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南迦巴瓦峰初次登顶登记
  时间:2005年08月21日16:36      作者:山本一夫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热点推荐

精彩阅读
北京租房信息何处寻?订阅免费RSS租房信息!

  重建五号营地

  1992年10月26日,第一突击队6人,即山本一夫、青田浩、山本笃(日本队员)和加布、次仁多吉、边巴扎西(中国队员)于中午过后到达乃彭峰正下方6.900米处的五号营地。隔了11天又来到此地,然而此外已化作一片雪原,找不到任何营地痕迹。是否被风吹跑了呢,我马上向重广队长报告说:“没发现帐蓬”,队长答复说:“也许被雪埋住了。今天之内若挖不出来,你们就要撤到三号营地”。因为第二突击队已进入四号营地。

  能否摆出接近顶峰的阵势,关键在于是否能重建五号营地。为了应付雪崩,我们在行动中常携带小型铁锹,但当时仅靠我带的一把铁锹拼命开始挖拙坚硬的雪层。在焦虑与不安中挖了30分钟,山本笃队员挖到了用作路标的两米长的竹杆的顶瑞,就说明帐蓬还在两米深的雪中。在稀薄的空气中喘气交替挖拙,到了下午4时半,终于露出帐蓬的一部分。再继续挖则发现了日本队员使用的帐蓬和堆积的登山物资,但却没有挖出中国队员和报道队员使用的帐蓬的痕迹。日本队钻进挖出的帐蓬,在雪上面把报道队堆放物资的备用帐蓬搭起来让中国队员使用。下午5点多,就这样勉勉强强重建了五号营地。

  修路工作

  10月27日清晨,二号营地的梶田队员用报话机传送过来贝多芬的浪漫曲,以此为我们出发送行。开始了向六号营地的修路工作。从乃彭峰的肩部到与南迦巴瓦峰连接的鞍部约200米,固定了5根绳子下降,到达六号营地预定地后,又回到五号营地运输帐蓬、食品、登攀用具等,当时风很大。到了鞍部等了两个小时风力才减弱,傍晚5点左右好不容易搭起两顶帐蓬。

  29日天气睛朗无风,早晨8点半从六号营地出发。对修路来说是绝好的天气,但由于连日来紧密的行动,身体已感到精疲力竭。准备了18根主绳,每根50米长,直径为8~9毫米,由6人分担。从六号营地驱雪前进约30分钟,横穿南壁下,从看到岩石带的位置开始直线攀登,并固定主绳。前一半由日本队、后一半由中国队在前面修路。固定了14根主绳,完成了今天的计划,于下午6点半返回六号营地。

  高差320米的未知部分

  据负责气象的饭田队员予报,20日天气也晴郎无风。上午7点出发。当到达前一天固定了三根50米长的主绳,并到达岩石带的下面。青田队员在前面顺着去年留置的主绳攀登而石带,并重新固定了一根主绳,下午3点越过岩石带,终于到达去年的最高点7.460米。这时天气变坏,飘起了雪花。

  再往上的320米高产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未知领域。走了三根绳子长的距离来到了一个白色小冰塔的正下方,本想顺冰塔向在上方迂回再爬到预定的东北东山脊,但在深至膝盖以上的雪中驱雪前进,本能地意识到有雪崩的危险,于是左上方改走冰壁路线向上攀登。不一会儿上部出现相当大的冰塔。我确信在其根部必定有露营地点就继续攀登,这时从下方传来青田队员的声音。“山本君”,请尽快找到露营地,天快黑了”。“放心吧”,我这样说着了继续向上攀登,在距离根部还有25米的地方,用完了准备好的23根主绳。为了避开雪崩的危险,路程比预长出很多。但手里还有一根50米长、直径6毫米的辅助绳,于是把它双析使用,总算到达海拔7.600米的露营地。用头灯照明削雪平整地基,确保3人将够能伸脚的空地,把背包放在雪地上,人坐在上边将身体探出去,再盖上简易帐蓬转入露营状态,时间是7点45分。

  中国队员在我们正下方盖着简易帐蓬。3个小吃一包方便面,用完“豪华”的晚餐,我被夹在中间和衣钻进睡袋套。迷迷糊糊地睡着,5至10分钟就被冻醒一次。这一宿就是这样度过的。气温在零下30度以下,真有点儿吃不消。

