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户外-搜狐网站
户外频道 > 专题-深度 > 人物

曾曙生--我与珠峰的约会


  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计划。早在1964年中国登山队登上希夏邦马峰以后,国务院副总理、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元帅就有过组织登山队跨越珠峰的想法,他于6月指示:要在三年内北上南下珠穆朗玛峰。

  国家体委党委为执行这个指示,研究决定于1967年再次攀登珠穆朗玛峰。同年,西藏工委决定成立攀登珠穆朗玛峰指挥部,由西藏军区副司令员陈明义少将任指挥长。准备在67年从珠穆朗玛峰的东西南北四面交叉跨越顶峰,创造登山界的世界之最。这次登山计划从1964年底一直要延续到1967年,这个三年计划已经实施了二年,取得了一定成果。当时的国际形势不可能执行跨越计划。1966年底登山计划修改为从北侧登顶,放弃了跨越。但计划最少登顶人数为10人,超过印度队1965年登顶9人的纪录。此计划终因文化革命的到来而夭折。由于没有对外宣布过,很少有人知道。

  1965年7月5日,在登山队领导向李梦华副主任汇报珠峰西山脊侦察情况之后李梦华副主任说:“南北跨越的事情要和外交部商量。要求从南坡登,同时也要考虑到允许尼泊尔提出从北坡登才主动,要从政治上考虑能不能进行这项工作,如果十年内不对外开放山峰这项活动就要考虑了。

  政治上如果没有问题再考虑技术问题,也好下决心。四条路线交叉上下要从人的因素上下决心,不能光从政治上下决心,要比较难度,认真的想问题,毕竟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现在估计四条路线准备可能性如何,尽最大可能可以达到几条路线?如达不到四条路线则不要从四条路线准备。两条路线也好,四条路线也好,如果要从南侧上就必须保证成功,想尽一切办法上去。否则别人连我们60年的成功也要心形线。南侧准备的力量要经其它各线更强,失败了或成功得很惨都不行。不仅要胜利,而且要胜利得很大,北线也必须保证上去,如南侧上去了,北坡没有上去也不行。

  我倾向集中力量在南北两条路线上,以后再搞东西两条路线。登山技术再不断发展,不是十年二十年以后不登了,南北跨越就不简单了,在世界上的影响是空前的了,争取上去的人多一点。24-18人也行,和60年比是很大的跃进,很大的发展,今天定不下来,你们再认真估计一下有没有四条路线的把握,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把握,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才行。

  印度队失败过几次才保证了这次的胜利(印度队于1965年登顶成功)。如果60年以后我们又试了几次,那四条路线就有把握,60年一条路线也较勉强,一下子想四条路线就有点……所以倾向于两条路线,这已经超过世界各国的记录了,南上北下是件大事,力量集中,物资准备也好办一些。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要看到人的因素也要看到有个成长的过程。我们可以缩短这个过程,但总要一个时间来培养,而我们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要培养50名登顶队员是有一定困难的。

  登山队员的淘汰率到底有多大?要好好研究。准备工作从两条路线着手,不管怎样南北两条路线肯定是要搞的。北线虽然登过但地形变化大,也有困难。第二方案,如不宜去尼泊尔登南侧,那在北侧也要搞两条路线攀登。

  你们再考虑一下,压缩写个简报给党委,从国际登山争夺的形势开始提出方案来,倾向于那个方案,我倾向两条线。这个基本问题解决了,其它问题都好解决。

  哪些器材需要进口,需要多少外汇要有个计划,直升机也可以向军委了解有可能没有,没有可能就不提。要领导批的主要是方案问题,预算问题。国内试制装备需要时间,一年可能性不大,需进口的要赶快提出来,也可以同时试制。科考问题不大,报告上也可以提个精神。

  不怕困难并非事先不分析困难,把各条路线上的困难摆上十条二十条,逐条分析,不把困难缩小。准备多一点、决心、把握更大一点,充分估计困难不会动摇信心。具体作战时要大讲有利条件,但领导要多估计一点困难,接十二分困难准备登山时就更主动。”

  神秘的绒布寺

  在珠穆朗玛峰北侧有一座寺庙,坐东朝西地建筑在绒布河谷东面的岩坡上,1960年登山时的大本营建在南边八公里外的冰川舌部,登山紧张,没能好好看看这座寺庙,这次有时间了,因为1965年春季我们又来到了珠峰并把营地建在绒布寺旁边。

  5月14日,当时任侦察队长的许竞带着我去拜访寺庙负责人央金,当翻译的是藏族队员罗朗。央金是一位老尼姑,满脸的皱纹使我们判断不了她的年龄,罗朗把我们的来意告诉了她,央金微笑着把我们让进了她那又黑又暗又矮的石头房子里,从两尺见方的窗口中透进的天光反射在擦得油光光的石头窗台上,窗台边的一张小桌上竟放着一本藏文版的毛泽东选集,让我和许竞大为惊讶。

  我们想了解有关绒布寺和英国登山邮袋过去来登山的情况,央金用藏语向我们进了起来:

  “过去英吉人(英国人)送给绒布寺的东西都让人拿走了,那是1960年土改时我们到巴宗区去学习时,区里来人和牦牛把东西都驮走了。英国人送东西大概是在三十年前的事,我今年五十五岁,还有点印象,听老喇嘛说英国人走时有些东西放在山上,让曲布的人偷走了。曲布有个寺庙,曲布喇嘛去偷东西时偷了一部分,遇到了雪人,吓得跑了回去。听到这里许竞小心地问:是雪人吗?央金很平静接着说:是雪人,黄毛雪人。毛的颜色像你们戴的帽子(狐皮帽)上的毛。上身毛长下身毛短,个子有人一样高,但有长尾巴。坐时姿势和人一样,但尾巴从背脊卷到头上,脚掌向后长,倒的。珠穆朗玛峰附近很多,夏天到绒布寺附近来,冬天到有树林的地方去。季节交替时期路过这里时绒布寺都要关门,不然要伤人的。藏历四月下旬,雪人经过绒布寺到乔乌雅峰附近的乔那布桑雪山去过冬。”许竞关心央金见过雪人没有,问她:“你见过雪人吗?”央金说:“我本人没见过才(藏语称雪人为才),别人见过两次:一次是1928年曲布人见到的;一次差不多是二十年前了,夜晚在绒布寺下面喊叫声音很大,地好像都抖动了,我听到过叫声很害怕,叫过之后原来绒布寺的头子就死掉了。”


[1][2][3][4][5][6][7][下一页]

(责任编辑:陆佳晶)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音乐 图片 说吧 地图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