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四姑娘山大峰攀登纪实
  时间:2005年08月21日16:27      作者:Jackchen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热点推荐

精彩阅读
北京租房信息何处寻?订阅免费RSS租房信息!

  (1)初入成都 2004.4.30

  在火车上已经晃荡了30多个小时了,再有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成都站了。此行我们的目的地是攀登四姑娘山大峰。原先计划攀登二峰的,因为中登协在二峰另有活动,所以只能改登大峰。我们的高山协作古董等已经先期到达BC做准备工作,并且通知我们这几天大峰被大雪覆盖,攀登有一定的难度。

  这次去四姑娘山我最担心的是高山反应,选择坐火车也是考虑可以有一个适应过程。现在看来似乎意义不大,因为从上海到成都海拔上升很有限。火车上我们一行共有5人,吴博士、陈宏、小寿、纳尔和我。除了纳尔和我,另外3人都是大夫,所以我们的队医非常充足。吴博士一路上给我们介绍了Diamox这种缓解高原反应的药,并号召我们加入药物试验组。虽然我和纳尔都不想第一次攀登就使用药物,但是在没有高原经验的情况下,谁也没有断然拒绝。

  到了成都火车站,天气很热,这里果然是西部的一大火炉。我们在成都车站门口合影以后,打的前往浣花山庄。浣花山庄就在琴台路边上,山庄对面是当地比较有名的顶点户外店。琴台路是一条看上去古色古香的步行街。

  在山庄放好行李以后,我们在不远处的陈麻婆豆腐解决午饭。点了些什么菜我已经忘记了,好像有回锅肉和麻婆豆腐。吃了四川菜才知道自己不能吃辣。我要了一碗面,一不小心吃了一大口撒在上面调料,舌头麻了半天,接下去就狂吃吴博士的米饭。

  饭后到对面逛青羊宫。我们赶了一个正巧,青羊宫“五一”以后票价调整成5元,今天是1元门票的最后一天。青羊宫里面很大,其中一个有许多竹桌椅可以喝茶的地方和成都介绍资料上面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从青羊宫出来,我们先去采购食品,然后就去琴台路上的一家茶馆喝茶。我们每人要了一杯竹叶青,虽然价格不菲,茶确实是好茶。席间有一个掏耳朵的上来做生意,吴博士也早有此意,于是一拍即合。后来小寿和纳尔也都享受了一下。我们给每个人都拍下了掏耳朵时自我陶醉的照片。因为对那些掏耳朵工具的卫生状况尚有疑问,而且也怕万一耳朵受伤影响登山,所以尽管有吴博士买单,我仍然没有尝试。

  喝着茶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我们先到旅馆把东西放掉,然后就去找吃火锅的地方。我们按照旅店前台小姐的提示去青羊宫附近找便宜的火锅店,但是走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于是我们坐上人力车,请车夫带我们去火锅店。没想到就因为吴博士一句“大一点,好一点”的话,车夫把我们带回了琴台路,并停在皇城老妈门前。既来自则吃之。在等座位的时候,我们充分体会了“客大吃店,店大吃客”的现象,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也就不去理论。终于等到有位置了,我们早已经饥肠辘辘。皇城老妈东西不错,但是价格上不是省油的灯。这里服务员和上海的不一样,她会在边上帮你把东西放进去,并提示你什么东西已经可以吃了,使我们觉得自己就好像从来不会吃火锅一样。

  晚上回到旅店,我们吃下第一粒Diamox。这种药要在上高原前24小时服用,我们明天将要到达海拔3千多米的日隆镇。 (2)背包族的天堂--日隆 2004.5.1

  一早起来发现天在下雨,没有时间耽搁,马上把行李搬到楼下,并退了房间。在旅店门口,我们打车前往汽车站。今天我们要坐7:30的车子前往日隆镇。

  到了汽车站我们才发现这里原来已经聚了很多背包族,而在成都市里的时候,大家都被人海淹没,几乎感觉不到有这群人的存在。我们的行李比较多,马上找到我们的车子,并把驮包放到行李箱中。我发现行李箱很湿,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祈祷我的驮包的防水性足够了。这里的车子几乎都是晚点的,只要有几个人没有到,一般车子都会等。但是如果后一班车的人想坐前一班车却是不行的,售票员会请他们下车。

