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户外频道 > 户外线路
外转梅里--九千米高差外转经[图]
时间:2005年12月29日18:31 我来说两句  

 
作者:孔云峰

  “外转”则是围着梅里雪山做360度的顺时针绕行。从德钦到羊咱,过澜沧江、杜格拉古山口,到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境内,沿怒江及其支流玉曲上溯,再经说拉山口回到云南一侧。徒步距离约150多公里,需翻六座高差一两千米的大山,艰险异常,需用时13~15天。

  羊咱——进香台垂直上升1240米

  海拔1,905米的羊咱大桥是传统外传经的起点。羊咱是康巴藏语,“羊”是“山”,“咱”是“下”,意思就是“山脚下”。跨过桥下湍急的澜沧江,我们踏上了有七百多年历史的转经路。

  抵达进香台海拔3,150米的山垭口时,已是下午三点。密密麻麻的经幡纵横交错,还堆积着很多的旧衣服。最后看一眼远处的白茫雪山,便从垭口下转,进入地图上标明的“阿色大道”。我和达娃负重急行,追赶前面的转经队伍,几乎顾不上环顾周围的美景。在一个小垭口停顿休息,劳累、饥渴立时浸透全身,让人不想再挪动半步。四周山高林密,对面一座大山雄赳赳拔地而起,如剑锋破土而出。笔直的云杉林后,雪峰狰狞,那是肃森怖猡神山,海拔有五千米左右。

  直到永纳,我们才赶上前面的队伍。夕阳已将远处的雪峰染成金黄,深色的原始森林透着说不出的神秘,奔腾喧嚣的永支河裂帛碎玉般从山涧滚滚而下。今夜要在此露营了,转山的藏民们早已在大树下、凹陷的巨岩边打好了地铺。与我们的装备相比,他们行囊可谓简陋:氆氇、被窝、塑料布。

  进香台——永纳垂直上升330米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还没停,打整好一切,我们与来自云岭的藏民甲地夫妇结伴启程。沿着湿滑逶迤的山道一步步往上攀登,雨雾弥漫,两侧山峰若隐若现。大家都默默无语,只有永支河一如既往地喧嚣着。

  达永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仿佛一脚从山区踏进了草原,山道在一个弯转后,眼前豁然开朗,茵茵的高山牧场静静地铺满山谷。这里海拔3,225米,“达永”,康巴藏语的意思是:“山谷间较宽阔的地方”。

  宽阔的草场上散落着两三间竹屋,檐下晃着几盏红灯笼,那是阿部次仁的客栈。这个热情的藏族小伙把浑身湿透的我们迎进屋子,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火塘窜着温暖的红色,墙上贴着莲花生大师和卡瓦格博的画像,一把残破的独龙刀挂在墙柱上。我们一边烤火,一边跟阿部聊天,小伙子进山开店已有两个多月,他曾外转经四次、内转经三次,最要命、最危险的是冬季翻越多克拉卡,他和一个朋友掉进雪坑,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脱险。他说,每年来梅里转经的人中,总有人命丧多克拉卡垭口,而对于虔诚的藏民来说,能够死在转经路上都是一种幸福。

  永纳——多克拉卡垂直上升1085米

  多克拉卡,康巴人称之为“通向山口的石头梯子”,历来是转经路上的危险之地,可以把你引往天堂,也可能导向地域。今天我们要登上这架梯子。

  五彩经幡的飞舞之处,就是多克拉卡的地界了。跨过桥、穿过经幡、路过刻满经文的巨石,山的坡度渐渐陡峭起来,“之”字形的山道蜿蜒向上延伸。多克拉卡真是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四周雪峰连绵、嵯峨峥嵘。

  我们上升到4,300米的多克拉卡,垭口两侧经幡飞舞,山峦犬牙交错,我无法判断哪是“地狱之路”,哪是“天堂之路”。站在垭口伸头俯望,下坡的路异常陡峭,看得让人心惊肉跳。翻过垭口就是西藏境内的察隅县,那边的山势更是险得令人绝望。“之”字型的下坡路据说有130个弯。

