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攀登ING

十年生死雪茫茫 从1996珠峰山难到今天(图)

  2006年5月,我的朋友阿纲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即使性格相当低调内敛,但还是躲不掉电视台、报纸等热烈报道,甚至,我的朋友在海口机场,遇到了宛如迎接战争英雄般的欢迎仪式。与此鲜明对比的是,阿纲3年前的卓奥友的登顶,甚至在业余登山圈都没几个人知道,而当时的攀登方式于登山更有纯粹意义(单人冲顶,单人协作教练,当时国内业余界也就还非常少这种形式);对于阿纲本人来说,这些雪山于他最重要最根本的,是他于攀登本身的热爱和乐趣,而社会媒体关注的是故事以及空泛的社会意义,甚至挂上了地方的荣誉感如某某省、某某单位之第一人,等等--社会的轻薄一面,显露毕然。

  而今年,在珠峰上所发生的故事,最引人注目的是关于夏普、霍尔的故事。可怜的夏普,在8500米的高处熬了两天之后,终于死去,路过的40多名登山者,也仅有几个人曾过来尝试救援。新西兰的残疾英雄,反复征求了大本营的领队意见之后,也以理性登山的名义,作了集体放弃。而,澳洲的霍尔在被宣布死亡之后,竟然在美国队和夏尔巴等的救助下,安全返回大本营。

  十年一轮回,对于登山者来讲,尤其一些人们以及媒体,尤其在念叨着十年前那场震惊登山界的山难。但大多数的社会中人,主流社会中的商业娱乐媒介,都恐怕就根本不知道十年前的那场风暴。有很多事情,人们已经忘记了。岁月是无情的风暴--十年可以让一个人走过最重要的青春,十年也可以让霍尔的孩子成长起来,这个霍尔不是今年澳洲的霍尔,而是那位新西兰的罗布-霍尔。

  “无论是战争时期,或是和平时期,我都忠于自己的原则,为了自由,为了反抗各种形式的专制主义而奋斗不已。我的生活就像我的作品,我从未放弃过斗争。”

  传奇记者法拉奇今年也死了;她与登山并不相干,她从事是需要着更大激情、勇气与责任的新闻记者。登山需要激情,需要勇气,同时也需要责任;但同时也是最不负责任的--因为要以生命作代价。--登山者自己的情感,那些爱好荒山野岭的人们,都曾在生命中反抗某一部分,茫茫中国并不知晓;那些在西部山区月夜里渴望读书的孩子的眼泪,与十年前在珠峰脚下抽泣的登山者的眼泪,总是相同的,那就是悲伤。

  你不曾知道他们为什么而哭泣,在讲这些故事以前;所有登山者的哭泣并没有什么特殊,总是能归根到对于攀登、雪山的迷恋,在那冰雪世界里,大多数的人都以为他们会接近他们的终极梦想,至少,在那过程中,有时是这样的。有人说他爱雪山,但雪山爱他吗?

  就在十年前,1996年5月10日下午发起的那场暴风雪,摧毁了两支登山队。

  1、关于十年前

  1996年,商业登山已经相当成熟,而诸多业余爱好者在专业向导带领下登顶珠穆朗玛峰,甚至已经成了一项产业,“探险咨询”和“疯狂山峰”就是此类商业登山为生的登山咨询公司,其操作模式是:以职业登山家向导为主,以高额商业收费的形式统筹客户,同时聘请夏尔巴作向导和协作;其中,夏尔巴向导负责扎帐篷、固定安全绳、在雪地开路等体力为主的协作,而登山队员先在1号、2号营地之间,反复进行高度适应性训练,之后再攀升到3、4号营地,之后在4号营地一股作气而冲顶。

  这两个公司尤其是“探险咨询”,也可谓是当时经营最成功的8000米登山商业操作者。“探险咨询”和“疯狂山峰”的经理也同时是领队,分别是新西兰的霍尔和美国的费希尔,也是当时活跃在8000米登山界的西方著名登山家。商业队的线路不能太难,因此,这2支队伍都选择了尼泊尔一侧的沿传统东南山脊线路:大本营在孔布冰川末端, 1号营地海拔6000米,2号营地为6300米处,3号营地为7300米处,4号营地为7950米处。

  这个春季5月,珠峰南北侧的登山队伍,约有16-20支,队员约近100人(不包含协作的夏尔巴)。5月10日下午,中尼边境的珠穆朗玛峰上可谓是“人潮如海”。在尼泊尔的东南山脊传统线路及中国北坡线路,有多支登山队尝试登顶。尼泊尔线路上,除了美国madness mountain商业队和新西兰探险咨询商业队之外,还有台湾队的高铭和等(他们属于登山者自己拉赞助来的队伍)。凌晨0点前后,三支队伍共有33人从4号营地向顶峰进发;中途有10人退出。当日共23人登顶:下午1点左右,第一批人登顶,而汉森是最后登顶,为下午4点30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如果天气晴朗,这样的时间也一般只是有惊无险;但自然天气有可变不可测的可能,所以,一般的登山者都习惯于把下午2点计划为“关门时间”--为给下撤留足时间和体力并确保安全,无论2点登到何处,都必须下撤。

  下午4点前后,暴风雪来了,并且越来越狂暴。体力透支、视野不清、迷路、氧气不足、寒冷受冻,因此,大多数人陷落于暴风雪中。汉森被拉在最后,而队长霍尔、哈里斯为救他也陷入困境,费希尔.斯科特、高铭和也被拉在8500的地方,在4号营地附近两三百米位置,两队的十余名客户及向导也迷路了--然后,一个暴风雪肆虐的晚上就过去了。5月11日早晨,南比已死亡,贝克奄奄一息;下午1点左右,费希尔濒临死亡,已完全失去行动能力,夏尔巴将高铭和营救回4号营地。下午7点,霍尔去世。而同时在中国侧的登山线上,3名印度队员,也因暴风雪而遇难。

  最终,“探险咨询”有四人遇难:队长霍尔,向导哈里斯、客户汉森、客户日本女子南比;“疯狂山峰”,则失去了队长费希尔。包括5月9日在低处营地遇难的台湾队陈玉男,及3个印度人,在这两天内,全部有9人遇难。该春季登山季,共有15人左右遇难。这就是登山史上的1996年珠峰山难,由于死亡人数多、登山者名声大、西方客户遇难,此事又经当事的科莱考尔写成著名畅销书,因此在登山界中,“Into thin air”成了这一事件代名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驰)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