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攀登鲁孜峰回忆录
  时间:2005年08月21日15:48      作者:晕晕狼1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热点推荐

精彩阅读
北京租房信息何处寻?订阅免费RSS租房信息!

  鲁孜峰,海拔6154米,位于拉萨市西北97公里的羊八井区内西侧。在念青唐古拉峰的西南方,穷母冈日峰的东北部,鲁孜峰意为绵羊头山,终年积雪,线路较清晰,需要各种攀登技术运用,是理想的登山训练型山峰。

  2005年初看到圣峰探险公司的康华写的鲁孜峰攀登资料,不禁被照片中漂亮的鲁孜迷住了,于是着手准备今年4月份去亲近一下鲁孜峰,经过三个月准备后,出发前一天湖南二名山友突然告诉我不去了,最后成行只有我和阿乐二个人,机票也买好了不去也得去,这意味着我需要独自攀登,阿乐连高原都没上过,聊以自慰的是她曾是长跑队的,在平原的户外活动中显示强劲的实力,体能应该没问题。

  出发的日子到了,各种装备和旅行用品装了整整4个包,大到高山帐篷,小到维生素药片应有尽有,飞到成都,山友曹哥在机场等候已久,这次真是麻烦曹哥,提前帮我买到去拉萨的长途班车,让我们能走陆路逐渐适应海拔上升到达拉萨,阿乐对高原反应压力较大,可能平时被高反的负面传说吓到了,走青藏线是想让她多多适应一下。

  上了所谓的豪华卧铺班车,我们有种上当的感觉,卧铺嘛顾名思义可以卧躺的才对,可事实上二条腿根本伸不直,只能乖乖的弯曲着,而是司机为了赚钱不顾一切的拉客,在很多固定黑点拉了20多人,原本40人的标准,有技巧的挤下了60多人,路上碰到N次检查,竟让交警上车都查不出超员,我不禁怀疑司机老兄原来是不是变魔术的。

  长途车由二位司机轮流驾驶,日夜不停的赶路,连停车吃饭一天都只一顿,把我们饿的七上八下的,经常是胡乱的填一些杂食,偶尔停车进饭店了,准备吃顿好的,可是菜名好听,实物确难恭维,味道是不敢谈了,卫生状态很令人担忧呀,每次我都忍痛绝食,把菜扔了,也不敢找老板理论,这些可是黑店呀,吃饭时亲眼见一辆警车开进来,老板跟警察勾肩搭背的,按规定他们是来白吃白拿还送小姐玩的,咱出门在外不得不低头,惹不起哦。经过二次教训后,最后一次在格尔木停车吃饭时,我学乖了,点了二份蛋炒饭,哈哈,虽然12元一碗贵的很,但炒出来总算还能正常下咽,这是我途中吃的最开心的一顿,NND都什么事嘛。

  车子在格尔木时进修理厂全面检修了一次,并更换机油,花了2个多小时,看得出司机还蛮重视安全的,下午3点终于正式进入可可西里地区,建设中青藏铁路象一条巨龙蜿蜒向西南延伸而去,听说已铺到当雄了。咱祖国建设工人真是伟大值得尊敬。

  海拔逐渐上升到4000以上了,阿乐的高反越来越明显,头疼恶心折磨的死去活来,嘴里不停的呼唤妈妈,我也是爱莫能助,只能给予言语上的鼓励和安慰,撑过去前面就是一片天堂。高原的夜来的晚,9点多才完全黑下来,司机也轮换了一次,凌晨1点左右车子竟抛锚了,看来气候恶劣的连机器都有高反现象,外面黑咕咙咚冰天雪地,冷的能把鼻涕冻成冰条,但还是要人下去修呀,这活当然是司机的专利,忙忙碌碌捣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摇摇晃晃重新上路,旅途的疲累很快让我熟睡过去,不知是做着什么美梦,突然梦中掉进万丈深渊,电光火石惊醒了马上知道这不是梦,是车翻下路基了。