  车子终于出发了。我们沿途先经过都江堰,车子就在岷江边上开。我倒是见到了一个船闸和一个水电站,但是不知道哪里算是都江堰,也可能在公路上根本就看不到。都江堰以后经过阿坝州藏族自治区,在这里并不能看到很多穿藏服的藏民。在阿坝的时候,我接到古董的电话,得知古董正从BC下到日隆镇口迎接我们。

  阿坝后面进入卧龙。卧龙是大熊猫的故乡,地方很大,车子开半天沿途还能见到卧龙字样。我沿途仔细寻找,希望能够看到几只大熊猫,但是一只也没有看到。经过一个熊猫园的时候,纳尔眼尖,说看到树上有熊猫,但我去看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

  卧龙过后,我们进入巴郎山地区。从这里开始海拔迅速上升。随着海拔的上升,可以清楚地看到沿途植被的变化。从一开始的高大乔木,到灌木,然后是地衣,最后只剩下冰雪。这一变化以前在地理常识课本中早已看过,当时只是记住,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在一天内看到真实的情况。也不知道是高山反应还是心理作用,在爬高的过程中,我有时感到有些头痛,耳朵的鼓膜也有些不适。汽车在巴郎山上爬高的过程中,一开始只能零星见到一些积雪,到某一个拐弯处,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雪坡出现在面前。我知道我们已经上到雪线了,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激动。下车休息的时候,我站在盘山公路上,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一想到马上就要近距离接触雪山就激动不已。雪山远看都是很美的,近距离接触可能更美,也可能被她吞噬。此时的我既没有征服雪山的雄心也没有胆怯,只能说是心如止水,平静的等待即将经历的一切。

  终于到达了盘山公路的最高处--巴郎山垭口。这里的海拔大约4530米。垭口这里很热闹,有很多卖羊肉串的,还能看到藏族特有的标志--玛尼堆和巾幡旗。这一路上,diamox的副作用充分体现。每到车子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总是先上厕所。在垭口也不例外,这里可能是我去过的海拔最高的收费厕所。垭口过了以后,海拔开始往下降。大约下午14:00左右,我们到达了日隆镇口。古董在那里热情迎接我们,同时还有先期到达的队员龙少、胡玲和薛伟。下车运行李的时候,纳尔粗心了一下,居然少拿一个驮包。还好发现早,追过去的时候,车子还堵在路口。这个驮包里可是纳尔视如性命般重要的登山装备。

  我们当天投宿在四姑娘山游人接待中心。这几天四姑娘山游人爆满,几乎没有空余的房间。最后我们在会议室的加床苟且将就一下,但是没有浴室和单独的卫生间。我们也无所谓,出门在外能有一张白色床单的床已经够满足的了。我们对东西进行了整理,把不必要的东西寄存。这时候我发现我的驮包已经进水。我的驮包放在行李箱的最底部,估计一直浸在水里。驮包里面两样最重要的东西--羽绒睡袋和羽绒服都湿了。我马上把这两样东西拿到窗口晒,当时已经是下午,也没什么太阳了。因为明天到大本营还可以晒,所以也不是太紧急。

  晚上我们在日隆吃了第一顿饭。出去找饭店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品味一下日隆小镇。日隆镇就在四姑娘山脚下,分布在一条L形马路边上。这个镇上只有三种店:旅馆、饭店和纪念品销售店。这个镇存在的意义完全就是为四姑娘山游人提供服务的。在这里随处可以见到穿着冲锋衣和登山鞋的人,还有人带着全新的登山装备在路上招摇。有些人是为了适应性训练,而有些人则主要是秀一下装备。不管你是怀着怎样的目的来到这里,这里都是你的天堂。在这里你的生活可以变得非常简单,使你有时间可以考虑生命的意义。古董告诉我们他来的时候,这里几乎没有人影,而现在到处都停满了车子。一年中,这个小镇也就这么几天是热闹的,所以这里的店主都非常忙碌,今年要想多收三五斗全靠这几天了。

