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7000米级别山峰 > 贡噶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贡嘎山-拜访木雅.贡嘎

  1982年10月3日,DanaCoffield和DougasKelley成功登顶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西部24891英尺(7556米)的贡嘎山。在那之前50年,2位美国人Richard.Burdsall和Terris.Moore首登此峰,并为其命名木雅.贡嘎(MinyaKonka)。

在后来的几十年,狂暴的天气和无常的雪崩击退了9支探险队中的6支,更多的生命在到达顶峰前永远的消失了。

  1932年的那支队伍是非常成功的。他们从波士顿起航,在海上颠簸了两个月,停泊上海码头,而那个城市当时正遭受日本军队的侵略。在那里探险队分开,四个人继续沿长江跋涉了1500公里,寻找那座高度和位置都未知的山峰。TheodoreRoosevelt的追随者在寻找大熊猫时曾远远地望见了这座山峰,还说它比珠穆朗玛还高。摩尔(Moore)的队伍找到了山峰,对其进行了考查,经历了27天从西北山脊登上峰顶。那之后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木雅.贡嘎一直是美国人所攀登的最高的山峰。

  1957年,中国的第一支登山探险队就选择了木雅.贡嘎,并且重新给它命名为贡嘎山(GonggaShan)。选择贡嘎山来攀登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它是中国四大神山之一,而且是最高的一座。他们也选择了西北山脊路线。这次登山投入巨大,有21名登山队员,差不多同样多的科学家,还有庞大的后援队伍。队长是史占春,他后来还成功带领登山队登顶珠峰。13名队员在C1下面遇到了雪崩,许多人受了伤,只有一人死亡。6名队员登顶,其中三人死于登顶后的下撤途中。

  1980年,中国向外国登山者开放了8座山峰,第一支得到许可攀登贡嘎的队伍是美国队。他们尝试了南坡的一条新线。由AndyHarvard带领,其他人还有HenryBarber,LouReichardt和JedWilliamson,其他队员还是去登西南山脊。四名队员,YvonChouinard,RickRidgeway,KimSchmitz和ABC的摄影师JonathanWright在C1上方遇到了雪崩,被打落了1500英尺。Wright死于这次雪崩,最后被葬在了山上。

  1981年,一支瑞典登山队尝试经由东南侧攀登,路经Haioloko冰川,日本登山队去了东北山脊。瑞士队遇到的天气太恶劣转而去了其他山峰。一个日本队员登顶后滑坠了100米,另外7个人从顶峰结组下撤,也沿北壁滑落,全部遇难

  1982年春天,日本人、瑞士人和加拿大人分别来到贡嘎继续攀登。加拿大人选择了常规路线,但是在C1就遇到了一次事故和恶劣的天气,无功而返。日本人从东侧接近山峰,有2个人葬身于离顶峰300米的地方,其他人后来也被暴风雪击退了。当时,一名队员遇难,另一个跌跌撞撞回到大本营时才发现队友已经放弃他撤营了,他经历了19天的磨难死里逃生,不过由于冻伤失去了所有的手指和脚趾。3个瑞士人也登上峰顶,他们从东面上到西南山脊,有一人滑坠身亡。其他队伍的探险经历提醒我们准备工作一定要万分小心。

  我们的登山队由NedAndrews和DougKelley筹划组建,他们1979年在秘鲁登山时初次相遇。1980年申请攀登西北山脊的工作开始,1982年秋天得到了批准。JoeMurphy1981年4月飞到北京进行协调工作和签订一些协议。队伍里包含了7名美国人:队长JoeMurphy,副队长NedAndrews,队员SharonCaulfield,DanaCoffield,BarbaraKelley,DougKelley,MichaelLehner,还有两名中国人,联络官王先生和翻译刘先生。

  根据中方的建议,我们做了两个月的计划保证攀登时间足够充裕。1982年春天,加拿大人在18天里只等到两个好天。1年前的瑞士登山队50天中才遇到4个适合攀登的天气。瑞士物理学家伊姆霍夫(Imhof)预测坏天气集中在9月和10月上旬。我们知道,目标的实现依赖于好的天气。

  我们9月3日底到达北京,9号来到1200公里之外的成都,中途还曾到西安访古。13号在六巴乡结束路上的行程,从那儿开始雇马驮装备。为了降低成本,我们没有雇背夫。穿过了15200英尺的子梅拉山口(TsemeiLa),9月16日来到12600英尺的贡嘎喇嘛庙,并在这里建立了大本营。我们仍处在季风带中,连天的阴雨天气从月初开始就跟着我们。刚到喇嘛庙,MichaelLehner就患上了严重的痢疾。

