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攀登ING

十年生死雪茫茫 从1996珠峰山难到今天(图)

  这一山难,发生在珠峰商业登山顺利发展三四年的时间段,损失的两位向导是当时世界上开展珠峰商业最好的两家公司创建者,参与救援、目击者不乏活跃的世界级攀登者;而一切过程,被《outside》杂志特约记者科莱考尔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写成了一本美国乃至欧洲畅销书,畅销不是没有理由的--符合好莱坞大片的所有元素,这个事件几乎全部拥有了:

  登山--时尚而另类的运动。

  珠峰--最高的。而同样发生在K2的1985、1995年山难,也许并非因为最高,并不是那么瞩目。

  商业--跟社会大众的接口。K2就少了这种亲和性,迄今还尚未看到有哪个商业公司来作K2的顾客型登山市场。

  生死--人们通过网络、广播和报纸就知道一个人现在在山上等死,而无能为力。对于社会来说,在客观上有客观理由无法提供帮助时,作一个道德上的看客和评论家,是最坦然、最没有风险而最容易作到的事情。尤其是死者大多都是西方人。

  媒体与八卦:比这次珠峰山难死难人数多的山难也多了,比如梅里雪山等,但因为这是美国记者,这是美国杂志,无可否认,科莱考尔的描述、思考、技术、知识层面都令人折服,尤其其冷静直率的分析和质疑,甚至让人感到严酷、苛刻;而现实中的登山英雄都死了,美国人难道不能轰动吗?K2山难中,死掉的登山家水平比珠峰高出一层,但没有如椽巨笔,也没有皮特曼这样把登山和世俗社会作一个八卦接口的人,所以K2的传奇没有被普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珠峰山区的乌鸦是很有名的,有乌鸦的地方总是有生命在死亡。乌鸦,你可以讨厌它,但它毕竟是生命环上的一个重要一链,乌鸦在某种声音上,是真实的。记者和媒体,就是人群中的乌鸦,你可以躲避它,也讨厌它,但你不能无视它的存在,并且最终也被其声音吸引。

  1996年在珠穆朗玛峰的那场山难,一般的普通中国老百姓不知道,在美国、新西兰等国家,知道的人相对比较多。登山新闻的普及度在中西是有差别,看待登山的社会流行心理也有很大的不同。有一点相似性出来了,那就是今天的珠峰攀登在中国的媒体、大众视角中,类似于10年前的美国--有相当多的老百姓视其为伟大、了不起,有的登山者用以包装自己的商业、社会形象,中国商业珠峰队也有了自己的经营模式,珠峰从精神象征转到职业登山又走到商业包装下的现象……

  即使今天有了《Into Thin Air》的电影,有了《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在中国户外人群的流行,但对于庞大中国人群基数来讲,这些人毕竟还是极少数。我们的文化中本来就没有这一点外向的健康冲劲,相对法国、瑞士人那种生命血液流淌的冒险精神,我们都甚至没有美国人的包容感和求知欲,而多了中国方式的刻薄与偏狭。即使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时候,也不会泛起什么理性涟漪,在如今的网络环境下,谩骂、语言暴力盛行,而少得可怜的数据,早已谈不上实证主义的理性。

  对于当事人来说,死亡具体而抽象,简单至极;强壮的1.9米高的斯科特和瘦小的1.5米多的南比,在珠峰平流层的风暴中,都显得那么无助和弱小。云罩过了24小时,然后几个人就没了,那一个晚上很快,一个晚上的时间算得了什么。

  

  2、两个向导

  1996年5月12日,在珠穆朗玛峰的东南线路,“疯狂山峰”队伍除江布和几个夏尔巴外,顾客们已在早一天下到C2,而“探险咨询”的顾客们,自发组织从南坳下山,而他们的队长霍尔已于昨夜某刻在8700M的南峰顶死去,另一向导哈里斯也不知所终。小体格但强健的江布,下山路上赶上了《Into Thin Air》作者科莱考尔,后者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头,安慰哀悼着对江布的队长斯科特的死亡。江布拍打胸口,涕泪横流地喊道:“我们的运气很坏,运气很坏。斯科特死了,这是我的错。我们的运气很坏,这是我的错。我的运气很坏。”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驰)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