  沿着山路向下走。周围的景色异常荒凉,干渴一直困扰着我们,而那条白得像乳汁般的河流在我脚下至少也有二百米的高差,可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远处高山巍峨、雪峰耸立,永无止境的“章切”路是我们忍耐力的残酷检验。

  傍晚,我们爬上“罗细亚”山拐口的时候,筋疲力尽。这里海拔2,900米,却是信奉藏传佛教的藏民死后灵魂的必经之地。遍地是密集的经幡、成堆的衣服和搪瓷小碗,还有成串的小石块挂在山道旁的树上、崖石下。

  多克拉卡——那通拉垂直上升1185米

  连绵的夜雨成了我们晚起的理由,昨天实在太累了。甲地夫妇一小时前就出发了,我们冒着雨匆匆追上去。

  一条清澈的山溪在我们左右欢淌,前面树木掩映之中,冒出青烟缕缕。绕上去一看是一队转经的藏族人在煮茶吃糌粑。我们结伴上路。一个藏族小姑娘跟在她爷爷的身边,头发被雨淋得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我想把自己多余的一顶丛林帽送给她,她竟然怯生生地躲到了爷爷身后。达娃说,小姑娘的背篓可能有十多公斤,从体重与负重的比例而言,她的负荷量已经超过了我们。

  山道弯弯似永无尽头,我一个人在队伍的最后面踽踽独行。翻过“那通拉”山垭口,一座座依山而建的木屋群让人心生欢喜。那是阿丙村。一行人停下来休息,煮面饮茶。

  那科罗——扎那 垂直上升190米

  沿阿丙河上方的山道逶迤前行,雨时不时地从天空飘洒下来,我们进入了日隆那大峡谷。雄峻、苍凉的山势和奔流的江水,让人不由得联想起虎跳峡,最令人惊奇的是崖壁上那些石刻壁画和经文,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前方一座气宇轩昂的大山,据说就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脚下怒江汹涌地向南奔去,两岸的群山如钢骨虬筋的雄壮臂膀笼着浩浩荡荡的江水,架接两岸的溜索如蛛丝般在水雾里隐现。

  雨水令江边狭窄的栈道又湿又滑,稍一大意,就会坠落江中。谢天谢地!我们总算是平安通过。怒江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江水回漩澎湃,气势恢宏。大家正看得忘情,几块篮球大的落石从我们刚通过的地段飞落……

  今天的路并不漫长,中午抵达宿营地热水塘,海拔1795米。终于可以在温泉里美美地泡一个澡,终于可以睡在平整的地面上,这该是转经以来最舒服的一天,在刻满六字真言的崖壁下,滔滔的怒江水声伴着我们入眠。

  扎那——堂堆拉卡 垂直上升1335米

  藏民收拾行囊简单而迅速,他们没有等人的耐性,所以为了不掉队,我们起了个大早,可是一拍照,我又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达娃时不时地在前方不远处边走边回头张望,生怕把我落得太远。

  那个著名的刚体滑坡地段在视野中出现了。“曲珠毒该”意思是“曲珠这个地方有白沙的危险地段”。滑坡带有六十米左右宽,坡度在通过地段约五十度左右,几乎是数以百万计的公分石斜铺在那儿。我想,这就是“千枚岩”崩塌地段吧。通过时没有人说一句话,只有脚步踏过地面时沙沙的声响。屏息敛气,大家总算都平安通过。

  一大队的马帮从后面赶上来,他们是去贡山采购物资食品的。我们耐心地坐在道旁等候他们通过,像检阅三军部队似的,凝视着无数的骡马和藏民从眼前走过。我知道,我梦寐以求的察瓦龙要到了。

