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攻略 > 西北地区

危险的逍遥--狼塔B线三人行

  狼塔之路是穿越北天山最为漫长、最为艰辛和危险的徒步线路。同时这条徒步线路被列为中国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这是一条勇者无畏的道路,是一条无数徒步者所向往的道路。

  网上一直盛传狼塔分为A、B、C三条线!而C线是这三条线中难度最大,路程最远,徒步时间最长的。

因此能够走下C线的人能够成为当之无谓的勇者。在整个中国成功走下C线的人不会超过50个!在石河子这个户外活动潜力巨大的城市中截止在2006年五一之前还没有人敢尝试这条线路,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为了弥补这种遗憾,同时也是向自我的一种挑战。2006年5月1号岩山、SON、我(行者)踏上了狼塔之路。我们的领队岩山预计此行顺利走下B线,在体力和物质储备充分的情况下往C线靠!在准备走这条线路之前有太多的人劝过我们不要轻易去冒险,更有人认为我们此行极有可能不能活着回来。因为五月份并不是走这条线路的最佳时期,而我们又只有一张简单的地图。走之前我一个哥们还对我说过:生命只有一次,但线路不会消失。但我想说的只有两句话: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户外运动需要一种敢于尝试,敢于探索的精神。

  下面是我在徒步狼塔B线行程中的随行日记:

  5月1日 20:38 气温:12.6度 海拔:2100m

  今天是狼塔之行的第一天。徒步以来,我的背包第一次装得那么满,第一次背起来那么重。7天的食物、水和野外宿营必备的一些装备总共有30多公斤,这对体力和毅力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今天的路段大部分是上坡,再加上背负的重量,我们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个半山腰上,由于松树林的遮挡,抬头根本看不到山顶,而这个山坡的坡度有将近60度。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往下撤了一段距离以寻求更好的扎营位置。在陡坡上,路面一般都会一边稍平缓一边陡峭。最后我们选择在一个坡度30度的地方扎营,在这个位置稍平缓的地方只能容下一个防潮垫宽度,帐篷就只能向下倾斜着摆放。好在咱仨扎营的旁边都有塔松的阻挡,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我们不下滑,而且还能降低夜晚寒风对我们的侵袭的程度,给我们起了一定的保温作用。

  在这样一个坡度上扎营是我在以前想都不曾想过的。今晚居然成为了事实,这不能不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我想我不会忘记这个夜晚。山里的夜晚特别寂静,静得连小虫子在帐门外活动的声响都能听到,静得让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我在这远离城市喧嚣的寂静下,第一次深切体会到自己与自然的完美融合,第一次心无旁骛地倾听天籁之音-----大自然的呼吸和心跳。或许这就是徒步者对山林的一种最真实最切肤最美好的感受吧!

  帐门外晰晰呖呖地下起了小雨,我听着雨落的声音,想象着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子……咱仨躺在睡袋里聊着天,说着说着我的眼皮不觉有些沉重了。希望今晚美梦,明天顺利!

  PS.今天徒步大约15公里。

  5月2日 10:22 气温13度 海拔2340m

  由于昨晚下了雨,清晨的山林特别寒冷。早上顶着严寒起床后,我们打好背包就出发了。经过一晚的休息,我们的精神和体力都得到了恢复。今天的行走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刚翻上了一个达坂,现在正在休息,准备吃些食物以补充能量,缓解大运动量后的饥饿感和劳累感。可是这个地方的沟底居然找不到水源,我们只能吃些速食品。在没有找到水源之前,所剩无几的水就显得尤其珍贵了。

  达坂上的风景不错,高山牧场里的里的草早已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充满活力地与阳光和微风嬉闹着。远处的冰达坂清晰可见,达坂周围弥漫着一层薄雾,犹如人间仙境般令人神往。

  下午3:40 气温7度 海拔2600m

  困扰我们的水源依旧没有解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问题将逐渐变成一种不大不小的威胁。虽然找不到水源,但为了能吃上一顿热呼的午餐,我们只能选择取雪来烧水。我们休息的地方是一个背阴坡,附近的雪积留有一段时间了,雪层的表面覆盖了一层黑黑的灰尘,只能拨开最上层取里层的雪。当锅里的雪慢慢化成水时,水中的杂质清晰可见,那漂浮物还真不算少。SON调侃的说,这样的要是在家里,我拿它洗衣服都会嫌脏,更别说拿来喝了。这样的水质的确不敢恭维。这是我第一次用雪来化水煮东西吃,在以往那些徒步的日子里,充足的干净水并没让我感觉到干净水的珍贵,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用这雪水煮成的拉条子的味道。这个味道已经被我深深地铭刻在脑海中,难以被抹灭。