  车在翻滚,我下意识觉得是掉下悬崖,用被子抱头团曲全身,等待那最后的撞地一击,幸运的是车子很快停止滚动了,我和阿乐大声呼喊着对方,确定没有受伤后心暂时定了下来,司机敲碎了挡风玻璃,并打开了车顶的通气口,叫大家赶紧撤出,车厢一片嘈杂的惊叫声,我大叫着冷静,大家冷静,一边叫阿乐先出去,自己想先找到登山鞋,否则外面那么冷,脚还不冻掉呀,找鞋时看见一女孩被床夹住出不来,无助的拉扯着我的裤脚,我马上询问她有无被夹伤,试着把她拉了出来,原来只是吓傻了,交给通气口一个男子把她先塞出车外,鞋子一时找不到二个冲锋包找到了,我担心阿乐被冻着,只好拉了二床被子先出来,把包里羽绒衣给她穿上,让她坐在被子上和其他人围成一堆,我又踮着脚钻回车子找鞋,车子里人基本都撤出了,顺利在一片狼籍中找到二人的登山鞋,并钻进破损的甲板从行李箱中拖出阿乐的登山包,回到外面发现乐得被子被周围的人抢走了,可怜的缩坐一团,顾不得生气,我把羽绒睡袋拿出给她裹上,高原反应加惊吓阿乐陷入了半昏迷状况,我把找的氧气瓶,葡萄糖水等一古脑儿给她输灌进去,看看手表才四点多钟,这里据司机说离雁石坪还有40公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过往车辆好象司空见惯,根本不停急驶而过。

  全车有60多人,出事后只有我和3个司机及另二个男子在跑前跑后安排各种事宜,少数人不帮忙还争抢御寒的被子,人性呀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好不容易撑到天亮,我和胖司机打开行李箱,取出了所有行李,商量安排一批伤员先走,因为救援的车从拉萨开来起码要十几小时后了。我在公路上拦了2个小时才拦下一辆中石油返程空油车,决定先返回沱沱河镇。再看乐的状态回格尔木还是继续去拉萨。

  翻车对常年跑青藏线的司机来说司空见惯了,油车司机告诉我昨天唐古拉山口那边也翻了2辆呢,不过这条路没有多少危险的悬崖,一般是要不了命的,但是过路车往往不肯救援,主要是怕路政查到超载每人罚500元,而且不管是不是救人的理由,其次也怕遇上劫道的,还是少管闲事为好。当然啦象我这么帅的一看就是好人,大哥二话不说就同意捎带了。

  车到沱沱河,吃了顿美味的清真羊肉泡漠外加手抓牛肉,跟油车司机也略熟了,乐妹妹的高山反应有点和缓的迹象,在一家土医生弄了点药吃了,我们商量继续前往拉萨,好心的油车司机帮我们联络到一辆他同事的油车,讲好每位130送到拉萨,于是又风尘仆仆上路了,经过车祸现场,大多数旅客还呆在原地等待救援,我默默的向大家挥了挥手,希望他们勇敢的坚持下去,胖司机神情严肃的回以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我知道大家的心都在彼此关怀对方的。油车匆匆的带着我们向唐古拉山口驶去。

  唐古拉山口的海拔在5200多米,经过前期的适应,我没有受到高反的骚扰,但乐又出现反常,整个人昏昏欲睡,无法保持清醒,过了那曲后竟发起烧来,人在旅途没有好的医疗手段,只有吃下大把药片苦苦忍受了高反的折磨,凌晨3点半油车到达目的地拉萨近郊油库,心里欣慰总算结束这段苦难的路程啦,望着满天特别明亮的繁星,心情突然好起来。

  没来拉萨就打听到八郎学是一家驴集地,性价比高环境气氛适合,当然是入住首选,经过休息和药物治疗的双管齐下,阿乐反应减轻到能坚持逛街,虽然还是头疼全身无力,但女人逛街的天性展露无疑,在拉萨休整的三天,大昭寺,布达拉宫,八角街等都是亲自用双脚丈量的,说起购物能力,我更是自叹不如,仿佛不要钱一样的狂购,什么宝石珊瑚,香盒,哈达,门帘,服饰,手工艺品的通通一网打尽,我面对众多诱惑坚定立场,只选择一条红珊瑚,佛家七宝之一,也是本人的幸运石。在八角街买东西,切记别在小摊选购,尽可能去大店,虽然开价比小摊要高,但东西还是比较正规的,怎么砍大刀那就是各人本事了,这也是各攻略文章有所嘱咐的。

  阿乐高原反应一直没有中断过,逛街的劳累也让她时有头疼,对上鲁孜峰大本营都担心不已,她提出要跟别人去纳木措圣湖玩玩算了,可那里海拔也是4718米,有高原反应可没熟人照顾你,大本营海拔4800,除了有我真不行还有很多尼姑照顾你,阿乐想了想,下定决心要跟我上山,扬言做温州第一个登山6000米级的女性。