  吃晚饭的时候,最好吃的还是古董买来的烤兔子。菜还没有来,一只烤兔子已经被完全消灭。后来吴博士又去买了第二只。晚饭以后,我们就早早地回去睡觉了,明天我们将要徒步爬升1000米左右到达BC,这将是一段真正的高原Treking。

  (3)美丽的山脊线 2004.5.2

  一早起来我们就把已经理好的行李搬到楼下。行李搬到楼下的时候,古董已经在那里催了。我们一部分人到楼下餐厅吃早饭,古董则已经开始和马夫一起把行李绑到马背上。行李将由马队运到BC,我们自己将轻装上到BC。因为知道山上有泥泞,我们都装备了雪套。

  早饭以后我们就出发了。上山的路是从海子沟景区入口进入,从这里进入的人有游览海子沟的,也有象我们这样去登四姑娘山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沿着四姑娘山的山脊线行进。从入口处往上走一段就是租马站,这里聚集了上百匹马等待租用。我们已经有了马队,不用再租了。

  现在我们一行共有10人,除了我们8名队员,还有古董和陈勇两位教练。陈勇走在前面带路。上山的路只要有斜坡,走起来就很累,喘气不停。陈勇走得很快,不是很在意后面的人是否跟得上。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只有薛伟、纳尔和我三个人还跟在后面。陈勇带我们走了一条近路,但是坡度比较陡。虽然很累,咬咬牙还是上去了。后面的大部队没有走这条路,而是绕道坡度缓但路程长的另一条路。我们就在山脊上等后面的队伍。

  后面的队伍赶到的时候,古董说小寿吃不消了,准备骑马。稍作休息后继续出发,我们走在山脊上,一边是日隆镇,另一边下面就是海子沟。这一段称为郭庄坪,地形非常开阔,绿色的草地,相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白塔。有白塔点缀的高原草地给人感觉很好,真想有一辆山地车可以骑一下。

  队伍很快又拉开距离,变成了三个小队。第一梯队和陈勇在一起的只有薛伟和我两个人。到达一个休息站的时候,我们停下来等后面的队伍。休息站有卖方便面和矿泉水,也有一些马匹在等生意。我后来和吴博士讨论认为如果这里卖可口可乐一定会生意好,可惜当地人没有这个想法。我们在等的时候,陆续有队伍赶到,休息站的人越聚越多。后来我们看人实在太多了,就继续往前走。我们一直走到一个岔路口。从这个岔路口,一条路是进入海子沟,另一条路就是上山的路。因为不确定现在是2个小队还是3个小队,所以只能等待。跟古董在一起的肯定没问题,就怕有人没有和古董走在一起。

  在岔路口等后面的队员都到齐后,我们开始上山。这一段路都是上升的路,坡度很大。不一会,后面的队伍又看不到了。我听到后面薛伟在叫“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这是我们冬训时候的一句经典台词。陈勇不停,我也只能继续跟,不一会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跟在陈勇后面了。路上还有其他的队伍,也有马匹。有一段路一匹马跟在我后面,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匹马呼出的气。不太习惯有马跟在后面,我侧身让马先走过去。马夫走过去的时候,向我点头表示感谢。

  继续往上走,刚才一起的队伍基本都被甩在后面了,包括一些骑马的。人稀少了以后,可以更好地欣赏路边的风景。这里的地形和东部的一些名山完全不同,四周是望不尽的山脉,我感觉如果一个人在这里走失的话,绝对有一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人显得非常渺小。我们走的路线,边上就是雪山,感觉这些山峰都是近在咫尺。突然我在路边看到一头牦牛,再仔细一看,原来周围漫山遍野的牦牛。这些牦牛都没有站着,而是趴在那里休息,感觉像雕塑。在这样的高山上,能够见到活的东西,哪怕是一只兔子都会感到非常亲切,更何况是牦牛这样的庞然大物。

