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寻找回来的世界:与野牦牛队员重温可可西里
  时间:2005年09月01日15:08   来源:北青网   作者:沈汀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牦牛是可可西里一种温顺的动物,但一旦遇到危险,它可以用双角将一辆吉普车顶翻……“野牦牛队”因此得名……

  对于“野牦牛队”的队员们,我一直存着一种疑问,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冒着生命危险从事藏羚羊的保护工作,每个月200元的补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微乎其微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1年“野牦牛队”被解散。是什么信念让这些队员们不顾艰难困苦甚至抛却生命与盗猎分子周旋?在昨天清华大学校内举办的“可可西里原型讲述:保护藏羚的故事”活动中,我见到了三位“野牦牛队”的队员:“财神爷”谢周,司机公保扎西和“高材生”仪加。他们对我的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谢周只是淡淡地说,活着的人应该做些什么,让这些付出过的人不要白白死去。

  谢周:41岁曾当过武警战士。1995年加入西部工委,一直从事藏羚羊及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直到2000年西部工委解散,期间担任了西部工委的出纳等工作,被大家称为“野牦牛队的财神爷”。西部工委解散后,2000年进入“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继续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在音乐方面有天生的禀赋,被喻为“野牦牛队”的“百灵鸟”

  对谢周早有耳闻,因为他唱的一首歌曾被一部电视剧作为主题曲目。如今这个41岁的藏族汉子戏称自己为“百灵老鹰”,即使“野牦牛队”解散了,他也没有失去当年的斗志,剩下的13名队员目前仍坚持在青藏铁路沿线清理白色污染:“我们还有别的工作,除了生活费以外,工资的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做这个。”

  谢周反复对我强调,藏族是一个对生命十分尊重的民族,这也是他当初加入“野牦牛队”的初衷。他讲起自己小时候的一件事,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民族信仰多么重要:“我小时候经常去一条河边,那里面有很多鱼,黑压压的。有一次我忍不住扔了一块石头下去,结果有一条大鱼死了浮了上来。我拎着鱼回到家里,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妈妈,妈妈问我:‘如果我死了,你和兄弟姐妹会不会难过?’从那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定要尊重生命,要把那些身边的东西当成跟你一样的人。”

  谢周很开朗,爱说爱唱,跟其他两位队员比起来,他谈话时显得落落大方。但在一次无意的谈话中我得知,“野牦牛队”队员卖藏羚羊皮一事中,他也是参与者之一。

  “我也是人,我也有小孩,也要养家糊口。”谢周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态憨厚认真,“那次大概十个月没有发下工资了,而且‘野牦牛队’即将解散的消息也随之传来,队员们都十分苦闷,大家似乎已经丧失信心了,对‘野牦牛队’的未来也充满忧虑。”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本来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沉默了一会,他很认真地强调:“我知道自己错了,但只有一次,唯一的一次。”

  公保扎西:40岁,曾当过武警战士。1995年加入西部工委,一直从事藏羚羊及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直到2000年西部工委解散。其间做过司机、汽车修理等,被称为“野牦牛队”的“神车手”。在西部工委和管理局参与了多次巡山任务,对驾驶和汽车修理非常在行。在“野牦牛队”工作时,让他一个人一辆车进山执行任务,梁书记都会很放心。

  提到“野牦牛队”,提到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的战士,人们一定会记得一个名字:扎巴多杰,他是第一任队长、牺牲在盗猎者枪口下的索南达杰的妹夫,最后也为保护藏羚羊献出了生命。公保扎西就是扎巴多杰的司机。谈起扎书记,公保扎西充满了敬佩:“加入‘野牦牛队’也是受了扎书记的影响,他的人格魅力对我们这些队员有很大影响。”

  “野牦牛队”解散时有28个人,目前只剩下13名队员仍然在坚持做青藏的环保。他们中有10个人在青海玉树州治多县,另外3个在格尔木。目前这些卫士们正在筹划一个名为“野牦牛队青藏高原环境文化促进会”的民间组织,公保扎西是这个还没被批下来的组织的会长。目前的支持者都是一些支持环保事业的民间组织,还有一些大学生也希望加入到他们当中,而社会上对此是知之甚少。当问及想用什么方法来促进环保事业时,他沉默了,过了一会开口说道:“太难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宣传,还有清理一些垃圾。”

  “关心我们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够受苦的人就没那么多了。”他对我提起两个人,一位是北京工商大学的退休教师,叫杨萍,她在“野牦牛队”队员们来到北京以后给予了他们莫大的支持,并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活动;另一位是北京青年报的记者,叫孙丹平。这是唯一一个与他们一起深入采访并至今都在关注他们的女记者。“我们现在都成了很好的朋友,可以一起喝酒,一起唱歌。”对这些能够与他们同生共死的人,公保扎西重重地点头:“怎么说呢,非常了不起。”