  我发现人在恶劣环境下求生的能力是极强的,我在缺水的情况下已经不会去在乎水的洁净程度了。突然之间,我开始佩服人类对生命的本能的珍惜。

  午餐后,我们仨继续沿着马道前行。山里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刚才还晴空万里,现在突然就阴了下来,接着大风便席卷而来,风打在脸上有些生疼。就在我们逆风前行的时候,脚下那坎坷崎岖的马道突然消失在乱石中,延伸到面前的居然是一片陡崖。这时风越来越大,刮得塔松林呼呼作响,山中的雾随着风向开始弥漫整个达坂,能见度已不足10米。岩山哥猛然意识到我们走错了方向,我们必须立刻往回撤,撤到在途中见到的那间哈萨牧民的石头房子里。这样既能躲避这大风大雾的恶劣天气,也能为下一步行程作好体能的储备。

  来到石头房子后,我们把背包卸下来后都站在外面观察天气的变化情况。听着呼呼的风声,我们仨只能祈求雾早些散去。两个小时后,雾不仅没有散去,能见度反而降到了5米。大风夹杂着雨点,气温也迅速降低,天空在乌云的笼罩下愈发阴沉。再过三小时天就会完全黑下来,而到那时天气的情况更是难以预料。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我们选择留宿石头房子。

  在房子里扎好帐篷后,我才仔细观察起这间石屋的构造。它是用一块块扁平的石板堆积而成,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天窗,房顶盖上了粗木头又加上防雨布,能够起到防风防雨的作用。单看那一块块面积差不多大小的石板就能看出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从房子的设计和构建也能看出,主人是颇费了一番心血的。房子保留了哈萨牧民搭建房子的传统—只有门框没有门。在这样一个天气恶劣的日子里能有这样一座构造精致的小石屋为我们来遮风避雨,我们已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想老天是公平的。他使外面的大雾大风阻止我们的狼塔之行,而又要我们遇到这样一间石头房子。这间石屋不仅保证了我们的安全,更挽救了我们的梦想—让我们可以为我们未完成的梦作好充分的准备。

  天黑后,室内的温度与室外的温差直接达到了9度。这座看似简陋的小石屋顿时有了家的温暖,有了家的温馨,特别是在煮晚餐时就像一个家庭的聚餐,大家共享美味的食物,喝着酒,生活过得是如此惬意,根本就不象是被风雪困住的徒步者,更像是来春游来休闲的游客。而这间哈萨牧民的石头房子就像是一座山林别墅,承载着咱仨的欢声笑语,这一切的勇敢坚定,都是因为我们对这次的狼塔之行充满着信心,我们自信可以成功归来,相信可以用实际行动击垮那些不信任我们的人们的预言,让他们眼中的鄙夷和不信任变成敬重和佩服。

  随着夜深外面的风似乎越来越大,雪花从房顶那个没有遮掩的天窗中落入房中,房子里的温度也降到了2度。而我们三个都窝在我的帐篷里“斗地主”,还调侃的说咱仨是来这参加“斗地主”培训班的,回去之后牌技肯定会大有长进,在打牌的过程中还规定了输了的必须罚酒,喝点酒不仅能增添乐趣,还能起到御寒的作用。欢声笑语不断地从我的帐篷里传出来,外面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似乎与我们毫不相关。

  或许很多劝阻我们不要轻易冒险走狼塔的人都以为我们仨将会在这样一个夜晚冻成冰棍,可我们却在暖和的帐篷里没事偷着乐呢!在这里我要感谢哈萨同胞建的石头房子,请原谅我们的冒昧闯入,就当江湖救急了!

  希望明天能有个好天气!