  拉萨到大本营嘎罗寺有100多公里,不算远但最后上山一段路非越野车难上,所以我包了辆丰田越野车,单趟400元挺贵的,但是没办法呀,桑塔娜要能上的去,只要150,曾有个出租车司机对我吹牛能上去,幸亏没信他,事实证明路况不是一般差,否则被扔在山脚是注定了。

  过羊八井后就是一片开阔的草原,四周却是白雪皑皑的唐古拉峰群,在羊八井小镇公路上就能看到鲁孜峰,那么醒目的雄立在群山中,威武不凡。让我心跳不已,恨不得马上接近她。阿乐却连下车吃饭的力气也没有,高原反应如她意料中降临了,我总觉的是心理因素在作怪,在一家四川小餐馆吃了上山前最后一顿丰盛的饭,阿乐是被我硬逼着吞了几口菜,真是可怜呀,大好风光美酒当前却没兴致。我是心有余而酒量不足,一瓶拉萨牌啤酒下去,就晕头转向了,整个人腾云驾雾飘飘欲仙,据司机格烈说,藏族人喝啤酒根本不会醉,当水一样喝,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是肯定喝不过的。

  现在说是春天,但草原还是黄澄澄的一片,不过配上蓝天白云雪山,别有一番风味,远处有片碧绿的海子象宝石一样镶嵌在草原中,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看的人眼都花了,高原风光的美是大气的,是震撼心灵的,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有灵性的,闭上眼睛,我能感觉到与自然的交流。

  经过骑马式的颠簸,好不容易到了嘎罗寺,寺庙挺大有点微型布达拉宫的味道,越野车扬起的一屁股灰尘早就引起阿尼们的注意了,很快有几个清秀的阿尼过来和格烈交谈起来,格烈可是兼做我们翻译的,经过引见很快见到了住持嘎玛德庆,嘎码住持慈眉善目一派仙风道骨,看来在神山脚旁修炼还真有效果,我虔诚的对她施一自以为是的佛礼,别的藏语也不懂,扎西德勒还是知道的,接下去的活当然都交给格烈完成。很快就谈好了,明天9:30寺里派二名阿尼帮忙背包,每人50元,大后天下午来接,价格一样,住宿嘛住寺里客房,20元一夜,伙食费随意。这个价格很公道,我知道只比对当地西藏登协高10元钱,要知道人家平时来可是大生意,几十人的当然有批发和零售之别了。

  阿乐硬撑着走进客房就蔫在床上,我拼命逼她喝酥油茶,喝到有尿意才算合格。客房当然是藏式的,雕花雕柱美仑美奂,中间设一铁皮炉灶,傍晚时分,住持派了二名漂亮的阿尼给我们烧饭,对于牛粪干当燃料,阿乐很是新鲜,有种想摸又不敢的样,真好笑。我对乐说,牛粪可是农家一宝,记得<天下无贼>傻根描写到的一段:俺家在大山,看见牛粪没带粪筐,就用石片画个圈,过几天去拿。

  晚饭很快烧好了,米饭和一盘耗牛肉炒青菜,没想到尼姑也可以吃荤的,菜的味道很好,估计能打80分,让我胃口大开,猛吃起来。跟阿尼交流是困难的,往往我是耍猴戏一样的在表演,到头来还是换来一阵摇头,经过几次尝试只好放弃,年青的阿尼还是很爱热闹的,来了一批又一批看望我们,估计平时难得有陌生人来,特别象我这样的帅哥,嘎嘎嘎,我怎么总觉得她们只看我没看阿乐呢,心里挺得意的,咱在外面混在人群中平凡的发现不了,在这穷乡僻壤倒是显的突出了。

  今天要上前进营地(5500),估计4-6个小时行程。一大早我就观察阿乐的状态,除了跑不动其他看来都挺正常,头不疼胸不闷,能拉能撒能吃能喝,没有恶化高山病的可能,我大板一拍,上吧!