  这时候我其实已经很累了,但是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陈勇在我前面20米处,他有时会回头看看,但是脚却不停。后面的队伍早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等后面的队伍半小时之内是绝对等不来的。这里的地形有些起伏,前面的人转过一个鼓包,就看不见了,于是我只能紧紧跟在陈勇后面。

  快接近BC的时候,我们看到有几个老乡在挖虫草。陈勇买了一些,说价格比山下便宜。我只想早点到BC休息,没有其他的想法。总算来到一个山间平地,看到许多帐篷。陈勇说BC到了。在BC我们见到了另外两名教练,阿冰和中登协的王云龙。阿冰端来了沙棘水。沙棘水据说就是来自于我们上山时可以看到的一些灌木,味道还不错,有点类似于果珍。

  大约40分钟以后,后面的队伍陆续赶到。我们开始搭帐篷。这里的地因为融雪非常湿,所以搭帐篷的时候我们找一些石板垫在下面。我们营地边上就是一条融雪形成的小溪,这就是我们的水源。营地的另一边是一座山,所以风也不大。古董指给我们看不远处那个他动用3个壮劳力,花费一个小时建好的厕所。

  我们先开了一个短会,介绍了教练和队员以及教练的分工。我们这支登山队有8名队员,4名教练。王云龙是总教练,古董、陈勇和阿冰刚经过高山向导的考核,属于实习教练。接下去大家就分头回到帐篷准备晚饭。晚饭吃的方便面,加入一些牛肉和一种菌姑。大家都垂涎古董说的水果羹,但古董说要到明天才能吃到。古董本来是让每个帐篷自己做饭的,后来吴博士等可能知道纳尔厨艺不错,就都来到我们帐篷搭伙。

  晚饭过后我们又开了一次会,这次讲的是第二天的路线和分组情况。薛伟、吴博士、陈宏和我分在第一组跟着王云龙。由于薛伟和我一路上良好的体能表现,受到了王云龙的青睐,被奖励明天每人多背一捆绳子。我和薛伟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我们合用一个背包,然后轮流背。晚上出帐篷开会的时候,我没有穿羽绒服,所以觉得很冷。开会的时候我就盼着早点结束,害怕着凉影响明天的登顶。

  会后我们回到帐篷里整理第二天用的装备。纳尔是后勤联络,他计划第二天4:30起来为大家烧水,所以我还在理东西的时候他就睡了。临睡前,纳尔跟我说“看到了吗,这就是登山”,我说前面一段最多只能算是高原Hiking,没有太多的感受。登顶的前夜也就是这么平常,营地里波澜不惊,只有古董的帐篷里不时传出说话声。我们的营地位于海拔大约4300米,明天我们将攀登700米左右登顶。

  (4.1)顶峰在召唤 2004.5.3

  5:30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铃响了。我起身看到纳尔还在睡觉,赶紧把他叫醒。我还听到帐篷外面有人说“纳尔怎么还没起来?”,估计是古董吧。昨天晚上纳尔设的4:30的闹钟我们谁也没有听见。

  晚上下大雪了,帐篷外帐上面都是积雪,在积雪的压力下向里面挤压。由于内外帐贴在一起,内帐向内挤压后和睡袋贴在一起,我的睡袋表面一层是湿的。我拍一下帐壁,积雪就大块地沿帐壁滑下去。

  纳尔拉开内帐开始烧水。昨天我们已经让大家把水壶都放到我们帐篷的前门厅,锅子里面已经装满了水,只需要点上炉头就可以了。烧开了第一锅水,我们每人喝了一杯茶以后,我钻出了帐篷。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雪,其他人的帐篷都被雪埋了三分之一。

  我们计划7:30出发,大家都在抓紧时间理东西。这时候,古董说胡玲想放弃登顶。几位教练都去鼓励她,并且决定由陈勇专门带她,根据她的情况上到哪里算哪里。我随身带了6把铁锁。昨天我曾经问王云龙我随身带的10把铁锁是否可以少带一些,在边上的古董建议我多带一些,就当这是一个陌生的山峰,一切情况未知。

