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城市-互动 > 户外杂谈

户外运动 保险市场还有空白

  节省下来的400元包车费,加上活动经费账户里剩下的2元钱,一共是402元。两个星期前刚刚登完了东白山的驴友们,为富阳户外运动协会的“户外救助专项资金”贡献了第一笔捐款。

  张建龙正在一步步地完善他的设想。

2007年,他所在的富阳户外运动协会还要尽快成立一支搜救队伍,应对一些突发性的事件。他希望,民间户外运动组织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与政府部门合作建立起一种反应敏捷、专业性强的救援机制。

  把分散在网络上各自为政的驴友团体整合起来,结成一个规范化的同盟,是许多民间户外运动组织者正在尝试的事情。“行走是一种感悟,历练是一种财富。”他们说,户外运动不应该与“危险”划等号。

  春节就要到了,每当这样的长假来临,也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们的“活跃期”。现在,这群“喜欢呼吸新鲜空气的人”,正用科学、理智,加上团队精神,为自己的爱好打造一条“安全链”。

  行前详细齐备的“功课”

  38岁的张建龙,网名叫“Eagle”,是富阳当地骨灰级“老驴”,富阳户外运动协会的秘书长。

  把分散在网络上各自为政的驴友团体整合起来,结成一个规范化的同盟,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去年6月,整合了富阳论坛、三十度阳光、7086等论坛上活跃驴友的富阳户外运动协会正式成立,之后在当地体育部门和民政部门进行了注册。

  协会的网站成立时间不长,注册人数就超过800名。目前,以实名登记的正式会员虽然只有50名,但如果从户外爱好者的群体来看,这个人数在当地至少有几百人。

  春节前,有会员提议,趁着假期去爬四川的四姑娘山。发起人把活动公告贴在了协会的网站上,把活动的行程安排、强度、难度,以及需要的装备都完完整整地列了出来。

  公告声明:活动所涉及区域海拔在3000至5300米,晚上最低气温在摄氏零下10度左右,必须注意体能的分配,出发前“请咨询医生和体检”。组织者还推荐了许多活动装备:专业的高山镜、1000克以上含绒量的羽绒睡袋、耐磨透气的袜子、能长时间使用的高质量头灯等等。

  “必须是老驴和体力超好者才能参加,”张建龙说,像这样的大活动,协会会引导会员量力而行。组织者在召集活动时,需要慎重考虑线路的难度等级是否与全体队员的经验、体能状况相符。如果线路情况不太熟悉,在做好充分的物质准备外,还需请专业人士或当地人做向导。即便参加者都很有户外运动的经验,每次出发之前也都要开一个碰头会,听领队告知各种注意事项。

  毕竟是户外运动,有太多的不可测因素。2007年,富阳户外运动协会提出了一个原则,不支持不赞成搞纯粹“探险”的活动,不以“奇、险”为卖点。

  刚刚从建德的三井尖回来的驴友“春江岸边”提醒之后要去的朋友,那个地方“野生动物出没频繁,多数路段都是在陡峭的山峦壁尖上攀登,雨雾潮湿天气不宜攀登”。

  “必须有这样的基本认识,人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张建龙说。一般以“富阳户外”的名义发布的活动,都会配备专业的领队,做足相关的应急预案。一些活动的计划,会有像“春江岸边”这样有过攀登经验的驴友进行评估,提出相应建议。

  他们说,科学、理智,加上团队精神,正成为越来越多驴友的共识。

  保险市场还有空白

  富阳驴友们计划的“攀登四姑娘山”活动,费用是每人500元左右,其中包括购买某家户外探险保险专业机构的“10万元保险”。

  像往常一样,发起者要求每一个报名参加者承诺同意一项“免责声明”。据调查,在大多数自助性质的户外活动网站,召集帖的最后都有类似的声明,大意是网友自愿参加活动,万一发生人身事故,组织者不承担相关赔偿责任。“不管是组织者、参加者,还是网站管理者,大家都默认了这样的声明。”