  仪加:27岁,1995年进入西部工委,一直从事藏羚羊及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直到2000年西部工委解散。西部工委解散后,2000年进入“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继续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2001年,参与了破获藏羚羊盗猎的特大案件行动。仪加加入“野牦牛队”时才18岁,是最年轻的队员之一。这个害羞的小伙子是三位队员中话最少的,还没张口脸就先红了。但他在面对盗猎分子时绝不会手软:“现在你让我表达我不会,只有看到那些藏羚倒在猎枪下的时候才能明白我的感受。”对他来说,年轻不是问题,对方是淘金的还是盗猎者一眼就能看出来。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的话最少,只是简单对我讲述了他参加的一次反盗猎行动。那次缴获的藏羚羊皮大约有1000多张,当时正是藏羚羊产羔子的季节,很多被剥了皮的母藏羚肚子里的小羊已经成形。“看着那么多的小羊,你能想象到多心疼吗?”仪加这样问我,随即又补充到:“你没看是感觉不到的。”

  “有一次我们捡到一只受伤的小藏羚,小藏羚没法喝奶粉,为了救活它我们跑遍了牧民家,给它找来鲜奶。如果你有这种经历,你会觉得可怕,怎么那么多的小藏羚就一下子就没了——所以我从来不对盗猎分子手软。”

  在报名时扎书记曾经警告过他们,加入“野牦牛队”是有生命危险的,必须考虑清楚。这一点在后来他们的经历中得到了验证。危险不只来自于穷凶极恶的盗猎分子,还来自可可西里严酷的自然环境。在冬天里,大雪是很可怕的东西,一旦被封在山里,粮食总会吃完,那时候没有选择,只有等死。

  仪加在2001年参加的一次反盗猎行动时遇到了这种情况,当时大雪足足能没过膝盖,车也坏在了山里,汽油和食物缺乏,足以致命。“我们走了7天7夜,被他们找到的时候我们只剩下3个馒头了,用报纸包着裹在怀里,只要还走得动就没人敢吃,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还将面临多久的饥饿。”盗猎分子被缚着手脚关在车后面还可以睡觉,队员们却无法合眼,因为一不留心就会没命。那次反偷猎行动回来,仪加屁股一挨凳子就睡着了,因为他已经7天没有合眼了。

  ……

  这个北京的冬夜分外寒冷。我和200多名清华学子坐在一起,听谢周、公保扎西和仪加讲述他们所知晓的可可西里。有人动容甚至泣不成声,有人敬之并献上哈达,但,所有这些反应与多数人最初知晓可可西里传奇故事的时候又有何分别?

  人们似乎并不关心他们姓甚名谁,现在具体在做什么,因为他们的意义只在于曾经历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见证过英雄行为,也在实践着的一些理想。即使那些都已随风逝去,但当他们站在公众面前时,话题总是藏羚羊和“野牦牛队”。

  离开时我问了仪加一个问题,如果“野牦牛队”重组他会不会回去?我以为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但是他摇了摇头:“不太可能了,每人都有自己的职责,现在藏羚羊由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

  我想,如果不是藏羚羊的死触动了人们的心弦,这些野生动物的保护者也许永远不会受到关注。如果不是《可可西里》的播映,多少人还能在百忙中回来那个已经逐渐在记忆中淡去的世界?他们不善言辞,并不能清晰地表述曾经在“野牦牛队”工作生活的经历到底给自己留下什么财富,但是此后的生活选择无一不与环保相关。即使在很多人眼中,反盗猎的英雄选择去捡垃圾落差甚大,也无法激起听者的想象力。

  首都高校之后,他们的下一站是成都。在过去,活跃在可可西里的“野牦牛队”是传奇的,带有英雄主义色彩的,现在,他们不只活跃在雪域高原,也在慢慢地走出过去,走向外面的世界。有人怀疑这种宣讲方式的实际效用,但你得承认,活在过去不如实实在在地做些事情,哪怕只是宣讲曾经的经历,哪怕是俯下身拾捡游客的垃圾,这些或许就是他们告慰逝者在天之灵的方式。

(责任编辑:刘宁)


搜狗(www.sogou.com)搜索:"野牦牛队",共找到 4,346 个相关网页

精彩图片新闻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雪崩现场

超震撼雪崩[组图]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野牦牛队员四
·野牦牛队队员四
·野牦牛队员三
·野牦牛队队员三
·野牦牛队队员二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灵通>>
天气预报
每日财运
星座运势
泡妞宝典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幸福回味 祝你快乐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开心玩彩信积分抢红包
点歌送祝福贴身见明星
彩信新生活参与赢大奖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户外图吧

可可西里的罪恶藏羚羊

·可可西里的罪恶[组图]
·登山美女的美貌与实力
·大岩壁-bigwall大赏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