  本来我和薛伟需要各带一捆绳子,早晨古董来拿走了一捆绳子,这样我们就只需要带一捆绳子。谢天谢地谢古董,不然后来我可能登顶都有问题。出发的时候,薛伟背绳子,我背包。我的包里有2个人的登山装备,包括:2套冰爪和铁锁,2件羽绒衣,2根雪杖,路餐,还有我的抓绒裤。现在觉得抓绒裤是不应该带的,上面没有C1,除非直接穿在身上,否则是不可能脱了冲锋裤穿上抓绒裤的。

  一开始古董给我们的建议是一手拿冰镐一手拿雪杖,后来王云龙看到了说两样东西拿一样就可以了,我们就又把雪杖插到背包上。作为新手,教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如果古董再过来一次,我们还会把雪杖从背包上取下来。

  大约7:30的时候,我们出发了。同时一起出发的还有另外一支队伍。他们原先计划比我们晚出发的,不知什么原因提前了。王云龙走在最前面,我紧跟其后。雪地走起来感觉还不错,前队走得比较快,队伍很快又拉得比较长。我们不时会停下来,等后面的队伍。走了一会儿,王云龙看着GPS告诉我们已经上升了20米了,今天一共要登700米。我一听才20米,就建议每100米休息一次,王云龙说“不急,我们慢点走,等等后面的。”

  路上我发现陈宏把雪镜摘了,原来她的雪镜一直在起雾,我提醒她这样会雪盲的。后面的吴博士上来马上给她换了一幅雪镜。在雪山上一幅好的雪镜很重要,我当时就在考虑下次如果买雪镜一定买好的。胡玲看上去状态不错,她说走了一段头就不痛了。当时古董就在念叨,难道又是一个刘晓莉?(刘晓莉是古董登姜桑拉姆时候的队员,在BC不愿意继续上,结果最后状态奇好,第一个登顶。)

  一路上不时遇到其他队伍的队员,只有我们是背登山包上的,其他队伍几乎全是轻装。其他人看到我背的鼓鼓囊囊的70L背包都很惊讶,纷纷问我装了什么东西。王云龙对我们前面的几个队员体能状态比较满意,赞我们适应能力不错。我说如果不是等后面的队伍,一路走我可能也跟不上。

  前面一段路基本来讲坡度还是不算大的,这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乱石坡。爬上这个乱石坡,就能够登上垭口,这是我们的一个里程碑。陈勇要到前面去架路绳,于是拿走了薛伟背着的路绳。正好我也累了,就把背包交给薛伟,让薛伟带到垭口。吴博士这里有一张很有震撼力的乱石坡的照片。

  沿乱石坡上到垭口以后,因为我们计划架路绳,所以决定等后面的队伍到齐再走。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我们面前是一个雪坡,这个雪坡如果滑下去,估计就会下滑1500米,一直滑到日隆镇了。所以在这里架路绳,无论是否有用,至少在心理上是一种激励。

  几名教练到前面架路绳需要冰镐固定路绳,于是走在前面的薛伟和我的冰镐就先贡献出来了。在这里我们开始换装备,绑上冰爪,拿出一会儿要用的牛尾,铁锁,扁带等挂到身上。全副武装以后,我的感觉又好起来了,只觉得充满了力量。在垭口这里还有其他登山队的队员在休息,和我们相比他们什么装备也没有,他们正在考虑是否要继续上。

  架完了路绳以后,我们开始用上升器保护攀登。古董就坐在路绳的起点上,一个一个检查队员是否正确安装了上升器及其副保护。这里的雪很深,一脚踩下去会一直埋到大腿根,所以不能走新路,要踩在前面的人脚印走。在这里几支登山队交错起来,其他的队伍也拉着我们的路绳上。我们有时候会提醒他们不要狠命拽绳子,但是也不好多说,否则别人会认为我们不愿意共享路绳。我们在BC就曾讨论,如果路绳不给别人使用,存在道义上的问题,但路绳使用不当也会带来危险,毕竟我们用上升器就完全固定在路绳上了。