  通往顶峰的主山脊

  30日天气还算不错。第二击队的6人──重广恒夫队长、三谷统一郎、佐藤正伦(日本队员)和桑珠队长、达琼、大齐米(中国队员)于凌晨4点从六号营地发突击顶峰。

  第一突击队推迟出发时间,等待天大亮之后。主山脊即东北山脊虽然就在眼前,但这天早晨谁能都不想打头连。这也是必然的,在齐腰深的雪中驱雪前进,雪壁好象马上要发生雪崩似的。没办法只好我打头阵。一条直径6毫米、长30敉的辅助绳是唯一的依靠。雪壁比看上去要稳定。走了两根绳子的距离上到山脊上,再往前,次仁多吉打头阵,后边依次顺利是边巴扎西、加布、山西笃、青田、山本,结组向上攀登。山脊上的积雪深至膝盖,途中还有3、4处裂缝。这时,以山脊为界,增侧飘起了雪花,北侧却晴郎,眼前,佳拉白垒峰展现出美丽的山姿。向下望去,雅鲁藏布江大转弯的激流不断。

  第二突击队快速越过岩石带,逼近露营地点。只有重广队长一人速度较慢。这时监听到三谷队员与重广队的通话。三谷队员说:“露营地点再往上能否不带绳子攀登”,重广队长回答:“考虑到安全最好有绳子”,三谷队员又问:“回收两根固定主绳向上攀登是否可以呢”,重广队长说:“可以”。队长成先虑队员的安全,却断自己攀登的路。

  出手意料宽阔的山顶

  顶峰迫在眼前。山脊的两侧非常陡峭,向右边绕过去到达一个宽阔平台,这正是山顶。山顶宽5米,长15米,很宽阔。有点出乎意料。中午,加布攀登队长用报话机向大本营报告了登顶的消息。我们日本队员在宽阔的顶峰上寻找略高一些的.在较高的地方打进雪椎以作纪念。在到达顶峰10分钟后向大本营报告了登顶的消息。

  中国队员感谢山神保佐登顶平安,我们也参加了诉祷仪式。当时,心中未涌现出首次登顶的激动心情。脑子里装满了下山的事情。不一会儿,我们小心谨慎地开始下山。

  继第一突击队之后,下午2点半,第二突击队的三谷、佐藤、桑珠、达琼、大齐米队员也踏上了山顶。

  7日,第一突击队6人顶着狂风到达五号营地。确认令人担忧的通往坳部的下降踟线。时间不多,三根绳子接起来从坳部放下去基本上到达下方的雪面。当初的判断要下降300米,因此这是高兴的误算。第二天向五号营地运送完物资返回二号营地。9日第二突击队运送完物资也下撤至二号营地,进入突击前的休整阶段。

  11日,重广队长宣布突击队员名单。按照以往的顺序,分为第一、二突击队,旨在全体登顶。每天上一个营地,计划17日第一突击队突击队突击顶峰。

  12日,二号营地以上狂风呼啸,无法按计划行动,待机的日子变多,15日建立五号营地。然后继续待机。19日,在乃彭峰与主峰的坳部(6700米)之间建立六号营地,同时在通往顶峰的陡峭雪壁上开始修路。

  因强风五号至六号营地之间的南山脊上已变成硬雪,然而此外也许是处于风下侧,从六号营地至雪壁根部的横切很费力,要在深雪中驱雪前进。但是,越过一个小裂缝,接近雪壁后,形成刿好可容纳鞋尖的理想地形。于是加快攀登速度,将松软的雪挖下来,把雪堆横着埋进去以作支点。

  几乎垂直固定11根绳子后,路线逐渐朝右斜上方延伸,直指从上部下垂的岩壁。此处很陡峭,雪挂不住,露出少许的冰,这是进山后第一次遇到冰。

  自喇叭口以来,接第13根绳子时在久违的岩壁上打进岩石锥作支点。没有比有效的岩石锥更值得信赖的。先让加布向上攀登,其余4人在下边的支点等街。临近黄昏时虽担心时间,却又拉了一根绳子,并用登攀工具作支点,然后下撤至六号营地。我本人虽未接近予定的岩石带,伯到达高度是7200米。建立六号营地这一天的行动可以说还算不错。

  20日早晨5点钟从六号营地出发。气温不像往日那刺骨的寒冷,云雾蒙陇望不见星斗。今天的天气总还可以抱着淡淡的希望追寻昨天的脚印前进。云雾笼罩中,不知不觉地天亮了,早晨来临了。