  9月17日,我们开始向14500英尺的前进大本营运输物资,它位于5公里外的西北山脊下方。从喇嘛庙出发沿Gomba河下降300英尺,之后顺着河到一片牧场。运输漫长且辛苦,需要多次涉溪。三天之后,我们运送了13担物资到前进营地。考虑到过去的队伍建C1的困难和天气的不确定性,我感到一有可能就出发前往C1是很重要的。在18日的登山会议上,Murphy指派Coffield和DougKelley作为先头部队,他自己和Lehner作为第二梯队。

  Kelley和Coffield19日到达前进营地,立即开始寻找通往C1的路。尽管没什么技术难度,从前进营地通往山脊的路线仍是山中最危险的路段。以前的登山报告中都说下午是雪崩频发时段,Kelley和Coffield决定只在黎明到上午九点半之间行进,那段时间朝阳正照在雪坡山。传统路线要越过雪坡到岩峰右侧。从前加拿大人就是想绕开雪面爬到岩石上时发生了陷落。我们发现了一条雪沟,尽管不时有滚石落下却没有雪崩的危险,但需要穿过岩石带和雪原的底部进到沟里。后来我们就主要使用这条路线。23日下午,Kelley和Coffield到达16200英尺的临时营地,在岩石带下面等待下一天的来临。他们到达之后就看见雪崩袭击了头一天路过的地方。这真是个恶兆。第二天他们来到18000英尺的C1营地。

  9月26日19800英尺的营地在山脊上建立起来。Kelley和Coffield后来三天都因为大风被困在他们自己挖的一个山脊凹陷处的雪洞里,刮过西北山脊的大风速度达到60-80m.p.h.。Murphy和Lehner29日突击到C2,挨着雪洞搭了个帐篷过夜。飓风把Murphy的背包吹下山脊,Murphy和Lehner不得不返回前进大本营去取备用装备。

  9月30日Kelley和Coffield顶着大风来到相对平缓宽阔的C3营地。营地建在20800英尺,在山脊上300英尺的一个驼峰样的山包北面,爬过这个“驼峰”有一定技术难度,西面尤其陡峭,东面也差不多而且有雪崩危险。看来需要改路线再绕到顶峰前的山脊上。

  10月1日在狂风里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雪整晚都在下,然而第一天一早,不但天晴了,而且风也停了。Coffield想从驼峰东面绕过去,可是怕引发雪崩又退了回来。后来他们终于找到两个半绳距长的斜向上的裂缝可以通到驼峰顶部。他们从这点下降了300英尺来到驼峰和顶峰山脊间狭窄的雪檐下。继续从东面上到山脊,风还是很大,在22000英尺的裂缝里建起了C4营地。这个位置能躲过雪崩,但是下降时很难再找到。

  10月3日早上7点,Kelley和Coffield在晴朗无风的天气里出发冲顶。他们在山脊的深雪中跋涉,被一个1000英尺高的形状古怪的雪堆挡住了去路。天气开始变坏,他们向东通过一个被硬雪覆盖的岩石。越过形状古怪的雪堆,他们在东北面通向顶峰的方向爬了150英尺。下午4:30分到达山顶。山上能见度极低,5点钟就开始下撤。伴随着电闪雷鸣的暴风雪,天黑后才回到了C4。

  第二天他们回到了C2。由于新雪和乳白天空,绕过驼峰时遇到些麻烦。MichaelLehner在C2欢迎他们的归来,他从C1取了一些补给后已经在这里过两个晚上等他们回来。贡嘎不会再轻易放过他们,让雪又下了一夜。经历了C2和C1间恐怖的雪崩危险后,10月5日三人平安回到前进大本营。

  后面一周我们又爬山了营地西北的两座山峰。10月6日Andrews和Caulfield尝试攀登那玛峰(Nochma),但是被坏天气击退。10月8日,Andrews和Murphy从东南山脊首登那玛(18790英尺,5702米),两天后,Coffield,D.Kelly,B.Kelly和Lehner再次登顶。10月12日,Coffield和Lehner从南山脊首登Gomba峰(18840英尺,5719米),Andrews和Murphy13日第二次登顶。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