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登山首页 > 山峰资料 > 6000米级别山峰 > 雀儿山 > 攀登记录--攀登\事故报告、线路、攻略、游记

信心与勇气――2004年十月雀儿山攀登日记(七)

  D5 10月3日 C1(4900米)――C2(5330米)

  “既然你问起

  我那黑暗的恋

  那睡不着的晚上

  和愈来愈亮的月光”

  睡前服下的帮助睡眠的药(非安眠药)好象没太大作用。

大甲虫头痛,也在身旁翻来复去――夜色深沉,叹息声不断响起又不断消融。近天明意识才渐渐模糊,又很快在恶梦中失陷,泪水以绝望的姿态肆虐……

  海天一色,我在阳光下起舞,可是翅膀承载了太多的眼泪,再也无法飞翔。梦想是不能破灭的――固执地冲下山崖,在上天悲悯的注视中,展开双翼,作最后一次绽放;然后静静地坠落――阳光灿烂,翅膀划破空气,发出清脆的断裂声,爱情与飞翔戛然而止,冰冷的疼痛将一切埋葬……

  也许生命就是一场噩梦,看不到美好的结局,爱情的尽头让人泪落如雨――相濡以沫的温暖是暂时的,愈合的伤口掩盖不了永远的疼痛,没有谁为了谁守候……这是一个什么都来不及的世界。时间让我不再勇敢。放不下过去的人,不愿看见自己的失败――背负着沉重的包袱,还要走多久才能安睡?还要走多久才能安睡?!梦成了唯一的希望,却又利刃一样割我的心。遥远的声音,穿透亿万光年,氤氲出淡淡的苍白的寂寞,满眼的荒凉。游离于时间之外,是美丽的伤痕与恍惚的疼痛,黯然失色的黑暗。

  泪水在黑暗中缱绻,光线刺痛双眼。睁开眼是天空的微熹――这样一个美丽而恍惚的清晨,冰冷的心与冰冷的雪山,孤独如此深邃又如此寒冷,无法抵达的海洋、无可避免要坠入的黑暗。瑟缩于帐篷的一角,将睡袋裹得紧紧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有坚硬的外壳,这样的抵抗如初春水上的一层薄冰,轻轻的触碰就体无完肤,万劫不复。

  C1到C2,是雀儿山乱冰区和裂缝区的集中地带,象昨天一样结组前进,走了一段,苏拉发现我在绕绳子,就提醒我不要这样做――我只得和他说了原因。他点点头,没说什么。

  11:30到达一个雪坡,苏拉说在这里进行三人结组的冰裂缝救援训练。

  这时天灵上演了惊险一幕:他把包放下,往旁边迈了两步,就陷到雪里去了,一下就到了胯部,他反应很快,用冰镐横在面前的雪地上,阻止了下陷的趋势,一边说这雪怎么这么厚呀,一边爬了出来。出来才看到居然是深不见底的裂缝!!――真是后怕!!因为当时他的结组绳都已经打开了。恐怖啊!我以为冰裂缝都在路的旁边,没想到路上就有。大的冰裂缝雪盖不住,清晰可见,但小一点的就全被雪盖住了。小心走近去看(我对冰裂缝总是又好奇又害怕),上面是松软的新雪,中间是前几天下的雪,已经成了颗粒状,再往下是更硬的雪和冰,就是这层的硬度,才不至于一下子就掉进去。先用一个包代替人,系上绳子扔到裂缝中,绳子一绷直,前面两个协作就扑在雪地上,右肩压镐,两腿上抬。接着前一个人过来,在后一个人的身边打下三个雪锥,并用雪盖住。再然后用小冰镐打在雪地上固定,加上滑轮与抓结,一段一段地将下面的人往上拉。之后再进行第二次演练,杨初当了那个掉下冰裂缝的人(当然快到顶时,他自己就可以攀冰上来了)。冰裂缝深不见底,很想过去看看,甚至演练一次,但内心的恐惧使我无法提出,苏拉为了安全起见,也不让我们靠近。

  之后再到旁边一个三十米左右高的冰壁上练习攀冰。这处冰壁有着微蓝的光泽,有一种怪异的美。土豆他爹和大甲虫都不太想练,宁愿继续行走,说是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土豆他爹是背负太重,F5可不是每个人都会背上的;大甲虫是高原反应――头痛,失眠,没有胃口。12:30午餐,吃过饭,他们两个在太阳下就呼呼大睡起来。

  我虽然连续几天失眠,但在高海拨,却异常地亢奋,只要一开始行走,我的体力就出奇地好,出奇地持久。第一次攀冰,就在五千多米的地方,兴奋啊!但又有些担心。略胖的罗尔甲总是憨憨地笑着,是协作中最容易给人亲切感的,也让人忽视他的能力,但一上山,处处都在打先锋――这次攀冰也是,打好保护,罗日甲又上去了,在上面摄影。

  苏拉的动作照例是最漂亮、最轻灵的,天灵、大甲虫以前攀过,他们很快就完成了,速度快,动作利落。轮到我了。这几天成天将大冰镐拿在手上把玩,自称最喜欢的技术装备就是冰镐,但第一次握住小冰镐,才发现自己根本掌握不了这看上去如此轻盈的东西――力道很难把握,以为要使劲才行,结果一镐打下去就拨不出来,轻了又挂不住――好累啊!我的手力量本来就小,攀了一段就更没劲了,双手开始乱了――一镐下去,又无法拨出,使劲,再使劲,还是不行;我略停了一下,再用力,身子也凑得更近了,结果拨出的冰镐打到了眉骨上,很痛。以为最多肿了一块,就继续累死累活地攀登,完成后想:再也不玩了!

  回来坐下,看土豆他爹在冰壁上潇洒(他的动作就是漂亮啊!),总觉得头套湿湿的,一抹,竟然满手是血!苏拉这才看到我,问我怎么攀冰不戴头盔?!昏!我是真的没想到啊!虽然看到人家戴了,但冰镐打到头上时都没反应过来――可能真是所谓的高原反应吧!很长一道伤口,还在往外渗血,用创口贴和纸巾简单处理了一下――我是疤痕体质,一旦受伤就很难复原,这次肯定要留下难看的疤痕了。

  

  C1营地的日出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张驰)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苏拉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