  二个大包让阿尼背,每只包可重达40斤左右呀,真是难为人家了,我们自己背个小型冲顶包,约10多斤重,一人握一根航空铝制的先进登山杖,时刻取得地面支持。出了庙向右过一条峡谷,慢慢的爬上山坡,顺着缓坡上升不太费力,阿乐也觉得不甚吃力,但我明白绝不能过早消耗体力,经常的喊叫乐放慢脚步,2个小时后缓草坡抛在了后头,取代的是碎石坡,乐越走越慢,10步一歇改成三步一歇,有时一屁股坐下去就赖着不起来,她的小包转移到我胸前,我的登山杖也换到她左手,就这样用几乎爬行的动作前进着。在一段陡坡前乐说要休息一会,让我先走,我看看营地也不远了,也想先去把帐篷支起来,迎接她休息,于是甩开大步走了,约走了半个小时回头看不见阿乐了,被复杂的地形挡住视线,二个阿尼比我还快,甩开我有50多米,在这空广的山间,我喊叫根本听不见,只好放下二小包往回奔,好不容易找到乐,她竟还在原地,原来她睡着了,哎,嗜睡也是高反表现之一呀,看来情况不妙。

  我几乎连哄带骗,把乐拖到前进营地,手忙脚乱的支起高山帐,把包里物品胡乱扔进去,也把乐扔进去。此时是下午三点多,阿尼告别我们回寺了。可阿乐的状态更糟糕了,直喊头疼,说脑袋要爆炸了,又恶心想吐,比死还难受。给她吃了药不见减轻,只有最后一招了打针,可阿乐死活不配合,一直劝了几个小时,说得当我口干舌燥,她也是头实在疼受不了,同意了。静脉注射10MG地塞米松,需要找条粗点的静脉,我用帐篷防风绳扎住上臂,轻轻拍打血管,青色的雪管慢慢明显起来,没有消毒水,直接扎吧,还算顺利我一针就扎中了,缓缓把药物推进,拔出针头曲起她的手臂止血。不知过了多久,乐说头不疼了,难到真这么灵。反正是好消息,我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烧水烧饭,整理物品一直忙到深夜,我跟乐说,明天你要有加重现象,我就下山叫人抬你下撤,咱就不登山了,乐一听挣扎的爬起来,证明自己真的好多了,希望我去实现自机组的心愿,她呆帐篷里休息没有关系,一切会好起来的。

  多么善良的女孩呀,自己深受折磨还想着别人,说真的,这次我状态很好,浑身使不完的劲,感觉能上山擒虎下海捉龙,不冲顶真的会后悔。

  冲顶的时刻到了,遗憾的是阿乐是不能同行了,她头疼浑身上下乏力,只能静卧休养。我大约早上9点半出发,预计16点左右能回来。因为是单人攀登,我索性轻装上阵,往冲锋包里装了些必备物品,如羽绒衣,摄像摄影器材等,总重量不超过15斤,对快速突击很有利。

  营地出发100米向右绕个弯就能看到大冰川了,宽约几百米,左側是垂直的冰壁,蓝汪汪的质地非常坚硬,有兴趣的话可直接从这里攀冰上大冰川,右側冰舌延伸下来,形成一个坡度20-30度的雪坡,虽然上坡很容易,但要绕个大回环,我花了1个小时横穿了冰川,到达鲁孜峰山脚,东南面是大面积的冰岩混合线路,我选择一条小岩沟攀援而上,岩沟整体50多度,岩体支离破碎,有些地方都是流土,我借助二边石缝顺利的攀上顶部,累的直喘气,吃了个有香又甜红苹果,喝点速溶酥油茶,小日子真是畅快。禁不住随着MP3传出的许魏的蓝莲花哼哼起来,舒服的打着嗝。

  岩沟顶部是冰岩混合坡,右边则是极陡的大雪坡,人是站不上去了,只有顺山脊雪坡向上攀登,我坚持着10步一歇节约体力,看着越来越近的悬冰川,心里很兴奋,翻上去那里有我的梦想,我要在近天的地方敬阿飞一杯茶,愿他在天堂的日子天天快乐。连续过了二个长雪坡,又走过一段岩脊,我到了亮冰区,根据康华的报告是没有亮冰区的,可能那时下了雪覆盖成雪坡了,这片亮冰区没办法绕过去,左右10-20米都是万丈悬崖,冰区正中薄薄的盖着一条宽50公分的雪层,我采用德式攀登,用大冰镐确保,重心移到镐上后再依次踢前齿卡冰上升,交替攀登。其间不小心碰到一条不宽的暗裂缝,右脚踩空吓的我出一身冷汗,NND那篇鲁孜峰登山报告说此峰没有冰裂缝困扰,看来是没找到而已,就连上大冰川时我也在边缘部位发现暗裂缝,暗的可比明的危险多了,往往很接近时才能判断发现,有时干脆掉进去才知道。三点左右起风了,越刮越猛,阵风来时人不得不蹲下确保,好几次被`吹了个踉跄,台风也不过如此呀,这好好的天气那来的风呀,真是雪上加霜。