  但是,日前南宁一家法院对“洪灾遇难驴友索赔案”的判决,在全国驴友圈中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法院做出的一审判决是,12名同行者对一名遇难的女驴友应该承担赔偿责任,金额超过了20万元。

  富阳当地的驴友们也在论坛上发起了讨论,集中的观点是,自助组合的户外旅游是自发性的、非营利性质,这种组合有别于正规的旅游合同,一旦在旅行中发生意外,参加者也应该是风险自担。

  张建龙认为,“从目前来看,购买意外保险,应该是保护自己利益的最好手段”,尤其是包含了紧急救援责任的旅游意外保险。保险公司与一些专业救援机构合作,购买这类产品后,救援机构就会向用户提供针对性的救护服务,如在紧急状况发生时,设法把病人运出事故发生地。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杭州分公司的一位客服咨询人员说,一些高风险的运动项目,一般的普通旅游意外保险是免责的。大多数公司的保险条款明文规定,赛马、攀岩、探险性漂流、潜水、高山滑雪、滑板、蹦极、冲浪等高风险活动,所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予赔偿。

  但随着参与到这些户外运动中的人数越来越多,也有少数保险公司开始针对这些高风险运动提供保障。例如,美亚保险的“畅游神州境内旅游保障计划”,就承保了包括滑雪、潜水、跳伞、骑马在内的多项运动,保障责任也包括了医疗费用和紧急医疗救援。

  据了解,从去年底开始,一些保险公司还陆续推出了如登山户外专项保险等产品,不仅包括健身登山、拓展运动、人工场地攀岩等低风险户外活动,还包括高山探险、登山滑雪等风险相对较高的体育项目,对于“救援费用补偿”、“冻伤”、“高山脑水肿”、“高山肺水肿”等方面也提供保障。

  “总的来说,目前还是一块很大的市场空白”。驴友“标枪”在保险公司工作,他说此类意外险种还在试水阶段。

  去年,富阳户外运动协会起草了一份《自驾游责任约定》。

  由于许多自发组织的自驾游基本上没有事先约定,所以张建龙觉得有必要把一些事项加以明确和规范——“自驾出游是车友自愿参加的活动,参加者建议自行购买旅游人身意外保险”。同时也约定,发生意外及人身伤害时,司机和搭乘者都要“积极参加救助”。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锦伟说,这是法律上的一种“注意义务”,同行者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有相互提醒和救助的责任。他也承认,目前多数户外活动所遵循的“AA制”、自愿参与及安全自负的原则,只是一种民间的约定,从法律上来讲,有一定的“责任盲点”。

  救援 将民间力量发动起来

  “有一种情愫叫做感动。”从1787米高的山峰下来之后,小莲把自己的经历和感想写了一篇文字,以这句话作为标题。前几天,她和杭州各地赶来的驴友们一起去爬临安清凉峰,整个旅程让她感触颇深。

  “领队小李始终在前面开道,遇到寸步难行的地方,便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兵铲,为我们铲出一个个能落脚的小坑,在自己尝试没问题后,才放开嗓子:‘同志们,上吧!身体尽量往山体这边靠!’”她回忆起很多登山时的场景,“领队阿长殿后,不时地用对讲机与小李互通信息,及时告诉我们前后的情况”。

  许多有张建龙参加的活动,他总是安排自己走在队伍的最后,他说在队伍首尾的两个人,通常要对地形比较熟悉,还有较强的决断能力。户外运动一旦发生意外,最重要的是自救。所以有经验的专业领队,会是一个重要的安全保障。

  富阳户外运动协会副秘书长李效强说,他们眼下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组织有户外经验的会员去专门的机构接受培训,取得相关的证书,建立起一支相对规范的领队队伍。目前已经有5个人拿到了证件,“有的是体育部门颁发的体育指导员证,有的是登山协会颁发的”,他们正在建立这样的一个“人才库”。