  视线不清,周围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默默地顺着绳子攀登。在中途的物资存放处取出两根绳子,在昨天到达的地点带好攀登用具,不由得使人感到像往日那样精神抖擞。但是,后边的队员总也不见人影,是否因天气不好而停止行动,令人不安。不管怎样,既使一个人也要先到达岩石带,为了有利于今后的突击,开始进行修路。

  然而,却吃力地在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松雪中驱雪前进。延伸至顶峰的宽阔的斜坡上的雪被风吹起来,是否会形成流雪而不断落下来呢。正上方的第二根绳子处我吃力地驱雪前进,加布追了上来。忽隐忽现于右边的岩石带也开始出现流雪。第三根绳子处特别厉害。稍稍裸露出岩石的混合冰雪壁尤其严重。如同蚁狮那样吃力挣扎。攀登50米却雪花费30多分钟。

  然后要机切岩石带的路线。这是在50度斜坡上深至胸部的雪中机切。随时都有雪崩的危险,但有时也必须行动。也许此处总是这种状态吧。横下一条心,请加布进行保护,我在流雪中躲闪着攀登。边削平斜坡边挖壕沟似地横切。攀登了50米到达岩石带的左端。绳子没有了,又返回横切的地点。向五号营地的重广队长说明这种善,并告诉结束今天的行动。用3根雪锥加固支点后让加布先往下走。流雪也屡次向此处袭来,但也只是似溧浴的雪,因此还不要紧。

  其他队员也陆续到达,他们将攀登工具挂在支点上迅速下降。我最后离开此地大约是到达这里两小时之后。其间大概有10次流雪。这一天虽然只固定了4根绳子,但是到达了心中无数的岩石带,无疑为下次突击增强了信心。

  第二次突击

  11月22日凌晨4点,按予定计划我先从帐蓬里爬出来。外面皓月当空,星光闪烁,星光闪,不需要照明。没有一丝风,气温急剧下降,似乎是最佳突击的天气。然而,正像通话中得知二号营地积雪20公分一样,这里缓坡上的积雪也较深,迫使我们要艰难地驱雪前进。不知不觉3名中国队员赶上来了。以往他们习惯不急于早出发,今天突击的欲望却相当强烈。

  前一天的脚印完全消失,冰塔林有些变化,仍有雪崩的危险,需要留心选定踟线,但是,好不容易接近固定主绳后,新雪并不多,可继续顺利攀登。登到7000米附近时,出现一、二下电光。我想明明是满天的星空怎么会有这种现象呢,总觉得好像是走在前面的中国队员在黑暗中用闪光灯拍照。若无从容不迫的状态是不会玩这种绝技的。于得真漂亮,我内心得意地微笑。

  用了两个小时顺固定主绳攀登,这时圆月已隐没在北山脊,同时东侧的山恋染上一片暗红色。短暂而神圣的黎明,我却舍不得时间拿出照像机拍照,而是继续攀登。在向岩石带机切处遇到中国队员。连巴扎西那闪光的眼睛很美丽,代替中途下撤的加布、匆忙加入突击队的次仁多吉那张笑脸也令人信赖。

  9点,配带好攀登工具,横切这后,到达被看作最后骓关的岩石带,它在照片上熟悉的侦察时不财,全被新雪覆盖,路线显得较容易。

  身后是次仁多吉,现已成长为中国队主力的他进行保护使人放心。这次是自1980年攀登珠穆朗珠北壁以来与他再次相会。当时他才20岁,虽是首次作为高山协作人员参加登山队,但从他那攀登陡峭的北壁的身影中,我确信这位年轻人并非等闲之辈。正如判断的那样,在1988年珠穆朗玛三国队中成为横跨主峰队员,一跃成为名星。原本像羚羊似的苗条身材稍稍发胖,但那开朗、快活而纯朴的性格却丝豪未变。

  时常与从乃彭峰的五号营地大概正用摄像机追踪我们行动的重广队长通话,请求指示路线。回头一看,不知不觉中山本、木本也追了上来,5个人凑在一起。固定3根主绳为了横切过去,从右端岩壁较短处攀登至正方上的雪平台,挖掉雪将冰锥打进冰里。这里周围虽被浓雾笼罩。但却无风,上部雪平台的能见度较好,至顶峰剩下的高差约300米。之后虽也许多少有些驱雪前进的地形,但顶峰就在射程距离。还不到12点,日落前还有8小时的充袷时间。