  时值正午,烈日当头,白沙刺眼,仙人掌比比皆是,切过一条山洪冲刷的沟谷,在溪边休整,一群放学的红领巾打闹欢快地过溪而去。

  跟着几匹背上驮满鲜人掌箩筐的藏族马队,向越来越近的察瓦龙区府所在地“扎那”走去,左边是刚修建的一条宽阔的土石车道。听说国家准备投巨资修通贡山到察隅的公路,也许再过十年,这里已是物故人非了!目前这条路还是国防驿道,对中印边防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午后的小山村恬淡安静。在丽江人开的“察马古食馆”吃过午饭,信步走过藏族民居的篱笆边,时有清亮动人的藏歌传来,鲜艳的衣襟闪过。真想找一家藏户住下,感受浓郁的民风民情。

  可是,我们还不能停留,今晚的营地在堂堆拉卡脚下、龙普村头废弃的荒庙旁,那里海拔2615米。

  格布桥——达古拉垭口 垂直上升1760米

  清晨出发,仅仅比甲地他们晚了几分钟,他们就不见了踪影。一时间找不到正确的路径。阴云四合,雨又洋洋地洒了下来。

  踏着泥泞,一步一滑,道旁风马旗滴答着水珠,飘扬不起来。穿出湿透的森林,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清绿的峡谷牧场呈现眼前。这里可能就是扎古吧。

  穿过麦浪滚滚的青稞田,我们抵达海拔2,335米的格布村。小村子有一二十栋藏族民居,一座小庙供奉着宗喀巴大师像。本想找一家藏民借宿,可一来因语言不通,二来现在是农忙的收割季节,男人们都在田里干活,家里要么没人,要么女主人说做不了主,我们只好在村边露营。甲地说,这里的人没有他们“南边”的人大方豪爽。果真,到傍晚,在庙前的空地上,聚集了一群村里的孩子和老人,他们居然对我的汉式“锅庄”舞和“旋子”舞颇感兴趣,可他们自己却扭扭捏捏,不肯加入我们,我大大方方跳了好半天,倒是给他们带了很多欢乐。

  来得桥——来得村 垂直上升1620米

  昨晚决定请马帮,背包已经把我的腰磨得血肉模糊。一大早,马帮头子牵着三匹骡子来到庙前。

  空身行走的感觉真好,达娃不禁喜形于色,意气风发!早就听说,翻越达古拉的线路“着实”的长,这也是我们选择卸负的主要理由。几天来的旅途劳顿,我们就像强弓射出的利箭,到此时此地已有些力不从心,渐呈强驽之末了。

  到达第一个山梁的转拐口,一道彩虹竟然从群山中跨出,甲地说,这是大吉大利的征兆。不远处向左的岔道是去左贡的山路,这一段,如果没有向导很容易迷路。

  从达古拉到“来得”是一个漫长的下山路程!从地图上看似乎很近,但走起来却好像没完没了。下午四点,终于下到谷底,踏上“来得桥”。

  桥的那一边有两三间石屋,是个小商店。我们的到来几乎把店里仅存的饮料都买光了。店主是个面貌酷似山寨土著的藏族大叔,面对这么多的顾客,他似乎有些应付不了,翻来覆去地数着手里一大把的零钱。在这儿买东西是没有找补的,金属硬币不要,新版的5元纸币也不要。昨天雇来的马帮只能把我们送到这里,而我们今天的终点“来得村”还有510米的高差,至少要爬一个半小时。我请同行的藏族小伙亚罗喝了一瓶啤酒,他很爽快地同意帮我背背包,我的腰背部位的伤口已经溃烂了。此时的我,体力已到了枯竭状态,就是空着身子走,都感到非常的疲累。而达娃也累得连连叫苦,她与藏族同伴换了背包,毕竟他们的背篓要轻得多。原来走得飞沙走石的亚罗,背上我的背包也爬得像头牛,累得不像先前那样兴奋。从山上纵观四周,山高谷深、江水滔滔,不远处几家村寨民居掩映在变幻的云雾之中。夕阳完全沉落到山后的时候,我们才“踱”到了“来得村”。