  顺利过了亮冰区接着又是长雪坡,我最烦的就是这耗体力又没一点技术含量的活了,还要顶着风前进真恼火,可顶峰就在前面我忍,我忍忍忍,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发现前面没路了,难道这就是顶峰了?登山表显示16:06分,我站在刀刃似的雪脊上,左右都是悬崖,顶部有条张开的大裂缝,让顶峰看起来象张着嘴的鳄鱼,我把冰镐插在顶峰拍了几张照,又环拍了几张,算是取证了,只是没有人给我拍呀,实在是遗憾。倒点茶水当酒敬天地山神及我兄弟龙飞,呆了约10分种我实在抵挡不住大风,赶紧下撤,登顶比预计多花了二个小时了,赶在天黑前一定要下去。

  下撤时风吹干了眼睛,先是右边的隐形眼睛掉了,在准备倒攀亮冰区时左眼的隐形眼睛也掉了,真是祸不单行,我本庆幸还带了副备用树脂眼睛,因为戴着手套不灵活,刚拿出眼睛盒一不小心滑了,看着它一路滑过亮冰区,掉到右侧的万丈悬崖无影无踪。高度近视550度,只能看清眼前几米,好在小心翼翼的安全下了冰区,在陡雪坡时滑坠了二次,都是背面式滑坠,一次滑了近20米,连续压制了几次才停下来,真是惊险,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呀。爬下岩沟时我把二把冰镐插在包里,腾出双手抠抓。直到下到冰川才发现丢了一把冰镐,可我没时间也没力气重新爬回去找了,算了送给以后来爬的朋友吧作个纪念。

  这时已是6点多了,离天黑还有2个多小时,我心里一阵轻松,加快脚步向前进营地走去,半个小时后下了冰川,可怎么发觉四周景色不太对,仔细打量才知道下错地方了,鲁孜峰冰川下去有三个山口,我的营地是正中的一个口,现在却下到东面山谷里了,我内心激烈斗争着,下去找个地方窝一夜?还是重心爬回冰川,摸回营地?

  考虑到阿乐一个人会担心我出事,也许引发很多不必要误会,招来各路人马救援那就闹大了,我还是趁天黑前赶回去吧,爬回冰川体力消耗过度,整整又花了一个小时接近8点半,天慢慢黑下来,我超近视的眼睛,在九点前还是没找到下去的那条连接冰舌雪坡,打开头灯又找了一小时,风是那么猛烈,我实在是看不见,头灯的亮光不足以辩认参照物。算了还是找个地方熬过今夜吧,再找下去说不定就滑下冰川摔死。

  打定主意后向山那边靠近,顺着一处峡谷摸下去约200来米,找了二块大石头形成的猫儿洞,挤进半个屁股,一会坐着一会蹲着,时不时活活手脚,每每想睡时,掐自己几下,漫漫长夜我几乎不相信能熬过来,嘴里念着六字真言,祈祷风能小一点,天能快点亮。好几次半昏睡过去,梦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有时好象睡在温暖的被窝里,有时掉进了冰窖,惊醒时才发现还呆在冷冰冰石堆里,这一夜比一生还长,其间二次站起来想顺着峡谷摸下去,可看不清楚线路,隐隐约约觉得坡度很陡,还是冰岩结合的线路,强行下去肯定会摔死。

  一直熬到7点,天蒙蒙亮,我活动着麻木的四肢,强打精神爬会冰川,还是原路返回安全,回到冰川天也大亮,很快就找到下去的路,也不知那来的力量,我连跑带蹦半个小时后看到了黄澄澄的帐篷,用力大声喊着阿乐的名字,帐篷里传出了带哭声的回应,急步钻进帐篷简单的叙述了昨夜发生的事,我再也抵不住睡意沉睡过去,二只脚都来不及拖进帐蓬,挂在外面。

  

(责任编辑:柯斯)


搜狗(www.sogou.com)搜索:"鲁孜峰",共找到 0 个相关网页

精彩图片新闻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王石南极亲近企鹅
雪崩现场

超震撼雪崩[组图]

热门户外好文推荐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搜狐灵通>>
天气预报
每日财运
星座运势
泡妞宝典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幸福回味 祝你快乐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开心玩彩信积分抢红包
点歌送祝福贴身见明星
彩信新生活参与赢大奖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户外图吧

可可西里的罪恶藏羚羊

·可可西里的罪恶[组图]
·登山美女的美貌与实力
·大岩壁-bigwall大赏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