  一根绳子是不够的,所以需要过结。过结技术我们冬训过的人都没有问题,只是拆来拆去有些累。阿冰就坐在过结的地方鼓励我们。阿冰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坐式保护。先在雪地里挖一个大台阶,人可以稳稳地踩在那里并且能够有着力点,然后把背包垫在下面坐在背包上,这样就形成了坐式保护。在那样的情况下,即使阿冰什么也不做,光坐在那里对我们都是一种精神上的鼓舞。这时候,雾有些散了,阿冰指给我们看四姑娘山的四峰。从这里看,四峰果然呈现一个姑娘的脸。有人说这是一张非常美丽的脸,我觉得就和蒙娜丽莎一样,看你从什么角度如何欣赏了。我站在雪坡上,回头望见后面蜿蜒的队伍,感觉好极了。

  上到雪坡顶部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另外一根绳子。这是其他队伍架的绳子,这个绳子只有一端是固定的。后来我们在日隆镇吃饭的时候,王云龙告诉我们他曾经和他们协商借他们的绳子架路绳,然后一起用,因为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绳子在后面没有送上去。结果那个作为向导的老乡不屑地对王云龙说,“你的技术不行,架路绳不安全。”然后他看到王云龙埋冰镐时候还跟王云龙说,“冰镐不能横着放,要镐尖朝下竖着埋下去。”我们说王云龙当时一定想找一堵雪墙一头撞死算了。

  沿路绳上到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距离峰顶大约是70-80米。在这里稍作休息,我们就要开始冲顶了。接下去是一段冰岩混合路,所以我们要脱掉冰爪。这时候我听到有人尖叫,抬头看到前面的雪坡上有人正在滑下来。这并不是滑坠,而是下山的路不好走,有些人就干脆从雪坡往下滑。我觉得那样是比较危险的,不会这么做。因为我的冰镐还在路绳上,所以我从背包上拿下雪杖。

  没有背包的几个队员先出发了,我们几个背包的还在整理背包,我们一边理包,一边谴责那几个不背包的家伙。这次我动作慢了一点,但古董一直在等我,还叫我不用着急。这次背上包以后,我明显感到很累,不象前几次休息完以后那样充满力量。

  尽管我又赶上了大部分队员,走到前面,但是实在太累了,在登顶前一段,又把背包交给了薛伟。薛伟状态很好,准备到上面去拍背包登顶的照片了。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陈勇带着胡玲开始下撤了。果然,胡玲成为我们队伍第一个登顶的队员。这再一次证实女性突破极限以后耐力的强大。古董为了给大家拍登顶的照片和录像,赶到前面去。我看到古董在喘气,想必应该也是很累的,但是作为向导要承担比别人更多的责任。而我当时已经全凭意念在往上移步,所谓移步是因为这里没有台阶,你每一步可以爱跨多小就可以多小。登顶前一段,我突然对为什么要来登山产生了动摇,疲惫恍惚使我思考未果。

  我已经看到顶峰了。顶峰上已经站了不少人,我看到了古董、薛伟和陈宏。陈宏是即胡玲之后第二个登顶的。我们队伍中2名女队员分别第一和第二登顶,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虽然顶峰就在眼前,但是我却没有力气将步子迈大一点。我仍然按原来的速度在那里移步。陈宏提醒我转向往她那里走,我已经累得不想转向了,还是先登顶再平移吧。12:47的时候,我顺利登顶,海拔5035米。

  登顶以后,我就坐在那里,顺便给后面的队员鼓励加油。队员陆续全部登顶,最后一个登顶的是龙少,于13:00登顶。这次登顶对龙少也是非常重要。龙少从97年开始登山,这次还是第一次登顶。值得一提的是,龙少以前登的山都比这次难度大,而且很多次放弃登顶也是为了保证其他队员能够顺利登顶,所以龙少是值得尊敬的一名山友。