  5月3日 上午10:35 气温:—0.2度 海拔:2640 m

  今天的天气并没有多大的好转仍然恶劣。在零下的气温下,呼啸的北风毫不留情地搜夺着我们身上仅剩的体温,弥漫的大雾阻挡了我们的视线,能见度也就5 m左右,近处都是灰白的一片。站在风中,我忍不住的打了几个哆嗦,试想下如果没有在这个石头房子里扎营,咱仨估计都得成冰棍,可能就直接歇菜了。因此为了表示对石头房子的感激,我们三个都和石头房子合影留恋。

  昨夜除了凛冽的风雪外,还发生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昨晚我们三个结束“斗地主”后来到外面准备方便下就钻睡袋睡觉了。刚走出房门,SON习惯性地往东北方向看了看,突然他看到了远处居然闪烁着亮光,听到他的喊声,我和岩山哥赶紧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一看到那在寒风中闪烁着的亮光,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因为那一片亮光出现了好几个光点,最前面的那两个光点平行排列着,一闪一闪的,特别像一对眼睛,而后面的几排亮光也是忽隐忽现。那片亮光径直对着居然是我们仨站立的方向,一摇一摆的好像正朝这边走来。在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突然出现这样的亮光不能不让人从心底涌现出危险二字,而且大片的亮光使人开始往狼群的方面想。那亮光似乎越来越近了,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脏急促跳动的怦怦声,大风和着恐惧让我打了好几个冷颤。回到房子后,用岩山哥的的帐篷外帐当作门,两旁用粗木棍顶住,下沿又压了好几块大石头SON拿出了斧子,我和岩山哥都拿出了防身的匕首。我们三个忐忑不安的钻进睡袋,房子里的寂静让我更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感觉有一股沸腾的血液直往脑门上窜。在这紧张的时刻我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军刀。心想只要侵入我的帐篷,我会毫不犹豫的刺出手中的军刀。想到这我不觉得长吐了一口气,似乎已为即将来临的战斗做好了准备。这时我又听到SON在帐篷里摆弄斧头的声音。咱仨手中都有利器,真要对抗起来我们也未必会占下风。我手握军刀,躺在睡袋里静静等待难以预料的危险的来临,屋外呼呼的风声更增加了紧张感……不知不觉中我居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昨晚倒也相安无事。起床后,我来到房门外久久地凝视着昨晚出现亮光的方向。心中仍有淡淡的恐惧。今天没有出现好天气,我们不得不停留此地。如果天气仍不好转,我们的狼塔之行可能会为此而夭折。那样的话,我将会非常遣憾,因为走这样经典而又艰苦的徒步路线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既然机会出现了而我也抓住了,可若毁在恶劣的天气里,我们是如何也不能甘心的。突然觉得,人在大自然的面前原来是那么地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行程若要是真的提前结束的话,岩山哥和SON肯定也会同样的遗憾,同样的惆怅。我想对于任何一个徒步者来说,行程的突然中断都是一种莫大的哀伤和无奈。

  中午时分,我和SON到附近取了一大桶雪回来。因为昨晚刚下过大雪,所以雪明显的要比昨天的干净,化成的水杂质也少了许多。也许回家的可能性已经大过于继续前行的可能性,我和SON都拿出了美味的食物,烧了一锅奶茶汤和一锅紫菜汤,我又拿也了罐装的军用红烧牛肉,SON拿出了卤牛肉和酒。我俩是想既然要回家了,干脆减轻背负重量,就坐在一起有酒有肉地品尝着。我们希望暂时用物质上的满足来冲淡对行程中断的遗憾和无奈。我和SON都想着就把这次当成腐败游算了。其实言语中,我俩都透着难以言表的遗憾心情,都走到这份上了居然要返回,唉……

  下午18:30 气温:11度 海拔2640m

  山中的天气真是太难捉摸了,中午还是浓雾弥漫,下午就晴空万里。突然出现的好天气冲散了我们两天来阴霾的心情,在讨论天气情况时也露了难得的笑容。既然天已放晴,那我们的行程是否继续呢?为此,我们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最后作出了明早继续前行的决定。

  5月4日 气温12度 海拔1340米

  一大早天就放晴了。天蓝蓝的,新鲜的空气泌人心脾,和煦的阳光让人的心情格外的愉悦。我们仨踏着清晨的露水继续狼塔之行。

  刚开始的路段走起来很轻松,近处的高山草甸,远处的冰达坂都映入眼帘。走上一个缓坡后,岩山哥的手表上显示的海拔是2800整,我第一次登上这么高的山,俯瞰大地时心中的豪迈之情澎湃激越。我对着山谷叫喊,回声久久的在山谷中回荡,传了很远很远。

