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天下山峰 > 攀登ING

十年生死雪茫茫 从1996珠峰山难到今天(图)

  5月9日早晨,美国队、新西兰队、台湾队、南非队四队伍若干人等,从3号营地出发往C4营地,同时黑山队在C4尝试冲顶。

在5月8日晚,人们会议协商确定5月10日冲顶的队伍为新西兰及美国商业队。

  5月9日上午,陈玉男被护送回2号营地,而其他人正往4号营地的路上。

  5月9日下午,四支队伍陆续顺利到达4号营地,黑山队登顶失败而下撤。中午过后,陈玉男病情加重,在返回2号营地的途中去世。高铭和因赞助原因、登山文化原因,坚持计划冲顶,继续前往4号营地。

  5月9日23点30分,新西兰、美国队伍系好氧气罩,打开头灯,离开4号营地,开始往顶峰前进。新西兰国际商业队共有3名向导,8位队员和4个夏尔巴人。而另外两个夏尔巴人留在C4帐篷里待命,以备救援之用。

  5月10日凌晨0点,"疯狂山峰"的费希尔、布克瑞夫等3名向导,6名夏尔巴和6名商业队员,离开4号营地冲顶。留下一名夏尔巴备用。

  5月10日凌晨0点10分,台湾队高铭和及其2名夏尔巴离开4号营地向山顶进发。而南非队放弃攻顶。这个夜晚,全部登山者有33人在向珠峰之顶进发。

  5月10日早晨,新西兰队伍中的2名客户先后放弃冲顶,并下撤。在近中午时分,另3名客户也因关门时间、体力因素等考虑,放弃了登顶而下撤。自此,新西兰“探险咨询”队有5名客户放弃登顶。其中贝克因眼睛问题,下撤速度极为缓慢。

  5月10日下午1点05分左右,"疯狂山峰"的阿那托列.布克瑞夫第一个登顶;1点12分,新西兰队的商业队员科莱考尔登顶,4分钟以后,新西兰队的向导安迪-哈里斯登顶。

  5月10日下午1点17分,布克瑞夫等第一批登顶的三人陆续下撤。而第二批的美国队2人也在1点25分登顶登顶。以下午2点为杠杆,在传统的“关门”时间内,登顶的仅为6人。

  5月10日下午1点30分,希拉里台阶出现“堵车”,先后顺序为美国“疯狂山峰”队、台湾队而后是新西兰队。登山的速度已脱离了常规。

  5月10日下午2点10至2点20分,人数最多的一群人登顶,而美国向导费希尔、新西兰队员汉森远远拉在台阶左右位置,前者要到3时40分才能到达山顶,而汉森则要等到下午4时。这时,新西兰队伍的几个人开始渐次下山。

  5月10日下午3点15分,高鸣和及其2名夏尔巴登顶。南峰以下位置云海翻腾,天气已变坏。

  5月10日下午3点45分,美国队向导尼德曼带领队员不再等费希尔队长出现,先行下山。此时,已开始在南峰处有小风雪。而费希尔在3点50分登顶。

  5月10日下午4点30分,汉森登顶,其队长霍尔一直在峰顶等候他。之后两人一同下撤,但因氧气和体力等原因,道森行动非常困难,而霍尔也体力透支。哈里斯在南峰顶上某处,寻找氧气瓶,可能尝试去协助他们。

  5月10日下午5点半左右,风雪已变得中等规模,从高处的希拉里台阶到稍矮处的南峰顶,渐次散落着19名登山者。哈里斯为了救援自己的朋友,从南峰顶回头攀向高处,尝试救援。

  5月10日下午6点左右,暴风雪狂作,闪电暴雷开始,自此并一直维持了整整一个晚上。在最高处8800米左右地方,霍尔及哈里斯对其客户汉森进行救援,但也导致他们两人落到危难处,体力耗尽并因风雪耽搁在希拉里台阶之上。在略低点的地方,台湾队高铭和体力耗尽,两名夏尔巴返回4号营地,于是,高以及费希尔受困于南峰顶上约8300米处,不能行动。而与此同时,其他大多队员正在风雪中,从南峰以下寻找回4号营地的路。

  5月10日下午6点20分左右,布克瑞夫、科莱考尔以及中途退出的3名新西兰客户等安全返回4号营地。

  5月10日晚上7点多开始,布克瑞夫尝试营救暴风雪中的迷路登山者,尼德曼等向导则带领不少两队的队员们,挣扎在距离4号营地不远的地方。

  5月10日晚上8点,在三个位置有三群人在受难,高处为新西兰队3人,在中间地段高铭和与费希尔暴露在暴风雪中,而在低一点的地方,甚至是接近4号营地几百米直线距离的冰面上,集中了新西兰和美国队的向导和客户,他们迷路了。

  5月11日凌晨2点,霍尔已下降到南峰顶的海拔约8700米的地方,体力已耗尽,但还活着,而随行的安迪-哈里斯、道格已在此前此后,失踪不见,猜测为可能滑坠身亡。一直到凌晨5点,霍尔还一直保持与大本营通话。而在4号营地附近,尼德曼努力再三,终于带回来一部分登山者,从南坳营地附近的冰面上,辗转摸回到4号营地。而高铭和与费希尔则在南峰顶顶以上位置,依然困守,不能行动。

  5月11日早晨6点左右,在4号营地附近,美国向导布克瑞夫发狂地寻找散落的客户,因为尼德曼只带回一部分登山者回到4号营地。并找到部分客户,南比已死亡,贝克奄奄一息。

  5月11日上午9点半,雪已停风略变小,能见度尚好。新西兰队的日本队员南比已死亡,其他人陆续被营救。而这三队的夏尔巴5人,从4号营地出发,尝试去营救在高处还活着的霍尔、费希尔和高铭和。而此时,4号营地的美国队的客户,也艰难地撤离4号营地。贝克和南比还有呼吸,但人们已认为其没救了,作了放弃。

  5月11日下午1点左右,费希尔濒临死亡,已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于是3名夏尔巴将尚能行动的高铭和,全力营救并拖搬返回4号营地。而救霍尔的2名夏尔巴继续往高处攀登,但最终因大风和严寒,在3点半左右放弃营救而返回4号营地。

  5月11日下午4点30分,贝克自己苏醒,摇晃着返回4号营地,几乎同时,高铭和也被带回4号营地。

  5月11日下午6点45分,霍尔和妻子对话,这是他最后一次与人间的对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驰)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