  在顶峰,大家都忙着拍照。古董忙着拿出国旗、俱乐部旗、赞助商旗等等,也有人拿出自己单位的旗帜拍登顶照。我很累,没有什么拍照的想法。其他队员让我帮忙拍照,我还可以坚持一下,但是决对没兴趣摆Pose请别人照相了。拍集体照的时候,我举旗帜都觉得很累,但毕竟这样的照片很珍贵,我还是坚持着让每一个照相机都留下精彩一刻。

  以前经常问登山者登顶是什么感觉,现在发现登顶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当时一直想着的是一会儿要安全下撤。在顶峰一览众山小吗?不,在顶峰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雾茫茫的一片。顶峰的风不算大,但是停留时间长了,还是有些冷。片刻的休息并没有使我恢复,我隐约感到下山的路不会好走。

  (4.2)艰难下山路 2004.5.3 It's not a game, so you cannot quit.

  "上山容易下山难"说的是人体本身更适应于往上爬。然而在雪山顶上因为很难有条件恢复体力,所以体能的下降是下撤时一个很大的障碍。在顶峰没有夕阳无限好,没有香浓的咖啡,没有懒洋洋的午觉,只有相机里匆匆留下的作为到此一游的凭证。我们要下撤了。背起包我只感到无比的沉重,可以理解珠峰路线上为什么有人丢弃大量的装备,在累的时候,一些平时珍贵的东西在生命面前显得不再重要。

  从雪坡下撤的时候,身体应该后仰,前倾容易倒栽葱,使用脚跟支撑重心。小寿的体能下降最严重,几乎走两步滑一跤。王云龙一开始牵着小寿和龙少两个人,在一处比较陡的下坡路,他让我和小寿结组走了一段。尽管我的状态也不好,但毕竟受过冬训,冰雪行走经验更多一些。龙少后来采用了滑下去的策略,不过他穿的是正版的TNF冲锋裤,其他人切勿轻易模仿。

  走过一段平缓的雪地,我们来到了架设路绳的雪坡。我远远听到薛伟在朝我喊“过来把包给我”,这时候恐怕没有比这句话更动听的语言了,尽管后来薛伟因为要背路绳并没有能够为我分担背包,但是这仍然激励了我20米左右的距离,我心里仍然非常感激。

  下雪坡的时候,我们仍然使用上升器。这次我们没有使用冰爪,我想一方面是节省时间,另一方面在体力下降的时候使用冰爪也会带来危险。我们的上升器在路绳上是倒过来往下推的,尽管后来在日隆吃饭的时候,有人对这种方式提出质疑,但我根据当时使用的情况认为还是简单实用的。下雪坡这一段积雪非常厚,应该是比较有利于使用脚跟方式下坡的。无奈体力下降,频频滑倒或者陷到雪地里去。

  古董在一个过结点等我们。他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有点累了。古董知道我不是有点累,而是非常累。他对我说,“把包给我”。尽管薛伟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毕竟我们是合作伙伴,我的包里还有他的东西,所以我会心安理得一些。而古董身上已经有一个包了,如何还能再加一个。我问古董两个包他如何能带,古董不容置疑地告诉我,“给我就行了,其他不用管。”我有很多理由不应该把包给古董,但是体能状况使我无法拒绝。古董还帮我完成了过结的动作,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使是这样细小的动作都是莫大的恩惠。

  上山的时候,人是面向雪坡的,眼前看到的只有面前的一段路。而下山的时候,背向雪坡,视野比较开阔,面前是对面的山峰。视野开阔使人容易产生幻觉。在我的心里,一个声音在谴责我的无能,另一个声音在告诫我逞能只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面对着眼前的山峰,我只感到生命的脆弱。