  接下来的一段路直接走得我没了脾气。因为我们急于要下到山底找到水源,所以必须要穿越一个将近25公里的峡谷路段,而且大部分是下坡,峡谷中的马道清晰可见,还零星散落着几间牧民的房子。其实峡谷里的风景是相当不错的,但我们当时都急于赶路,急于找到水源,所以根本无暇去欣赏那秀丽的景色。近25公里的路段居然没有停下来休息,这个峡谷好象没有尽头,走完一个下坡又是一个下坡,下坡路段的急行军把我的膝盖压得一阵剧痛,有好几次由于膝盖的疼痛我的腿都有些不听使唤了,感觉都不是自己的腿了。

  在穿越峡谷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走到一片平缓的地面时,看到了几处地面乱糟糟的,很像是野猪留下的痕迹,马道上散落着狼粪和一些酷似狗毛的毛发。峡谷中非常寂静,偶尔传出的旱獭的叫声就显得格外的响亮,突然我们听到从右边坡面有石头和泥土滚下的声音,可坡面上长满了松树,在这种长满植被的坡面上是不大可能出现山体滑坡的,这不禁让我们警惕起来,而峡谷中死一般的寂静更增添了几丝恐惧。岩山哥从地下抄起一根木棍,SON拿出了斧头,我也紧握着军刀,警惕的向四周观望。在继续前行中我和SON都时不时回头看以防有野兽从背后袭击。恐惧让我们不知不觉加快了行走的速度,远离那危险的路段后我紧张的心情稍微缓解,可我的身体却出现了不适。我们行走的路段从2800米降到了1300多米,这高度的落差意味着气压的增强,还出现了耳鸣。在接近峡谷的出口时我的耳朵才缓了过来,最让我激动的是终于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听这声音这河流的水量不会小。当时我禁不住要欢呼了,在缺水3天后,我终于又听到了水流的声音,我径直朝水声的方向奔了过去。

  走到跟前才发现这是一条宽度大约15米的河流,水流特别湍急,河水显得很浑浊。不管怎么说,看到了水心中的激动仍是难以抑制的。我们还找到了一条从山谷流出来的暗河,水特别的清,杂质比我们前几天喝的雪水不知少到哪里去了。缺水三天的我们都饱喝了一顿,那种对不太洁净的水都异常珍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终于又可以很奢侈的大口大口的喝水了。突然觉得原来有水的日子是那么的爽,那么的惬意。那句话真的没有说错:“很多东西只有在失去时才会觉得它的可贵。”

  吃过午餐一会后就开始起风了,雨也飘落了下来。一个很大的难题摆在我们的面前—这么湍急的河居然没有桥。可以勉强说是桥的只是一根树干,简直就可以说是独木桥。树干不是很粗,上面还有尖尖的木疙瘩。我们仨都背着大背包,天下着大雨又刮着大风,湿滑的树干下是湍急的河水,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河中。看到这我不禁有些郁闷,这次狼塔之行要么遇不到水,要么就遇到大河,真是无语。考虑很久后,岩山哥决定趴到树干上用斧头削掉上面的尖木疙瘩,再坐到树干上面慢慢的往前移动。这个决定太过冒险了,趴到树干上光看那湍急的河水就够让人胆战心惊的。