  来得——说拉山口 垂直上升510米

  一大早,次列定珠牵着两匹骡子,我们跟在后面,开始翻越转经路上海拔最高、难度最大也是最凶险的最后一道关隘------海拔4815米的说拉山口,相对高差1620米。疲惫的身躯还没复元,空身行走仍觉很累。从海拔3050米的来得村出发,两小时内一直都是爬陡坡。

  追上甲地的时候,他们一行人正在生火做饭。这里估计就是梅求补功,海拔4015米,与地图上出入有185米。这一段风景奇秀,能清楚地看到海拔5295米的说拉赞归面布山峰,这座山藏语意思是:“柏树山上凶暴的红脸厉神”。山峰南侧的说拉垭口,连结着云南省德钦、西藏左贡、察隅,是“茶马互市”的重要通道之一,也是藏民绕山朝拜太子雪山的“外转”路线必经的最北垭口。

  云雾又迷漫开来,寒风四起,山雨骤然而至。我的步伐慢了下来,胸口憋闷,头昏沉沉的,四肢仿佛已经没有一点点力气。达娃在一边鼓励我,次列定珠让我拉着马尾巴走。小跑了七、八步就感觉得头昏眼花,脑门顶着拄杖努力调整呼吸,上前几步,双手紧紧抓住马尾,顿时感到一股力量在提升我。但骡马爬升的速度差点把我拖晕过去。可怜的牲畜被我拖得连连放屁,本来就已经晕晕乎乎的我,被马屁熏得几乎昏过去。达娃给了我两颗据说是扩张心血管的蓝色小药丸,迷糊之中,也顾不得是什么药,拌着口水就咽了下去,两眼直勾勾地盯住马尾,步履蹒跚。

  最后的这三百多米让我永生难忘。被我拽着尾巴的骡马不知停下来多少次休息喘息,想必它比我还要痛苦吧!4815米的说拉山口,或许象征着我生命中重要转折点上的一个要命的“坎”,我一定要越过去。真要感谢那匹马,感谢它的尾巴。

  我终于艰难地站在了说拉垭口。天竟然晴了,垭口的那一边,云南德钦县境内的群山如海,白云绵绵,缀满蓝天。把一面鲜艳的杏黄色风马旗栓在竹杆上,我默默地祈祷……

  后记:从梅里外转经回来,从一个天地恢宏、历史悠久的自然与人文、宗教灵力强大的巨大藏密文化圈中走出来,竟有脱胎换骨之感。想起一位英雄历尽磨难,到一座美丽的小岛寻取一本伟大奇绝的书的故事。据说谁得到这本书,谁就获得永生。通往小岛的路充满了千难万险,无数的英雄为了探寻那本书,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最终,有一个英雄成功到达小岛,取得了那部书,他打开一看,每一页都只是镜子,照见的是他自己的容颜。我明白了,我从梅里转经所得到的这本书它的天机的真正含义——万法唯心。

  

(责任编辑:陆佳晶)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唯一能打出【范特西】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新闻

攀岩

冰河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相关链接







户外图吧

攀岩

·野人与苗族青年们的对战
·菜驴的十大搞笑注意事项
·真实的拉萨在冬天(组图)


频道精彩推荐

·胡锦涛访问俄罗斯
·伊前副总统被绞刑
·邓小平南巡15周年
·在尼遭绑架中国人获救
·2007两会专题报道
·世乒赛 刘翔 篮球
·保时捷 天语SX4 凯美瑞
·标致206 荣威 长安奔奔
·搜狗紫光拼音输入法下载


劲爆论坛


·罕见的峡谷图片
·游走黔江河畔(图文)
·最后香格里拉-稻城亚丁
·6月反穿大明山胜利归来
·那一顿美味的"赤兔"草鸡
·U-34野战游戏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