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攀登ING

十年生死雪茫茫 从1996珠峰山难到今天(图)

  事实上,江布的坏运气远没有结束,这一年的9月,他协作日本人登珠峰时,在南坳以上的位置,在他老队长死亡位置的附近,他也遭遇雪崩身亡,时年23岁。

  

  当年,霍尔和斯科特惺惺相惜,但同时也是珠峰商业登山这个小小领域的竞争对手,尤其对于美国市场来讲。不排除这次山难中,客户登顶成功率对他们心理的干扰。5月10号前后,霍尔的队伍中,包括他自己有4人遇难;而斯科特队伍有两人遇难,而他的幸存的两位高级向导江布、阿那托列受到或多或少的质疑:作为向导的职业素养,应该自己也吸氧而保存体力,跟客户的距离不能拉开太远。

  悲伤中的江布、阿那托列,承受着来自科莱考尔的冷静而近乎严厉的指责,同时也作了一次自己的观点回应。

而死亡的影子,最后终于也平衡了两支队伍的死亡人数,坏运气不仅仅继续发生在江布,也传染到阿那托列身上。

  “我是为斯科特而去的。” 阿那托列5月17日又独自攀登了洛子峰,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斯科特想完成世界8000米以上的山峰的遗愿,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多的时光里,他又未曾停歇地、疯狂地攀登了卓奥友峰、希夏邦玛峰和安纳普尔纳,1997年4月底,他协作印度尼西亚登山队,又一次来到珠峰,这次他看望了他的朋友和队长斯科特,在南坳他找到了南比的遗体并埋成了石冢以防被鸟啄食,珠峰高海拔的乌鸦还是挺多的,这之后他给南比的父亲与丈夫通报了消息。对于南比之死,阿那托列的《The Climb》一书中,悲伤地表述到南比只有80多斤的体重,当时应该把她拖回营地,死在人群和队友中总要好一点,让她一个人在南坳风雪荒野中死去,是多么凄凉的事情!

  而阿那托列自己的运气也坏的越来越厉害,1996年那场暴风雪的魔咒似乎还没有解除,1996年冬天,他在哈萨克斯坦的家乡因车祸而一眼失明,1997年12月,他消失在安纳普尔纳的雪崩中,而他的意大利伙伴simoni moro则一直活到现在,活跃在高海拔超极限的阿尔卑斯的前台。

  11座8000米,18次8000米山峰记录,11次无氧。是1996年的山难及之后的争议,让阿那托列名气大增,而并非这些在登山界里的眩目的成绩,就纯个人技术经验而非向导的角度去考虑,他和江布是当时山上最强的两个人;单就当时的成绩,阿那托列也已是那个时代的最好的8000米个人好手。

  他死后,朋友们建立了一个阿那托列基金会,用以培养支持他家乡的年轻一代攀登者。他说:“山即是教堂:庄严而纯净,是我信仰的居所。我到山上就象人们去敬神……”

  3、三个人的争论

  1996年8月初,美国著名的户外杂志《outside》发表了《Into Thin Air》一文(书是之后年底才出版的),这是公开媒体上第一个正式的对山难的描述。而科莱考尔身为参与者,其对细节的记录、时间顺序、逻辑推断可谓是颇具优秀记者的天分,何况他本身也是一名出色的技术攀登者,所以,文章的内容至少在登山界和美国社会层面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颇具专业色彩的《outside》杂志,当期销量剧增翻番。

  而文中对山难原因的试图综合探讨中,作者所列出的一些事实相当吸引读者注意,那就是对madness mountain两位向导的质疑,对阿那托列的登顶前后的与顾客距离过远、无氧攀登、空身攀登表示异议,对江布的状态不佳、用短绳拉皮特曼、有偷懒嫌疑等。

  两位向导很快也作了一个回复:

  江布在加德满都说,我整个夏天都在西雅图呆着,给斯科特纪念机构服务。Jon直到他文章写完后,才和我会见过。我选择无氧气登山被他质疑,而我在这之前已三次无氧登顶(而不是他说的两次),在1995年我一个人从南峰顶无氧将路绳架到峰顶……斯科特没有命令我,而桑迪•皮特曼也没求我。我只是想确保我们队伍的每个成员都有机会登顶,这是我的目标,也是我们队的目标。至于说的“偷懒”的评论,希望你知道我这次总共2000美金的酬金,我整个过程非常努力地工作,而全队也都认可,在文中也没提到我救皮特曼,我在8820米的地方背负氧气上去给她用,登顶的前一天也从C3背了30公斤的东西到C4,为这些非常规工作我从没也没要求过额外的报酬。钱对我不重要……对于被称呼为喜欢炫耀这一点,我有着这些回应。我在峰顶下面用我的冰镐固定一个15米的绳子在危险点,确保各队成员安全下撤。我在那等斯科特,他下来很晚,我们就开始下。等我们下到冰镐这端,霍尔和汉森上来了,我就把斯科特安顿好,在暴风和寒冷中等待他们登顶再下撤,我不能拆这绳子,希望确保他们的安全。他们下到这位置后,我赶紧拉斯科特继续下,在暴风雪中我从南峰顶拽拉斯科特,直到他彻底走不动了,这时我等待斯科特,决定救他或者干脆一起死。后来,他威胁我说如果我自己不下去,他就要跳下悬崖了。实际上,我是最后离开斯科特和马卡鲁.高的人,而不是文中的那三个夏尔巴人……

  而阿那托列则解释说,他多年来都是无氧登顶8000米,他之所以早上山和早下山,是想给客户们再从C4送氧气上来,并帮助这些顾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驰)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