  快到垭口的时候,最后的那段路绳已经收起来了。我问阿冰最后这一段是否没有路绳了。阿冰说有。他拿出一根绳子一端连接在自己身上,一端连接在我的身上,和我结组走过雪坡的最后一段。下到垭口的时候,我们的队伍都在休息。尽管从上午一直走到现在,感到非常饥饿,但是疲劳却使我吃不下什么东西。我从小寿那里喝了点水,现在队伍中只有小寿的水壶还有水,因为上山的时候被放在古董的背包中。我的水壶在登顶前就喝干了。

  下乱石坡的时候,薛伟一直帮我背着包,并且走在我后面,拽着我的安全带使我不至于摔倒。相反龙少的状态好多了,一下子就赶到队伍前面去了。登山中体能很难恢复,因此体能分配上很有值得学习的地方。翻下乱石坡以后,我们可以远远看到我们的营地。然而很快就看不到了,并且给人感觉永远也走不到。就在大家失望的时候,古董说了一句“等我们再一次看到营地的时候就离营地不远了。”这是事实,激励作用却不明显,还是陈宏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这真是废话。”

  接下去的路没有什么危险,一直走就可以了。我很累,但无数次打消了休息的念头,因为知道那样只能更累。吴博士不知问了我一句什么话,我轻轻应了,但吴博士没有听见。吴博士说我累得不愿意和他唠嗑了,一心只想快点走下去。这句话确实没错,支持我走下去的只有意志力了。在前面下乱石坡时候,薛伟曾对我说“人的潜力真是无穷,小寿居然都能够走下来。”我说因为这不是游戏,无法中途退出,所以必须玩到底。

  当我再一次看到营地的时候,距离营地只有30米了。但是就是这30米,我走了很长时间。反正营地就在眼前,回到那个有帐篷有热茶的地方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就慢慢走了。况且这段路是融雪形成的小溪中走,我怕打滑。我踏上宿营地的时候,纳尔端上了一杯热的沙棘饮料。这时候,对我而言没有其他的东西比这个更需要的了。

  大家陆续全部到达营地。太阳很大,晒得皮肤有灼痛的感觉。但是大家都在那里坐着,不愿意移动。王云龙对我下撤时的体能情况很失望,批评我冬训时候负重练习没做好。尽管这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我确实应该被批评。胡玲状态简直太好了,一个人去看(也可能是登)边上的白浪峰。白浪峰是营地边上的一个无名山峰,海拔4460米,古董攀上去给它命名的。我连理装备的想法都没有了,把装备堆在帐篷门口就进去睡觉了。我知道晚上一定会下雪,装备可能会被埋,所以打算睡一会出去理装备,然而理装备的念头最终一直停留在想法阶段。实际我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晚上队医吴博士特别来检查了我的状况,确认我除了疲劳没有其他的问题。晚饭吃的是古董做的水果羹,无比可口。

  登顶回来以后,我们从各个营地了解到,其他队伍下山的时候也都是借助了我们的路绳。尽管有些队伍穿着普通运动鞋,不用任何的装备也登顶成功了,但不能说我们使用全套的装备是小题大做。我们的目标并不仅仅是登上四姑娘大峰,还有更高的目标,在实际登山中熟悉和了解装备是完全有必要的。即使是看上去相对简单的大峰,仍然会有危险。深圳队的一位队员下山时跌倒导致头部受伤,有脑震荡的可能。无论如何,我们平安返回了。明天可以睡一个自然醒,然后下撤到日隆镇。

  (始发于:白浪户外 Jackchen)

(责任编辑:柯斯)


搜狗(www.sogou.com)搜索:"四姑娘山大峰",共找到 2,145 个相关网页

精彩图片新闻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雪崩现场

超震撼雪崩[组图]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四姑娘山——大峰登山活动
·26人同时登顶四姑娘山大峰
·6/2日-6/7日四姑娘山大峰登山征友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灵通>>
天气预报
每日财运
星座运势
泡妞宝典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幸福回味 祝你快乐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开心玩彩信积分抢红包
点歌送祝福贴身见明星
彩信新生活参与赢大奖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户外图吧

可可西里的罪恶藏羚羊

·可可西里的罪恶[组图]
·登山美女的美貌与实力
·大岩壁-bigwall大赏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