  岩山哥先用绳子在腰上绕了三圈,我和SON再用登山绳拉住他。万一岩山哥不慎从“桥”上跌落,光凭我和SON的力气是不可能拉住他的。所以SON将绳子在大石头上绕了好几圈,用脚死死的踩住,手再拉住。眼看着岩山哥慢慢的在树干移动,而一次只能往前挪动一点点,斧头劈木疙瘩传出“梆梆梆”的声音似乎说明斧头太钝劈起来太费劲,岩山哥有好几次由于用力过猛而使身子过度倾斜,我和SON紧张得都不敢大声喘气,只能大声提醒他不要过度倾斜。大约30分钟之后,岩山哥顺着木头返回,坐定后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说:“这样还是不行,斧头太钝了。”我望着依旧湍急的河水不禁为刚才的冒险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走这个独木桥的计划是搁浅了,而天也快黑了,在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选择趟水过河。五月份的河水冰冷刺骨,宽15米的河,湍急的水流都是极大的挑战,走起来不能说没有难度和危险。在目测了河水的深度后,我们脱掉长裤只穿着小裤衩,将鞋子挂在背包上,腰上都绑了两圈登山绳,以防被河水给冲走。岩山哥第一个走,当他走到河中央时突然身子一歪侧倒在水中,冰冷刺骨的河水立刻浸没了半个脸庞,好在他立刻站了起来,手撑着登山杖安全的到了河对岸。为了庆祝岩山哥的顺利通过,我和SON在河对岸都鼓起了掌。我第二个过河,当脚接触到河水时,那刺骨的感觉不由得让我噘起了嘴。我全神贯注的盯着河水,用登山杖不停在前面试路,河水还是把我冲得东倒西歪。走着走着我一脚踩进了一个较深的地方,身子马上不听使唤的往前倾,大有翻到在水中的趋势。这时我感觉到SON在身后用绳子拉住了我,借助拉绳和登山杖支撑的力量我又重新站稳了,然后一摇一晃有惊无险的走到了河对岸。我转身望着那滔滔的河水,有了一种征服的豪迈。SON最后过河,他走得特别的小心,步子迈得非常稳,再加上他的个子比较高,所以SON过得是最顺利的。最终,咱仨都安全的通过了这条名叫呼图壁河的河流。

  过河后我们开始研究地图,我们从白杨沟出发,走下达坂后到的地方居然是呼图壁河,依照地理位置的标识前面不远处就应该是白杨沟冰达坂,这最后在询问哈萨同胞时得到了确认。由于在山里耽搁了两天时间,再加上物质储备的不足,可以说我们的行程即将提前结束。沿着这条自西向东的呼图壁河直走就能够走到106煤矿。经过我们亲身的徒步体验,发现了从网上下载的地图存在明显的错误,很有可能这个画地图的人压根就没有走过狼塔,典型的地理位置都标错了,出现这样的状况着实让我们仨窝火。大家都是徒步者,深知地图在徒步中的重要性,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错误呢???

  沿河谷往东行走就可以说是踏上了回家的道路。此时大家都有了回家的好心情,也开始欣赏陡峭的河谷。远远的我看到一群动物在往山坡上走着,定睛一看居然是10多头野猪,这一动态画面的出现让我们仨都有些惊喜,于是就对着野猪们一阵叫喊。或许是受到了不明声音的惊吓,野猪们飞快的往山坡上窜去,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件搞逗的事增添了不少情趣,徒步也就更加轻松了。

  估算了下今天徒步的距离大概在45公里左右,就这个数字足以称我们三个为“暴驴”。想想居然走了那么远,感觉还不是很累,我愈发佩服自己了。

  夜渐渐深了,伴着哗哗的河水声,我们都进入了梦乡。愿大家做个好梦!

  5月5日 下午4:30 10度 海拔860m

  今天是狼塔B线三人行的最后一天。胜利就在眼前,我们既欢跃又激动,回家的路走得是那样的轻松,那样的充满欢声笑语。

  这个河谷可真够长的,从上午10点多出发一直走到下午4点多才走到106煤矿。途中还发生了一件非常具有黑色幽默的事情:在河谷的公路上我们遇见了几位哈萨同胞,当我们询问从河谷到106煤矿的距离时,他们说,不远,只需走3、4公里就到了。结果这个“3、4公里”我们走了6个多小时,实际距离至少有30多公里。看来哈萨同胞们的里程概念还应多多加强。在走出河谷到达106煤矿,登上开往大丰镇的长途汽车时,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几天急行军我的膝盖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损耗,回去得好好休整休整才行。

  这趟徒步结束了,我感触良多。虽然此次没有顺利走下狼塔C线,但我有信心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很高兴和岩山哥与SON度过了愉快的五天,岩山哥那丰富的野外经验,极强的方向感以及那似乎永无止境的体力都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SON那极准的看云识天气的能力也着实让我佩服,当然还有他的幽默让我们的行程增添了很多的欢声笑语。对他俩的钦佩之情让我想起了周星驰那经典的对白“我对你的佩服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狼塔之路是一条真正勇者无畏的道路,请记住岩山、SON、行者这3位普通的徒步者,他们开创了石河子人徒步狼塔的先例,是三位当之无愧的勇者。

(责任编辑:迟雪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寒风 | 雪来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