  这时次仁多吉上来了。此处让他打头阵。这次登山中一直是日方固定主绳。前一天的通话时中方也提出修路的要求,但从时间上来考虑,这个雪壁也是日方打头阵攀登的。从这里到顶峰请体力超群的他们打头阵也许更好。等带着绳子的边巴扎西上来后,次仁多吉快速驱雪前进,迅猛地向上攀登。

  然而,只前进了约20米,第一次流雪袭来。雪量较少还不至于被冲走,但对这种骤变感到吃惊。不一会儿,流雪的次数,流量逐渐增多。我们将身体靠在固定支点上,次仁多吉紧紧抓住流雪中的一支冰镐,无法动弹。处在风口下的这一带是否刮起风了呢。它并非溧浴似的雪,而是近似于雪崩。走在第五位的山本在岩石带中防风镜被吹跑,人被流雪打得东倒西歪。

  12时20分,与重广队长通话,决定暂时停止突击,下撤到岩壁底的安全地点。当传达停止攀登的决定时,经常下断的笑容从边巴扎西的脸上消失,面部痉挛,明显看出不满的意图。他倾注于南迦巴瓦的热情很高,在接连中途下撤的中国队员中,只有他从始至终从不交替,一直顽强奋战。次仁多吉也趁流雪的间歇下撤了。

  停止今天的行动,不仅边巴扎西,对大家来说都是不情愿的。然而在这种状况下的突击是不可能的。今天的行动进一步接近顶峰,可以期待下次突击万无一失。安慰坚持希望登顶的边巴扎西,同时也安慰自己,开始向六号营地下撤。

  23日天气还算不错,但从昨天的状况来看,还有流雪的危险,于是原地待机作休整日。突击时,我的手指尖冻伤了,但经过按摩又恢复了,好歹不影响行动,说实在的这就放心了。食品也不多了,很明显明天是最后的突击。大本营指挥部也期待着明天的突击。

  24日凌晨2点起床,整理行装,4点我还未穿好另一只鞋指挥部传来通话声音,从流雪及队员体力消耗等因素来看,今天的突击需要进一步商讨。结果,未作结论而停止出发。下午,大本营指挥部传来停止的命令。

  次日从六号营地撤营时,我与同伴山本队员一起将本来应一起登顶的大西的骨灰、遗发埋藏在可看见大本营的地方。并用准备登顶时使用的小国旗、日本山岳会会旗做成简单的祭坛、合掌礼拜。如果他活着的话,理所当然将会第一个登顶吧。每当想到这些就涌上一种复杂的心情。之后,顶着强风向大本营开始下撤。

  28日,全体人员集结于大本营。立即整理装备并寄存在四户老百姓家,以备明年使用。下山后并没有休息,有的人制作清单,有的人忙着拥包。此时重广队长的眼睛也闪着光。

  两天后,怀着悲喜交集的心情,离开了度过62个日日夜夜的大本营。进山时坠满枝头的野桃也不见了,结起霜柱,周围已披上冬天的装束。咆嘟的雅鲤藏布江水也清澈见底,不久将近迎来严酷的冬天。

  西轮驱动车强有力地向西挺进,直奔拉萨。

  1991年

  [中国队]

  总队长──洛桑达瓦

  副总队长──王凤桐

  登山队长──桑珠

  攀登队长──陈建军

  队员──加布

  次仁多吉

  边巴扎西

  罗新

  罗则

  [日本队]

  总队长──山田二郎

  副总队长──村木润次郎

  登山队长──重广恒夫

  攀登队长──高见和成

  队员──木本 哲

  山本 笃

  大西 宏

  广濑 学

  医生──小岛 彰

  翻译.管理─ 田正人

  支援队员──三轮文一

  片风泰彦

  

(责任编辑:柯斯)


搜狗(www.sogou.com)搜索:"南迦巴瓦",共找到 7,205 个相关网页

精彩图片新闻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雪崩现场

超震撼雪崩[组图]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南迦巴瓦的追忆:大西宏之死
·南迦巴瓦的追忆:大西宏之死
·南迦巴瓦的追忆:大西宏之死
·南迦巴瓦的追忆:大西宏之死
·南迦巴瓦的追忆:大西宏之死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灵通>>
天气预报
每日财运
星座运势
泡妞宝典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幸福回味 祝你快乐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开心玩彩信积分抢红包
点歌送祝福贴身见明星
彩信新生活参与赢大奖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户外图吧

可可西里的罪恶藏羚羊

·可可西里的罪恶[组图]
·登山美女的美貌与实力
·大岩壁-bigwall大赏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