  同时,这也是一支相对专业的搜救队的雏形。

  去年末,一位上海登山者“老古董”在云南哈巴雪山遇难。据当地媒体报道,“老古董”是上海某户外俱乐部的创始人,还是众多登山探险爱好者的教练。他曾前后4次登顶云南香格里拉哈巴雪山,但却不幸在他最熟悉的地方遇难,这让许多户外运动的爱好者震惊。

  出现意外事故,紧急营救便成了重中之重。针对高山、密林、雪山等户外遇险的情况,公安、医疗部门并不都具备专业的救援力量。尤其在偏远的地区,很可能出现救援不及的情况。据了解,在“老古董”遇难的哈巴雪山地区还没有专业的救援队伍,村民们未受过专业的救援训练,更无足够的资金来购买高山救援器材。

  拿过西湖国际铁人三项赛冠军的张建龙,曾经参加过好几次救援的行动。跳进冰冷的水潭里去找人,擅长冬泳的他向来义无反顾。他说目前省内还缺少专业从事户外意外事故救援的机构,民间的搜救活动多数是一种志愿行为,求救信息来源于圈子内的口耳相传。在现场,搜救的人员互相之间往往缺乏合作。

  龙门山是富阳当地的最高山峰,常年吸引着各地的驴友。眼下,富阳户外运动协会正在考虑与龙门山景区合作,建立一个意外事故的救援基地。

  张建龙还有这样一个想法,把协会的救助电话与公安部门的报警电话绑定,“一旦有户外运动方面的意外情况发生,可以用我们的专业救助设备和人员参加营救”。他希望,民间户外运动组织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与政府部门合作建立起一种反应敏捷、专业性强的救援机制。

  救助资金第一笔捐款

  去年12月,一家国际性的户外探险组织到富阳进行了5天的考察,他们的想法是,调查在当地筹划国际越野挑战赛的可行性。浙江林学院旅游与健康学院教授金祖良带着考察团专家们去了很多地方,专家们的结论是,这个地方“很有发展野外体育和休闲旅游的潜力”。

  不过在考察报告里,他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要加强为户外运动者提供的紧急服务,出现意外事故,“有紧急服务员将受伤者救出”。为野外使用者提供清晰的标志和地图,标出中文和英文的名称,山道的级别、距离、点对点的落差,有用的电话号码、躲避处的位置。

  专家们中肯的意见,让当地的驴友们颇受启发。节省下来的400元包车费,加上活动经费账户里剩下的2元钱,一共是402元。两个星期前刚刚登完了东白山的驴友们,为富阳户外运动协会的“户外救助专项资金”贡献了第一笔捐款。

  张建龙正在一步步地完善他的设想。2007年,他所在的富阳户外运动协会除了尽快成立一支搜救队伍,应对一些突发性的事件外,还要逐渐积累起这笔救助专项资金。

  “户外救助专项资金”,还是目前暂定的名字,数额还很微薄。大家的想法是,今后可以吸收一些社会赞助,或在每次活动中发起捐款,逐渐扩大资金的规模,增强组织的救助实力。

  张建龙说,他自己也曾经和同伴在淳安磨心尖的山上迷过路,当时他告诉大家不要慌张,凭借集体的力量和相互的鼓励,一定能够走出去。他说从事这项运动,关键要在美景面前不狂喜,在意外面前不失色,时刻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上个星期,他在富阳当地的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个驴友贴的照片,画面上是一条被污染的小河。他觉得很痛心,马上跟李效强商量,在组织户外活动的时候,加入一些致力于环保的内容。

  在爬建德的三井尖的时候,驴友“龙井奶茶”和同伴们一点垃圾也不敢留下,因为“来到山上,留下的只能是脚印”。这早就成为相当多的驴友们自觉的行为。

  “龙井奶茶”说,其实有的时候,玩户外并不像旅游,也不像是专业的登山。他们只是“一群非常喜欢呼吸新鲜空气的人”。“行走是一种感悟,历练是一种财富,团结是一种精神”,当他们从自然山水回到现实生活之后,一定会用更加积极的态度影响身边的人和事。

(责任编辑:迟雪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