀登珠峰,但我同样可以来到珠峰的北面-章子峰领略喜玛拉雅山脉的雄伟。

  我下意识地摸一下上衣口袋,里面装着一面已经做好了两年多,但还从未展开过的广发行旗。记得那还是2001年在青海玉珠峰的北坡,我和王石、梁群以及深圳的几个山友利用“五一”假期,攀登青海省昆仑山脉最高峰-玉珠峰。当时选择的路线是难度较大的北坡二号冰川路线,经过了两天艰苦的攀登,终于可以看到顶峰了,疲惫与兴奋交织着,但终因一名队友得了脑水肿,集体救援而放弃了登顶。顶峰离我是那么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很快就可以触摸到它,但也只能让它望着我的背影远去,而那面行旗就放在胸前的口袋中。随后的几次攀登,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机会去展开行旗,这次应该一偿所愿了吧。

  对于这次攀登章子峰,我觉得可以用“精心准备,志在必得”来形容。攀登计划书是在参考了大量国内外登山报告的基础上制定的;采购了充足的登山物资提前一个月发送到拉萨;长达半年多的体能准备,为了更好的适应高原,我和伙伴们大年初一就飞往成都,到四姑娘山区进行技术训练。帐篷外风势越来越大,好几次大风把冰冷的帐篷布贴到了我的脸上。喜玛拉雅山区的小气候变化无常,天气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就能发生根本的变化。在我们出发前如果风势不减弱,恐怕就无法攻顶了。

  风一阵紧过一阵,每次吹过我都担心狂风会吹散我们的帐篷。现在已经是5月3日凌晨2点钟了,风势一点没有减弱的迹象,我心中一遍遍地祈祷着:老天啊,请你再给我12小时的好天气吧!

  在狂风肆虐的喜玛拉雅夜晚,当做出了一个抉择之后,我竟然睡得很安稳。坏天气周期开始了,在喜玛拉雅地区,好坏天气周期轮换,坏周期长的有半个月,短的也要三、四天才能过去。计算了一下时间,我离开深圳已经20多天了,假期即将结束,我已经没有时间等待下一个好的天气周期。天亮的时候,我很冷静地告诉我的队友下撤。开村和拉巴是两位经验丰富的藏族登山家,曾多次登顶8000米的山峰。此次一起登山曾事先约定,一切由我来组织,当然也由我来决定整个攀登计划。在这种天气,如果强行冲顶,后果是可以想象的,轻者是冻伤,重者就有可能回不来了。在广发工作多年,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让我学会了如何取舍,学会了如何理智地去做决定。在攀登最困难的时候,是广发行员工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精神鼓舞着我继续向上。回头望望那在梦中出现千百次的山峰,我放弃了,但那只是暂时的,我还会再回来,回来在峰顶展开这面我所珍视的广发行旗。 “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只要不畏艰难,勇于攀登,就一定可以到达光辉的顶点。”

  这句来自于温总理回答记者提问的讲话,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层的感触。

  我是一个热爱户外运动的人,这几年常常利用假期外出登山,开始了我与雪山的亲密接触。说起雪山,给人的印象是“环境恶劣”,没错,高原缺氧、严寒、强风往往随着整个攀登过程。记得2002年“五一”我和国家登山队一起攀登于青海省境内,海拔6201米的玉珠峰。我们选择的是难度比较大的北坡2号冰川路线。因为是利用假期登山,时间不太充裕,海拔高度上升比较快,所以大家的高原反应很强烈。 我和万科的老王还有深大的梁老师住一个帐篷,晚上三个人都是头痛欲裂,辗转反侧到天亮。然后背起沉重的背包继续向上攀登。我们的队伍组成是6个队员加上3个教练,攀登两天后到达了2号营地。顶峰已经非常近了,大伙的心情都很兴奋,准备第二天一早冲顶。天亮准备出发的时候,另一个帐篷里有一个队友昏迷不醒。糟糕,恐怕是得了高山病。高山病是攀登雪山的头号杀手,主要是上升速度过快,人体没有取得良好的适应而引起的并发症,分高山肺水肿和脑水肿两种。治疗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下撤到低海拔地区。

  回头再看一眼近在咫尺的顶峰,我们开始护送患病的队友下山。最终因为下撤及时,这名队友得以安然无恙。

  我是一个集体荣誉感很强的人,出发之前我专门准备了一面咱们行的小旗子。准备在登顶的时候,将广发的旗帜展示在顶峰。登山是一项集体活动,遇到队员有问题,通常都会集体放弃该次活动。这是一个正确的做法,但是在攀登过程中,当你历尽千辛万苦,成功在望的时候,这又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山永远在那里,而生命不能重来。我想做人如此,做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章子峰 | 王石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